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人间冰器 > 第二百五十章 流血的夜(中)

第二百五十章 流血的夜(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泰格的拳头很猛,泰拳就是以刚猛著称,而且角度刁钻令人防不胜防。泰格一记右摆拳从侧面袭来。楚源迅速将脖子向后仰起,避开了这一记拳锋,但拳头带起的劲风仍是刮的皮肤生痛。

    在拳头去势未尽的时候,泰格又是已经记膝盖狠狠撞向楚源的下体。换作是任何人,在头部后仰,处于视线死角的情况下很容易会中招。但一些高手却是能从对方的身体动作,甚至是极轻的风声中判断出他们要攻击的位置。而真正的高手则完全是本能的反应,真正的高手都是经过无数场生死较量后才能产生出来的,这些人都有一种本能反应,就像从战场上避开袭来的子弹这些都是出于本能而已,因为他们的身体反应神经经过锤炼之后能比自己的思想更快一步,往往在他们避开了危险之后,才会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打个比方,例如整天跟电脑键盘打交道的人,他们熟练的运用了某种输入法后,比如五笔或者是拼音输入,经过了无数次的敲击和锻炼,这些人根本不用自己去想,只要看到一个字,脑子里还没想到这个字该怎么打,手指就已经自动打出来了。如果真的让他们去先想了再打的话,这时间可就要花费了一大半了。

    高手的对战也是如此,不同的是他们不是敲键盘,而是性命相搏。而且这些本能应都是经过无数次的生死磨练后才会有的结果。

    就如楚源,他无疑是个高手中的高手。连看都没看见,就下意识的一手虚压,正好压住泰格撞上来的膝盖制止他的下一次攻击。

    泰格冷哼一声,同时收回拳和膝盖。楚源也趁势攻击,在泰格退去的同时,一记右直拳打向他的面门。泰格迅速蹲下身,身体朝外侧移,右勾拳往楚源的腋下重重击去。可是泰格的拳头还没打中楚源的腋下,自己先闷哼一声往前踉跄了几步,然后急速往前一跳在半空中转了个身防止楚源从背后攻击。刚才那一拳原本是必中的一拳,可是楚源的速度竟快的让人不可思议,在泰格出拳的同时,楚源的左拳就打中了他的后腰位置。只是楚源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这一拳只是简单的把他打开。而且还没有趁势追击。否则单是那一拳就足以让泰格的腰直不起来,甚至已经受到严重的内伤了。

    泰格眯着三角眼,在原地弹跳了几下,重新单脚立地高抬起一条腿,两只拳头一前一后的摆出进攻或防御的姿势。他抬起的那条腿部肌肉紧崩着,让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这一腿踢出去的话,会把人的骨头硬生生踢断掉。

    楚源依旧是站在原地,冷淡着一张脸,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

    台下的呼声激昂,显然刚才那几次对战让他们都感到无比的兴奋。但还不够,他们要看的是流血,要看死人,喜欢看到有一方把另一方打倒。然后硬生生的折断他的骨头,听着悦耳美妙的骨头断裂的声音。这才是这些有钱又疯狂的人想要的刺激。所以在泰格和楚源交手后。下面的鬼哭狼叫声就更加的激烈了。

    楚源仍是侧着身体面朝向泰格,而他隐藏在墨镜后的目光却快速的瞥了远处的廖宇一眼。可是那里只有廖宇陪着那个皮肤黝黑又瘦小的人,权哥则不知道去哪了。因为墨镜的遮掩,没人发现他墨镜后的眼睛看向哪里,甚至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楚源墨镜后的模样是什么样子的。当收回目光时,楚源又看向酒鬼,这时酒鬼可能是受到楚源先前目光的指引,正侧着头向着廖宇那边。似乎感觉到什么,他又转回头看向楚源,然后指了指廖宇那边,悄悄做出一个ok的手势。

    楚源不知道酒鬼这手势是什么意思,他知道自己的墨镜对这个老酒鬼来说是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且他也没兴趣去管这个疯老头。可是酒鬼在做出手势之后就马上转身在疯狂的人海中挤出去了。

    泰格见楚源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能有些不耐烦了,再一次抢先出手。他“呀”叫了一声,紧崩着右腿快速踢出几脚,不得不承认,泰格的速度真的很快,快到只有淡淡的几条残影,甚至看不清楚哪条影子才是真正的杀招。

    楚源用只有他自己才听的到的声音轻哼了一下,连续打出数掌,每一掌都正好拍在泰格的小腿上,顿时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声音。

    泰格的几腿全数被挡下来,可他毫不气馁,右脚往前大跨出一步,左脚迅速跟上,整个身体在原地急转了半个圈,腰间用力扭过来,用右手肘在视线死角的位置狠狠撞向楚源的腰眼。

    楚源往后跳开,泰格又是一腿跟上,扫向他的下盘。如果这一脚被扫中了,楚源肯定会跌倒,而泰格也会趁势扑上去用后肘狠狠砸向他的面门。

    “噗”一声闷响,泰格的这一腿果然扫中了楚源的膝盖关节出,可是令他傻眼的是预期的结果没有出来,楚源甚至连晃都没晃动一下。泰格只觉得自己好象踢中了坚硬的铁块,那种反震力差点令他的骨头都要被震裂了。

    泰格收腿后就急速后退,而楚源也抽身跟上。高手之间的相争就是这么戏剧习惯的一幕,刚才你还在追着别人打,现在又要被人追着打。

    擂台上的“呼呼”声不绝于耳,楚源和泰格相互攻击了数十次都没能奈何对方。台下的人都已经叫疯了,甚至不少人的声音开始有些沙哑,可他们还是不顾自己的喉咙,兴奋的乱吼乱叫。

    不可否认,泰格确实是个高手,而且还是顶尖的高手。他的每一拳都十分凌厉,台下的看客中也有不少是打拳的拳师,他们都能看的出来,如果换作自己上场,早就被泰格打趴下甚至是丢命了。不过也有一些人觉得如果换自己上场的话,早就把泰格给打趴下了,这些人有些是自信过了头,有少数倒是真有这个实力。只有极少数的人还很冷静的分析着赛事,而也只有这些极少数人才看的出来,楚源还有所保留,没有完全发挥实力。这些极少数的人正是拳界的顶级拳师,或者是民间真正的武学高手。

    楚源和泰格一追一躲,又反躲反追的来来往往了近五分钟,两人都没能奈何到对方。此时泰格身上有少许的地方擦破了点皮,而楚源则还是完好无伤。

    泰格扫出一腿把楚源逼开后就停了下来,重新摆出泰拳的起手姿势,然后朝楚源竖起一根大拇指,随后又倒转过指头,指尖朝下。

    台下也在同时爆发出热闹的声音,其中更多的则是叫骂声。泰格的手势无疑是在侮辱对手,单单是侮辱对手倒没什么关系,但问题是他是太国人,而楚源是龙国人,下面的观众也全都是龙国人,这个问题可就大条了。在他们看来,摊格这不仅仅是在侮辱外号“旋风”的楚源,也侮辱了龙国人。所以台下顿时叫骂声一片,一些激进的人甚至把泰格的祖宗一千八百代都给骂了个遍,只可惜泰格根本就听不懂,否则不知道会不会直接跳下擂台痛扁这群人。

    楚源全无反应的站在那里,他仿佛就像是一尊冰雕。冷冷的,对身周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泰格咧嘴露出一丝阴狠的笑意,忽然身体虚晃了一下,急速冲上去。而楚源也直接抽身冲过去,两人再次缠斗到一起。这两个人都没虚招,全都是实打实的攻击。

    泰格好象打出了狠劲,硬拼着受了楚源的两拳。大吼一声跳上去张开双臂要抱楚源的头部。楚源双手微张挡开了泰格的手臂,而泰格却头部用力往楚源的额头撞过起。楚源眯了一下眼睛,低下头两人硬碰硬的撞了一下。泰格往后稍退了一步,额角顿时出现一小块红肿,可楚源却是连一点红斑都看不见。泰格咬了咬牙,随后两只拳头疯狂的从左和右方如雨点般打过来。

    楚源一一拦下他的拳头,泰格又是一膝盖撞上去。却被楚源两脚夹出动弹不地。泰格再一次用额头撞过来。楚源轻哼了一声,抬起一仗拍向泰格的头部。可就在这时,泰格忽然两臂环抱,从左右方抱住楚源的后脑勺。楚源使力想挣脱,可是泰格更用力的把他的头往下一压,同时膝盖朝他的脸部顶上去。楚源忙伸手挡住这一记膝盖,但接下来就是无数记的膝盖撞击,泰格的膝盖疯狂的不断抬起落下。虽然每一记都被楚源挡下,可他还是丝毫不倦的重复着这一个动作。

    楚源一边挡着泰格顶过来的膝盖,一边侧过点头斜着目光看向廖宇那边。廖宇身边那个皮肤黝黑的人正在放声大笑,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廖宇也在陪笑着,然后时不时的小声说上几句。经过身后的女性翻译后。那个皮肤黝黑的瘦小的人更是高兴,还拍了拍廖宇的肩膀。并跟他碰酒杯。

    台下也疯狂了,这些人都已经乱成一片。不知道他们在叫些什么。少数人还想拼命往擂台上挤过来,最终被围在擂台下的保安们死死的拦下去。

    泰格的膝盖还在继续撞击着,楚源眯了一下眼睛,墨镜后唯一的一只右眼中闪过一丝冷芒。正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的泰格没来由的突然一阵哆嗦,好象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冷了一样。他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能够坐上他这种高手的位置的人,当然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杀气,而且还是很浓烈,杀过了无数的人,并且不断的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人才会有的杀气。

    泰格下意识的急忙松开手想后退,而且刚踢出去的膝盖也硬是要缩回来。就在这时,楚源忽然动了。他一掌重重拍向泰格的膝盖骨,“啪”一声后,泰格的大腿和小腿之间的关节处竟出现了少许的扭曲。

    泰格一脸惊骇的单脚立地后往后跳开,而这时膝盖处的疼痛才传上大脑,他顿时痛的龇牙咧嘴,却又作不得声。

    泰拳手都是采用独特的训练方法进行十年如一日的磨练出来的,从幼年开始泰拳手就要练习一种“沐浴功”以加强抗击能力。先用药汁浸洗全身,然后让人拳打脚踢,再用药汁清洗淤伤,再受打击。直到对拳脚的攻击适应后再用木棒击打,直到用铁棒打击全身都浑然不觉才算大功告成。而且泰拳手们还要日复一日的以重沙袋做靶练习击打,甚至是每天猛踢芭蕉树。而且他们还要经常将椰子抛上半空,然后用膝盖和手肘快速打中掉下来的靶子,并在之后每天要让木棍猛打膝盖和手肘的关节处。虽然泰拳的训练方法残忍,但不可否认,这种环境下训练出来的人会如何的恐怖。所以泰拳也被称为杀人拳,尤其是膝腿的攻击更是令人生畏。

    这样训练出来的泰格可以说基本上无视对关节处的普通攻击,甚至是厉害点的攻击也难以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可是楚源仅仅是一掌,简单的一掌拍在他的膝盖上,立刻就让关节脱臼了。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而且楚源刚才还一直被他压着打,难道他是在扮猪吃老虎?

    泰格一脸惊骇的看着楚源,而这时,楚源再次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