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遮天神祖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遮天神祖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

    看到紫衣男子居然真的招架住了麒麟的空间攻击,后头跟来的人无不大喜过望,激动高呼。

    “哈哈!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一人吼道,手一晃,拔出一口黑刀朝麒麟斩去。

    铛!

    蛮狠的刀刃重重的砍在麒麟的头颅上,将麒麟震退了些许,那头颅上更是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刀痕。

    有戏?其余人双眼爆亮,一个劲儿的涌了过去,各种招法魂术如同雨点般朝麒麟的身上砸。

    咚!咚!咚!咚!咚...

    麒麟被密集的法术加身,庞大的身躯连连后退,身上也是遍布裂痕。

    但就在这时...

    吼!!

    麒麟突然发出一记凄厉的咆哮,那张大口猛地一张,朝人群吐去。

    哗!!!!

    一股玄妙而古怪的气流从它嘴里喷涌而出,瞬间撞向人群,淹没了半数魂者。

    而那半数的魂者就像是被岩浆融化一般,一个个全部消失于这股气流之中,莫说是尸骨,连一点粉尘都没留下。

    “什么??”

    剩下的人骇然失色,一个个吓得皮肉都在颤抖。

    “这...这是什么招法?”

    “好像是空间洪流!”有强者认出了这法术的端倪,脸色难看的说道。

    “空...空间洪流?那是什么?”

    “一种高阶空间魂术,非寻常人能施展,至少 阳圣级别的存在是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这麒麟雕像的品级很可怕...”

    这个解释落下,所有人都畏惧了。

    人们极度的绝望,尖叫与凄惨的嘶喊不绝于耳。

    “喂!小子,你为何不阻止这麒麟的攻击??”有人看到自己的同伴死去,怨怒大增,冲着那紫衣男子怒喊道。

    “你以为我是万能的吗?我说过我只会一点空间术法,并不是很擅长,我不可能完全压制的住这个麒麟,否则我还要你们作甚?”紫衣男子哼道。

    “既然你挡不住,那你说一句不行吗?”

    “就是!你一声不吭,我们还以为你能抵挡的住这麒麟的攻击呢!”

    “枉费我们这般信任你,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无能!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这样,好害死我们!”

    “肯定是这样的!”

    “你好阴险!”

    人们指责起来,甚至还有人破口大骂。

    紫衣男子眉头紧皱,眼里闪烁着怒气,但没有吭声。

    那边的白夜眉宇发沉,总觉得哪不对劲。

    战斗还在继续。

    不过看到麒麟雕像那恐怖的空间手段,人们显然收敛了不少,不敢再肆无忌惮的攻杀,而是选择循环渐进,麒麟雕像虽然攻击手段恐怖,但它的速度极为缓慢,而且招式尤为的生涩,若这是机关,那只能说这个机关的制作水准远不如之前棋局内的那些机关雕像了。

    只是令人费解的是,尽管麒麟雕像破碎不堪,满布裂痕,可麒麟的攻势丝毫不减,依旧是那般凶悍、恐怖,无论是阳圣还是月圣,但凡被它的攻势擦到点边,便是不死也残。

    白夜在外围放了几道剑气,假装战斗,便处于观望状态。

    他只是帝圣,全程观战都不会有人说,其实有不少人很是好奇他这个帝圣是怎么混进来的,有的人甚至对他流露出杀气。

    区区一帝圣也敢来这窥视宝物?这对他们这些强者而言是一种挑衅与侮辱。

    但众人最终还是碍于局面,不敢乱来。

    然而。

    战斗虽在继续,但众人支撑的极为辛苦。

    麒麟雕像即便被打的支离破碎,却依旧龙精虎猛,攻杀惊怖。

    在场的魂者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了。

    地上没有多少尸体,因为大部分人都被空间力量给摧毁的尸骨无存,死无全尸。

    慢慢的,众人逐渐精疲力尽,已经是撑不住了。

    吼!!

    这时,麒麟雕像再度发出咆哮,似乎也坚持不下去了,庞大的身躯颤晃了一下,发出的攻击也羸弱了不少。

    “它好像快要不行了!”有人眼前发亮,急切呼道。

    之前那名阳圣巅峰的老者也大喊道:“大家再努力下,这麒麟雕像快要被摧毁了!”

    这话像是一记兴奋剂,让那些心灰意冷的人再度燃起斗志。

    只是...白夜依然感觉不对。

    盯着那麒麟雕像看了一阵,倏然,他像是察觉到什么,视线朝紫衣男子望去。

    却见紫衣男子混在人群中,随着众人不断攻击着雕像,他一边拆招一边催动法宝,战斗在第一线,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

    然而就这样又斗了半柱香的功夫,在场的魂者又死去了半数,那已经支离破碎的麒麟雕像依旧不倒。

    它就像是吊着一口气,给众人胜利的希望,却怎么也不死,而且攻击依旧凶猛。

    不断有人倒在麒麟雕像那恐怖的招法上。

    “不打了!!”

    终于,有人忍受不了了,低吼一声撤了回来。

    有一人撤,就有两个人。

    越来越多的人脱离战斗,回到大殿门口。

    剩下看这些人不打了,也只能纷纷撤退。

    大家趴在大殿门口处,一个个气喘吁吁,精疲力尽,疯狂的吞着丹药。

    看到众人这般狼狈的模样,最后那几个撤回来的人也明白为何这些人会不打。

    再继续打下去,怕众人都得死在那麒麟的手上吧...

    “你们居然撤退?”这时,之前那对男女站起身来,愤怒的吼道,眼里尽是不甘。

    “你是白痴吗?不知道我们根本打不死那头麒麟雕像?”阳圣巅峰级别的那个老人冷冷道。

    “它不是已经快要被摧毁了吗?”

    “那只是假象!”老人冷哼:“那是遮天先祖故意制造给我们的假象,它给我们希望,让我们继续杀它,而我们却杀不死,它则能把我们统统杀掉!”

    这话坠地,不少人纷纷色变。

    的确。

    这麒麟表层的石头都被看掉了几层,个头小了一圈,浑身上下的裂痕如同蛛网遍布,却始终不碎...的确太诡异了。

    “若是不能攻破这麒麟,那该如何是好?难不成遮天先祖的传承就在眼前,而我们却拿不到?”有人痛苦的喊道。

    “不甘心!我不甘心!!”又有人嘶吼,满眼的愤怒。

    “不甘心?去找那雕像啊,你问问它让你过去不?”旁人哼道。

    现场的人焦躁不安。

    看到死去了这么多人,一股恐惧感也袭上了众人的心头。进入古墓时足有数千余人,然而现在,只剩下百余号人了。

    人们亦不知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但就在这时,一记轻笑声传来。

    “呵呵,各位其实不必担心,我已经找到了这麒麟雕像的弱点了。”

    声音坠地,所有人呼吸一紧,急忙朝声源望去。

    说话的依然是紫衣男子。

    “你有何良策?”老人急问。

    “诸位,这麒麟雕像说到底只是个机关,而机关是有阵源的,我觉得我们之前攻击,虽然把它打的支离破碎,但却没有打到点子上,只要不破坏阵源,就算它成了一堆架子,它依然能活动,故而要破坏这雕像,就得击碎它阵源。”

    “那它阵源在哪?”有人急问。

    “我观察过了,就在它的心脏处!”紫衣男子指着麒麟雕像,认真说道。

    “心脏?”

    众人闻声,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皆陷入了沉默。

    “你们还愣着作甚?现在不出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这种级别的雕像机关可都是有自我修复的手段,再耽搁下去,它要是恢复了,那可就完了!”紫衣男子喝道。

    “不是,这位朋友,这个机关可是出自于遮天先祖之手啊,它的阵源...哪是那般容易破坏的?”一名魂者无奈的说道。

    “简单的很。”紫衣男子抬起手,不知从哪掏出一包粉尘,涂抹在自己身上,开口道:“待会儿我先攻击,把这些粉尘打到那麒麟的阵源上,这粉尘会腐蚀掉那阵源处的所有防御,让阵源变得脆弱无比,各位再一起上,定能解决掉这个机关!”

    “真的??”

    人们皆愣。

    紫衣男子喝道:“不信?那且看便是!”

    说罢,人便要冲出去,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

    其余人瞧见这一幕,蠢蠢欲动,心中也没了疑惑,毕竟紫衣男子都拿命在拼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龟缩着?

    于是乎,众人纷纷起身,吞下丹药准备跟上去。

    但就在此刻,一个淡漠的声音荡漾开来。

    “都别去送死了!回来吧...”

    这声落下,人们齐齐一愣,转过视线,发现说话的赫然是白夜。

    “一个帝圣?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给我闭嘴。”一名月圣喝道。

    “那既然你们要去送死,那就当我没说话。”

    白夜安静的说道,旋而不吭声了。

    众人有些踟蹰。

    准备离去的紫衣男子眉头一皱,奇怪的看着白夜:“这位朋友,你害怕了?”

    “不是。”

    “那你为何说我们是去送死?你不相信我们能击破雕像?”

    “嗯。”

    “你一个帝圣,居然敢这样胡说八道?”紫衣男子皱起眉。

    “我没胡说霸道。”

    “那你凭什么说我们是去送死?”紫衣男子哼道。

    却见白夜打开双眼,安静的望着紫衣男子,开口道:“就凭你就是遮天先祖!”

    声音散开。

    周遭...寂静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