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原始战记 > 第六八六章 炎角又火了

第六八六章 炎角又火了

作者:陈词懒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石虫王虫走了,但是这个并不比石虫王虫小多少的麻烦,依旧留在炎角的耕地里面。

    它也不大肆破坏炎角部落的东西,也不出来吓人,就每天晚上固定的那个时间点,悄无声息出现,然后在千粒金的地里削一根谷穗,倒挂在千粒金高处弯成拱桥状的狭长叶子上,静静看着在耕地里面守夜的人。也不知道它那个体重是如何稳稳倒挂在上面的,千粒金的叶子连下坠的弧度都没改变多少。

    “怎么办?”

    头领蝠离开之后,敖无奈地抹了把额头,问邵玄。再经历几次他也无法在那只头领蝠面前保持镇定的心态,每次都紧张得冒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邵玄感受着那只头领蝠离开的方位,等到头领蝠停止飞行的时候,虽然邵玄无法确定它具体隐匿在哪里,但也能感知到它依旧在炎角不远的地方,而不是往山林深处的蝙蝠山回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地里的千粒金也在逐渐走向成熟,颜色也不那么绿了,不知道是不是今年的气候不错,还是改良肥料之后又被照料得很好,又或者它本就更习惯这里的土质,总的来说,相比起在海那边的时候,千粒金成熟的时间会提前。

    按照现在的趋势来看,千粒金真正成熟的时间,大概在十天以后。

    听到敖的问题,邵玄想了想,道:“只要它不给炎角带来大麻烦就好,你应该也发现。自从它每天来这里逛一圈之后。地里的害虫都出现得少了。”

    耕地里面,这个时节即将成熟的谷物比较多,而越是这个时候,受到的虫灾越多,山林里会飞出来许多样子奇怪的飞虫,或者地里钻出各种啃叶子或果实的昆虫,又或者是闻到味儿大老远从山林蹦过来的。看守农田的人,每天都要清除掉很多虫子,能吃的全部供应交易区,炎角本部这边的人吃烤虫子都快吃腻了,那些绿鸭子的食量也有限,无法解决掉所有。至于不能吃的那些,就留着做肥料。

    白天还好,至少能看得见,清扫起来也方便。但晚上就麻烦许多,当地里的作物即将成熟,对于那些昆虫们,食物诱惑大于对光的趋向天性的时候,水月石的捉虫陷阱效果就相当有限了。

    但自打那只头领蝠出现之后,夜里出现的飞虫几乎没有。地里也相当安静。这样的现象。在离千粒金不远的一些地里都有出现,节省了大家不少工作。

    头领蝠的出现,是福还是祸,谁也说不准。

    当然,也不是说头领蝠特意在这里帮炎角驱虫,邵玄感觉,它应该也是在等着千粒金成熟。

    有很多兽类,它们不需要谁去教,天生就能察觉到对它们有益的东西,而现在。那只头领蝠之所以盯着千粒金,或许就是觉得,千粒金会对它有好处。

    在炎角的这片特殊的耕地里,除了千粒金之外,还有一些从稷居那里弄回来的种子,有几种也是上好的谷物,但头领蝠并没有出现在那几片地里,只盯着千粒金。

    “等千粒金成熟的时候再看看。”邵玄说道。

    敖点点头,“只能这样了。”只要那只头领蝠不闹出大麻烦,不给炎角造成大损失,一小部分千粒金他们还是给得起的,就当是给那只头领蝠的酬劳了。

    预估了千粒金成熟的时间,部落已经开始计划好收获的事情,当初在海那边的时候,收获千粒金可是热闹得很,现在种植在本部这边的千粒金,比那时候要多得多,行动起来规模也更大,自然要好好计划,其他几片地里面虽说不会如千粒金那般夸张,但也需要考虑一下。

    耕地收获的事情,炎河大桥的事情,都让邵玄每天忙得没时间去继续研究那具放置在炎河堡地下密室的怪人。

    石虫王虫的危机解决,炎河交易区非但没有冷清下来,反而更热闹了。

    当时事情从发生到结束,持续的时间并不算长,至少涉及到交易区那边的时间并不长,匆忙离开的那些队伍,根本就未走远,还有些人只是远离之后,找地方歇着等消息。

    谁也没料到,他们没等到炎河交易区被毁的消息,反而等来了一个水上奇迹诞生的消息。

    “当时那只王兽从地面陡然冲出,四周树林瞬间化为石头,死了不少人哪!都变成石头了!那时候王兽直奔炎河交易区,炎角的首领都到了,带着人迎着王兽就过去……”吧啦吧啦后面一连串“亲眼目睹”的****大战盛况。

    那些前去打探的人,回来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的情形,队伍中的其他人听得一愣一愣的,跟着咋呼。

    唾沫横飞讲述的人,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一手握刀停于腰间,一手斜朝上指着,“只听炎角那位大长老朝着那只王兽大喊一声,‘跟我来’!”

    “然后呢,怎么了?”其他人期待问。

    “怎么了?那只王兽就跟着走了呗。”

    队伍中立刻嘘声一片,不相信。那可是王兽,哪能就那么听话地跟着人走呢?反正他们不信。

    站在石头上的人往周围一瞧,见大家都不信,急了,“不信你们去看看,但凡那只王兽走过的地方,全部变成了石头,炎河交易区外面的林子里,全是变成石头的林子,地上也有痕迹,你们去看,那条石化的痕迹,一直从林子里延伸到炎河,然后直接跨过炎河,到了另一边。”

    “真……真的?”有人闻言,心中开始动摇。只是,他们无法想象出那个情形。

    “骗你们干什么,走走走。我带你们过去看。反正王兽已经不在了,没威胁……我猜,那都是炎角的阴谋!全是炎角人计划中的事情!”

    等这些远行队伍的人抱着怀疑的心情回到炎河交易区附近,看到那些石化的树林,地面上那些蠕动的痕迹,也不得不相信了。虽说传言有夸大的成分,但有些事情是真实的。

    许多离开交易区的远行者们捶胸顿足。当时怎么就不坚持一下,在炎河交易区那里多停留会儿呢?

    作为远行队伍,尤其是那些有丰富经验的老资历远行者,心中还是对很多事情抱有好奇的,尤其是那些惊世之事,但偏偏,这次错过了。

    不过,错过了见王兽的机会,见一见王兽留下的痕迹还是能挽回一下心中遗憾的。

    于是。不管是已经被炎角插碑划到自己范围的那片石虫王虫走过的地带,还是横跨炎河的那座长桥,都迎来了远行者们驻足观看。

    而离开的人,也将这个消息带往大陆各处。

    炎角再次火了,不仅火了,而且比上一次炎河交易区建立时。还要火爆。“炎角”、“炎河交易区”、“炎河大桥”之名传至各地。

    现在大陆上其他交易区,凡是有远行队伍停留的地方,大的小的交易或者歇息地带,都有人谈论炎角驱使王兽造出来的“炎河大桥”。

    交易区很多地方都有,炎河建立交易区,其实也有很多人是没兴趣的,也没想过要大老远跑去看,但由王兽造出来的一条据说跨越整条大河的长石桥,这就勾起了不少人的好奇,纷纷组队往炎河的地方过去。

    不管是对炎角驱使王兽这件事的怀疑。还是对王兽造出来的长桥的好奇,都吸引了不少队伍往炎河交易区赶。打探虚实也好,见一见奇迹也好,人的确越聚越多。

    人都有从众心理,就算一些小部落的人对王兽来过的事情抱着谨慎小心,但见到人一多,他们就想要过去凑热闹,以往没有炎河交易区的时候,他们大部分时间将自己封锁在部落内,以及部落附近的山林,但自打到过炎河交易区之后,就喜欢上了那种谈天说地的热闹,更别提他们还能在那里换到想要的东西。

    这也是炎河交易区内日益热闹的原因。

    在离炎河交易区不远的树林上方,七只长翼鸟凑在一起,每只长翼鸟上都坐着一个人,此时,他们都看着前方河面上那座灰白的长石桥,除了无和,另外六人一脸的震惊。

    “可惜,你们没看到当时的情形,太可惜了!”无和一脸哀其不幸的样子,看着刚刚到达炎河交易区这边的同伙。就差说一句“你们枉为长乐人”了。

    有人眉毛抖了抖,很想说什么反讽无和一下,但这事他们心里还真挺遗憾的,没能亲眼见到王兽造桥的惊世壮举,的确是人生一大憾事。难得有这么一件让他们感兴趣的事情。

    “别说那些了,无和,你还有什么打算?”另一人不耐烦无和这嘚瑟的贱样,催促道。他们刚来,有些事情还不了解,比他们先到的无和应该算是对这里最熟悉的了,他们现在急需用别的事情来宽慰一下心中的遗憾。

    “我的目标不在交易区那边,咱们去炎角的本部干一把,这时候,炎角的地里应该有不少好东西。”无和笑眯眯搓手,眼中满是期待。

    这段时间的观察,无和就发现,在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炎河交易区和炎河大桥,以及炎角新圈出来的那片地的时候,炎角本部那边有异动。以他的洞察力,能看出炎角本部那边正在计划一些别的事情,无关交易区,无关炎河大桥。而最后,他观察几天的结论就是,炎角的耕地那边有好东西!

    “有好东西?”其他几人也是眼中一亮,也是,这个时节,是开始收获的季节了。

    “好!好!好!终于有事做了!”不管那边是不是真有什么好东西,他们也会亲自去打探一番,反正不想闲着。

    “咱们这就去?”

    “先过去转一圈。”无和一拍身下的长翼鸟,指了指炎角耕地的方位,“走!”炎角本部核心地带他们不敢就这么过去,但从侧面接近耕地还是可以的,炎角的耕地面积不小,就算被炎角人发现,能追赶他们的炎角人的也不会多。

    可是……

    在发出指令之后,等了会儿,身下的长翼鸟并不动,依旧保持在原位振翅。不只是无和,其他六人的长翼鸟也是一样的。

    “走啊!又不听话了是吧?”无和继续催促,在长翼鸟身上拍了一巴掌。

    长翼鸟“咕”了一声,往前飞了段,慢腾腾的,翅膀振动得相当敷衍,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这态度比当时靠近王兽时更甚。

    “怎么了?”有人疑惑。

    “咕——”

    无和身下的长翼鸟叫了一声,这让无和眉头紧紧皱起来,眉心那里挤出几条深深的褶。

    “那边有什么让长翼鸟忌惮的东西。”无和看着原本计划的飞行方位,面色难得严肃起来。

    在经历王兽的事情之后,任何异常都让他神经紧绷,虽然他们想要找点事情玩,但该有的谨慎还是有的。

    “莫非,是你之前提到过的那只炎角驯养的大鹰?”一人猜测。

    “不,不是它。”无和摇头否定,“长翼鸟虽然害怕那只鹰,但不至于怕成这个样子。”

    无和摸了摸身下长翼鸟脖子,一些羽毛已经噌噌噌地立了起来,这是长翼鸟非常紧张的表现。再看看其他几只,都是一个样子。

    “你这段时间的调查,没有查出炎角还有什么秘密?”无和身侧的一人问。

    无和扯了扯嘴,“炎角的本部守得太严,与交易区这边可不一样。我才来多久,哪能打探到那么多东西?”

    “莫非是那只王兽?”另一人问。

    “不大可能。”无和摇头。

    沉默片刻,一人笑出声,“那就更应该过去看看了。”

    这话一出,包括无和在内的人也跟着笑了。

    长乐人的尿性,越是未知的东西,他们越好奇。不弄个明白,他们连睡觉都不会安稳。长翼鸟的表现不仅没让他们放弃计划,反而更兴奋,尤其是后来的六人,心想着:没能见到王兽,说不定能遇到别的有趣的事情呢?最好能挖掘出一些炎角的秘密,然后高价卖给别的部落。

    这么一想,心中甚是愉悦。嘿嘿嘿……(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