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九天剑主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赌注

第三百二十一章 赌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初宗还未到,执事大人有事要寻白初宗吗?”宗啸问道,眼里一丝不快掠过。

    秀才何等精明的人,自然看到了宗啸这丝不快,但他完全无视,摇头道:“事倒没有事,若真要说事,那也是你们的事!此战乃擎天之战,按照惯例,我万象门将会把此战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全部记录下来,传承后世,所以我想要将此战的诱因等等,调查一番。”

    说罢,秀才对着子笑身旁的虚空倏然一拜。

    虚空渐动,紧接着一名身材消瘦模样秀净的男子出现。

    男子大概只有三十岁不到,一头长发,双眼炯炯有神,身披白袍,洒脱不羁,浑身缭绕着一种莫名的气质,轻轻一望,竟给人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而当他出现的那一瞬间,四方所有人皆浑身一震。

    擎天长老!

    这竟是守护在子笑旁边的擎天长老!

    “秀才拜见夕年长老!”秀才恭敬作礼。

    “詹家詹飞焱拜见夕年长老!”

    “落云阁张海生见过夕年长老!”

    “宗家宗元海拜见夕年长老!”

    “宗家家主宗啸见过夕年长老!”

    他一出现,一时间,四方拜首,无论是宗家家主,还是宗门长老,甚至是散修联盟的领袖祖龙剑圣,皆抱拳作礼,无人敢怠慢。

    需知,擎天长老一般不会露面,除非他们守护的人遭受他人迫害,轻易之下,根本不会显山露水。

    “各位不必多礼。”

    夕年唤道,继而冲着秀才点头,二人朝远处走去。

    秀才恭谨跟着,一直来到无人之处才停下,秀才抱拳低首,述说着什么。

    很快,秀才折返回来,而夕年却消失不见。

    “秀才大人,您这是...”宗啸小心询问。

    “哦,没什么,只是有些宗门琐事向夕年大人汇报一下,仅此而已。”秀才微笑道,继而立于一旁,安静等待。

    很快,又有不少豪强大能降临,人们相互招呼着,寒暄着,场面好生热闹。

    决斗是在昨天定下的,能赶到这里的人要么只是附近的势力,要么是有日行千里的坐骑,还有如潮水般的魂者在朝这进发。

    但很显然,他们已经赶不上这场旷世决斗了。

    “飞凰阁凤青羽,拜见擎天初宗子笑大人!”

    这时,又有呼声响起,几名生的俊秀英武的男子骑着雷马走来。

    “凤青羽?新晋初宗榜第四的那位?飞凰阁的天才!”

    “没想到他也赶来了!”

    人们顿时炸开了锅。

    “飞凰阁之实力,已是今非昔比了,一门出了两初宗,除凤青羽外,新招收的弟子音血月同样天赋卓绝,令人惊叹呐。”

    “不过音血月好像没来。”

    凤青羽身旁一名散修在此刻也开腔而呼。

    “黄之远拜见祖龙盟主!见过擎天初宗子笑大人!”

    人群再惊。

    黄之远,初宗榜新晋初宗,排名第八。

    “好!好!之远,许久未见,没想到你已晋升初宗榜了,很好!哈哈哈...”祖龙剑圣大悦,黄之远乃散修,便是他散修联盟的人,晋升初宗,他脸上也有面子。

    人群产生一阵骚动,一名骑着硕大灵狐的女子飞奔而来。这灵狐通体雪白,体如小牛,灵动无匹,而灵狐背上,是一名一袭黑色剑服背负长剑的女子,女子容貌清冷,却是明眸皓齿,倾城绝丽,引得在场青年怦然心动,她扫视了在场人一眼,翻身下了灵狐,作礼而呼:“清一宗傅无情,见过诸位前辈,见过子笑初宗!”

    “傅无情?清一宗天才,新晋初宗,排名第六!”

    “没想到今日之战,引来了这么多初宗天才!”

    人们感叹不已。

    当前真是群英荟萃。

    白夜所在的庭院外,立着不少魂修,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这都快巳时了!怎么还不见白夜出来?”

    “他该不会是害怕了吧?”一人打趣道。

    “那还真说不准,白夜虽然也是擎天初宗,但论初宗排名,子笑可不比他低,而且子笑是老资历初宗了,实力能差到哪去?”另外一名模样清秀的女魂修哼道,她经常出入宗门城,对子笑的事情了解的也比较多,自然更亲近于子笑这一头。

    但其他人里,有人不同意了。

    “你们说白夜斗不过子笑,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白夜,白夜此人,可不是普通的初宗,他可是号称初宗杀手的存在,与他交手的初宗,不是死就是残,这初宗榜为何换血?不就是因为白夜所为吗?”又一人说道。

    这话落下,引得众人冷气频抽。

    的确,初宗榜的动荡,便是由白夜引起,能将初宗榜杀的人头滚滚,实力岂能弱?这种事情,千古难有。

    “更者,我听闻天下峰郎天涯的死,就是白夜所为,而且还有传言称,他已能轻松斩杀武魂尊者了,五方城浩劫,也是由他而起,他就是一尊煞星,这回来到宗门城,岂能不掀风浪不起杀伐?你们看便是,我看这子笑,多半也是凶多吉少!”

    “你放屁,子笑能输给白夜?你究竟知道子笑初宗的实力是多少吗?”一人哼道。

    “你懂什么?无知!”

    “你才无知!”

    人们越吵越发厉害。

    但就在这时,庭院大门突然打了开来,一个身影从里头走出。

    人们呼吸一紧,纷纷望去。

    白夜!

    “他出现了!”呼声响起。

    无数眼睛停留在他的身上。

    阴阳道人也相继走出,随其身后。

    白夜淡淡扫视了这些人一眼,继而朝前行去。

    魂者们立刻跟于其后,窃窃私语。

    白夜一袭褐边白衣,腰间别着两把剑,装扮十分洒脱自然,不过身上魂力溢动的十分羸弱,实在不能让人觉得他是什么高深莫测的大人物。

    “涧月。”

    走着走着,白夜倏然唤了一声。

    但,四周没有任何反应。

    他也不在意,微微一笑:“你觉得我这次能赢吗?”

    “很蠢!”

    过了不知多久,虚空中飘出一记若有若无的声音。

    “你觉得我不该与子笑交手?”白夜问。

    涧月沉默不语。

    “依照你的意思,子笑的实力应该非同一般,对吧?”

    “万象门对子笑的了解远比你相信,就当前你们二人的处境、魂境来看,你赢子笑的胜算并不大。”涧月淡漠的声音又响起。

    “当初我杀进五方城时,你也是这般对我说的。”白夜耸耸肩道。

    “当初的确是我估算错误,但这一次针对你们二人之间的手段、底牌等一系列详细信息判断,这次,多半不会错!”

    “哦?”

    白夜应了一声,倏然笑问:“涧月长老,不如这般吧,我跟你打个赌注,就以这场擎天对决的胜负为赌,你看如何?”

    “白初宗,我的职责是守护你,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事都与我无关。”

    “你不觉得整天跟个鬼一样跟着我很无聊吗?”

    “即便显得枯寂又如何?若你有闪失,我无法向宗门交代。”

    “只是个赌注而已,并不影响你保护我!”白夜笑道:“莫不成你没什么本钱?还是不敢?”

    “白初宗不必对我使激将法....”涧月沉默阵子,倏然又道:“你想赌什么?”

    “若我赢了,我想要你主动为我办一件事情,你看如何?”白夜说道。

    虽然擎天长老是以守护擎天初宗而存在的,但擎天初宗并没有主动驾驭擎天长老的权力。

    “若你输了,你能许出什么让我心动的条件?”涧月哼问。

    “死龙剑。”白夜低声念出三个字。

    涧月一直守在他身旁,死龙剑的秘密根本守不住,更者,当初斩杀郎天涯时,涧月就已经知晓了这件神兵。

    “哦?”涧月闻声,微微一愣,虚空之中,渐渐显现出她的身影。

    看到白夜身旁突然出现一个短发娇小的倾城少女,后头的魂者们皆愣住了,奇怪的讨论着此人是谁,唯独阴阳道人凝起了眼,目光熠熠的盯着看。

    “你真要把此剑当做赌注?”涧月指着白夜腰间,不可思议的问道。

    饶是天魂境者,对于此剑也不得不心动。

    “涧月长老随在我身边的日子也不少了,我白夜是何人,涧月长老应该清楚才是!”白夜微笑道。

    涧月点头:“既然如此,那我答应你,若你输了,死龙剑归我,若你赢了,我答应替你做一件事情,不过我要提前声明一点,这件事情不能违反我的原则!”

    “放心,不会为难你的。”

    白夜眼里闪过一丝黠意,走出宗门城外。

    此刻,城门外头,已人山人海,当他步出城门的一刹那,万众瞩目。

    “快看,白夜出来了!!”呼声响起。

    “那位就是阴阳道人吧??”

    “据说他已迈过坎坷,踏入天魂之境了!”

    “天魂境者啊,没想到今日还能看到一名天魂境强者!!”

    “白夜身旁的那位少女是谁啊?好面生,怎的跟白夜并肩而行?而且阴阳道人还跟在她的身后?”

    “奇怪?”

    人们议论不断。

    却见秀才急步上前,遥遥作礼。

    “拜见涧月长老!”

    擎天长老!

    周遭一片哗然。

    白夜身旁,竟立着两名天魂境强者!何等恐怖?

    宗家人一面沉凝。

    唯独子笑那张秀净的脸上渐渐布起浓烈战意。

    “白夜,你终于来了!”

    子笑呢喃。

    白夜踏步而来,立于子笑前头。

    周遭人立刻退开。

    大战即将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