笔趣阁中文网 > 玄衍神术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梦想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梦想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剑来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道阴云从远及近,如同闪电一样眨眼就到了左近。

    “哼!”伴随着一声冷哼,阴云上激射出一道影子,半途就如漩涡一样转动,将铺天盖地的劫气给撞出一个巨大的口子,漩涡又是一变,条条螺旋纹路由银灰色变化为灰白色,由于漩涡呈圆形状,看起来就好像一只没有眼瞳的眼睛。

    眼眶内有数十条灰白色的螺旋纹路拼命转动,最终撞上了灵欲。

    轰隆隆——

    数道难以形容的巨响传出来,余波如浪潮一样外涌。

    阴云之上,苏伏眼疾手快,迅速闪身接住了叶璇玑,同时脚下闪过剑域的影子,剑鸣声中,他已抱着叶璇玑回到了阴云之上,避开了余波的侵袭。

    余波自阴云两侧行云流水般掠过,灵欲那压抑不住的怒声响起:“地府也敢管真界的事,初有那老不死的难道要违背誓约,意图染指真界不成?”

    来人正是苏伏三人。

    余波逐渐消散,那漩涡一转,变成因是总管的模样。他冷笑着:“你不在外域逍遥,不也插手真界的事?路见不平人人踩,难道就准你欺压小辈,不准我多管闲事?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话说的,完全不将灵欲放在眼里。

    灵欲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形势比人强,要说实力,对方着实也不弱于他,言语上的争锋没有任何意义。

    这时候,他心里已萌生退意。不过,就此退走他是万万不肯的,总要给对方留下一个难忘的教训,至于那两个字,来日方长。

    想到这里,他望了一眼远处的飞仙,确认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压制魔气,这才转向因是,冷道:“多管闲事不是不行,但要付出代价,你付得起?区区一个狱卒,也敢管本座的闲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因是总管跟大梵狱息息相关,二者就如同苦海与净慧禅师的关系,说是鬼王,叫狱卒也未尝不可。

    “好好好,今日就让我这个狱卒来会会外域的逍遥王。”因是总管目光一寒,右手呈爪状探了出去,那无处不在的道力直将漫天劫气给卷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并附于手爪,形成一个手爪状的漩涡,霎时吞噬了灵欲。

    ……

    这边厢激斗,另外一边,苏伏隔着衣物也能察觉,叶璇玑全身骨骼都碎了。他自己尝过这种痛苦,此刻就格外的心疼,本就盈|满胸腔的怒火,更是“蹭蹭蹭”的燃遍全身。

    “娘亲,你怎么样了,快和我说话好不好,别吓瞳瞳啊……”苏瞳跪在叶璇玑身旁,豆大的泪珠不住地滑落。她的手颤抖着,不敢碰触叶璇玑,生怕自己的碰触,会加深她的痛苦。

    苏伏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引着自己的思路往好的地方想,幸亏自己赶得及时,否则就要抱憾终身。

    心里头的庆幸,让他恢复了一些冷静,急忙展开“生命律动”,一面修复着她的伤势,一面取出小还丹喂她服下。

    叶璇玑的长睫微微抖动,缓缓地睁开美眸,她的眸子像星辰一样明亮,一眨不眨地看着苏伏。她本想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但又觉得很俗,却又不知道什么样的话语才能表达现在的心情。

    “娘亲,你快跟我说说话,我快担心死了……”看到叶璇玑醒过来,苏瞳抹了一下眼泪,又哭又笑,但还是不敢碰她。

    “大花猫。”叶璇玑看着她说。平淡地开玩笑,内容却分外可爱。

    苏瞳连忙擦干净脸,破涕为笑道:“还是美美的……”

    叶璇玑勉强牵动嘴角。

    苏伏按捺住失而复得的狂喜,温柔地对着她笑:“你到心内虚空休息一下,我这里一结束,就进去陪你。”

    “你们有梦想吗?”叶璇玑忽然问。

    苏瞳一愣,歪螓想了想,道:“有啊,我的梦想就是跟娘亲还有爹爹永远不分开。”

    “你们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苏伏柔声说,“我愿意实现你们所有的梦想。”

    “我也有。”叶璇玑凝视着苏伏,然后抬起手,轻轻抚着苏伏的脸颊。

    冰凉中带着点不可思议的温度,直透到苏伏心底。

    “实现了。”她说。

    苏伏轻柔地按着她的手:“等我。”

    ……

    将叶璇玑收入心内虚空,并让龙吟瑶照顾叶璇玑,心神方才回归本体,温柔的神情刹那间变得森寒如狱,杀意犹如实质化一样透出来,在他的身周张牙舞爪。

    他没有去看战场,而是将目光投到了远空之上的一朵白云后边,淡淡喝道:“你们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那朵白云涌动,缓缓变成五个人的形状,最终显露出样貌来,却是以珞羽为首的西都魔宫的五个魔修。

    珞羽看了眼战场,冰冷一笑:“东都欺压我们那么多年,是时候该算账了!”

    紫山一役,西都弟子永难忘怀。其余四人各自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屠狂先动,向着战场的方向走了过去。走着走着,他的身体就开始冒出浓烟,隐有焦臭味。然后,他的身体变得如同烧红的烙铁一样,逐渐熔成了熔岩状,并像一张黑红黑红的幕布,缓缓地铺张开来。

    然后是玉溪生,他走到熔岩铺成的幕布上,展开了极乐世界,就见一个半透明的椭圆状的气场腾起。

    熔岩如花瓣一样收缩,轻缓地铺盖在气场上,把玉溪生整个人遮盖得严严实实,就形成了一个椭圆状的火炉。

    熔岩又卷动,在后边凝成了长长的把手,使得火炉整个看起来如同一柄巨锤。

    珞羽没动,最后却是花岩和别亦难。

    两人向着火炉的方向走过去。花岩身上腾起黑色的气场。黑气布满他的脸,接着蔓延全身;别亦难身上腾起灰白色的气场,白皙的肌肤附上了一层淡灰色,看起来十分的魔性。

    两人走着走着,逐渐靠近彼此,像磁铁一样,不可避免地并肩,最终触碰,却并没有撞开对方,而是像幻影一样缓缓地融合,变成了一个模样十分古怪、难以形容的人形怪物,散发着让人心惊肉跳的气息。

    怪物上前去,握住了火锤的把手,瞬间就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传遍四面八方。

    这压迫不是压倒性的实力所带来的,苏伏远远就能感受到一种相熟的气息,那是位业之力。

    几个连大宗师都不到的修士,融为一体后,竟发出了位业之力的气息。

    苏伏不再关注,而是来到了飞仙的身旁。

    飞仙淡淡打量他一眼:“你们算计来去,还是怕我遭到反噬。”

    “被您识破了。”苏伏心念一动,百鬼娃娃便将那方得自于公孙楼的宝印取出来。

    取下宝印,将百鬼娃娃收回心内虚空,仔细端详宝印,道:“师兄,你说方山道祖把这宝贝放我这里,是不是早就预测到了今天?”

    “哼!”飞仙不屑道,“我不信命,你别问我。”

    过了那么多年,宝印上的黑气早已消失殆尽。

    苏伏将宝印贴在飞仙的印堂上,低声祈念道:“玄光印快快助我一臂之力!”

    奇妙的是,宝印果然有了动静,飞仙身上的魔气迅速地流到了宝印内。

    也许是反噬之力实在太强大了,当宝印抽光魔气后,它本身已经变得如墨石一样漆黑。

    “辛苦你了。”苏伏向它微微一笑。

    宝印却脱离了他的手,在数丈外逗留了一会,便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苏伏从未想过能拥有如此宝贝,当初公孙楼把宝印交给他时,他就感受过了,如果不是载道之器,他绝不会生出那样强烈的渴望。

    加上公孙楼又说他来自无量山。他问过杜挽倾,神州没什么无量山,只有无量洞天,那是三位道祖清修的道场。

    飞仙活动了一下筋骨,道:“方山老头十分奸诈,他的人情,算我欠下的,免得你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苏伏苦笑,心说您就算为了揽下人情债,又何必编排道祖的是非。他骨子里还是个尊师重道的好学生,要说方山道祖奸诈,他实在无法苟同。当然,还有公孙楼的原因。虽然不知道公孙楼跟道祖是什么关系,但从玄光印在公孙楼手上就可以看出来,肯定是不浅的。公孙楼那样秉性的人,他觉得方山道祖铁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他很难想象一个市侩奸诈的人能教出公孙楼这样的弟子来。

    “萧南离弄出来的这个东西,真的管用?”飞仙望着那举着火锤的怪物,不信任地说,“要是那么容易就能破位业之力,谁还累死累活去证这大道?”

    苏伏道:“位业之力虽然不简单,但也没您想的那么复杂。总体而言,每份位业的存在,都是对天道有大补助的奇妙思路。当下法劫,天道对真界的影响非常薄弱,萧师兄潜心钻研五千年的东西,应该不至于出什么问题。”

    “你真要把这位业送人?”飞仙又问。

    苏伏点头道:“出于两点考虑,其中一点您是知道的,有一枚冰玉环流落在外域,必须找回来。仅凭我们几个,无异于|大海捞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