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滚下榻 > 第226章 平民也有资格参加宫宴?

第226章 平民也有资格参加宫宴?

作者:如沐清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6章 平民也有资格参加宫宴?

    第226章 平民也有资格参加宫宴?

    之后的几个舞曲过去,酒菜又上了一轮。便是皇帝开口说话,群臣们呼应的时候了。

    这个宴席的主要目的,也就是为了庆祝皇长孙脱险,所以太子一家自然备受关注。

    太子楚景夜可是皇后的亲子,也是她赋予了无限希望的儿子。

    也是她......唯一的儿子。

    楚景夜也确实没有让她失望,文韬武略,睿智过人。在朝中拥护一派也有不少,而且每次帮皇上处理朝堂事物时,都能做到滴水不漏。

    所以承德皇帝对这个儿子,自然是挑不出什么错来。

    听着皇帝对太子的嘉奖,皇后脸上终于绽放出了一抹明媚的笑意。

    她不经意的转过头去,特意看了丽妃一眼,眼神里好像在说:即便你有本事怀上龙嗣又如何,你的儿,终究只能是个皇子,而本宫的儿子,可是当今太子,未来的皇帝!

    到那时,区区一个丽妃,还不是她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感受到皇后挑衅的视线,丽妃只是轻笑了一声,魅惑如丝的眼神中,有着外人看不懂的情绪。

    在说完太子和皇长孙后,该说的自然就是这帮御医了。

    承德皇帝爽朗一笑:“此番皇长孙痊愈,太医们功不可没!”

    闻言,一群太医们战战兢兢站起身,朝着皇帝遥遥弯腰做了个揖,齐声摇头道:“微臣不敢居功,皇长孙乃是陛下血脉,陛下恩威浩荡,自有神灵庇佑。”

    姜渔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闻言摸了摸鼻子。

    这马屁拍的。

    皇帝呵呵一笑,直接给了赏赐:“太医们有功,自当重重有赏!”

    边上的太监总管会意,立刻扬声喊道:“赏!”随着这尾音拖长,便有不下十个宫人端着托盘走了上来,上面摆着的有黄金好几锭,还有宫中御用的布匹,还有翡翠状的玉件。

    姜渔看不懂这个价值,但想来应该也很值钱。

    太医们扬声道谢,然后将赏赐全都收了下来。

    这里面,并没有姜渔。

    姜渔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皇帝皇后最好选择性失忆,把她遗忘了多好,这样她就不用出这个头了。

    哪知这个念头刚刚划过脑海,承德皇帝环顾一眼下方群臣女眷,突然又问道:“听闻这次治疗皇长孙,有个民间大夫功不可没,人在哪儿呢?出来朕瞧瞧。”

    “......”

    姜渔如同当头一棒,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话突如其来的,令她半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而其他臣子包括一众皇子在内的,听到民间大夫这四个字,都跟着稀奇的左看又看。

    满满的好奇加打趣。

    这还是头一次在宫宴上,除了各位大臣们的家眷以外,还有民间百姓来参加的,可不让人觉得好奇吗。

    姜渔硬着头皮,也不敢耽搁,当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小声道:“民妇姜渔,见过皇上。”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但由于四周安静,没有人敢喧闹,所以她开口说的话,众人还是听了个清楚。

    所有人的眼神便齐唰唰落在姜渔身上。

    有人觉得失望,咦,不过就是个长得平平无奇的女子罢了;有人却也觉得诧异,这个女子虽然出身平凡,是市井中人,但却没有一般平头百姓看到天子那般惊恐失措。

    只见她脊背挺得笔直,声音虽然细弱,但神态从容,不卑不亢。

    倒有几分好气度!

    一种群臣们面面相觑,暗暗赞赏,而一众皇子和公主们,倒是颇为不屑:平民百姓,也有资格来参加宫宴?

    皇帝点了点头,看着姜渔也不怕他的模样,原本想要给一堆赏赐就完了,但心情极好之下,免不了就有几分玩心。

    他清了清嗓子,故作威严道:“你治疗皇长孙有功,那,你想要朕给与你什么赏赐啊?”

    这可是个难题。

    说不要吧,那这次的机会岂不是白白失去了?一般人自然不会这么傻。

    那说要吧,又不能显得太过分,还得看要的东西是什么,万一过头了,不但拿不到半点赏赐,反而还要被训斥一番。

    万一触怒圣上,可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了。

    而且皇上说这个话,除了逗趣一番,还有几分考量在其中。

    端看这小女子怎么回应罢了。

    姜渔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她想过很多种状况,却没有一种是这样的,让她自己说,这怎么说啊?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姜渔急得额头冒汗,她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缓缓说道:“能为皇上分忧解难,是民妇之幸。而且这次医治长孙殿下,都是几名御医的功劳,姜渔实在愧不敢当。”

    这番说词,是她这几日学来的官场话。

    拍马屁嘛,谁不会呀。

    其他几名御医听到姜渔这么说,心中多多少少都舒坦了几分。

    他们还真担心姜渔是个不识趣的,把所有功劳全都往自己一人身上揽。

    纵然她前面是出了力,可在那段时间里,他们这群御医也同样焦灼同样出力呀。

    皇帝闻言,倒也没觉得多诧异,似乎是在意料之中,承德皇帝哈哈一笑,随即说道:“好一个分忧解难!”

    姜渔只低头不语。

    她也拿不准这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多错多,所以她还是缄口不言,少说话为好。

    顿了顿,就在她以为皇帝会放过她时,哪知主位上的承德皇帝摸了摸下巴,又问了句:“既如此,那朕便封你做个太医,让你的医术有处施展,如何?”

    姜渔一愣。

    这话虽然问的是疑问句,但却是以陈述句的语气说出来的。

    其他人都觉得姜渔这是赚大发了,毕竟她一个市井大夫,说来说去接触的都是平民百姓,但在宫中不一样啊,太医也是有官衔的,而且每个月还有不少的朝廷俸禄,何乐而不为?

    再说了,太医院里还真没有一个女太医呢。

    姜渔若是进了太医院,以后为宫中女眷问诊,可要方便多了,不像其他御医们,还得隔着帘子,一把的规矩。

    但问题来了。

    在其他人眼里,姜渔平白得了个太医之职可能是三生有幸,但姜渔本人却不愿意啊!

    沉吟了一瞬,姜渔直接跪了下来。

    “姜渔谢皇上隆恩,皇恩浩荡姜渔感激不尽。但......民妇医术浅薄,恐不能胜任太医之职,还请皇上收回成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