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 > 第七十四章 文·金牌编剧·艺

第七十四章 文·金牌编剧·艺

作者:飘荡墨尔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夏没有回答。

    帅戈的赞美,不是一般人能够回应得了的。

    就算第五夏再怎么不一般,不二般,不三般,也一样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胖戈吨作为拥有两千万粉丝的大V,忍受无视,那是不可能的。

    在第五夏这儿受到了忽视,就必须要在楼尚那里找回场子:“夏妹妹都说要送我了,你丫还不收拾行李?”

    “……”

    帅戈的这个问题一出,现场又陷入了沉寂。

    “医生,有说,我,今天,可以,坐,飞机,吗?”楼尚说话的语速很慢。

    慢到足以让帅戈以为自己看了足球比赛的慢镜头回放。

    “那……你丫……再……躺……两天?”帅戈的回应速度,一点都不比楼尚的快。

    “这,可能,不太,方便吧?”楼尚看向了第五夏。

    帅戈的心里,有一万种动物在狂奔。

    是谁说被甩哥不食人间烟火的?

    那区区1980万粉丝,莫不是眼瞎?

    “好像……大概……可能……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麻烦……夏妹妹……?”

    楼尚刚刚说话,按下的是0.5的播放倍速。

    帅戈直接把播放倍数设置成了0.25倍。

    第五夏面无表情地看完了楼尚和帅戈的“慢镜头重播”。

    等到两人表演结束才开口:“你躺。我送。”

    一共四个字。

    前两个看向楼尚,后两个字对着帅戈。

    “啊?嘿!我家夏妹妹可真是人美心善、菩萨心肠。”

    活久见系列之胖戈吨夸人,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的那种。

    …………………………

    艾莱岛的机场很小,是二战时候的一个军用机场改的。

    很小,特别小,真正的小。

    小到压根就不像是一个机场,而像是考取小型飞机驾照的起降场。

    第五夏坐着帅戈司机开的车,一路无话地“护送”帅戈到了机场。

    不管帅戈说什么,她都是安安静静地听着。

    让帅戈一度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能够让万千少女捧腹大笑的段子手一哥。

    到达机场的小型停车场,第五夏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文艺的大G,停在位数不多的机场停车位上。

    文艺走得匆忙,感动自己的剧本,写得仓促。

    朋克萝莉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在脑子里面写剧本的那个时候,估计都没有想到,从艾莱岛到格拉斯哥的航班,并非时时都有,更不是随到随走的。

    小小的机场,塔楼像荒原,候机室像集装箱,托运完行李,与其在机场里面等,还不如坐在巴博斯700大G上,听听音乐,看看窗外的风景。

    第五夏指挥司机,把商务车停到了文艺的车旁边。

    文艺走的时候,火急火燎、分秒必争,或许还非常周到地把第五夏没有车的情节给考虑进去了。

    给帅戈做完早饭,慢悠悠地过来的第五夏,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地追上了“偶像剧女主+编剧”。

    第五夏从车上下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敲文艺所在的副驾驶位的车窗。

    文艺似乎是哭累了,这会儿正靠在车上在休息。

    看到第五夏,猛地吓了一跳,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非常成功地让自己的头和高高的车顶,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文艺放下车窗,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

    却发现此刻站在车门边的,就是她“曾经”的首席闺蜜。

    这个曾经,是截至到今天早上的。

    “不带酱紫欺负人的!艺艺都已经用尽全身的力气气,让夏夏你一定要幸福福了,夏夏还非要过来看艺艺的笑话是吗?”文艺抓狂。

    写了半天的剧本,好好地演着一个悲情而又伟大,爱到极致又能为了闺蜜而潇洒放手的女主。

    情绪什么的全都到位了,却被忽然闯入的一个“群演”给抢了风头。

    这样的的崩溃,没有做过偶像剧女主的人,很难感同身受。

    第五夏并不理会文艺的抓狂。

    酷酷的表情,不变的语气。

    伸手,张开手心,而后开口:“钥匙。”

    “钥匙?夏夏是想要艺艺的车钥匙,然后帮艺艺卖车?”文·超级会翻译·艺很快就完成了解读:“艺艺都气成这样了,夏夏还只能想着之前答应帮艺艺卖车这一件事情嘿?夏夏这哪是过来道歉,是诚心过来气艺艺的才对吧。”

    文·金牌编剧·艺又开始创作全新的剧本。

    副驾驶这边文艺和第五夏在“剑拔弩张”。

    驾驶座那边,文学看到帅戈从商务车上拿着行李过来,就下车和他打招呼。

    今儿个早上,因为受到“艾莱岛季风”的影响,文学和楼尚大师之间发生了“小小摩擦”。

    这样的摩擦,并不应该直接殃及到帅戈。

    因为剧情需要,文大编剧拿了文学的手机,直接挂帅戈电话,并且拉黑。

    发生这样的事情,文学理应要帅戈给个解释。

    只不过,文学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文艺就二度抓狂了:“啊,讨厌啦,艺艺现在一点都不美美的,一点都不好看,大使才不要在这个时候见大师。”

    文大编剧的剧本,偶像剧女主还没有演完。

    第五夏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文艺的“表演”。

    萝魔女孩的戏瘾上来,不让她一次演过瘾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要再写一个新的剧本了。

    文艺只允许自己有一秒钟的抓狂。

    大脚妖姬照了照后视镜,看了看自己此刻的“妆容”。

    发现除了眼睛红红的,其他地方,都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生丽质。

    文艺再次戴上墨镜。

    而后,四下张望。

    再张望。

    走近第五夏和帅戈坐着过来的商务车。

    直接伸头往里面张望。

    四下也好,再三也好,再怎么张望,都没有看到楼尚大师的身影。

    “帅总这是要和我们坐同一班飞机啊?”文学终于有了开口说话的机会。

    帅戈选择无视。

    胖戈吨早上被第五夏无视过,所以他必须要无视所有人,才能找回场子。

    “楼尚大师呢?”文学并不以为意。

    帅戈继续选择无视。

    呃,不对,是给了一个白眼,因为眼睛太小白得不明显的那种。

    敢于把本帅拉进黑名单,就要敢于接受本帅的怒火。

    因为商务车和大G就并排停在一起,文艺很快就发现现场的人员情况有些不对劲。

    “楼尚大师没来?”文艺如释重负,

    不用被楼尚看到自己才哭完的样子,真的是太好了。

    轻松不过一秒,文艺就发现了另外一个惊人的事实:“楼尚大师竟然没有来!”

    虽然只是在之前那句话的基础上加了一个“竟然”。

    前后想到的事情,却完全不一样。

    文艺看向第五夏,她需要一个回答。

    第五夏不爱说话,除了再次伸手要钥匙,便不再有一个多余的字眼和动作。

    “啊有没有搞错了啦!我们大家都走了,不就留夏夏和楼尚大师两个人在艾莱岛暗度陈仓了?度就度了,干嘛非要度到艺艺的眼皮子底下?等到艺艺走了再暗暗度不就好了吗,有必要直接追到机场来耀武扬威吗?信不信艺艺认真度起来比夏夏还厉害!”

    好气哦!朋克萝莉36D里面的那颗大哥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了。

    “信。”第五夏虽是有些疑惑,但说出口的一字诀,却是无比坚定的。

    “信你还敢来?还想要车钥匙,艺艺才不要把钥匙给坏的要死要死的夏夏呢!”文艺走到文学的身边,确定车钥匙就在文学的口袋里面,瞬间就又趾高气扬了。

    第五夏对此,视若无睹,径直走到大G的驾驶座。

    在第五夏拉开车门的那个瞬间,大G就进入了座椅自动调整的模式,变成第五夏最舒服的位置。

    这是车钥匙的记忆功能。

    文·金牌编剧·艺新写的剧本里面,又忘记了一件事——她的大G有两把钥匙。

    其中的一把,一直都在第五夏手上。

    说不上哪一把是哪一把的备用。

    “有钥匙了不起嘿?信不信艺艺现在就上车车,跟着回去就立刻刻马上上把楼尚大师给办了。”文艺实在是太受不了这种所有人都不按照她写好的剧本演的感觉了。

    “信。”第五夏的回答,还是那么的斩钉截铁。

    “啊?又信嘿?夏夏真不怕艺艺把楼尚大师给办了咩?”文艺疑惑了。

    “不怕。”

    “那艺艺可就真的回去了吼?”文艺蓦地开始兴奋。

    “嗯。”

    “不是明明答应艺艺要说三个字的吗?夏夏怎么说话不算话了咧?”文艺生气,很少能超过一个小时,今天这个已经算得上严重超时了。

    “真回去。”第五夏非常配合地多说了两个字。

    “酱紫吼,这可不是艺艺自己要回去,这可是夏夏求着艺艺回去的,是不是?”

    “是的……吧。”第五夏还是有点没有习惯,明明一个两个字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非要变成三个字。

    “啊哥哥,这个,那个,夏夏都跑来机场求艺艺原谅了,艺艺就和夏夏回去了吼。啊哥哥记得帮艺艺把所有行李都带回去吼。艺艺把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就回去继承家业、履行文化大使的职责吼!么么哒,艺艺最爱哥哥了!”文大编剧宣布创作失败,撒娇妖姬强势回归。

    虽然一大早就被气得“抛家出走”,但文艺其实一点都不想走。

    她可是看在楼尚大师想她了的份上,她才这么大老远地从国内过来。

    都还没来得及朝夕相处一下子,怎么能解大师对大使的相思之苦?

    就这么回去了,大师还不亏得慌?

    文艺大概忘记了,自己昨儿个,连告别派对,都已经开过了。

    就这么毫无心理负担地跟着第五夏回去了。

    留下发动机的轰鸣。

    留下国民哥哥在风中的凌乱。

    留下徜徉在黑名单里面的胖戈吨的愤怒。

    文学最是了解自己的妹妹。

    哭着喊着,要立刻刻马上上就离开这个伤心地的人是文艺,最不想走的人,也是文艺。

    他就算现在有办法把文艺追回来,文艺也不可能会开心。

    那么他自己呢?

    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起飞,这会儿都到了快要登机广播的时候。

    他是走,还是留?

    走的话,就要赶紧到候机厅。

    留的话,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面对第五夏。

    文学不是文艺,可以毫无顾忌地推翻自己的决定,否认自己说过的话。

    撒娇妖姬可以随心所欲地这么做,国民绅士却不可以。

    说不清道不明是什么原因,就是没有办法面对。

    人设这个无形的枷锁,很多时候,都是自己给自己铐上的。

    登机广播在这个时候响起,帅戈成了最后一个办完登机手续的乘客。

    “行李携带员”文学,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思考,就在登记广播第二次响起之时,木然地登上了飞机。

    这是文学第一次觉得,出门在外,应该要配备一架私人公务机。

    …………………………

    “啊夏夏,你是不是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知道暗度陈仓不对,所以才赶来求艺艺的原谅,准备和艺艺公平竞争的嘿?”萝魔女孩的偶像剧,还在延续。

    第五夏侧头看了文艺一眼,朋克萝莉今儿个是要和“暗度陈仓”死磕到底了?

    但可是,可但是,暗度陈仓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偷偷地跑去陈年威士忌仓库,然后在黑暗中度过一夜的简称?

    她几时和楼尚暗度陈仓了?

    她明明是一个人暗度的。

    楼尚忽然出现,被她的一个过肩摔给放倒的时候,明明是白天。

    而且文艺、文学还有帅戈,明明都有在现场啊。

    第五夏想不明白,文艺为什么会对“在黑暗的陈年威士忌仓库度过一夜”有那么深的执着。

    她是偷偷一个人跑去仓库了没有错。

    但可是,可但是,文艺不是最怕夜晚的古堡吗?

    大老远地就瑟瑟发抖,一个劲儿地叫嚷着“好怕怕”,完了还要加一句“看着像鬼屋屋”。

    第五夏的不解,被文艺理解成了拒绝公平竞争的提议。

    噘着嘴,生着气:“停车,艺艺要下车!夏夏既然都不想和艺艺公平竞争,还求着艺艺回去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