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宠妻入骨:四爷请低调 > 第1135章 不配提起

第1135章 不配提起

作者:二分之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5章 不配提起

    迟远:“总裁…”

    “别总裁总裁的了,这里不是公司,没有总裁只有兄弟!”顾司爵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边上的暗夜看了他们两眼,又弯腰捡起一瓶酒走到他们身边坐下,然后闷不吭声的喝了起来。

    顾司爵挑眉:“这是打算豁出去了?不怕被老婆打了?”

    暗夜:“我家小隐脾气好,四爷更应该担心小姐。”

    顾司爵难得的被噎住了:“……”这小子的意思是他的小云今脾气不好吗?他死死的瞪了一眼暗夜,咬牙切齿的开口道:“我家云今脾气也很好。”

    至于脾气到底好不好,外人就不知道了。总之那几个小姑娘,在外面谁都是活泼可人的小乖乖,只是关上房门,就算变成作天作地的小作精也只有最亲密的人知道了不是?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一直坐在那儿喝着酒的迟远不时的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顾司爵跟暗夜会斗嘴,也是因为他心情不好想让他开心一些而已。仔细想想自己到是辜负了他们的心意了,他只顾着自己沉沦,却忘记身边还有关心着自己的兄弟…

    “你们两就不要在我这个刚失恋的单身狗身上撒盐了。”迟远打断顾司爵跟暗夜的话。

    两人一起看向他。

    迟远笑了笑举起酒瓶:“随意喝两口,我可还惦记着竹园酒窖里的那几瓶好酒。”

    说罢他先与他们碰了一下,然后仰起头喝了一大口酒,只是他仰着头咕咚咕咚的喝酒的时候,眼角却淌下了一滴泪…

    顾司爵与暗夜互相看了一眼,也都沉默的各自喝了一大口酒,有点事情不好劝,假如迟远今日的事情发生在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身上,相信他们恐怕比迟远更为狼狈…所以,他们能做的,只有陪伴。

    自这天后,迟远仿佛又恢复了正常。他每天早上最早一个去到公司的,晚上却也是最晚一个离开的。表面上看着没什么,脸色依旧如常,但是周身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却明显的不一样了。

    方媛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姜芜离开的消息,她觉得自己机会来了,于是在一个迟远又留下来加班的晚上去找迟远告白了。

    方媛今天是经过特意打扮了的,她在进去迟远办公室之前,还特意去补了个娇滴滴妆容,让自己看起来更为娇艳迷人一些。

    方媛先是敲了敲门,在里面看文件的迟远抬起头来睨了一眼门口的方向,语气淡淡的问道:“什么事。”

    方媛自然不好意思一上来就说明自己的目的了,她露出一个自以为风情万种的笑容扭着腰慢慢的走上前:“阿远,你怎么还没走?”

    迟远眉头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这称呼明显的让他很不喜。

    只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厌恶,而是继续冷声道:“方秘书有事吗?”

    相较于方媛想要拉近距离叫迟远的名字,迟远却一直保持着平时的称呼,很显然,他对方媛除了上下属之间的关系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方媛脸色有些干,看得出迟远的疏离,却又不愿意白白放弃今晚这么个大好的机会。她眼睛转了一圈出声道:“之前晓宁他们在群里说让我们这些老同学改日聚一聚,他们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让我来问问你,有没有空?”

    “没空。”

    迟远这次是头也没抬的直接回答了。

    他拒绝得这般干脆,语气又是那么的不友好,方媛再想装傻也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了。

    只是方媛不甘心,她怎么能甘心?她一直偷偷的喜欢迟远这么多年,眼看他们都已经奔三了,高中到现在,十多年的光景要她放弃她怎能随意放弃?

    方媛垂眸看着在电脑桌前认真工作的男人,她当下心一横咬牙走上前,做出一个骇人的举动来:“阿远…”

    迟远只觉得光被挡住了,抬起头一看,方媛竟然解掉了自己的衣服站在他面前。

    他微微眯起眼眸盯着方媛:“方秘书这是什么意思?”

    方媛一边解衬衫的扣子一边出声:“阿远,我喜欢你,从高中开始我就喜欢你了…”

    她说着解开扣子就扑了上来,迟远当下站起身往边上一躲,方媛直直的撞到了他刚坐的地方发出一声闷响。

    “阿远…”方媛转过身来,眼眶通红的看着迟远。

    她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他怎么还能如此冷血?

    迟远目不斜视的盯着一边的门,没有去看她那不被衣服遮住的身体,他的脸上神色坦然,半点其他心思都没有。

    “方媛,还请你注意一下影响,马上把衣服穿起来。”

    他强忍着要将方媛丢出去的冲动劝她,希望她能有点女生的羞耻心。但很显然,方媛已经是豁出去了的。她不仅没有将衣服扣上,反而继续朝迟远冲过来:“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能要了我?你还在惦记那个不告而别的姜芜是吗?她都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惦记她?”

    “你说什么?”迟远用力推开了她,眯着眼眸盯着方媛,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了拳,拳头上青筋凸起。

    方媛跌倒在地上后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看着迟远:“难道不是吗?我说错了吗?你还在念着那个姜芜,说不定她现在正躺在那个男人的身下…”

    “啪……”一声脆响在办公室响起,打断了方媛的话,打得她的脸歪到了一边,嘴角浸出了丝丝鲜血。

    “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方媛不敢置信的看着迟远。

    迟远冷眼扫了她一眼,眼神很是凉薄:“如果我再听到你说她一句坏话……”

    他的话没说完,但是威胁的意味却已经是那么的明显了。

    方媛有些撕心裂肺的叫道:“这是坏话吗?迟远,你也相信了不是?不然你怎么会那么生气打人?”

    迟远嘴角弯起一个冷冷的弧度,取出手帕擦拭着自己打过人的那只手:“我只是想告诉你,阿芜不是你这样的女人也配提起的。”

    “迟远…”

    方媛恨得睚眦欲裂。

    迟远漠不关心的走到一边伸手按下了前台保安的内线:“上来我办公室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