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选拔赛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选拔赛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静的小道上,两个身影正在施施然的走着。

    前头的女子穿着身干净整洁的袍裳,半盘半披的流淑髻正中插着金蝶珠眉簪,堆集的云鬓左侧一只精致小巧的银凤,凤嘴衔着两串珠链。另一边则是一支玲珑翡翠金步摇。耳上的双珠明月铛发出柔和绚丽的光辉。朱唇微启,齿如含贝,楚楚动人。

    这正是擒寂月。

    虽是拜入了太上神天殿,但她这一身行头,依然是处处显得富贵。

    至于后面的人则是进来照顾她的丫鬟芍药了。

    不过此刻的芍药小脸还有些发白。

    想着之前在这条路上所碰到的事情,她就有些心有余悸。

    当初若非白夜出手,她真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芍药,你放心,你是我擒家的人,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出头的。”擒寂月小脸冰冷,樱唇轻启,说出的话却十分的冷冽。

    “小姐,算了吧,毕竟是同门,闹得太过不太好,更何况奴婢也没什么事...若是因为奴婢而影响了小姐在门中的修行,那奴婢就成罪人了。”芍药忙道。

    “这是什么话?你以为这只是你的事吗?这可是我擒家的事,他们敢动你,就是不把我们擒家放在眼里!我要是善罢甘休,那我擒家颜面岂不尽失?”擒寂月怒道,但人并未表现的太冲动,她哼了一声:“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我才刚入门,脚跟未站稳,这个时候与找事,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不过不打紧,以我之天赋,不出半年,定可在宗门内取得一番成绩,到时候再找那几个贼人算账,看谁还敢说什么闲话!我会亲自让他们跪在你面前的!”

    “小姐英明,多谢小姐。”芍药挤出笑容忙道,心头却已是后悔将此事告知于小姐。

    二人匆匆而来,路上的弟子频频侧目。

    毕竟擒寂月的姿容实在太过出彩,如此陌生的美人,谁都会瞅上几眼。

    不过擒寂月的气场与实力也不俗,瞪上一眼,人们皆觉背后一阵发寒,尤其是看到她腰间佩戴着紫竹阁的令牌,众人就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难看的匆匆离开。

    擒寂月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加快了步伐,朝前行去。

    很快,二人便抵达了目的地。

    魂武堂前。

    此刻的魂武堂还显得极为破败。

    但这到底是太上神天殿先祖打造的建筑,便看那破败的墙壁正在进行自我修复,上面的法阵莹润转动,被击穿的地方及裂痕都有泥土自行生长,十分的神奇。

    擒寂月扫了眼冷冷清清的魂武堂,嘴角上扬,轻笑了一声:“看样子传言是真的,这魂武堂,的确是落魄了,呵呵,若非是鹰九月长老还待在魂武堂,这种部门,怕早就被宗主取消掉了吧...”

    “小姐,您是来找白公子...白夜的麻烦吗?”芍药有些担忧的问。

    “找一个废物的麻烦,那我不是自找没趣吗?我只是想看看他如今落魄的样子而已。”擒寂月笑道。

    而这话落下之际,魂武堂的大门打了开来,一个身影走出,正准备朝魂武场行去。

    可当他走下台阶时,立刻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擒寂月与芍药二女。

    “嗯?”

    那身影也就是白夜微微皱眉,盯着擒寂月。

    “白夜,好久不见了。”擒寂月樱唇微翘,笑着说道。

    那眼神中尽是戏谑。

    “哦?原来是你?”白夜淡淡撇了二人一眼,旋而视线又落在了芍药身上:“丫头,你没事吧?”

    “谢公子关心,芍药一切安好。”芍药忙欠身,感激道:“若非公子之前出手,芍药恐性命难保,大恩大德,芍药必然铭记于心。”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到底不是神天殿人,这里的人可没必要对你负责,你以后出行,还是得当心点,宗门虽为隐世宗派,但拜入这儿的人,可没有一颗隐世之心。”

    “芍药谨记!”芍药露出温柔甜美的笑容,忙再欠了一身。

    旁边的擒寂月愣愣的看着白夜与芍药闲聊,感觉自己竟好像成了一个多余人,顿时恼怒无比,直接大喝道:“白夜!你敢无视我?”

    吼声一出,旁边的芍药顿时一颤,急忙止口。

    但白夜却像是没听见一般,直接转身继续朝魂武场行去。

    “白夜,你给我站住!”擒寂月大喝。

    可白夜却依然像是没听见一般。

    “你...你...你...你一个魂武堂的废物!居然还敢如此猖狂!你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擒寂月气急无比,是再也忍不住,便要出手。

    但旁边的芍药急忙拦住了她。

    “小姐,不可冲动!”

    “你放手,今日我就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擒寂月几乎失控。

    “小姐...可你不是白公...白夜的对手啊!”芍药欲哭无泪,急切喊道。

    这话一落,擒寂月僵住了。

    是啊。

    这入门才多久,擒寂月的实力虽有增长,但绝不可能对付的了白夜,毕竟之前可是连自己的姐姐都在这个男人的手中吃了大亏啊。

    “小姐,您不是被部门推荐参与选拔赛吗?您只要在选拔赛上取得优异成绩,长老定会重点栽培您,以您之天赋,来日压他,不是易如反掌?”芍药忙劝。

    擒寂月闻声,冷哼了一声,沉声道:“他都已经这般落魄,居然还敢如此小瞧我?你说的对,今日就先放过他了!等我练成了长老赐予的绝学,定让他这个井底之蛙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上古绝学!他待在这魂武堂,只怕三年时间是一事无成,今日他对我爱答不理,三年之后,我定要他仰望我!”

    话音落下,擒寂月轻一跺脚,转身离开。

    芍药急忙跟上。

    .....

    .....

    白夜是不知道擒寂月是怎么想的,他对擒寂月也没兴趣。

    回到魂武场后,白夜直接将大门关上,旋而拆开石雕机关人的阵源,开始吸收上古神力。

    待差不多后,便又回到魂武堂内修炼《凌天诀》。

    他发现上古神力对《凌天诀》的修炼有独特之妙,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不说,神力赋予的那种空明心境也能让他顿悟出无数理解。

    到底是远古的力量,内部所拥有的力量实在是太玄奥太独特了。

    白夜觉得即便是自己学不到绝技,光把这些上古神力统统吸收了,自己这一趟也是大赚特赚。

    接下来的日子依然平静无比。

    日子在白夜忘我的修炼之中流逝,而盛大的选拔赛也终于是召开了。

    一大早,赵礼便从冰心堂赶了过来。

    他的手上还拎着两个小酒壶,小酒壶极为别致,走路时碰撞着发出阵阵脆亮的响声。

    “师弟,走了,师兄带你去武场。”赵礼笑着说道:“今日也正好带你去见见咱们太上神天殿的天之骄子,让你小子开开眼界!”

    “嗯。”

    盘坐中的白夜点头,遂打开眼,起身朝外头走去。

    赵礼在前头带路。

    看到他手中的酒壶,白夜颇为好奇。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石灵酒啊。”

    “石灵酒?”

    “对,咱们宗门特酿的酒...虽说不是什么顶尖的酒,但比外面的可强不少呢,整个里圣州,也就咱们太上神天殿有这样的酒!”赵礼笑道。

    “是吗?”

    白夜思忖了片刻,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给我一壶。”

    “这两壶都是你的,你忘记师兄对你说什么来着?我给你备两壶好酒,让你在台下安静欣赏大战!”赵礼笑着说道,旋而将两壶酒都递了过去。

    白夜接过,打开尝了一口,顷刻间,一股辛辣而熟悉的味道涌了上来。

    “你是说这是咱们宗门特酿的酒,咱们宗门是不是只有这一种酒?”白夜狠狠的吐了口酒气,严肃说道。

    “那可不是?虽然是特供,想喝多少喝多少,但咱宗门只有这一种,毕竟咱们宗门可不是什么富裕的宗门,平日用度还是得省着点的。”赵礼笑道。

    白夜闻声,默默点头。

    虽然这酒在他尝来如同泔水,难喝至极,可比外面的那些美酒要好不上,只是白夜的嘴被自己酿制的那些秘酒给养刁了,也难怪鹰九月会为了一壶酒连《凌天诀》都给抛出来了。

    在赵礼的带路下,白夜很快便来到了选拔赛的现场。

    此刻现场已是人山人海,各个部门的精锐弟子都已抵达现场。

    到处都是气息浑厚实力深不可测的魂者,一眼望去,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能拜入太上神天殿的,那可是没有泛泛之辈啊!

    白夜这个真魂境在当下是显得太过刺眼了。

    只是走着走着,就在临近赛场大门处时,赵礼倏然浑身一颤,脸色发白,呆呆的看着大门处的几个身影,人都有些站不住了。

    白夜定目一看,那赫然是蒙奇等人...

    而此刻,正在闲聊的蒙奇一众也瞧见了这边的白夜,众人也是一愣,继而满面苍白,畏惧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