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衍神术 >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把他交给我吧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把他交给我吧

作者:一介白衣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是早在来之前就得了嘱咐,这时感应到火锤的出现,立刻止了激斗,抽身而退的同时,十指在虚空连点,但见一圈圈涟漪从被点的虚空处泛起,并向灵欲蔓延。

    眨眼间,灵欲就被无数泛起波纹的小漩涡笼罩在内。

    灵欲自然察觉异变,心神被那火锤吸引,眉头微皱:“八极乐?”

    他看得出来火锤是位业之力的具现,但不知道对方到底要干什么。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周遭空域已被封锁,他目光一冷:“区区狱卒,也想困住本座?”

    狂暴的劫气从他身上涌出来,这要是来个纯阳以下的修士,沾上一点便会引发魔劫,轻则身死道消,重则化为劫魔,永世沉沦。

    大量小漩涡瞬间被撑碎,九天十地恢复自由,想走便走,想留便留。

    但灵欲这时候的退意已抑制不住,他冷冷盯着因是总管的脸:“本座记住你了,日后你躲在地府便罢,要敢出来,便教你尝尝寝食难安的滋味!”

    语罢便要离去。

    “莫慌!”因是总管一笑,抬手一抓,就见一处小漩涡竟探出一只手,抓住了灵欲的脚,“先教本王尝尝怎么个寝食难安法,再走也不迟。”

    “就等你这句话!”灵欲被抓住了脚,转过头来时,却满是狞笑,无处不在的劫气顺着探出手来的小漩涡渗了过去。

    因是皱眉,想抽手已经来不及,劫气顺着他的手臂涌遍全身。高手相争,争的就是一线生机,因是总管明显轻敌了。

    劫气最是歹毒,稍一碰触,就如跗骨之蛆,不但甩不掉,而且会迅速侵蚀他的身体、修为、道基……甚至是灵魂。

    因是总管感到非常痛苦,有种要被劫气毁灭了根本的错觉。但他依然挺直腰板,纵然死也不能让他屈服,何况他根本死不了呢。

    “本座这一击,不那么好受吧!”灵欲当然知道对方身为大梵狱的“狱卒”,其根基在大梵狱,劫气还无法渗透到那个层面。而且大梵狱是初有佛亲手构筑,除非能杀死初有,否则很难让因是真正死去,最多元气大伤。

    他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千年万年,这份痛苦都会烙印在你的灵魂里,永远无法磨灭;千年万年,只要你看到本座,就会想起今天……你放心,本座还不想惹初有,暂且留你一条命……”

    说罢他返身,向着外域的方向冲了过去。

    “想走?”因是脸色阴沉之极,“没那么容易!”

    宛如金蝉脱壳般,他整个人突然化为一道黑烟,而原地只留下他的衣物,以及所有缠绕他的劫气。

    劫气已相当劫魔,失去目标,立刻朝着目标所在冲了过去。

    却见那黑烟闪电般追上了灵欲,并如巨蟒一样缠上他,把他全身上下都捆了个严严实实。

    黑烟的头一阵扭曲变幻,露出一张诡异的脸庞,两只眼睛像画在黑布上的两条白线,看不见眼瞳,鼻子也见,惟有那张嘴,像高明的丹青圣手所画,栩栩如生。

    怪脸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尖牙:“本王最讨厌以这副面貌见人,你把我逼出来,以为走得了?”

    灵欲深深皱眉,挣了两下都没能挣开。

    劫气追上来,试图重新缠绕黑烟,却只是在灵欲的身上徘徊,根本触摸不到黑烟。

    “没用的,本王乃是世间绝暗所出,以你的位业之力,还影响不到本王。”因是冷笑。

    灵欲已经感应到那提着火锤的怪物追上来了,他依然冷静地开口:“只要你放了我,无论什么条件,本座都答应你。”

    “你先告诉我,你跟那孽畜是什么关系。”因是不说答不答应,反而先为自己谋取福利。

    灵欲被心底本能升起的不安感催促着,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隐瞒:“数劫以前,我本是吾佛座下佛陀之一,法号金光,宝光是我师弟……”

    因是一听,立刻破口大骂:“原来是你这混账东西……灵欲被你夺舍了?”

    “不错!”灵欲点头,“很多事都是三圣的命令,本座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只要你愿意放了我,我可以帮你们对付他,毁灭圣界,也可以让本座脱离他的钳制。”

    “真相来迟了啊。”就在这时,虚空缓缓涌出较为微弱的劫气,并形成两个人的模样,赫然是邪尊与冷夜。

    邪尊神色淡淡地看着灵欲:“从我加入东都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怀疑你,没想到真相果然跟我推测的一样,你根本不是灵欲。”

    此二人出场竟有劫气相随,灵欲怎会认不出来,这正是位业之力的先兆,不由眯起眼睛:“本座知道你五道同修,但没想到你有这样的资质。”

    “相信本座,”他诚恳地说,“本座也想脱离圣界的掌控,谁又不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呢?假如早知道你有如此资质,本座定然全力培养你,好让你接掌魔主位……”

    “收了你的算计吧。”邪尊淡淡道,“叶启心死了,莫羽冠也死了,东都已经不复存在。事实上,东都早已失去了最基本的魔性,这样的东都不要也罢……至于魔主位,我早就预定了……”

    说罢带着冷夜退到了百丈开外,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灵欲心底的不安愈来愈浓烈,他勉强笑着开口:“王上何必与我过不去呢,外域素来不犯地府,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与我为难,初有佛祖恐怕会责怪王上……”

    “闭嘴,金光。”因是总管冷然说道,“既然当了魔主,就像个魔主一样,求饶是魔主会做的事吗?那小子说的不错,东都在你掌管下,早已失去了原本的魔性,不如毁灭也罢。”

    正此时,怪物已高举火锤,猛地砸落下来。

    啪嗒!

    脆响接踵而至,像有什么桎梏被敲碎了一样,那是位业之力与位业之力的碰撞,使得双方都崩毁开来。

    火锤崩碎,四人当即分开,分不同的几个方向暴退。

    这个时候,灵欲身上的位业之力被砸开了一个口子,算计来去,虽只是为了避开位业之力的反噬,但仅这一点,就值得用上数千年的时间来研究了。

    灵欲立刻想到了前因后果,耳畔传来一声冷哼,他艰难地扭头,还未看清,就被一道影子洞穿。

    影子是从他的背后穿入,从胸膛处破出,却见是一片铁片,以及握住它的人。

    像碎裂的熔岩,从灵欲的胸口处出现了蜘蛛网状的纹路,并迅速向全身蔓延。

    黑烟当下脱开,恢复成因是总管的模样,来到飞仙身旁:“他是金光,夺舍灵欲,东都一直为圣界驱驰,原因就出在这里。”

    苏伏随后来到,听到这话,忍不住挑了挑眉:“我就说堂堂魔主,怎么甘心做人走狗,原来本就是走狗!”

    灵欲手指飞仙,脸上满是惊怒,但最终还是颓然地垂了下来,淡淡说:“无论什么身份,本座所为的,无非是争个自由……失败者理当被驱出棋盘……”

    说到这里,语气突又变得尖酸:“没有三十五佛行,本座看你们拿什么渡量劫……”

    “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苏伏冷笑,“你也看不到那一天,而我们至少会比你活得更久。”

    灵欲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苏伏,然后身体便燃烧起来,碎屑如棉絮一样随风飘散。

    最后剩下一枚鸽蛋大小的黑色晶体,悬浮在虚空,安然不动。

    “它是你的。”苏伏半回身,看了一眼激动的邪尊,“但你千万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不然的话……”

    “放心放心!”邪尊已等不及他把话说完,立刻冲了过来,一把攥住晶体,融入体内,这样,他就取代了灵欲的位置。

    紧跟着,天地便响起了礼炮似的巨响。

    待声响止歇,因是长出一口气道:“总算不辱使命。”

    又转向苏伏道:“劫气已动摇了我的根基,且容我回大梵狱修养一二,接下来应该没什么波折了。”

    “总管辛苦了。”苏伏点头。

    ……

    正面战场,有剑阵加上萧南离的威慑,战局依然稳如泰山。

    这五千多年,萧南离做了许多的准备,譬如玄天剑阵被改良之后,更加适合持久战。

    而他本身,只需要站在那里,那些秃驴和劫魔连靠近剑阵都需要极大的勇气。

    “应该差不多了……”萧南离自言自语的当头,远空陡然间传来巨响,标志着大能的陨落。

    伽蓝宝刹内,诸佛都是微微变色,没想到灵欲算计飞仙,最终陨落的却是他自己。问题是,究竟是谁杀了灵欲?就不怕反噬?假如是飞仙,此刻他恐怕也命在旦夕了吧?

    然而没有人敢肯定,也没人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依目前的状况而言,宝刹内是最安全的。

    “迦叶……”三圣似乎知道所有人的心思,淡淡开口喊了一声。

    迦叶从蒲团起来,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便出了宝刹,脚下腾起心莲,托着他往发出巨响的方向飞去。

    巧的是,苏伏等人正好归来。

    迦叶看到飞仙平安无事,脸色就是一变:“你为何无事?”

    以他的修为,飞仙连一句话也不屑说,脸露讥讽,就要一剑斩了他。

    苏伏忽然道:“师兄,我有好几笔账要跟他算,把他交给我吧……”

    ps:感谢“最后的信徒”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