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锋神剑意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锋神剑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花剑稳住了身躯,抬起头,错愕的望着白夜。

    他实在想不通,一个极圣的力气怎会这么大,真圣都没有这样的力量吧?

    看样子此人废掉龙建他们的事是真的,这个极圣...的确古怪的很。

    飞花剑眯了眯眼。

    他知道这极圣不好对付,所以打一开始,他也没将此人列入宰杀的名单之中,不过...这极圣若是想要阻止他抹除阮忠...那恐怕是办不到了!

    “有点意思!”

    飞花剑轻笑一声,人再度走来。

    但却不是对着阮忠,而是盯着白夜。

    只见白夜轻一挥手,一股生生不息的灵花天魂之力打在阮忠断裂的双腿上,阮忠双腿颤了下,那破碎断裂的地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一会儿,阮忠的双腿重新恢复了行走能力,他是又惊又喜。

    “出去报信吧。”白夜淡道。

    “可...可是...”阮忠顾忌的望着飞花剑。

    “放心,他伤不了你!”白夜淡道。

    “真...真的??”阮忠还有些害怕。

    “要么你帮我挡着,我去报信?”白夜侧首道。

    “我去,我去!”

    阮忠满脸冷汗,急忙说道,话音落下,人猛地掉头,朝九阳剑林外冲去。

    “走?问过我没有?”

    飞花剑嘴角上扬,抬手朝阮忠一挥。

    一股浑厚的大势镇压下来,轰隆隆的声音犹如大山坠落。

    “起!”白夜也瞬是大喝,大势祭开,化为一道气罩顶在了阮忠的上方。

    砰!!

    阮忠上头立刻产生爆裂,空间如漩涡般扭曲,惊人的压力倾泻下来,他的双腿本就是刚好,遭受这一重压,人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但阮忠求生的欲望简直强的离谱,人在地上也是发疯的往前爬,土都被他刨掉了一层。

    “给我回来!!”飞花剑大喝一声,步伐一点,化作剑光追袭过去。

    白夜立刻挥臂斩去,速度也快的离谱。

    莫看其臂未持长剑,挥动之际,却是迸溅出一道凄怖的剑气,撞杀过去。

    但就在剑气即将把那光束切开时,那光束之中飞奔出一道光影,反撞剑气。

    剑气分身?

    白夜眉头一皱。

    砰!

    剑气炸开。

    白夜攻势被化解。

    飞花剑趁势前冲,成功接近阮忠。

    阮忠见状,凄厉大喊:“你不是说我没事的吗?救...救命!!!快救我!!”

    然而飞花剑的利刃已经接近了阮忠的心脏。

    阮忠吓得下体直接湿漉漉的一片,终于被吓尿了。

    可白夜并不慌张,他盯着飞花剑,淡淡念了一句。

    “移!”

    嗖!

    那袭向阮忠心脏的剑刃突然发生偏移,直接刺在了阮忠的腋下,击了个空。

    “真言之力?”飞花剑眉头顿皱,提臂准备侧剑横扫,切开阮忠。

    但下一秒,一股森寒之感从背后袭来,他扭过头去,才发现白夜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

    阮忠趁势赶忙往后爬。

    飞花剑一咬牙,猛地提剑回斩。

    铛!

    他的剑刃重重的劈在白夜的身上,却是发出了一记脆响。

    再看白夜的身躯,居然没有半点损伤。

    飞花剑瞳孔狂涨,才看见白夜的身躯表层赫然有一层淡淡的流光在闪烁。

    那是剑意!!

    怎么回事?

    一个极圣怎会有如此精纯而恐怖的剑意?

    然而就在飞花剑愣神之际,白夜倏然抬手,抓住他的剑刃,旋儿另外一手成刀,对着剑刃狠狠劈了过去。

    那手刀上也尽是精纯的剑意。

    哐当!

    脆响冒出。

    飞花剑的利刃当场成了两截。

    森冷的剑刃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飞花剑彻底呆了。

    空手劈白刃?

    这可不是寻常之剑啊,而是用天外陨铁接万年火山的源火淬炼而成的。

    怎会说断就断?

    这时,白夜再度出招,直袭他的胸口,竟是欲掏其天魂!

    “混蛋!”

    飞花剑震怒,提剑猛砸过去。

    砰!

    一拳一掌碰撞于一起,当即产生一股强烈的冲击。

    飞花剑与白夜皆退开来。

    飞花剑连退十余步,白夜身躯微晃,后退了半步。

    而那边被冲击波掀的人仰马翻的阮忠当即爬起,尽管灰头土脸,头破血流,但还是发疯般的往外冲。

    毅力惊人!

    飞花剑大急,祭出一道法宝,朝阮忠跑去。

    那是一串珠子,不断盘旋着,内部是玄妙力量挥洒。

    可还未靠近阮忠,又一道剑气飞梭起来,瞬间穿透珠子。

    那串珠子的威能还未释放开来,便被切断了绳子,齐齐坠落,撒了一地。

    飞花剑咬牙切齿,再祭法宝。

    可法宝一出,又被切开。

    他的神情尤为的难看,盯着白夜的手,眼里是深深的震撼。

    他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剑意,也没有见过这样凌厉的剑气。要知道...当前这个人甚至连剑都没有拔啊!

    不行,这样下去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飞花剑神情阴寒,瞳仁之中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是不是很着急?”白夜淡淡笑道。

    飞花剑嗫嚅了下唇,没有出声。

    白夜依旧淡笑,面色平静:“你想要陷害于我,好实行你的计划,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不过接下来你恐怕要面对很多势族大能的怒火了!这些,都只是你自己自作自受罢了!”

    飞花剑脸色铁青,但过了片刻,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冷笑道:“小子,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

    白夜摇了摇头:“如果我赢不了,我肯定会杀了你!我这个人十分记仇,眦睚必报,你既然招惹了我,那我定不会让你好过,在你被苍麟世家问罪之前,我就先找你收点利息好了!”

    说罢,白夜抬起手,摁在了腰间的弃神剑柄上。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

    剑客拔剑,皆是如此。

    但在飞花剑的眼中,这个动作,却仿佛要令天地失色,要令日月无光,要让漫天生灵都为之胆寒。

    怎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

    飞花剑心惊肉跳,倏然,他想到了什么,联想着此人之前一系列的动作,顿时失声呼喊:“你...你难道...领悟了锋神剑意??”

    他在苍麟世家苍麟九阳传记中所看到的那个剑意境界!

    话音落下时,面前的人骤然消失。

    飞花剑心脏骤停,瞳孔狂缩。

    虚空之中,好似有一条苍老在掠过。

    一切显得是那样的如梦似乎,极不真实。

    待飞花剑反应过来时,他的右臂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喷涌的血柱。

    而白夜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飞花剑完全僵住了,许久,人才艰难的扭过头,看着自己的手臂,那儿空空如也。

    锋神剑意!

    剑意通神,剑锋可弑神!

    这是一种无上的剑意。

    这已经无关乎魂境了,只要领悟到这种剑意,这世上便没有什么是斩不开的。

    飞花剑的心中瞬间被恐惧所充斥。

    刚才那一剑他甚至都没看清楚此人的轨迹,要是此人不切其臂,而是切其首,恐怕他早已死去。

    这到底是什么人??

    明明是个极圣,怎会如此恐怖,难道他隐藏了修为??

    飞花剑大脑不断战栗,一股恐惧莫名的涌上了心头。

    白夜将剑收起,淡淡的看着他。

    若非考虑将其留给苍麟世家收拾,刚才那一剑,他的确会杀了飞花剑。

    不过也没关系,结局都一样,不杀飞花剑,反倒能省去许多麻烦。

    现在飞花剑最为懊恼的便是招惹上这个恐怖的极圣了...

    轰隆!!

    这时,九阳剑林的入口处传来一记沉闷的响声,随后大量身影朝这袭来,压抑的大势将整个剑林笼罩。

    不一会儿,无数身披黑甲的裁决者落在了这边,将二人团团包围。

    裁决长及一众苍麟世家的高层纷涌而至。

    现场立刻被控制。

    阮忠在苍麟蛟炼等人的搀扶下,蹒跚的朝这行来。

    与之一同而来的还有苍麟世飞及紫薇仙子。

    当看到断臂的飞花剑及毫发无损的白夜时,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由的紧了起来。

    飞花剑的手臂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被这个人切下来的?

    连飞花剑都斗不过此人??这怎么可能?飞花剑可是号称能与斗战灵尊一战的人呐!

    不少人心神战栗,以为自己在做梦。

    “夫君!!”

    一声悲切的呼声传来。

    只见一名女子冲出人群,一把抱住飞花剑,满脸的焦急,眼露泪水。

    这女子正是苍麟黛。

    “夫君,你怎么了?你的手?”苍麟黛哭道。

    “黛儿...放心,我没事...”飞花剑回过神,搂着女人,低声安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苍麟黛及苍麟龙建的父亲苍麟齐大声喝开。

    阮忠闻声,浑身一颤,直接指着飞花剑,急声喊道:“齐伯伯!是他!是这个人!!他杀了连浩!杀了许永,杀了所有人,还要杀我!齐伯伯,你要为我为死去的许永他们做主啊!!”

    阮忠嚎叫,一脸悲愤。

    人们齐刷刷的望着飞花剑,愕然不止。

    苍麟齐面色一沉,冷冽道:“飞花!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飞花剑咳嗽了下,不慌不忙,神色平静道:“他那是在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