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衍神术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剑道第三境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剑道第三境

作者:一介白衣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感谢“狄奥尼索斯93”的打赏支持。

    飞仙的动作一顿,问道:“你有把握?”

    “五成。”苏伏说。

    苏瞳担忧地说:“爹爹,这实在太冒险啦……”

    她又说不出更多反对的话,生怕苏伏以为自己不信任他。

    “我有五色神光护体,不需要为我担心。”苏伏抚了抚她的秀发,“如不能斩他,爹爹心念不能通达……倒是你,跟着师兄不要乱跑,知道吗?”

    “嗯……”苏瞳只好答应。她知道,修士的心念不通达,随时会滋生心魔的。

    “嘿,啰嗦什么,走了……”邪尊不耐地说了一句,带着冷夜先一步走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飞仙说罢,便带着苏瞳跟珞羽等人离去。

    四面空旷,只剩下两人。

    苏伏冷冷看着迦叶脸上那令人作呕的慈悲状,道:“你先阻寡人杀人,上天有好生之德,寡人可以理解;接着又阻寡人报仇,佛门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寡人也可以理解……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欺骗竹儿……”

    “无量吾佛!”迦叶双手合十,“贫僧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可为了化解量劫,这只是权宜之计……竹儿……”

    顿了顿,“竹儿修持不够,只看得见眼前……若她的目光能长远一些,就知道自己功德无量……说到底,仍是贫僧的不是,把她给卷进来,你要打要骂都可以,贫僧不会还手。但只要量劫还在,贫僧便须留有用之身,直到功行圆满为止……”

    这话一出,二人之间的气氛斗然凝重。

    迦叶心有感怀,眼前的年轻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蝼蚁,对方拥有让他重视的力量。可他依然不觉得苏伏会是他的对手,那一句“五成”之说,也根本不放在心里。

    可当苏伏身周凝出实质化的杀意后,并化为无数的小剑飞舞来去,他的心脏突然间像被无形的手箍住……三大佛陀中,现在只剩他还活着,是真正意义上的活着,受到某种威胁,躯壳当然有所反应。

    “剑意通微……”他艰难地吐出了四个字。

    是的,苏伏在短短三年间,已经彻悟了剑意通微的诀窍。如果说剑光分化是倾听飞剑的声音,那么剑意通微就是聆听剑意的声音……万物皆有声,剑意又怎会没有。

    多年前,借萧无极突破剑意通微的领悟,他也初步踏入了这个层次,可以说是机缘,也可以说是天赋。如他悟性一直惊人,剑道境界所需求的正是这样上等的悟性,能领悟的人自然会领悟,不能领悟的人,到死也不能领悟。

    从顾青云身上就能看出来,能领悟的话,早就突破了,不需要等到今天。

    换句话说,萧无极突破通微,又甘愿将自己的领悟送给苏伏,除了他爱护同门的情谊外,当然还是苏伏本身拥有足够的悟性。不然的话,徐明真岂不是随手就能制造剑意通微的强者?

    所以说,苏伏能突破并不是侥幸,而是必然的结果。

    罗生王没仔细观察,他断言苏伏十年内破大宗师,实际上他现在已经相当于大宗师。

    玄心混真之劫的开启并不只有坏处,至少在修行上加快了数倍有余。

    ……

    迦叶是三个佛陀中最弱的一个,他的修为还不到纯阳的层次,至多比徐明真强一点点。

    所以他立刻判断出苏伏已经拥有杀死自己的能力。得出这个结论,他没有试图劝说,也没有试图逃走。他对自己的修持依然抱有极大的信心,觉得苏伏虽强,却还不是他对手。

    而他也对苏伏生出了杀机——这样的高手不能放任他回到战场,那样会造成更大的变数,给圣界的功业带来更大的阻力。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他对众生仁慈,有自己一套独特见解。可在消解量劫一途上,他跟整个圣界是一条心的,有无论牺牲多少人都要阻止量劫的觉悟。所以他可以违心欺骗竹儿,甚至“狡兔死,走狗烹”。

    不是区区一点愧疚,就能阻止他的信念。

    “你的成长速度真让人嫉妒啊。”迦叶毫不吝惜地表达自己的赞叹之情。可同时,座下心莲散发出七种本源之力,化为金色的经文,在他的身旁缭绕。

    苏伏没说话,体会着胸腔滚如沸油的怒火,引导着它们,释放到了外界,变成更多的杀意,凝成更多的小剑。

    剑意通微这个境界,已经可以将任何性质的力量转化成剑意。实际上他体内的灵气都已经转化为剑意,渗透到所有的细微处,剑意无处不在,就是剑意通微。

    “贫僧一直有个疑问,在动手前,想请妖帝大人解答。”迦叶又道。

    在察觉到苏伏的实力变化后,他的态度也跟着变化了。这就是人性,不论什么样的人,都会不自觉地依照……要说修行先修心,可无论怎么修,只要不是彻底看破,都难免会留有人性。

    苏伏淡淡道:“你可以问,寡人不保证回答。”

    迦叶问道:“当年你为什么对贫僧如此抗拒,难道佛门的大神通对你没什么吸引力吗?”

    苏伏仔细回想了一遍,忍不住讥笑道:“初有佛祖早就洞穿你们的阴谋,所以派了因是总管来找我,在你找到我之前就告诉我,若有个叫迦叶的秃驴要传我神通,千万不要接受……”

    说到这里,他沉沉说道:“果然是对的,却害了竹儿代我受过!竹儿的委屈不能白受,今日定教你付出代价!”

    “唉,贫僧不会试图转移你的想法,是对是错,留待后人评说……”迦叶叹了口气,双手合十。

    这时候双方的气场已经沸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正说间,小剑和经文便碰了个正着。

    激烈响声中,藏着无尽的凶险。

    迦叶双手合十的同时,背后便腾起一尊大佛的虚影。大佛的手呈拈花状,并露出悲悯的笑,笑容内又藏着哀伤,仿佛怜悯众生不得解脱。

    “吾佛拈花,拂去尘埃。”

    大佛的手猛然间伸长,穿梭了无数小剑组成的剑网,向苏伏抓了过去。

    苏伏心念一动,五色神光在他头顶组成一个圆。

    大佛的手来到苏伏头顶,被无形的神光之力阻滞,紧接着神光之力蓦然大涨,垂下无数条玄妙气机。

    苏伏心神微震,手自然而然地握向虚空,“呛锒”的拔剑出鞘,一剑便斩向那大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