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376章 迟到的报应

第5376章 迟到的报应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了通天令,叶凌月不禁想到了夜北溟。

    她已经百年多未曾见到爹爹了。

    不像是娘亲和小吱哟,他们至少还有些消息。

    可是夜北溟,却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杳无音讯,而事实上,夜北溟是最早抵达三十三天的人。

    见叶凌月神情复杂,望着通天令,真武仙皇忙收起了通天令。

    “令牌,就在朕手中,你快修复好龙王骸骨,朕就把令牌赐给你,也算是皆大欢喜。”

    叶凌月不无讽刺,看了眼真武仙皇。

    事到如今,真武仙皇还这么天真。

    也罢,真武天域的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原本武天国在上古时,就应该覆灭,一切自有定数。

    她就再“帮”他们一次好了。

    “我需要一头六品天印以上的天兽的符骨,年龄越大越好。最好种类多一些,我好进行挑选。”

    叶凌月说道。

    “六品天兽符骨就可以了?朕以前可是用过七品天兽的骨头,都不奏效。”

    真武仙皇怀疑道。

    “要你准备,你就准备,哪来那么多废话。”

    奚九夜冷嗤道。

    真武仙皇被一凶,缩了缩脖子,命人去准备天兽骨去了。

    皇家库房里,还藏着一些兽骨,准备起来,倒是不困难。

    叶凌月也不多说,她开始回忆,她记忆中的那一块玉花虬符骨上的符文。

    足足一刻钟,叶凌月确信自己已经回忆齐全了,真武仙皇也命人准备了七八块天兽骨。

    “这些都是六品天印以上的天兽符骨,你看是否合用?”

    真武仙皇殷勤着,询问道。

    叶凌月仔细观察了一番,最终选择了一块暴风龙蜥的头骨。

    暴风龙蜥是一种七品的天兽,体型异常庞大,而且还是类龙属的天兽。

    “我开始铭刻符骨,这段时间内,必须确保无人打扰我。”

    叶凌月叮嘱道。

    奚九夜和真武仙皇颔首。

    奚九夜守在了皇家祠堂外,真武仙皇则是让人加紧皇宫的戒备。

    眼前的天兽骨洁白如玉,叶凌月开始凝聚神念,绘制符文。

    第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符文,慢慢出现在兽骨上。

    “神念还不如当初那小孩的神念。”

    在完成了两三个符文后,叶凌月不禁苦笑。

    在龙王主殿地底时,天命符师一族的“叶凌月”,神念可就强大多了。

    谁让对方天生就有天念符师的血脉,若是,她也有那样的血脉就好了。

    叶凌月不禁想到。

    当然,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毕竟叶凌月也知道,天念符师那一个族群,在昆仑天脉崩塌时,就已经灭绝了。

    它还不像是太阳兽族,当初还有一些血脉零星逃脱,那个族群,是被判定为有罪,直接被围剿击杀的,一个不留,老人小孩无一例外。

    所以说,那个“叶凌月”最终的下场,也是死在了围剿之中?

    叶凌月没有再多想,毕竟绘制符骨,不能有半点差错。

    她再度凝聚起神念,开始绘制符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武都内,植潮的数量依旧是屡杀不绝。

    秦蚀和司轻舞也回到了城中,许是因为早前没能守住东城门的缘故,秦蚀有些许愧疚,开始加入绞杀植潮的行列中。

    可是,植潮却是源源不断,一波又一波。

    地下的那些地龙,已经将整个武都的地面都毁于一旦。

    整个武都,除了皇宫,已然是一片废墟了。

    废墟中,话筒的哭声,倒下的老人,一幕幕,触目惊心。

    “秦哥哥,这些天植就好像野草一样,根本绞杀不完,这样下去,我们会累死的。”

    司轻舞已经是气喘吁吁,若非是没有通天令无法离开,这些天植又太过丑陋,她看着恶心,她真不乐意动手。

    “那天命符师一直隐藏在暗处,因为他的缘故,这些天植才会一直杀不完。”

    饶是秦蚀这样强悍的存在,在杀了几个时辰后,也有些手抖。

    更不用说其他人,海澜人鱼以及漠北王军的人损失最为惨重。

    秦小川和冥日等人也是一身浴血。

    “喃思受伤了,我们必须想想法子,否则这样下去,大家都得完蛋。”

    秦小川看看身后的叶喃思。

    她是女子,体魄最弱,又用的是巫力,在鏖战了两个时辰后,已经是精疲力尽。

    “我不碍事,我还能撑住。”

    叶喃思咬牙道。

    “凌月进皇宫已经两个多时辰了,还没有出来,她不会有事吧?”

    啵啵从远处急掠而来。

    城门已经彻底失守,连城墙都因为地龙的攻击,垮塌了一大片。

    城中的天民们有一些已经逃出城去,逃不出去的,都已经被击杀。

    整个城中,生灵涂炭,武都都如此,不知道武都之外的其他城镇,又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最是可恶的是,皇宫里依旧是大门紧闭。

    “你们发现了没,那些天植都围在皇宫外,但是没哟进攻,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叶喃思气喘吁吁道。

    她心细,一番观察后,就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我也发现了,奇怪了,天植们不攻击,却包围了皇宫,难道说皇宫有什么特别之处?”

    秦小川也纳闷不已。

    “它们应该在等待什么东西出现,我们因为阻挠了它们的道路,所以它们才反击,既是如此,我们索性就不要阻拦,让它们通行。”

    秦蚀说道。

    武都里已经没有多少活人了。

    天植们也杀不绝,此时的杀敌,就如治水,靠着堵行不通,那只能是靠疏导了。

    “秦蚀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先整顿,免得在武都里全军覆没,得不偿失。”

    冥日沉吟片刻,也点了点头。

    众人做出了决断之后,就迅速撤去了各自手下的人马。

    太阴圣女在城的另一头,也留意到了这边的举动。

    她也不迟疑,直接就撤下了漠北王军。

    “怎么不见九夜?”

    太阴圣女四处一看,没发现奚九夜,不禁担忧道。

    几名跟随着奚九夜的漠北兵士不禁面面相觑,没敢吭声。

    “说!九夜去了哪里?”

    太阴圣女喝斥道。

    “禀圣女,王与叶凌月一起进宫去了。”

    兵士无奈之下,只能如实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