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889章 又见双胞胎

第4889章 又见双胞胎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星河凤飞大怒,这该死的小道士居然赶在她眼皮子底下撒野。

    最可恶的是,自己压根连他什么时候出现都不知道。

    多名武者饿狼般,扑了上去。

    哪知那小道士身手非常敏捷,只见他往怀里一摸,摸出了一把符箓。

    “天地有正气!急急如律令!”

    手中的符箓,嗖嗖嗖就如暴雨一般洒了出去。

    符箓才一沾身,那些武者个个原地冻僵,化成了冰雕。

    “一群废物!赤赤,上!”

    星河凤飞气得不轻。

    三十三天对于符箓,一向不重视,导致了极少有符师出现。

    眼前这小道士,居然是个罕见的符师。

    不过,对方既然是是符师,就不善武,对上赤赤,压根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赤赤身法一快,一把抓向小道士的肩。

    “大姑娘,男女授受不亲!”

    小道士一看,就知赤赤和那些笨蛋武者不同。

    赤赤的身法更快,她身上的铭文吸收了人血后,一片通红。

    她拳拳致命,丝毫不把小道士的符箓看在眼里。

    嘭的一声,拳风从小道士的耳边擦过,小道士知觉得耳根子一片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发现居然被蹭破了一块皮。

    一看到自己的血,小道士哇啦啦大叫了起来。

    “出血啦!出人命啦!阿日,你个杀千刀的没良心的,见死不救,你哥哥我就要被打死了,救命啊!”

    小道士边叫着,边跳脚,那模样看得一旁的赤烨哭笑不得。

    “闭嘴!”

    一个冰冷冷的声音,从城墙的另一头传了过来。

    一个和白衣服小道士一样,穿着道袍,梳着个道士丸子头的小娃娃极其不耐烦探出了头来。

    他的模样,和白袍小道士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身上穿了件黑袍,看上去容貌更加冷峻。

    两人俨然一对双胞胎。

    黑袍小道士从城墙上一跃而下,他看也不看火冒三丈的星河凤飞,直勾勾瞪着白衣小道士。

    “谁是哥哥?”

    “我,自然是我,我比你出生早一分钟!自然我是哥哥!”

    白衣小道士昂首挺胸,一脸的傲娇样。

    嘿嘿,上辈子他倒霉,就比黑脸日投胎晚了一个时辰,结果当了弟弟。

    这辈子,他够机灵,抢先一步投了个早胎,总算轮到当哥哥了吧。

    这件事,够白衣小道士得瑟一辈子了。

    黑袍小道士一听,冷哼一声,一扭头,转身就走。

    “哎!阿日,你见死不救啊,我要被打死了,你怎么和老头交代,说好了共患难,你咋能见死不救。”

    白衣小道士一看情况不对,抓住黑袍小道士的衣角不放。

    黑袍小道士不管不顾,径直往前走。

    白衣小道士一急,一把抱住了对方的大腿。

    “叫哥哥。”

    黑袍小道士俊脸紧绷,依旧往前走。

    这两人,一人往前走,一人抱腿不放,那场景也是奇葩。

    “……”

    “……”

    赤烨对上这么两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道士,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至于星河凤飞已然是气得火冒三丈,这一黑一白两个小道士,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

    “赤赤,把他们俩都拿下,我正好把他们一起炼成傀儡。”

    星河凤飞冷哼一声。

    什么哥哥弟弟,到了她手上,不过是两条狗罢了。

    居然敢叫她母夜叉?

    瞎了他们的狗眼,她星河凤飞长得貌美如花,哪里像母夜叉了?

    她那新的血铭,年纪越小,铭刻上效果越好。

    这两个小道童虽然脾气古怪,可长得俊俏,恍若一对金童,留在身边,也很是养眼。

    “阿日,那母夜叉要把我炼成傀儡,你快救我!”

    白衣小道童扁扁嘴,抱腿抱得更紧了。

    “母夜叉?”

    黑袍小道童奇道。

    “是她,就是她!”

    白衣小道士指了指不远处的星河凤飞。

    星河凤飞的脸,又狠狠抽了下。

    “小道童,你说说,我是不是母夜叉?”

    星河凤飞冲着黑袍小道士抛了个媚眼。

    比起那满嘴胡言乱语的白衣小道童,黑袍小道童不苟言笑,酷酷的小脸绷得紧紧的。

    星河凤飞不禁想起了一个人来,正是星河凤飞的未婚夫慕容九城。

    说起来,慕容九城小时候和那个黑袍小道士一样,都不苟言笑。

    这让星河凤飞不禁对黑袍小道童多了几份好感。

    黑袍小道童摇了摇头。

    这小子,果然被那个白衣小鬼可爱多了。

    星河凤飞的脸色和缓了不少。

    “丑八怪。”

    哪知道黑袍小道童歪着头认真想了想,薄唇动了动,吐出了三个字来。

    噗——

    白衣小道士和赤烨都忍不住,喷了。

    星河凤飞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拿下他们!”

    赤赤身形一骋,掠到两人面前。

    她五指如风,抓向了一黑一白两个道童。

    白衣小道士也是机灵,往黑袍小道的身后一躲。

    后者虽是面色不悦,可也只得勉强迎战。

    却见他往腰间一抹,却见他一双小拳头嘭的一声,迎上了赤赤。

    他人虽小,可拳法很是精妙,双拳运气,缓缓推出,周遭天力凝聚,化为了一个黑白两色的漩涡。

    一左一右双拳,两臂开工,拳势虽慢,宛若两条游龙,呼啸而出。

    赤赤一惊,周身被两条游龙包围,难以再逼近两个小鬼。

    “卦龙拳!”

    星河凤飞一见那拳法,面色大变。

    “走!”

    黑袍小道童一脚踢在了白衣小道士的屁股上,再见他飞身而起,一手抓起了赤烨,两人一前一后,就欲离开。

    “哪里逃!”

    星河凤飞大怒,只见她一声轻啸,城门内外,骤现在了多把战弓,齐齐对准了两人。

    “哈哈,母夜叉丑八怪,难怪慕容九城不肯娶你,你不仅丑还很蠢,咱们后会无期。”

    白衣小道士冲着星河凤飞做了个鬼脸。

    脚下几步,踏出了个阵法。

    有见过阵笔绘制阵法,却从未见过脚踏成阵,就这样,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阵法中。

    “岂有此理,两个小鬼,有种就别跑!”

    星河凤飞眼睁睁看着两个小鬼从她手中,把人给带走了,气得俏脸发红,在原地直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