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衍神术 > 第一百一十六章:寻子

第一百一十六章:寻子

作者:一介白衣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卯时,温暖熏人的晨阳坚持不懈洒下,周边古林传来了鸟儿唧唧声,走兽欢腾声。

    太元山脉以食人沼泽为交界,往后四千多里至元磁山,皆一派祥和,仅有大自然的生存法则,剑斋不会允许任何人打破这里面的生态平衡。

    草庐外平台,所有修士皆在等候季晴明宣布,入门测试开始,然而迟迟不见他出现,亦无人敢进草庐催促。

    季晴明向来是个守时的人,可他整晚皆在平复动荡的心境,至今晨便在调息,若让人看出他狼狈状态,自己丢面事小,哪能累剑斋丢面。

    直面渡劫宗师的道意侵袭,尽管后者并无太大恶意,仍是对他造成了巨大冲击,看似淡定从容,实则没有几日功夫难以完全恢复。

    草庐里,他缓缓收功,轻轻呼了一口浊气。想了想,自储物袋内取出那枚传讯飞剑,灵气轻轻涌入,便激发,却只有文字显出:

    “季玄叔公祖敬启,玄孙婿携内子季婉儿向您请安,恭祝您老长生久视,大道可期……”

    略过这一大段恭维与问候的话语,在其后便显现:“近日,有散修苏伏,品性上等,资质下等,正合吾传家之意,瑜儿对其亦无反感。望乞叔公祖阻他入门之路,待其回转金鳞,吾便好生慰问,顺势将其揽入方家,以剑斋内门弟子名额诱之,想来……”

    看到此处,季晴明苦笑自语:苏伏此子,已非我所能左右,即便入不得剑斋,他亦可去南离宫。观他行事法度,胸中自有沟壑,怕是看不上方家啊。

    “老夫已是尽力了!”

    感受着仍自动荡不已的道心,他摇首叹了一句,遂肃容起身,缓缓踱步出草庐,淡淡开口宣布:

    “开始吧。”

    ……

    于此同时,金鳞城的内城却进来一个老妇,约莫六十来年纪,拄着梨木拐杖,身上粗布麻衣打满补丁,一头银丝仅用一根麻绳束在脑后,有些杂乱的贴在犹如老树皮的脸上,伴有丝丝焦虑。

    若在平常,以老妇装扮,绝无可能进来内城,可今日内城却不知为何,防守松懈,竟不见一个守卫。

    老妇腿脚不便,步履蹒跚而行,梨木拐杖‘嗒嗒嗒’的拄在地上,艰难且坚定的往目的地而去。

    约莫行了半个时辰,远远见着太守府前的台阶,老妇浑浊双眸一亮,梨木拄地的频率骤然加快,待她爬上台阶,已然气喘如牛,有着一层层褶皱的额上,银丝贴着汗水。

    “老者何人!”守卫见着一老妇行来,便高声喝道。

    老妇拄着拐杖,毫无征兆的跪了下来,喘息着说:“老妇孙莲,来寻我家幺子,他已两年没有归家,老妇甚是想念,烦请军爷代为通禀一二,幺子名张德彪。”

    那守卫跨刀行来,面颊带着冷峻,喝道:“你记错了,我们太守府没有张德彪这个人,太守府重地,平民不可逗留,还不快速速离去。”

    “不,不会记错,幺子三年前录了军籍,被调至太守府当任。军爷,我求求你了,帮帮我吧,帮帮我吧!”

    老妇磕头如捣蒜,面上满是悲切,使闻者无不动容。

    然而这守卫却‘锵’一声拔出御刀,架在老妇脖颈上,眉目带着森冷道:“我已有言,并无张德彪此人,再敢纠缠不清,莫怨我就地执法。”

    老妇面容僵住,似乎被吓呆了,然而仅仅三息,她瑟瑟着嚎哭,磕头道:“军爷,我求求你大发慈悲,让我见幺子一面吧,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守卫狰狞一笑:“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御刀毫不犹豫的向后拖动,他已经做好被老妇鲜血喷一身的准备。

    却在此时,他双眸忽感有一道光反射来,未及他反应,一道寒芒便刺中了他握刀的右手。

    “啊……谁……”

    虎口裂开,剧痛让他不由自主撤了刀,其满面怒容喝道:“竟敢偷袭太守府的人,活腻……”另一个守卫亦迎来,可见了来人,顿拉了拉受伤的守卫,示意他闭嘴。

    他循着同袍示意目光望去,便见台阶下行来两位少女,面容僵硬一瞬,随即强忍着疼痛,满面堆笑道:“原是方大小姐,大小姐为何阻我执法,还打伤小的……”

    来人正是方瑜与宫月衣,近几日方瑜闷在府中,快闷出病来,便欲出门逛逛。方府与太守府离得不远,远远见着一个老妇在磕头,她便好奇过来看看究竟。

    谁知这守卫二话不说要杀人,便连宫月衣都看不过眼,出手将其御刀打落,并略施小惩,他握刀的手,没有个两月功夫将养,无法恢复如初。

    “打伤,我杀了你又如何?只允你擅自杀平民?”

    守卫讪讪着不敢多言,只得躬身候着。

    方瑜一向跋扈,然而对老妇有着恻隐之心,便轻柔地将其扶起,问道:“婆婆,您这是在做甚,此地乃太守府,不可擅自乱闯的。”

    这老妇呜咽着:“我只是想见见我那幺子,幺子在太守府当兵,两年没有消息,老妇甚是忧惧,须亲眼见着他,我才能安心,大小姐,我求求您,您帮我给军爷说说吧……”

    方瑜拧眉道:“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就因为这样便要砍下她的头,甚时你们太守府如此罔顾王法了?”

    她的语气还不算重,然而内容却让人心惊。大律治下清平,然而律令是至高无上的,若有官员敢于藐视或违反律令,绝不会有容情,若一纸讼状呈到李潜案前,便有仙师下来调查,凡人怎斗得过仙师?

    守卫有些腿软,他硬着头皮向着老妇行礼,道:“方才是我冲动,实在对不住您了。可我们太守府,真没有张德彪这个人,您还是请回吧。”

    老妇孙莲却又要跪下,被宫月衣托着,她呜咽道:“老妇绝不会记错……”

    “婆婆,您先跟我回府歇着,您儿子的事,我替您打听,不用担心,若真有这个人,还没有我方瑜找不出来的。”

    方瑜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遂转向宫月衣:“月衣,带婆婆回府,遣几个丫鬟伺候着,莫让她受了委屈,我去太守府逛逛。”

    见她面露难色,便宽慰道:“勿忧,我自有分寸。”

    两个守卫对视一眼,却不敢阻止方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