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杀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有人的心脏都抽搐了...

    慕容康顺就这么被杀了!

    被一个大圣...一剑杀了?

    而所有人的攻击...竟对这个大圣没有丝毫的作用!!

    假的吧?

    这大圣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肉身?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有的真圣面容呆滞,根本不肯接受面前这一事实。

    却见白夜猛一转身,那口弃神剑又飞了过来,劈向那个还在发呆的中年妇女。

    妇女猛地回过神,一把抬起手中的一根莲花杖,狠狠挡下了弃神剑,凄厉大叫:“臭娃子!给我滚开!”

    尖叫声起,莲花杖上爆出一阵莲印,狠击弃神剑。

    澎湃的力量顺着剑身荡向白夜。

    但白夜丝毫不受其影响,只见他手掌一旋,弃神剑摩擦着莲花杖发出‘嘎吱’的声音,而后整把剑倏然炸裂开来。

    砰!!!

    无数剑影瞬间飞出,狠狠刺向那妇人。

    噗嗤!!!

    妇人的双肩与双臂皆被剑气所洞穿,人惨叫一声连连后退。

    白夜抓住机会,剑锋饶过莲花杖,一剑挑喉,杀意凛然。

    但妇人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吃了大亏,可在这危急关头,她哪还敢藏着掖着?压箱底的手段直接用了出来。

    “莲神落!!!”尖叫声响起。

    便看妇人手中的莲花杖骤然断裂,杖内喷出一股奇异的气息,将其包裹。

    不一会儿,以其人为中心的四周出现大量莲花花瓣,花瓣迅速合拢,将其裹了个严严实实,刺来的弃神剑撞在莲花花瓣上,却是被滑开了。

    “嗯?”白夜动眉。

    好奇妙的招法!

    而下一秒,一双大锤从天而降,砸向他的头颅。

    白夜反手横臂,抵了过去。

    咚!!

    大锤与臂膀相撞,爆出沉闷的器鸣声,那握着大锤的真圣只觉得自己像是砸在了一块无坚不摧的钢铁上,根本不能撼动其半分。

    “此子肉身只怕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估量的强大地步!很难破开!需找起破绽!!”握着双锤的大能喊道。

    白夜反手抓住大锤,朝外一抛。

    对方连人带锤飞了出去。

    白夜正欲收招,继续攻击时,旁边窜来一条漆黑的藤蔓,如同毒蛇般从他脚上攀爬过去,瞬息之间蔓延了他的全身,将他速速捆住。

    是黑谷老人。

    只是他显然低估了白夜的力量。

    他双臂猛抬,那漆黑藤蔓被绷的纤细起来。

    黑谷老人脸色大变,急忙嘶喊:“斩!快斩!!”

    “看我的!!!”

    一名真圣手一样,一口细剑出现,化作窜空虹光,刺向白夜。

    而同一时间,另一头的一位真圣高举双手,挥洒着圣力,一道奇妙的魂诀力量打向了白夜。

    “给我减!减!减!减!!”

    顷刻间,白夜的肉身强度疯狂下降。

    “好极!!”

    那扣着细剑的人大喜过望,速度骤提至极限。

    哧!

    细剑撞来,稳稳的刺在白夜的心口。

    只是...

    铛的一声。

    细剑...依然没有破开白夜的肉身。

    那真圣呆住了。

    “就这样吗?”白夜咧嘴淡笑。

    “别太狂妄了,我等要杀你,如屠猪宰狗!”

    旁边那躲入莲花内的妇人发出爆吼声,再施神通,莲花炸开,迸出大量粉红色的气雾,扑向白夜,将其裹成了一个茧。

    妇人冲了过去,以血为墨,以指为笔,迅速在那粉红色的气雾茧上书写下十六个大字。

    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大字出现,绽放神光。

    白夜彻底被捆其中,人不断挣扎,但粉红气雾即便扭曲到了极限,都无法被撑开。

    众人见状,大喜过望!

    妇人盘膝坐下,双手急捏法诀,低声狂喊:“各位!快助我炼化此人,快!!”

    “好!”周围的真圣立刻冲了过来,一掌拍在妇人的背部,为其注入气息。

    澎湃的力量在妇人体内涌起,只见她双手一抬,一道红色火焰在茧子旁生出,如同莲花印瓣,尤为的神奇。

    可就在这时,凄厉的喊声传出。

    “快躲开!!!”

    是黑谷老人的声音。

    “嗯?”

    妇人心头一惊,扭头望去。

    却见那牵制剑神之影的握刀真圣从半空之中劈了下来,他的一只胳膊疯狂颤抖,几乎快握不住刀。

    而那庞大的剑神之影已经提着巨大的剑影朝这猛斩。

    “什么?”

    妇人愕然,连忙起身欲躲。

    砰!!

    面前的粉红气雾骤然炸开,一口漆黑的长剑从气雾中伸出,贯穿了妇人的咽喉。

    噗嗤!

    脆响声起。

    鲜血飞溅。

    妇人睁大了眼,难以置信的望着那剑的主人,最终软倒在了地上。

    又一位真圣陨落!!

    “啊??”

    剩余的人吓得魂不附体,尖叫连连!!

    黑谷老人脸色难看,环视了在场真圣一眼,倏然转身,直接朝天际边遁走!!

    “黑谷老人!!你....”

    有人愕呼。

    但黑谷老人头也不回,撒腿便跑。

    也有人学黑谷老人想要逃跑!

    可白夜岂能让他们就这么逃走?当即追杀了上去。

    逃则乱,乱则死!

    这些真圣若是继续抵挡,还不至于死的这么快,而当他们选择逃跑时,便彻底的放弃了抵抗白夜,白夜从边攻边防,变成了一味的杀戮。

    剑帝剑装、杀帝真火镯等一系列的法宝催动下,白夜的攻杀恐怖到令人发指,真圣肉身的强度及法宝在这利剑之下简直如同纸糊,几个呼吸便有一名真圣陨落!!

    如此下去,众人只会被白夜蚕食!

    “分散逃!!!”

    见白夜穷追不舍, 众大能们惊恐连连,终归是忍不住了,嘶喊开来,各自分散。

    看到这一幕,白夜停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你不是要杀我们吗?这回看你追哪个!”

    见白夜止步不前,众大能们像是小胜了一场般,齐齐笑叫。

    “你只有一人,你们这里,也就只有你能与我们抗衡了!若是其他人来追击我们,那就是找死!!小子!!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们就算杀不了你!你身边的人也会被我们一一屠戮!!!”那提着大锤的真圣喊道。

    “说的不错!等我们回到联盟,请的剑神大人出手!!定要叫你尸骨无存!人首分离!!小子,你等着吧!!”提刀真圣嚣叫。

    黑谷老人却感觉有点不对。

    白夜表现的太平静了...

    是的,简直平静的令人无法想象!

    他的眼里没有失望,没有不甘,相反,只有一丝淡漠,像是胜券在握。

    难道说此人还有后手?

    黑谷老人心脏狂跳,感觉不妙,立刻掏出法宝,准备加速离开。

    但就在这时....

    “你们都要上哪呢??都给我下来说话!!!”

    声音坠地。

    轰隆!!!

    一股惊天动地的大势瞬间降了下来,重重的砸向了黑谷老人这头。

    黑谷老人及周围几个真圣瞬间从空中坠落,笔直的砸在地上,五体投地,动弹不得。

    这是无可匹敌的圣势!!

    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法抗拒!

    另一边的几尊真圣惊骇莫名。

    “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

    却听又一声冒出。

    “你们也下来吧!”

    轰隆!!!

    无尽的圣势从天而降,这几尊真圣也步了黑谷老人一众的后尘,被恐怖的圣势镇压于地,动弹不得。

    肃清联盟的人全部傻了。

    一个个惊恐的僵在原地,浑身疯狂颤抖,没人敢逃。

    只见真圣们窜逃的左右两个方向,飞来两个高深莫测的身影。

    这两个身影到来,众人发现他们竟如凡人般,身上没有半点气息,反倒是眼中透露着看破世间法则般的奥妙。

    二人落地。

    那一刹那,所有真圣头皮全部惊的几乎炸裂,一个个心脏竟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半步帝圣!!

    是半步帝圣!!

    黑谷老人心脏狂吼不止。

    而且...一来就是两尊!!!

    这是意剑天宫的人吗??

    这是天宫的威势吗??

    所有真圣脑袋都快炸了!!

    “大人,怎么处置??”

    高岩抱拳对着白夜拱手,恭敬的问道。

    “全部杀了。”白夜淡淡说道,声音尤为的冰冷。

    “是!”

    高岩点头,不做任何啰嗦,直接蓄起一道气刃,朝这些真圣的头颅劈去。

    “不!!!!”凄厉的吼声冒出。

    哧啦!!!!

    鲜血喷涌,人头滚滚!

    “不必留手!全部抹杀,毕竟之前我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了,是他们不降!”

    白夜淡道。

    “是!”

    有道尊者也蓄起法诀,朝其斩去。

    半步帝圣出手,这些真圣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慢着!!别杀我!!别杀我!!大人...我...我有话要说!!”黑谷老人发出凄厉的叫喊,声嘶力竭的喊道。

    “不管,杀!”白夜却懒得废话,直接出声道。

    这一次,他杀心已定!!

    有道尊者点头,直接动手。

    “我是黑山的人!!你敢杀我!就算你是半步帝圣黑山也绝不会放过你的!!!不!!”

    黑谷老人凄厉大喊。

    但却毫无作用。

    噗嗤!

    有道尊者一道气刃斩去,黑谷老人当场横尸。

    所有真圣全部陨落。

    剩余的肃清联盟的人惶恐不安,一个个全部跪在了地上,祈求着白夜的原谅。

    这边的满天城人,无不呆若木鸡的注视着这景象,每一个人在此刻仿佛都忘却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