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九天剑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孤鬼廖斯

第一百三十四章 孤鬼廖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轰咚!

    恐怖的机关人一出现,立刻拦下那强势的中年男子。

    机关人庞大的黑掌拍去,像是大山压来。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一掌上扬。

    咚!

    机关手掌与肉手撞在一起,爆出恐怖的魂气涟漪,将四周人掀翻。

    狂风似乎都在颤抖。

    男子盯着巨大的机关人,眼里泛起阵阵惊讶:“没想到这小小藏龙院,也有如此有趣之物?有意思!”

    声音落下,他臂膀一震,力量炸开。

    咚!

    机关巨人巨大的手掌直接被震开,庞大的身躯如暴风中的小舟,左右晃动,这一掌恐怖绝伦。

    “白师兄!”

    有弟子看到这机关人,失声而呼。

    “白师兄?”

    那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杀芒,目如雄鹰,死死盯着白夜。

    “你就是白夜?”

    “你这个混蛋,你要害死人吗?这回糟糕了。”旁边的弟子立刻责备那喊出白师兄的弟子们。

    那几人委屈无比。

    “你是谁?”白夜淡道。

    “老子叫廖斯!绰号孤鬼!”那中年男子哼道。

    “孤鬼廖斯?”

    在场人几乎无人听说过此人,包括白夜。

    “孤鬼廖斯?何许人也?”白夜不解,但对方实力强大,大意不得。

    “大名鼎鼎的孤鬼廖斯居然来我藏龙院,真是稀奇,只是你这一来,便杀我院这么多弟子,你不觉得你太狂妄了吗?”

    这时,一记朗喝声响起,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破’字。

    这字龙飞凤舞,水墨之色,一经出现,狠狠砸向廖斯。

    “雕虫小技!”

    廖斯大喝,双手朝空一挥,手生血影,震碎了那个‘破’字。

    但在这同一时间,孤鬼的周间虚幻起来,一切景象变得如梦似幻。

    是画眉的魂技。

    四周如同画中,似真似幻,令人心醉。

    “看我的!”

    棋凤一声朗喝,手掌高抬,捏着一只象棋,凌空狠扣。

    象棋仿佛链接了什么,一道魂力从棋下窜出,直袭廖斯。

    “将军!”

    咚!

    廖斯身躯连连后退,心脏响起一声爆破。

    “好!”

    弟子们高呼。

    但,廖斯却相安无事,他的心口,也不过是破了些皮,竟无多大损害。

    弟子们的呼声顿止。

    书山、画眉及棋凤见状,无不面色泛凝,三人合力,居然破不开此人的血肉?

    此人到底有多恐怖。

    “不愧是孤鬼廖斯,实力果然非同一般,佩服。”书山说道,暗暗朝身旁的两人使眼色,现在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等言风到来了。

    “老子要你们佩服作甚?这弹丸之地的弹丸之人,老子可看不上眼,老子今天来这,是要算账的。”廖斯粗着嗓子喊道,丝毫不给三人面子,他眼锋一转,盯着白夜:“白夜,你知道老子今天为什么会来这吗?因为老子的徒弟泰天擎,被你杀了!你小子胆子真不小,连老子的徒弟都敢杀?哼,今天如果不把你抽皮拔筋,我廖斯还如何立足?”

    说罢,廖斯踏步朝白夜走去,两边魂者皆视若无睹。

    “廖斯,这里是夏国,是藏龙院,你即便是绝魂境者,也不能乱来。”书山喝道。

    “我便乱来了,你们又能拿我如何?一群废物!滚远一些,谁若敢阻拦我杀白夜,我便杀谁!!”

    廖斯喝道,语气无比狂妄,尤其是神情,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蔑视。

    不少弟子怒不可遏,但此人强大无比,他们是敢怒不敢言。

    廖斯走来,根本无视这周遭百人。

    书山、画眉、棋凤皆皱起眉头。

    但在这种时刻,他们没有退缩,明智对方强大,他们依然站了出来。

    “你们三个废物不是我对手,滚。”廖斯皱眉,冷声大喝。

    “我们三人的确不是你对手,但作为藏龙院导师,庇护学生是我们的天职,你要动白夜?先过我们这关。”棋凤说道。

    “好!”

    廖斯怒了,浑身魂气乱荡,杀意凛然。

    “三位老师,你们且退下,我来斩他!”

    一旁的白夜早就怒不可遏,他双眼冰寒,踏步走过去,一只手直接扣在了腰间的死龙剑上。

    绝魂境者又如何?死龙在手!何惧他绝魂境?

    “白夜,莫要冲动!”

    看到白夜上前,三名老师皆面露急色。

    那廖斯更是狂意大发,怒火中烧。

    “好狂妄的小子!既然你想快些死,那我便成全你!”廖斯一声大喝,周身魂气朝四周荡起,继而连环爆破,逼迫的四周魂者及书山三人被迫后退。

    廖斯趁势起身,朝白夜冲去,他如雄鹰扑食,动作迅猛凌厉,除魂气荡来外,还有一股可怖的寒气袭来,这股寒气竟能让人心神颤栗,生不出反抗之意。

    白夜咬破舌尖,驱逐这股胆寒,手掌死死抓住死龙剑,死龙开始轻颤起来。

    “绝魂境者是吗?你觉得我会惧怕?死在我手中的绝魂境者,可不止一个!”

    白夜声音冰冷,如九幽杀神。

    孤鬼廖斯心脏一抽,皱眉道:“不仅狂妄,而且还不知天高地厚,你这实力,杀的了绝魂境者?真是要笑掉人大牙!”

    “那就试试!”白夜臂膀开始抽动。

    “嗯?”

    廖斯的动作莫名的僵了一下,他瞳孔微微收缩,心脏一阵狂跳。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实力只有气魂境五阶的家伙,给我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到了廖斯这种境界,对于任何潜在的威胁都有直观的感应。

    寒!

    严寒!

    不知为何,面前这个家伙,竟给廖斯一股前所未有的严寒,这种感觉,连他师父都不能给他带来过。

    “不能正面与这家伙抗衡!”

    一个念头突然浮现在他脑海里。

    这个念头出现,廖斯吓了一跳。

    自己堂堂绝魂境七阶存在,怎么会惧怕了这个气魂境五阶之人?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哪怕用天壤之别来形容都有些不够用了。

    就在廖斯走神的这电光火石间,一个人影突然窜了过来,横于白夜面前。

    廖斯微愣,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只纤细的手掌朝他轰来。

    咚!

    廖斯被击退,他急声大喝:“谁?”

    “滚!”回应他的是一个铿锵有力的字。

    白夜紧扣着死龙剑的手微微一松,看着来人,错愕不已。

    “龙月?”

    “白夜,你没事吧?”

    “我没事,龙月,你怎来了?此人实力不弱,你不要乱来!”白夜低声道。

    “那又如何?”龙月冰冷的盯着廖斯,冷冽道:“他若要动你,我便杀了他!”

    声音落下,龙月径直朝廖斯冲去。

    绝魂境强者恐怖的魂气几乎将四周一切都给碾碎,魂者根本不敢靠近,以龙月为中心的区域直接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龙月以气御剑,那纤细的小手凌空抓着两把透明的长剑,不断挥舞,剑锋所过之处,毁灭气息疯狂荡漾。

    廖斯连连后退,随时一扬,魂气在他面前化为十多面盾牌。

    但魂气之盾再多,也撑不住龙月的疯狂劈砍,转眼之间,十多面魂气之盾全部破碎,龙月攻势杀到。

    不妙。

    廖斯暗道,双步一点,身形瞬间消失,如同移形换影。

    怎么回事?一个绝魂境者居然这么庇护一个气魂境五阶的废物?

    “看阁下的身法,应该也是群宗域人!”廖斯沉道。

    “你不滚!我就杀你!”

    龙月懒得废话,低喝一声,再度冲去。

    廖斯连连后退,不敢与之争锋,显然龙月的实力不弱于廖斯。

    几轮下来,剑气乱窜,整个藏龙院的大门被二人恐怖的魂气碾成了粉末。

    远处的人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一个个睁着惊恐的眼,望着这两名强者争锋。

    “群宗域的人怎么会跑到这么个弹丸之地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廖斯质问。

    但龙月依旧不语,只是攻势愈发凌厉了。

    嗖!

    龙月倏然手指一弹,一道剑芒突爆近百丈长,仿佛要划破长空。

    廖斯脸色聚变,急忙躲闪,但他身形稍稍慢了一筹,腰部被削掉一大块肉,鲜血狂喷,骨骼与内脏一览无遗。

    “咳咳”廖斯落地,捂着腰部剧烈咳嗽,脸色骤白。

    “大意了,没想到阁下实力如此强悍!今日之事,暂且作罢,不过,白夜,藏龙院!还有阁下你!我廖斯不会就此罢休!我徒儿的仇,我定会报!我们后会有期!”

    说罢,廖斯纵身一跃,化作残影,消失无踪。

    速度太快,白夜甚至都没看清对方是如何离去的。

    “绝魂境七阶之人,就是如此实力吗?太恐怖了,若无死龙剑,我哪有与之抗衡的资本?”白夜心头暗思,体内鲜血莫名沸腾起来,一股向往着王者之路的悸动莫名的在心中荡漾。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书山、画眉、棋凤三人纷纷走上前,对龙月作礼。

    那些藏龙院的弟子们更是惊天为人,一个个震惊的看着龙月,他们以前认为龙月顶多是绝魂境初期之人,可没想到她与绝魂境七阶的廖斯交手,不仅不落下风,反而强势碾压。

    太恐怖了

    一时间,众人对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女孩又敬又畏。

    然而龙月却是视若无睹,理都没理书山三人,便朝白夜走去。

    “你没事吧?”龙月低声轻道。

    “没事,谢谢你,龙月。”白夜微微笑道。

    龙月轻哼一声,小手抱着酥胸:“别谢我,就当是我报答你上次在王行救我的恩情。”

    说到这,龙月小脸一正,认真的盯着白夜,压低嗓音道:“另外,我得警告你,千万不要乱用这把剑,这把剑虽然强大,但也会给你带来不少麻烦。”

    “死龙剑吗?”白夜眉头动了动,明白龙月的意思。

    财不外露,宝易遭窥,死龙剑这样的神物,自己很难守护,若暴露了它的存在,必会遭受杀身之祸。

    “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有时候逼不得已。”

    “看情况吧。”

    龙月直起娇小的身子,说道:“不过那个家伙应该是来自群宗域的,你要小心点,群宗域的人,大部分背靠宗门,如果那个人认真起来,发动背后宗门力量,这小小夏国,可是保不住你的。”

    说罢,人便朝林子行去。

    白夜眯了眯眼,眼里战意浓烈。

    “群宗域?那是一个比夏国更大的地方吗?”.

    (今天三更,感冒刚好,状态还不佳,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