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敛财人生[综]. > 1381.烟火人间(15)三合一

1381.烟火人间(15)三合一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烟火人间(15)

    借钱那就是一句话, 人家主要想表达的意思是:有个项目,有没有兴趣一起?

    只要项目好, 这倒是无所谓。

    四爷拒绝了对方递过来的烟,却给对方倒了一杯酒:“你是说你们三厂那个工人文化宫?”

    林雨桐倒是不知道这事, 只知道三厂的那个工人文化宫是在三厂的斜对面的。刚好位于十字路口的西北角。地方不算大, 但也不算小。原主倒是去过, 应该有二三十亩大吧。三厂的总体面积不小,但这块地方当年倒是另外批的,独立在三厂之外的地界。

    她马上明白了:“三厂打算事先把这一片给卖了?”

    “这不是跟二厂较劲呢吗?”赵年高声说了一句, 想了想这地方不隔音, 就把声音又压下来:“如今纺织三路要从二厂的厂区中间穿过去的,这是市政规划的事, 谁也没法子。可这用了二厂的地方,这财政补贴下来, 人家二厂可是死活不撒手。”

    这个也明白,意思是这钱该是二厂所有职工的。不该归到以后的总厂。

    这个事要是不应, 那二厂的下岗职工也不能答应。

    所以,这个事工作组是不应也得应。

    可相对的, 三厂就心里不平衡了。凭什么我们拿出我们所有的资产跟你们合并, 你们却能拿你们的一部分资产去换钱。当然了,二厂不是主动去换钱这一点, 被刻意忽略了。你们能扣下一部分给厂里的职工分福利, 我们为什么不行?

    正好, 我们那个工人文化宫其实你们也是整合不到一块的吧。那我们干脆卖了换钱好了。

    其实四爷之前就听姜有为说过这个地方, 他还建议说,这里以后可以建一个自己的商务酒店,招待客户方便是一方面,对外营业的话也是绝对赚的。

    但要是因为二厂的事导致这一块地方有了变化的话,那么四爷倒是觉得这块建一个商场更合适。

    超市和商场连一块的大楼,很快就能成为地标性的建筑。

    想法很好,但是四爷和林雨桐跟这位赵年和李总一样,也是没钱。反正谁想单独拿下这块地方,都不大可能。

    但这块地方要是错过,真太可惜了。

    几个大人就商量着,这事怎么操作。

    那边赵少学在招呼因唯吃饭,“他们家的烤排骨可香了,比学校门口卖的那个好吃多了。我还知道一家卖炸鸡的,下回放学一起去?”

    “不去!”因唯低着头坐在那里。手里拿着筷子绕着花样的翻,这会子正烦着呢。

    赵少学又拿筷子的那头戳了戳因唯,低声道:“你真跟宁浩谈了?”

    关你啥事?烦不烦?!

    赵少学见因唯不搭理也不生气,只道:“除了学习好点,还有啥好!什么借资料书,那就是借口……”

    “别动不动就说人家没钱怎么的怎么的!”因唯以为他说宁浩家里穷,买不起资料书的事。这话她听着就觉得不顺耳,可以说人家这个缺点那个缺点的,但拿这穷说事,就不对!

    谁说他穷了?

    他穷还要说吗?

    赵少学斜着眼看她:“切!有钱没钱的……我都看不上他那怂样。他爸他妈来学校,他怎么不知道护着你了?就那还男人呢?!羞死算了!”

    “我又没跟他谈,他干啥护着我。关男人不男人什么事?”因唯忍不住回了一句,然后愤愤的想,就你男人么?切!

    赵少学嘴角一翘:哦!你们真没谈啊!

    他趁热把烤排骨给因唯扒拉了半盘子,又蹬蹬蹬跑出去拿了一瓶可乐来。

    赵年一只眼睛盯着儿子呢,见他这样就先道:“你小子,怎么只拿了你一个人喝的?一点也不知道照顾人!”

    他儿子就翻着白眼:“另一瓶我叫服务员热去了了。”

    还知道大冷天的不给姑娘家喝凉的,等服务员送过来的时候,姜汁可乐的味儿就飘出来了,连林雨桐也不由的多看了这小子两眼。

    有些人一辈子都学不会这一套,可这小子要不是无师自通,便是家里也常是这么个模式。至少应该是赵年看着粗犷,可内里该是个疼老婆的细心人。

    反倒是因唯,没觉得奇怪。以前在家的时候,一到天冷,爸爸就不叫妈妈碰冷水,只要在家,衣服都是他洗的。如今有了洗衣机了,也都是爸爸回来的时候一边看新闻看报纸,一边守在洗衣机的边上。吃饭的时候更是如此,有时候晌午妈妈吃的少了,半下午的时候爸爸总是想办法叫妈妈垫吧点。

    以前爸爸总说:姑娘生下来就该是被疼的。

    如今爸爸什么也没说,但做的哪一件事不是叫她们过的更舒服的?

    回去的时候一路上都低着头,手不停的揪着羽绒服领子上的两根拉绳,孩子大概不知道该怎么说吧。

    林雨桐就笑,双手抱她往怀里揽:“什么都别琢磨,没事了!明儿该怎么还怎么着。老师要是给换座位就换吧,跟谁坐着都好。”

    因唯好半晌才说:“我没……我真没早恋……”

    宁浩说来着,但她说她现在不想谈,想等上了大学之后再谈。宁浩也说现在不说这事,等将来好了。说不定将来两人能上一个大学呢。

    他用自己的资料书抄题,自己也在抄宁浩他表哥的笔记。

    宁浩表哥去年的中考成绩是市里状元,读了铁路什么技校。但是真的学习成绩可好了,而且总结知识点总结的特别好。

    说着,她还翻出一本红色的笔记本给林雨桐看:“本来打算晚上跟我姐一起看的。”

    林雨桐接过来却没翻开:“没关系,真没关系。你才多大,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处理都不能算是错的。别觉得丢脸,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年纪经历什么样的事,让他们自己去学会思考,从遇到的事里面去吸取教训,获取人生经验。这种经验不是父母亲长能传授的。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都得靠自己走。不自己趟过,就不能体会其中的滋味。

    林雨桐就说:“你没想到宁浩的父母是那样的,你们都没做错什么,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却闹出了这样的事。这要是遇上个脾气不好的爹妈,是不是得当场和对方的父母打起来。但这事上,我跟你爸就是再一肚子火气,也不能发出来。它得悄悄的来,悄悄的过去。不能闹的满城风雨,否则对你的伤害会更大。”

    “那要是宁浩的父母在外面乱说呢?”因唯的思维被带跑了。

    林雨桐这才颇为欣慰的笑了:“这就对了,不管遇上什么事情,哪怕事情再糟糕,别急着懊悔,也别急着反思自己。头一件得想着,这事得怎么善后。怎么善后才是最合适的。别把自己摆在被动的位置上,任何一个可能你都得想到,后续你都琢磨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你就都不会害怕了。”说着,她又问说:“真要是宁浩的父母乱说了,到处在外面造谣伤了你的名声,你怎么办?”

    因唯沉默了半晌,路边的光照进行驶的车里,叫孩子的脸忽明忽暗。可眼睛却亮晶晶的耀眼:“他们要是这么办,我……我就报警,告他们。警察要是找证据,宁浩……宁浩肯定还是会站在他父母那边的……”说着,她脸上的神情变的笃定,又带着几分嘲笑:“可是没关系,我有别的证人。之前宁浩在老师的办公室说了,跟我没有早恋。老师就是证人。爸爸跟老师的关系处的很好,老师和学校都拿着咱们家那么多好处……”她的语调艰难起来:“何况宁浩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

    这是她最不愿提及的。别人能看不起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的同学,但是她不会。不光是她不会,便是她的兄弟姐妹都不会。曾经自家的条件自己知道,所以,有些人笑话宁浩寒酸,她不会。这会子她脸上的表情特别奇怪。

    她对宁浩是喜欢还是同情?

    宁浩说喜欢她是因为真的喜欢还是因为自己的……不嫌弃?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喜欢’两个字不是那么简单的。

    孩子的话说了一半,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但是林雨桐没有催促,只静静的等着她。

    车拐弯,进了小区里面,这叫坐在车里的人微微有些晃悠。因唯收回思绪,这才道:“反正因为各种的原因,老师和学校是不会站在宁浩一边的。”这根据爸爸认识的一些市里和区里的领导,跟校长轻易的就能搭上话这些事上很容易就能做出判断。“还有赵少学的妈妈,她也听到了办公室的谈话。李阿姨跟宁浩的爸妈是一个厂的,但他们想跟咱们家合作,会说真话的。”

    林雨桐脸上露出几分笑:“现在知道我跟你爸明明跟人家才是点头之交,为什么去跟人家吃饭了吧?赵家跟你那个同桌家是一个厂的,宁家认识的人,赵家也认识。这事不用那么麻烦,只那位李总见在听到闲言碎语的时候说几句话,你那同桌的父母就说什么也没人信的,反而背后不定多少人说他们呢。”

    所以,什么报警什么告状,都用不上。

    但能想到这里,也还不错。

    孩子能意识到他们这样的年纪,再说喜欢,也比不上亲人。她猜到了如果遇到那种情况,宁浩的选择是什么,但她的语气又觉得那样的选择理所当然,那么可见,在她看来,选择亲人并不是错的决定。

    林雨桐摸了摸孩子的肩膀,然后拍了拍:“只心是真的还不行,还得肩膀能扛的起。”

    因唯似懂非懂,但还是点点头。

    车停在楼下,回家之后只说是碰上因唯的同学家长了,刚好彼此认识,在生意上还有些来往,就一块吃了顿饭。解释了回来这么晚,却只带因为的原因,这才又问三个孩子吃了没有。

    本来年前了,因大姐过来帮着做饭的。但今儿因大姐只做了午饭,下午家里有事,晚上没来。林雨桐又没按时回来。

    因果就说:“大姐做了卤肉饭,可好吃了。”

    家里的卤肉是厂里拿回来的袋装货,切了就能吃。

    林雨桐去厨房,看见洗过之后扣在台面上控水的砂锅便明白了,这是做了煲仔饭了。上次只做了一次,倒是叫因何给学会了。

    老太太歇下了,老爷子还没有。见问孩子呢,老爷子也披着衣服过来:“我们都吃了,赶紧洗洗歇着吧。我大孙女就是能干……”

    因何还问:“在外面吃饱没,要没吃饱,再做两份。炉子开着呢,又不费事。”

    因唯没吃饱,“我弄我弄!我试试!”她跑回卧室摘了围巾脱了大衣,“谁还吃,我要给里面放卤肉腊肉和火腿。”

    转眼又满血复活了。

    炉子开着,炉口比别的大,放三个砂锅上去,都有一部分是在火上的。因何怕糊了,搬个小板凳坐在边上,一边刷题,一边盯着饭。

    四爷和林雨桐其实是属于可吃可不吃的那一类,晚上只要不是饿的狠了,其实不吃才是养生。现在孩子做了,那就吃吧。又有因果和因缘肚饱眼饥,饭一好就抓了勺子凑过来吃。这个说腊肉好吃那个说火腿好吃。因唯是真没吃饱,因何是哪个都尝,还跟林雨桐讨论说哪个的水放多了,哪个该再焗上两分钟的。

    里面躺在床上的老爷子老太太轻微的叹气:这才是一家子。亲亲热热的,过的热热闹闹的。想想大儿子那边的日子,脸上笑着,背后哭着。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过法,心里该多累啊。

    老爷子就说老太太:“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替他操心,他替他闺女操心。等哪一天孩子大了,知道她爸过的委屈了,那时候……好日子就来了……”

    老太太没言语,心道:这世上哪里有绝对的好日子。

    叫人家说起来,四爷和林雨桐这边过的也确实该是好日子了吧,可烦恼少了吗?

    人活着,只要心态不知足,那好日子且都远着呢。

    今年这年好些人过的比往年还狼狈,但日子总是在往前磨的。因着因琦家的关系,老爷子今年也不说叫孩子聚在一块吃饭了,就是各吃各的,只说:“人家大夫叫你妈静养。这么多人挤在一块,怎么静养?”

    不用招待大伯子大姑子,便是回娘家也不用。今年过年林大哥林大嫂开始做起了反季节菜的营生,那玩意金贵,恨不能天天拿被子把鲜菜给盖着。多数人也都是现吃现买。因此上,两人带着孩子过年就没回家,老两口也被叫来帮忙了,也不知道怎么挤的,反正人家凑活着在铺子里就把年过了。

    林雨桐年前给把做好的熟食拿了不少过去,林雨枝也一样,她回来就跟林雨桐说:“嫂子是一点也没准备,就指着咱们呢。这是料定咱们不会看着爹妈不管。”

    挣钱嘛!再说那么大点的铺子,又是住人又是卖菜的,平时做点自家吃的饭能凑活,这大过年的大菜那地方怎么做?没地方,转不开。

    可便是没有亲戚家要去,可同样也没有带孩子出去玩。

    如今基本是没有适合孩子去的类似游乐场的地方。大冷天的去公园也不合适。

    “出去还不如在家看碟片呢。”反正是不乐意出门。

    两个大的属于过了正月初四就要去补课的,俩小的的时间相对宽裕多了,不过这俩性子活泼,同学也多。等天气好的时候,总有人在外面喊呢。一喊就出去,男孩跟男孩玩,女孩跟女孩玩。这么大的孩子好像也知道没地方玩去,人家也不去哪里。有时候就是三五个的在楼下站着,然后哪怕天天见面还好像是好久没见面的亲人似的,有说不完的话,虽然大人也不知道人家说的是啥。

    过了正月初七,之前买的房子那边就打电话来了,说可以交房了。

    可如今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对那边的房子都没有什么期待了。感觉要住进去还有好久呢。

    只林雨桐和四爷去了,当时选的位置不错,门口正对着小区的花园。进去看了一圈,真是除了房子没装修之外,其他的设施都挺好的。

    四爷紧赶慢赶的联系人装修,着重又注意了庭院的防灌水和地下室的采光和防潮,这就彻底的交给人家忙了。装修就是这个样子的,你给人家多少钱,人家给你干多少钱的活。钱跟的上,活一般是不会太慢。

    安顿好这些,这都把正月十五过完了。

    原计划是过完年之后,之前食品厂那块的地皮,怎么着如今也该动工了。可猛地出现了之前工人文化宫的事,这笔资金就暂时不能动。

    一直悄咪咪的盯着那边的动向呢,结果赵年找上门来了。

    赵年是上门请四爷和林雨桐出去钓鱼去的。

    这种天,去城外野钓,吹着冷风,又不是有毛病。人家这么着,必是有要紧的话要说,偏找不到一个安心说话的地方,哪怕是家里只怕也觉得说话并不安全。

    四爷一口就应下了。赵年也没有多呆,就像是串门似的,大概十来分钟左右,就告辞了。

    第二天吃了早饭,去厂里转了一圈,这才到了跟赵年约好的地方。

    这地方是水库,夏天来这里的人多,但是如今嘛,哪里有人?连管理员都因为还没出正月,压根就没来。

    林雨桐和四爷下车,那边见赵年和李总早来了,两口子真一人一个马扎,坐在水边钓鱼呢,

    边上还有两幅渔具,是给四爷和林雨桐准备的。

    等四爷和林雨桐坐下,赵年就迫不及待的道:“因总,那边有变故了。”

    四爷一点也不奇怪:“有人要掺和?”

    赵年点头:“对方的意思,是钱咱们可以少出,但他一定得在里面占股份。”

    林雨桐挂饵的手一顿,这未免太明目张胆了。

    四爷就摇头:“那我撒手!我劝赵总也尽快撒手。这种事,纸里包不住火,到那时候,可就真是什么都说不清了。”

    赵年放下鱼竿,一屁股坐在四爷边上的地上,“因总,可这机会要是放过去,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跟你不一样,你还有原来的兴华食品厂的地皮压着,可我手里除了现在那点地皮做厂子之外,连个腾挪的余地都没有。”他搓了一把脸,“这块地,别说将来,哪怕拿下来转手,那都是想不到的利润。再说了,那人背景深厚……”

    “背景再深厚又如何。只咱们知道那地皮的价值?你们厂那么多人,都不是瞎子。真要是咱们的钱没少花,可却暗地里给那人股份,他这相当于是把国家的大家的钱往他自己的口袋里塞。这下岗多少人不满?这往后上访的人得有多少?有人往上找,一年没人管,两年没人管,等这股子下岗潮过去了,不怕人心乱了,你说会不会有人管。到那个时候,你就是挣了多少,也是白瞎。何况,那地到你手里,你就能开发吗?明面上的价格不对,一拨一拨的人给你往工地上一躺,你怎么办?到时候处处可赔的都是钱。”说着,就带上了几分劝解的意味:“算了,为了老婆孩子的,咱们还是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走吧。这事,你怎么办我不管,到我这里……就到此为止了。”

    竟是真的放弃了!?

    赵年就看着这两口子鱼饵还没挂好呢,这又真的走了,还有点愣神。

    他媳妇就说:“我觉得人家说的对!那人背景深厚将来别人家没事,反倒是罪名叫咱一家担了。钱这东西,啥时候是个够。今年拓展不开,多等一两年就是了。”

    林雨桐坐在车上,还从后视镜里看那两口子,心道:四爷会放弃?

    才怪!

    他脑子里指不定在谋划什么呢。而且,他这个人,向来是爱吃独食的。

    林雨桐就问:“要去找姜有为吗?”

    “不急!”四爷笑了笑:“慢慢等着看着吧。”

    也是!现在找姜有为做什么?怎么着也得等到手里有了真东西吧。

    这件事到了这里,两人就真当没这事了。跟赵年两口子也还常来常往,也说说笑笑,在别的场合见到了,看起来也亲密。就跟商场上的朋友似的,但赵年再有没有掺和那事,两人就不知道了。

    四爷和林雨桐,还是按部就班的将兴华食品厂的地皮给腾出来,地方不规整没关系啊,这里靠着街道,一栋酒店,一栋写字楼,都是按照二十四层的高层设计的。

    但今年能开建的只有一栋。用的全是银行的贷款。

    而林雨桐呢,正签合同呢。如今招商引资,这个外商那个外商的往回请,每回请来,都是最高格的接待。比如说这地方美食,当然是少不了的。自家的宫廷御品,如今成了省政|府招待必点的。作为招待点心,那基本是每天都要往这边送新鲜的过来。哪种怎么加热都要标注清楚,还得有相关的人员来摆盘,怎么好看怎么摆是什么讲究这都是有说头的。

    刚把这边应酬完,电话就响了,是老爷子用家里的电话打的:“……找不见因瑱,电话也打不通……”

    “爸,有事跟我说。他去银行了,估计说话也不方便。”林雨桐说着,就疾步往出走:“是我妈又不舒服了?”

    “不是!”老爷说话大喘气:“是于子……是于子他爸妈没了!”

    以于子和原来因瑱的关系,那是得赶紧回去。老人的丧事这是大事!

    “我这就回,这就回。”林雨桐说着,就奔车上去了。

    过去的时候,老赖两口子都在,还有于子的叔叔等人,都在屋里站着呢。于子坐在屋里的凳子上,地上躺着个女人,是跟于子搭伙过日子的女人。林雨桐没跟着女人打过交道,她看向赖嫂:“怎么回事?”

    赖嫂摇头:“发现的时候人都没了,叫了职工医院的医生,他们说是喝了安眠药死的。”

    林雨桐就皱眉:“俩老人不能下床好些年了,打哪来的安眠药?”

    赖嫂朝地上的女人看了一眼,眉头动了动:“这不是正问着呢吗?”

    显然是跟这动了手了,把人打的鼻青脸肿不说,这会子人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于子这会子跟要吃人的凶兽似的,恶狠狠的。林雨桐就说:“不行就报警吧!”

    这么私下审问,这边真要较真,那可真就是犯法了。

    老赖也说于子:“老人的丧事要紧,觉得有问题,先送派出所。”

    这连床都没法下的老人,手边怎么会有安眠药的?

    可要说这女人害人,这也不对。她犯不上啊!

    到底是报警了,把那女人给带走了。这边帮着办丧事,除了喝了安眠药这一点之外,老人的身上除了褥疮也不见别的伤痕。所以这事就更奇怪起来。

    四爷动用了关系,找了公安系统的熟人。催了再催,结果一星期之后有结果了,那女人撂了。这里面的事还真不简单。

    原来这女人跟于子没有领结婚证,虽说在这边的日子过的,不缺吃不缺穿的,平时也就是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没别的事。可家里躺着这么两个人,再说不用照看,可这洗洗涮涮的,擦洗之类的,屋子里的味儿也是够叫人不好忍受的。

    这么搭伙过日子的,可不就是骑驴找马呢。

    觉得跟于子的日子过不下去,这女人就又背着于子偷偷的物色人了。物色谁呢?她接触的人也有限啊!别说,还真给物色到一个。

    谁呢?

    于子的表哥。

    说是于子的表哥,其实是于子的亲哥。都是过去的事,说的人少了,后来大家也不知道,于子其实是这边的老两口抱养来的。当年姐妹俩差不多前后生的,如今死了的老太太生了个儿子,可惜那孩子生下来就有毛病,没活过三天就死了。而这老太太的妹妹,是头一年生了儿子,第二年就又添了个儿子。那个时候,日子难过!怀第二个的时候第一个还没出百日,这一怀孕,奶水就停了。所以这老大养的特别艰难,生下老二之后,老大瞧着还病恹恹的。

    怎么办呢?就把刚生下来的老二给了妹妹家,这生了老二之后她自己有奶水了,就正好叫老大吃了。作为于家这边是折了孩子了,却有奶水,刚好得这么一个孩子养着。

    这事谁也没声张,就是知道的人也只当不知道。尤其是这于家两口子瘫了,都指着儿子呢,那更没人干生儿子没屁眼的事了,说于子,那不是你亲爹妈。

    于子怕是心里也是知道的,因此,哪怕是另一边有亲爹妈亲哥哥,他也从不去亲近,就怕这边有什么想法。

    两家人本就是亲戚,这些年也只是亲戚走动而已。

    于子的亲妈那边,到底是记挂姐姐,偶尔弄点好吃的,吃了好消化的,就叫大儿子给送过去。这于子的亲哥多来了两回,就跟于子这边的女人给好上了。

    这女人为了什么的?

    为了钱的!

    这于子的哥顶天了也就是个下岗的工人,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的那种。这女人不见兔子不撒鹰,只问离婚不离婚,离婚了跟她结婚之后,日子怎么过?靠什么营生?

    于子他哥就笑:“还要营生?银行里放着十万,光吃利息也用不完,谁还操心营生。男人这一辈子,干成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就把一辈子的钱给赚下了。”

    女人当然不信:“吹牛!”然后就是抓着裤腰带不撒手。男人色急,急的什么似的:“给我吧,我告诉你还不行。”

    谁知道这里面竟然是牵扯出当时的纵火的案子来。

    于子他亲哥,也是当时的一环,拿封口费就拿了十万。

    那老两口为什么死的?就是因为两人听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于子他哥跟那女人说:“替一个老板办事,人家给了十万。但这事不准说出去。你要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那女人只当说笑话,就道:“借你俩胆,你也不敢杀人。”

    男人憋的心里上火,就拉扯女人的衣服解扣子:“老子敢放火,那就敢杀人。”

    放火在周围这一片是相当敏|感的词汇,这女人吓住了。男人得手了,两人在屋里弄那事,于家老两口又不是听不见。真是又气又急,老太太骂外甥:“畜生!没有人伦的东西!就该抓起来千刀万剐。”

    这边两人知道刚才的话叫俩老人听去了,这才一不做二不休的。于子晚上收摊回来,女人说老两口睡着了。于子悄悄的进去,见果然是睡着了,也就没管,洗洗就睡了。第二天早起没惊动老人,直接去买早点了,收摊回来给老两口梳洗擦身然后喂饭,谁知道进去一看,人都硬了。而那女人只说肚子疼,没能起来去看一眼。

    本来就是搭伙过日子的,两人没那么大的信任关系。要不然于子不会第一时间叫了医生来看看。本来嘛,按照正常的思维,这二老的身体情况,那真是一觉睡过去醒不过来也是正常的。一是怀疑,二是二老一起走了。于子就疑心了。再一听是安眠药的缘故,于子当然觉得这就是这女人做的。不过他不知道这背后还有这些事,只以为是这女人背着他磋磨老人呢。或是嫌弃老人醒来要吃要喝的,给老人吃了安眠药,然后误杀了。却从来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些叫人恶心的事。

    因为两老人的死,因为一对狗男女的不正常关系,本来被高高挂起的纵火案,再次被提了起来。

    一厂好些人都被调查,可这又能调查出什么,却不得而知。

    而四爷却开始动了,他觉得这个时机,正是个好时机。

    这总厂重组,不是一个厂子的事,但一个厂子出事,这下一步就得停滞。整个工作的重心都倾向到一厂这边了,却没人注意,三厂那边那个工人文化宫,正在悄悄的易主。

    那地方,被打包以八百万的价格,准备卖了。

    姜有为看着四爷,眼里带着不可意思:“八百万?”

    疯了吧!一千六百万都能卖的出去的地方,怎么八百万就卖了?

    姜有为站起来在屋里屋里打转:“确实吗?”

    “确实!”四爷递了一串名单过去:“纵火案拿不下来,工作组的威信一直就没立起来。如今,这是个机会!”

    姜有为当然知道这是个机会,可这么直愣愣的捅出去,可就把人逼到死角了。在他不知道领导的意思之前,他不敢贸然而动的。谁知道这里面牵扯到谁?

    这一点四爷早想到了,只道:“今儿晚上就签合同!”

    意思是,还没落到白纸黑字上,现在请示还来得及。要是想给对方留余地,那就提前动作。要是不想留余地,那就是延后动作。

    姜有为伸手将四爷递过来的名单拿了,然后带着几分可惜的道:“你不入仕途,可惜了。”说着又问四爷:“盯着这事,你想要什么?”

    我?

    我当然是想要那一块地!要不然我费这个劲干什么?

    可你有钱吗?

    没钱啊!要是有钱,我更不用费这事!

    两人眼神交汇,姜有为就笑了:“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接下来这步棋怎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