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宠妻入骨:四爷请低调 > 第1134章 找不到了

第1134章 找不到了

作者:二分之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34章 找不到了

    那个被他们遍寻不到的姜芜,此刻早已经离开了A市一个人走在完全陌生的街道上寻找着她想要找的人。她从未想过因为她的离开,会让那么多人牵挂。只不过其实不管知道与否,她都会离开。

    话说她是走得无牵无挂了,只是苦了留下来的人。姜芜走了五天,迟远开车在大街上找了她五天,他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四处乱窜,好几次都差点出车祸,但是最后都被他避过了。

    事实上有那么一瞬间,迟远是想闭上眼睛不去管不去看,任由车辆撞上去的,只是在眼看就要撞到的时候,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阻止了他。垂下头看着胸口处隐隐有些发烫的地方,迟远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哪里放着姜芜给他的平安符。

    “既然要离开,那又何必管我死活?姜芜,你真的好狠的心。”

    五天,整整五天都没有姜芜的半点消息,迟远忽然就不找了,他知道,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

    别墅内,偌大的卧室内窗帘却是拉上的,此刻外面明明艳阳高照,但是屋内却暗得勉强能看清人。往日干净整洁的房间,充满了刺鼻的酒味,地上到处都是空掉的酒瓶…在靠床的地方,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床坐在地板上,他的手边还有几瓶喝完的酒。而拿着酒瓶往嘴里灌酒的人,明显已经有了醉意。

    “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为什么…”

    苏云今她们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这几天顾司爵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去寻找姜芜但是都没有半点关于她的消息,迟远也几天没有出现在公司了,他们放心不下过来看看,没想到会看这一幕。

    昔日那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正醉得迷迷糊糊嘴里说着胡话,房间内是刺鼻的酒味,喝完的没喝完的酒瓶都悉数倒在地上…

    苏云今看了看身边的顾司爵,脸上十分的担忧。

    顾司爵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轻声道:“你跟小隐去楼下等我们。”

    今天不只是苏云今跟顾司爵过来了,玉隐也缠着暗夜带着她一起过来。所以此刻他们是四个人一起出现在迟远房门口的。只是迟远也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醉得厉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依旧自顾自的灌着酒。

    苏云今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屋内的迟远,这才转身拉着玉隐一起下楼:“我们到下面等他们吧。”

    玉隐嗯了一声,在来之前她哪怕心中很是不甘想要将迟远打个半死,但是看到他这副模样,她再大的怒火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两人相携来到楼下,苏云今搀扶着玉隐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慢点,小心肚子。”

    玉隐这胎有些轻微流产的迹象,苏云今很是紧张。如果不是这样,暗夜也不会拘着她几个月都不让她出门了。

    “我没事。”现在已经快六个月了,玉隐感觉自己的身子其实早就好得差不多了。

    只不过姐姐跟暗夜太过紧张而已。

    “还是小心点好。”苏云今说着也在玉隐对面坐了下来,她抬头环视迟远的这别墅,这里距离顾氏很远,迟远会搬过来是因为姜芜,然而现在,她走了,留下了空荡荡的房子以及伤透了心的迟远…

    玉隐:“姐姐,迟远是真的喜欢阿芜的吧?”

    刚刚虽然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但是她也看到了那凌乱的房间内狼狈不堪的男人,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怎么样也不会变成这样。

    联想到自己当初误会暗夜的那段时间,远比迟远现在的情况差远了,但是心底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她却记得十分的清楚。

    莫名的有些疼惜迟远了。

    苏云今点头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傻丫头,不是爱惨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迟远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人了,在他们认识这十几年快二十年来,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迟远,她的心里也很难受。

    “好可怜。”玉隐想着想着眼眶又红了。

    苏云今无奈:“傻丫头,怎么又想哭了?别哭了,不然一会儿暗夜下来该以为我欺负你了。”

    “呜呜呜呜…姐姐…”玉隐索性将头靠在苏云今的怀中呜咽起来,她也不想哭的,就是觉得迟远太可怜了…

    苏云今抱着玉隐叹了口气,感情的事是两个人的事情,他们就算再怎么着急再怎么担忧,也不能做什么啊!况且现在姜芜还不知去向,若是她以后再回来还好,若是不回来了…

    唉…只能盼顾司爵他们能够说动迟远,让他心里好受些,然后再借着时间的关系慢慢将她遗忘吧。

    虽然苏云今也觉得让迟远忘掉姜芜有点难,但总比他这样折磨自己来得好。

    楼上,暗夜将紧闭着的窗帘拉开,顾司爵则是盘腿坐在了迟远的身边捡起一瓶他开过但是还没喝的酒来,然后也学着迟远的样子背靠在床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抿起酒来。

    暗夜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顾司爵抬眸睨了一眼暗夜:“站在那儿干什么?有酒不知道喝是不是傻了?”

    顾司爵发话,暗夜抿了抿唇也走到一边捡起一瓶酒就喝了起来。不多时,他手中的酒瓶就见了底。

    顾司爵脸色微沉,语气很是不满:“你没喝过酒啊?”说着他转过脸看着迟远道:“你看到没有?他连喝酒都不会,公司的事情交给他你放心吗?”

    迟远抬起头来,几天不见,脸颊已经消瘦了许多。加上一直没有睡觉的关系,眼圈底下青黑一片,看起来很是骇人。

    顾司爵又瞪了一眼暗夜道:“不会喝酒也不知道拿酒吗?去竹园拿几瓶迟远喜欢喝的酒来,我陪他不醉不归!”

    别看顾司爵话说得很凶,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暗夜却是明白的。迟远也明白。

    玉隐怀有身孕,顾司爵不想让暗夜喝太多酒免得熏到孩子,所以陪迟远喝酒的重任就落到了顾司爵的身上。

    迟远也明白,他出声道:“不用了总裁,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静静就好了。”

    姜芜走了是他的事情,他不会让顾司爵与暗夜跟着他一起买醉。

    顾司爵一巴掌拍在了迟远的身上:“你小子还是第一个拒绝我陪喝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