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第九特区 > 第四零零章 赶往奉北

第四零零章 赶往奉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商场内。

    秦禹拿着电话,皱眉问道:“你咋突然去不了了?”

    “……玛德,市里宣传署组织了一个什么各阶层采风集会,老冯非得让我去。”老猫语气无奈的回应道:“刚通知完我,晚上就让我去报道。”

    “这不好事儿吗?”秦禹一愣后说道:“只不过,老冯为啥把这个机会给你啊?”

    “是啊,我也没闹懂啊,老冯之前不是挺排斥我们的吗?”老猫也很疑惑:“咋突然让我参加这事儿呢?”

    “反正这个老冯到底是啥路数,我也看不懂。”秦禹斟酌一下劝说道:“你要不托底,就给董叔打个电话,问问他……他现在不是调警署那边去了吗,可能会听到一些风声。”

    “嗯,我知道了。”老猫点了点头,轻声回道:“那奉北我就不去了,你们要走就抓紧走吧。”

    “行,没事儿。”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我安排一下,争取晚上就走。”

    “好,就这样。”

    “嗯。”

    二人沟通完毕后,就挂断了手机。随即老猫又给董司拨了一个电话,询问他冯玉年整这事儿的用意,而后者则是轻飘飘的回道:“你想那么多干啥,这个集会是市里举办的,他又不能杀了你。你该去就去呗,冯玉年想表现用意的时候,自然会表态啊。”

    老猫也觉得董司说的有道理,所以也就没再想那么多,直接去了二队,开始办理手头案子的交接。

    ……

    众人买完东西,回到居住的酒店后,可可就去洗澡了。

    秦禹坐在房间内,低头正准备给马老二拨个电话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敲门,随即喊着问道:“谁啊?”

    “是我,察猛。”

    “……进来吧,门没锁。”秦禹抬头回了一句。

    察猛从外面推开门,探头走进来问道:“没休息吧?”

    “没有,没有,进来坐。”秦禹笑着招呼了一声。

    察猛梳着小脏辫,笑呵呵走到床铺右侧,坐在了椅子上。

    “抽烟吗?”秦禹虽然没跟察猛本人见过几次面,但却听齐麟经常提起他,知道这小子是个狠茬子,而且帮了齐麟不少忙。

    “不抽,呵呵。”

    “找我有事儿?”秦禹问。

    “是。”察猛点头后,轻声问道:“我们怎么去奉北?”

    秦禹闻声一愣。

    “齐麟让我跟着可可他们,是为了确保他们在九区内安全,”察猛笑着解释道:“所以我来问问去奉北的路线。”

    “啊,是这样。”秦禹点了点头应道:“可可他们是用假身份进的区,坐轻轨去奉北虽然也能办,但过去那边,咱也没啥人,万一被查出来会有点小麻烦。所以我正准备给老二打个电话,让他送两台车过来,咱们开车走市边线。”

    “对,我来就是说这个事儿。”察猛点头附和道:“龙兴在奉北,所以可可他们来的事儿,最好捂的严实点。不然……一旦出点啥问题,我责任就大了,我们公司也不好跟于家那边交代。”

    秦禹听到这话,心里有点好奇,就笑着问道:“哎,其实我一直不清楚,你们江州耀光公司跟于家的关系。你们是有合作,还是……?”

    “可可他们家,有我们公司股份,”察猛立即解释道:“而耀光安保其实是由一群退伍士兵组成的。我们有一个老板,跟可可他父亲是战友。当时我们公司刚成立,也并不是就只在江州接活,说白了,就是哪儿有钱就去哪儿。但路面上干这行的人很多,随便几个人凑一块,就敢跟别人谈买卖做,所以我们刚开始规模很小,也赚不到啥大钱,最多就是跑跑腿的辛苦费。呵呵,并且的有时候,辛苦费都不好要。”

    “怎么还不好要呢?”秦禹疑惑。

    “比如你从七区周边接一个往八区运货的活儿,事先谈好一个价格,可到了地方人家就不给你了,或者只给你一半,那你有啥办法?”察猛笑着说道:“哎,那些年路面上比现在还难混,啥人都有。”

    “也是。”秦禹点头。

    “后来,是我们老板主动找可可他爸谈了一下,让他帮忙投点资。”察猛话语简短的解释道:“没想到,可可他爸做事儿确实很仗义,不但给公司拿了钱,还在江州帮忙打点了一些关系,让我们能在那儿常驻,所以我们公司跟于家的关系是很近的。”

    “哦,是这样。”秦禹心里隐约能猜出来,可可他爸帮助耀光公司,其实也是无形中提升自己在江州的能量。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出来,这个人做事儿还是非常具前瞻性,并且很大气的。

    “到现在为止,于家出的货,全是我们负责送的。”察猛继续说道:“我也就是这么才跟齐麟认识的。”

    “齐麟在那儿人缘挺好的啊?”秦禹好奇的问道。

    “他平时不太爱吱声,但做事儿有头脑有魄力,我们这些走松江线的人,都挺服他的。”察猛点头:“现在形成了一个小圈子,我们能有三四十个人,都跟着他吃饭。”

    秦禹听这话,心里暗道齐麟自从“觉醒”后,不光是心态上产生了巨大变化,整个人甚至还弄出了很强的领导气质。而这跟他在警司时的状态,是有很大差别的。

    “呵呵,齐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秦禹笑了笑说道:“反正以后也多麻烦你们照顾了。”

    “没事儿,干我们这一行的,一块滚过两次大事儿,在死人堆里爬几回,那感情立马就不一样了。”察猛点头回了一句。

    “是,是。”

    二人在屋里聊了能有一个多小时,这才想起来时候不早了,该准备往奉北走了。

    晚上七八点钟,马老二亲自带人送来了三台车,供秦禹等人使用,并且还给他们配了司机。

    酒店包房内,秦禹站在可可门口喊道:“你快点弄吧,别磨磨蹭蹭的。一会我们先走了,让你自己跑去奉北……。”

    “别磨叽了,马上啦!”可可吼了一嗓子。

    ……

    松江市区,宣传署大楼门口,老猫穿着便装,刚从车上走下来,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

    “嘭!”

    紧跟着一阵香风袭来,老猫右肩膀被撞了一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名长发飘飘的美女,连连致歉说道:“我着急进去。”

    老猫看着美女愣住,随即又见到一台大马力越野车停在了旁边的位置上。

    车内。

    三公子笑着招呼道:“他到了,咱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