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败灵尊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败灵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弃神剑及那庞大剑影一点点的往下落,外围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给我镇!!!”

    许沧鸿再度咆哮。

    坠落的紫金神剑威势又猛地暴涨了数圈,下压的力量猛然增大。

    砰!砰!砰!砰!砰!砰!砰...

    那被无数气剑所构筑成的庞大剑影立刻遭受冲击。

    大量气剑当场被压碎,发出爆裂的响声。

    剑影疯狂颤动,拍打着虚空,现场一片狼藉,气意暴乱。

    唯独弃神剑安静悬空,随着剑影的下降而缓缓下降,虽是下降,可剑身不颤,依旧稳固。

    “你已经输了!”

    许沧鸿盯着白夜,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眼中尽是酣畅淋漓的神色。

    “何以见得?”白夜面色平静的问。

    “你的剑已经支撑不住了!你的气已经快要枯竭了,在我的力量面前,你根本连招架的资格都没有,这难道不足以证明你要输了吗?”许沧鸿眯了眯眼道。

    “只是一时的失利,并不能代表全部。等你真正的击败了我,再说这些话吧!”

    白夜淡道,旋儿手指再动。

    呼!!!

    一股澎湃的圣力从他体内窜出,顺着虚空撞入那口弃神剑内。

    顷刻间,弃神剑猛地颤动了一下。

    就像心脏跳动一样。

    剑身荡漾的纹痕立刻弥漫开来,打入了四周的无数细小气剑内。顷刻间,气剑融化,化整为零,一道以弃神剑为轮廓的剑影出现。

    而当这剑影生成的刹那,弃神剑及剑影已经停止了下坠。

    “嗯?”

    许沧鸿愣了,眼神一凛:“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说罢,人再度猛地发动,圣力荡开,驱使紫金神剑疯狂下压。

    神剑的剑身迸出璀璨光芒。

    只是。

    无论他怎么用力,那弃神剑及剑影都不再动弹了。

    它们就像是定格在了半空中一样,再不能往下挪动哪怕半寸。

    许沧鸿怔住了,旋儿面部微微扭曲。

    “下去!”

    “下去!!”

    “给我下去!!”

    许沧鸿先是低吼,到了后面径直咆哮,体内的圣力就像决堤的洪水,朝紫金神剑的剑身上压去。

    砰!砰!哐当...

    虚空终于承受不了紫金神剑的压力,再度爆碎。

    可就算是这样,弃神剑依旧不动。

    怎么会这样?

    许沧鸿大脑完全空白了。

    为何我的力量撼动不了此人?

    然而他并不知道,当下的白夜一直在催气。

    在许沧鸿轰击的同时,白夜的气息也随之而上。

    他没有保留,浑身的气息澎湃滚动,为抗衡许沧鸿的镇压,他已经催用了体内的半数气力。

    这是一场实力的硬撼碰撞。

    唯一不同的是,白夜一直保持淡然,许沧鸿却显得尤为焦躁。

    当然,这也不是说许沧鸿的心态并不好,但他终归是里圣州人,起步高于九魂大陆,像白夜这种土生土长的九魂大陆人,能站在这里,亦不知是经历了多少生死厮杀,这些绝不是许沧鸿能够体会的。

    因而哪怕只是极圣的白夜,在心态方面,是要远远强于许沧鸿的。

    “你就结束了吗?”

    白夜淡道。

    “哼,你以为只是这样吗?”许沧鸿神情倏然狰狞了起来,双臂再度挥起,虚空一抓那紫金神剑,顷刻间,他的身躯也绽放出一层凄怖的紫色光晕,璀璨夺目,比虹光更绚烂,比华光更耀眼。

    当这光晕出现的刹那,四面八方的人只觉许沧鸿好似已经与那口紫金神剑融为了一体!

    无数人呼吸顿紧。

    只听许沧鸿发出一记震天长啸,双臂鼓涨,驱动紫金神剑不顾一切的朝下方斩去。

    那举世无双的剑意仿佛要将整个大地撕裂。

    这一刻,许沧鸿也不再保留。

    他体内的所有力量、紫金神剑的所有力量全部催了出来。

    这一剑若不能败白夜...那就是他败!

    惊天动地的剑压下去,霎时间,外围的人竟有不少人情不自禁的匍匐下去。

    他们的瞳孔、心脏、神经、皮肉乃至灵魂...这一刻都情不自禁的战栗了起来。

    这就是斗战灵尊的实力!

    这就是成型大能的手腕!!

    武场如同末世。

    毁灭即将降临!

    “完了!白夜输了!”阮鹏骇道。

    “他会死在这一剑下的。”趴在地上的苍麟黛一边颤抖着一边望着前头。

    飞花剑眯了眯眼,脸上既有惧意又有笑意。

    紫薇仙子紧捂着唇,眸光紧紧的望着那头。

    终于要结束了吗?

    万众瞩目着这一招。

    咵嚓。

    剑影炸开。

    弃神剑彻底裸露在了外面。

    白夜的身躯也晃动了起来,周身的剑气更是疯狂抖动,几欲爆碎。

    许沧鸿心中大喜,人再度狂啸,不顾一切的斩下。

    这一下,他要白夜一败涂地!

    但就在这时,白夜突然跃起。

    许沧鸿愣住了。

    只见白夜的身躯倏然绽放出一股骇世神光,竟硬生生的撑住这股紫金剑气。

    这赫然是君王神力。

    神力释放,居然抗衡了剑气,让他迎着那恐怖的剑气靠近了弃神剑!

    他凌空一抓,握住那口巍峨不动的弃神剑,顶着浩荡恐怖的剑气,朝剑气之中的紫金神剑凶狠劈去。

    “该我了!”

    爆喝声起。

    哧!!!!!!

    冥冥之中,像是有什么在发出尖啸刺耳的鸣叫声从弃神剑内爆出。

    刹那间,所有人的心脏都猛跳了一下。

    许沧鸿浑身狂颤,还未反应过来。

    哐当!!

    一记刺耳的响声冒出。

    随后他周身的剑气瞬间爆碎,连带圣力也猛地崩塌。

    人当即遭受圣力反噬,嘴巴一张,大吐一口鲜血,而后连连后退,步伐踉跄,人险些栽倒在地。

    所有人全部石化了。

    定目一看。

    只见半空之中,两截至逐渐暗淡的剑身坠落了下来,摔在破碎的大地上。

    那...赫然是紫金神剑!!

    白夜...居然一剑将紫金神剑给生生劈成了两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许沧鸿捂着胸口,目光呆滞的望着这一幕,整个人彻底的傻了眼!

    “你败了!”

    白夜将弃神剑收入剑鞘,淡淡说道。

    对于许沧鸿这样的剑客而言,失去了宝剑,他的斗志便会彻底被击碎,他就算能够再战,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败了?不!不可能!我怎么会败?不可能!!”

    许沧鸿咆哮着。

    可是...

    现实一遍又一遍的刺激着他。

    他瞪大着眼,望着白夜,望着地上的断剑。

    终于...

    他像是被抽丝剥茧般,浑身再无半点气力,整个人坐在了地上,满面苍白的呢喃:“我...败了...”

    哇!!!!!!

    整个四面八方,响起了一阵山呼海啸的惊哗声。

    疯了!

    所有人都疯了!!

    “极...极圣击败了灵尊??”

    “圣尊击败了灵尊??”

    “天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隔多年,终于有圣尊击败灵尊,杀进斗战榜前五百名了!!”

    “天呐,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震愕的呼声此起彼伏。

    飞花剑与苍麟黛当场傻了,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苍麟齐、阮鹏等人一众大能也是错愕连连。

    苍麟麒魁眯了眯眼,瞳孔中闪烁着异光。

    而紫薇仙子也完全木讷了,人怔怔的望着远处的景象,久久回不过神。

    “玉儿!你可找了个好夫君啊,哈哈哈...”旁边的苍麟世飞欣喜连天,哈哈大笑。

    谁都知道白夜是苍麟上玉的未婚夫,如若白夜成了斗战灵尊,那他苍麟世飞在苍麟世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重回巅峰不再是梦啊!!

    现场一片沸腾。

    无数人为之震撼。

    相信这个消息,足以惊动整个灵圣州。

    “你虽然战胜了我,但你胜之不武!!”

    这时,许沧鸿倏然想到什么,咬了咬牙道:“你不过是仗着你那口剑的品级比我高而已!若是你我利剑强度一致...你绝对接不下我那招!!”

    “魂者的法宝武器...难道不是他们实力的一部分吗?”白夜反问。

    许沧鸿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反驳。

    白夜再度出声:“而且...我断你剑,并非是依靠这把剑,而是依靠我的剑意!”

    说完,他抬起手,祭出一缕剑意。

    那剑意在他手心如同漩涡般盘旋,极为的神奇玄妙。

    “剑意?”许沧鸿愣了下,呆呆的看着那缕剑意。

    突然,他像是察觉到什么,整个人冷汗直流,旋儿笑了起来,却是癫狂的笑声,疯了一般的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没想到你的剑意居然这么神奇!!”他连连后退:“你之前根本就不是不敌于我,而是故意示弱,将我的剑意逼迫至最大,解析我的剑意,看透我的剑意,找到我剑气剑力的薄弱点,再一举击溃...原来我的剑道...已经被你看透了!!哈哈哈哈...想不到我许沧鸿参悟剑道万载,却被一个极圣轻易看透,哈哈哈哈...”

    苍凉的笑声荡开。

    有懊悔...也有不甘,但更多的是痛苦。

    白夜不语。

    解析?

    没有那么容易,最为主要的是他剑意的强大与魂力的浑厚!

    哗啦!

    这时,虚空一阵颤动。

    随后是大量涟漪激荡开来,一股无上的空间之力席卷四方。

    在场之人纷纷一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许沧鸿的笑容也止住了,脸色惨白至极,人盯着那涟漪荡起的地方,身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只见那涟漪之处出现一道裂缝,裂缝迅速扩张成一扇门。

    一个苍老的身影走了出来。

    那赫然是神机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