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节 为民做主(1)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节 为民做主(1)

作者:要离刺荆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送走群臣后,刘彻就走出大殿,站在未央宫的高台上,俯视着整个长安。

    他忽然心血来潮,对左右吩咐道:“去给朕备车,朕要出宫,去看一看这长安城!”

    自今年冬天开始,长安城就开始了扩建和改造工程,一直持续到今天。

    从少府的报告和内史、御史的奏报来看。

    如今的长安闾里改造,已经基本接近尾声了。

    整个长安,在过去的半年内,拆除、翻新、改造和重新规划了全部一百二十五个闾里之中的一百一十五个。

    建造了十余万套标准的新民居,安置和迁移了超过六十万的中下层人民。

    改造、新建和重新规划了超过五十里的排水渠道。

    更建造了一条三十余里的小型运河,将沣水从长安城北引入长安城,供给民众饮水。

    而九卿各衙门的家属宅院群和衙署建筑则都还在建造,但也差不多进入尾声了。

    而全新的长安九市,也在这个月的月初全面竣工,即将投入使用。

    整个长安的改造工程,总计动用了超过十万民夫、五万以上的少府工匠和三万隧营部队。

    耗资超过了二十五万万钱。

    这还不包括哪些没有计算在内的隧营部队、奴工以及各种山泽资源。

    花了这么多钱,效果自然是拔群的。

    刘彻曾经十几次出巡、视察市井,更多次听取了绣衣卫的报告。

    总的来说,百姓对于国家的信任和支持度,再攀新高。

    但刘彻不相信没有问题。

    他很清楚,这样庞大的工程,官吏没有上下其手?没有坑蒙拐骗?

    说这话的人,不是没有脑子,就必然是别有用心!

    当然,他也明白,水至清则无鱼。

    官场本来就是肮脏的,想要官僚变成小白兔?

    这是不可能的!

    许多事情,刘彻只要不看见,就大约会装作不知道。

    这既是现实,也是统治需要。

    但现在,长安城的改造已经进入尾声了,在整个改造过程之中,刘彻确信,必然积累了许多矛盾,许多问题。

    在这个时候,就需要他这个天子出面,来刷声望和存在感了。

    自登基以来,刘彻对人民的统治方案,总共就三条。

    第一:告诉人民,坏的都是官员,皇帝是好的。

    第二:皇帝跟人民是利益共同体。

    第三:皇帝必然会给广大人民群众主持公道,且永远心系人民。

    这三条,通过一个个段子,通过一条条命令,通过一个个故事,被灌输给人民。

    无论是当年在河东怼死周阳由,还是后来为了推行粮食保护价,杀掉的商人,仰或者章丘事变的处置。

    刘彻和他的宣传官员、绣衣卫官员,每时每刻都在宣扬,都在宣传、粉饰着汉天子的仁德、惠民。

    使得至少在关中,底层百姓再怎么受苦,再怎么委屈。

    他们也不会怨恨朝廷、国家,矛头对准的也只是贪官污吏。

    但,刘彻很清楚,仅仅是这样,是不可能稳固统治的。

    鑫胖不就天天吹?

    但问题是,这是高压统治和愚民政策的结晶。

    只要有朝一日,高压统治失去力量,也就是鑫胖灭亡之日。

    所以,刘彻明白,他得时不时的出现在人民面前。

    捉捉贪官,惩罚恶吏,为民做主。

    让人民真真正正的看到,皇帝确实在为他们的福祉努力、奔走和辛劳。

    再没有比这种事情更能收拢民心,获取声望,树立威权的办法了。

    而且,成本小,效果高,最为重要的是影响力持久。

    你想啊,某个百姓,受官吏残害,敢怒不敢言,这个时候天上掉下一个圣天子,为民做主,铲除贪官污吏,维护正义。

    这个百姓的家人和他的邻居,必定永世难忘。

    他们会成为刘彻永远的脑残粉。

    是自走的宣传机器和自动的水军。

    不需要激励,不需要工资,也不需要编制。

    而且,他们会持续数十年,甚至几代人帮刘彻免费宣传。

    而刘彻需要付出的,不过是隔几个月出一次宫,找一找长安城里的官僚的麻烦而已。

    这个世界上,别的事情,或许你需要用精力去查找。

    但贪官污吏这种东西,只要统治者有心,一个也跑不掉!

    唯一的问题,大约就是安全了。

    但在长安城里,刘彻不需要担心这个事情。

    且不说他每次出去,都有着数以百计的精干侍卫乔装打扮保护,所过之处更是都有着好几支随时待命的军队在时刻保持响应状态。

    再说,在这个长安城里,不存在可能对他构成敌意的人。

    因为,所有曾经意图反对他,或者不服的大臣贵族,现在都已经去阳陵追随先帝了。

    剩下的歪瓜裂枣,既没有行动力,也缺乏能力,完全不足为惧。

    刘彻命令一下,自然立刻就开始了行动。

    马上就有宦官送来了早就准备好的便服,还有人拿来一套完美的伪装身份信息。

    嗯,这一次,刘彻要cos的是一个来自信阳君家族的子弟。

    信阳君是南皮侯窦彭祖的母亲的封号,姓王,在这长安城之中比较低调,但是,到底是窦家的人,属于老虎级别的boss,在一般情况下,这个身份足以震慑官僚了。

    而伪装的扈从们也很快就准备齐全。

    总共是十六名侍卫,全部作武士打扮,腰配利剑,身着常服,属于那种现在很平常的贵族随从。

    此外,刘彻还让人叫来司马相如。

    这几年来,司马相如在天下的名望是越来越高,甚至隐隐已经有了贾谊接班人的名头。

    带上他,则是为了告诉人——哥的来头确实很大!

    这样就可以避免一些不识相的家伙的骚扰。

    除此之外呢,也可以借司马相如的口,为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做个证明。

    没办法,在这西元前的时代,刘彻没有奥观海那个条件玩摆拍,只能找个足够强有足够代表性的人来见证了。

    司马相如却是很高兴。

    这货最近几年,过的可是不要太嗨皮。

    在长安城之中疯狂撩妹,至少有四五位贵妇为了他争风吃醋,差点闹得满城风雨。

    还是刘彻出手,帮他擦了屁股。

    嗯,文人嘛,就是这样,不能对他要求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