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三十七章 会盟之事

第三十七章 会盟之事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主公,汉国送来国书,邀请主公赴白马岭会盟!”陆兴走到近前,双手奉上一份黄色绢册。

    哦?陆宁接过翻看,却是北汉国主亲笔所书,开卷对自己的称呼为“齐王”,没带伪字,而且,是以一种平等的语调,阐述要和齐国结盟之意,要“共谋中原”。

    “主公,还有汉国国相郭无为写给主公的密信。”陆兴又奉上一封火漆封口的信笺。

    陆宁微微颔首,就知道,这所谓的“会盟”,当然是郭无为的主意了。

    汉国国相郭无为,是个狠角色,本来是在武当山隐居的道士,尔后到永宁父亲周太祖郭威处出谋划策,当时郭威还未自立,郭无为指出了郭威一些身为人臣的隐患,郭威不纳,郭无为就拂袖而去。

    尔后不久,果然郭威遭国主忌惮,国主抄杀了郭威在京城的家眷,郭威两个儿子,就这么命丧黄泉。

    在这北汉国主刘钧继位后,马上召郭无为入中枢,没几个月,便拜为相。

    整个汉国,从战略目光来说,郭无为当为第一。

    现今中原混乱,周分为三,但北汉国主刘钧没什么野心,虽然也不太想做契丹的儿皇帝,但醉生梦死,也没什么图谋中原的雄霸之心。

    契丹人政局混乱,现今无意南侵,他便不会应和。

    但郭无为显然坐不住了,毕竟,这可能是汉国唯一一个,有可能扩张的良机。

    但想来整个北汉庙堂,都是反对之声,所以错过了自己整合河北三镇的最佳良机,若不然,自己率领北大营军马,攻袭邢州时,若北汉出兵袭击河北三镇,想来能夺下些地盘。

    当然,现今消息闭塞,自己又基本是闪电战,就如攻袭邢州,一天便即破城,只怕消息传到汉国时,自己大军都已经回转。

    所以说,现今的情报,真是太珍贵了,自己如此有底气的整顿河北三镇,也是因为有胡商的情报兜底。

    因为从胡商情报来看,那睡王辽穆宗,现今,正激起权贵们强烈的反感,短时间内,根本不会有南侵的意图。

    说起来,虽然自己抢了两千匹上好良驹被睡王极为痛恨,但胡商就是胡商,现今辽国东市,又恢复了互市,但仅仅有两个胡商得到了类似特许经营权的权力,其余胡商和中原商人,便是去了也是货物被抢的命运。

    这两个胡商,贿赂了契丹人中的大贵族,才得到了这个特权,其中一个胡商,不但其随从,便是他自己,也甘心为自己做细作。

    所以契丹内部事,倒是知道了一些。

    若不然,在河北三镇,自己必然会更加的求稳。

    这个动荡的世界,因为各国都处于一种动态的变化中,情报把握好的话,真是能四两拨千斤,巧妙的做到很多看起来不能做之事。

    而不管怎么说,北汉及郭无为自然没有自己这般精准的情报,现今只能退而求其次,要和自己结盟,以图中原。

    郭无为的信中,就不似刘钧的国书那么正式,国书上,基本都是冠冕堂皇的废话,郭无为信中,则阐述了双方结盟的种种好处,还说齐王殿下夺契丹人马匹之事,汉主可代为周旋,只需补偿马匹款项就可,以现今齐王殿下治理之疆域,二十万缗,当是小数目。

    如此有契丹为后盾,没了后顾之忧,便可南图中原。

    齐国可图长江之南,汉国图长江之北。

    汉国和齐国,永为兄弟之邦。

    陆宁看着郭无为书信,只是冷笑。

    “和汉国为兄弟之邦?也成契丹人的儿皇帝么?”

    陆兴笑道:“臣想也是如此,可惜使者是折德愿,若不然,臣就斩了来使!”顿了下,“主公,折德愿求见主公,说是其外侄也来了。”

    主公好似和折家有了婚约,但具体详情陆兴也不知道。

    尤五娘听到这话,美眸闪闪,看向陆宁。

    陆宁笑笑,“好,领他去我行宫相见。”

    齐王深州行宫,就在河北大营军营不远泸沱河河畔,本是深州一位官员别苑,官员趁乱贪墨,却不想齐王慧眼如炬,从齐鲁而来进入各州府司库的司库小吏,是东海司库的“快速培训班”培训出来的,计算能力超强,账目很快就能计算分明,河北三镇许多趁火打劫的官员落马,深州这位官员便是其中之一。

    其家产被查抄入了国库,泸沱河河畔的别苑略作修筑,成了齐王行宫。

    “主君,折家妹妹,漂亮吗?”尤五娘眨着美眸问。

    陆宁笑道:“按年纪,好似比你大几个月,该是你姐姐。”

    尤五娘忙改口,“是,折家姐姐。”毕竟,和人家娘家家世比起来,自己只是无根浮萍。

    陆宁就笑:“逗你呢,除了永宁那家伙,咱家就是先入门为大,你这老三的地位,稳如磐石!”

    尤五娘立时,就有些笑得嘴都要合不拢,虽然明明知道在主君面前不能这样放浪形骸,可就是松了大大一口气,实在忍不住红唇嘴角笑意,甚至美眸,都好似水汪汪在媚笑。

    陆宁无奈,摆摆手,“走,回了!”

    ……

    行宫富丽堂皇的厅堂,黄幔低垂,尽是王家贵气。

    陆宁坐在软榻上,折德愿远远站在下首,正解释他怎么成为汉国使者一事。

    折家、杨家和汉国的种种纠葛,陆宁略有了解,知道这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

    便如折赛花,最近并没有回府州,而是一直在太原郭皇后府邸,折德愿也应该暂时逗留在了汉境。

    而现今汉国要和自己修好,确实折德愿是最好的使者人选。

    “西尚宫夫人到!”婢女清亮的声音,随之红柱旁的排风婢便垂下黄幔,使得厅堂被隔成了两个空间。

    折德愿忙微微垂首,但瞥到黄幔里有人影晃动,娇滴滴声音:“主君,奴听闻折家妹妹到了,怎么没来呢?”声音娇柔无比,似乎脑中都能想象,是一位怎样可人的尤物。

    齐王咳嗽了一声,“折团练,你听到了,西尚宫想见见她这位妹妹。”

    “是,殿下,夫人,我,我这就唤她来和殿下、夫人相见。”折德愿大喜,更有些献宝的意味,这个侄女,可是现今整个折家家族的骄傲,他相信,齐王殿下只要见到侄女,必然不会再那么一副不上心的态度,一国国主又如何?就不信,这天下间,还有男儿能不拜倒在侄女石榴裙下。

    说起来,齐王殿下这种就是为了联姻,阿猫阿狗都会娶的态度,令折德愿心里很有些不爽。

    折德愿随即走出厅堂,和随从低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