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天机之神局 > 第433章 两次秘密的科考活动

第433章 两次秘密的科考活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一醒来就现温菁早不在床上了。√

    等我洗簌完走进客厅的时候,她正在看那些照片。

    “呆瓜,你说这张照片上的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并未抬头,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照片。

    她手里拿的正是那张岩画的照片。

    “天知道!”我叹了口气,走到冰箱边拿出牛奶,倒了两杯,走了回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可我怎么觉得这是在描述人们在做一件事。”温菁接过我递给她的牛奶,说了声谢谢。

    “说说看。”

    “你看啊,右边画的好像是一个岩洞之类的东西,岩洞应该分两层,左下角的六个人看样子像是在洞外,那几个虚线的人像是在洞中。”温菁指着照片道。“这些人应该是要取其中的那个红色的东西。”

    “取东西可以说得通,但那上面画的绝对不是岩洞,就算是,也不会出现这种画法,因为很明显,这不像是剖面图,只有剖面图才会将第二层岩洞画在那个大的岩洞之中。”我拿起来一块面包片递给了她,自己也咬了一块。

    吃完一片面包又喝了一口牛奶后,我继续道:“如果是剖面图,那中间的几个人为什么要画成虚线?难道他们是从岩洞的背面穿过去?这是一个重合在一起的并排的岩洞?”

    “可从这画上的比例来看,好像就只有岩洞才有这么大的比例差!也许就像你说的一样,那是两个一模一样完全一致的岩洞在图上重合到一起了!”

    “理由呢?”

    “因为人总不能从岩石中穿过去吧?!”温菁白了我一眼。

    从岩石中穿过去?我心里一动,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人,随即,一把扯过温菁,狠狠地亲了她一口,笑道:“丫头,你真聪明!!”

    说着,我立刻拿过手机拨通了熊鹰的电话,只剩温菁坐在那儿呆。

    直到我打完电话,她还没反应过来,一脸呆萌地望着我。

    “你现什么了?给熊鹰打电话做什么?”她一口气连问了两个问题。

    “马上去公司,车上我再和你解释。”

    ……

    上午十点,办公室内,我和熊鹰相对而坐。

    “祁老弟,你确定是这个意思?”熊鹰把五张照片放回了茶几上。

    “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我笑道。

    “你的推断目前看起来确实是有道理的,但我还是担心,日记中提到的巨石是不是岩画中的那个还真不好说。毕竟,这两者不能单纯地靠猜测来联系到一起的。”熊鹰道。

    “我之前在白城就已经遇到过这种情况了,那块‘补天之石’就是藏在石头当中的!”

    说罢,我把自己当年取得‘补天之石’的经过又给熊鹰说了一遍。

    “还有这种事?”熊鹰有些不太相信,诧异道。

    “你都能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里来去自如,这种事对你而言应该不算稀奇吧。”我笑道。

    “这就是你找我来的原因?”

    “不错,这世上除了你,没有人能从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里取出一件东西!”

    “照你这么说,现在的那些隧道就都挖不出来了。”熊鹰哈哈一笑。

    “如果那么被人轻易地取出来,把东西藏在那里面就没必要了。”我心里早想好了说辞,淡然道:“我几乎可以肯定,使用开凿隧道的办法应该是行不通的!不然,那里面的东西早就被人取走了,而给我送资料的那个人就不会把资料送过来给我了!”

    熊鹰沉默了半晌,终于又笑了:“好,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先弄清那地方的具体地址,之后我会把这个消息放出去,让那帮龟孙先去开路!”我很不厚道地笑了。“我们最后再出。”

    “但眼下就这么点线索,要想找到其中的线索,实在是高难度啊。”熊鹰将眉头皱成了山。

    “老哥放心,很快,就会有人把答案告诉我们的。”我笑道。

    “那你之前说的那个视频应该如何解释?”熊鹰又道。

    “不好说。”我递给熊鹰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视频有两个内容,是有人录下来后合成到一起的。而且,两个视频中事的时间应该是不同的。”

    “为什么?”

    “虽然只看了一遍,但还是现了两个明显不同的地方。”

    熊鹰没接话,将烟灰弹了一下。

    “先,这两个视频的摄像机应该不同的,一个是黑白,一个是彩色的,而且,彩色的画面要比黑白的清晰很多。”

    “其次,我仔细回想过,视频中那些军人的着装也不同。第一个视频中的军装很像七十年代的军服,而第二个视频中,那些军人的军装更像是新中国成立后五六十年代的。”

    “这就表明,这两个视频拍摄在不同的时间段,至少相差了十来年!”

    熊鹰点了点头,又问道:“除此之外,还有别现吗?”

    “那就只剩下疑问了。”我苦笑道。

    “什么疑问?”

    “这两个视频被放在一起肯定是有着特别的意义的,否则就没必要多此一举。”

    稍顿了一下,我继续道;“第二个疑问是,日记中提到有人被植物给杀死了,而这事的生正是因为有人偷偷地动了那种植物。”

    “之后就生了诡异的事件,这人疯了以后还致使其他人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日记中说,那些了疯的人根本就打不死,这和我在第二个视频中看到的那些僵尸一样的东西有些相像!当时,很多战士在朝它们开火,但那些东西根本就没任何的反应!”

    听我说完,熊鹰拿起了茶几上的照片,看了一眼后又放下了:“日记上说的是1963年5月,我没亲眼看过那些视频,从他们进入那个地方的情形来看,你有什么现没?”

    “这个我也现了,视频中生的事应该在日记上生的事之前!”我深吸了一口烟,答道。

    “初步判断,这两次应该都是国家组织的科考活动,也是因为生了第一次的事情后,才有了第二次。很明显,这两次都是非常秘密的科考活动。”

    “之所以说日记事件生在视频事件之后,因为有个很明显的证据,第二次他们去的时候,目的地相当明确。”

    “那个战士在日记中说‘我们终于到了’。这几个字其实就告诉了我们,当时他们的目的地是早已确定好了的。而且,他还说三班的战友现了一些东西,但连长不让他们靠近,我估计那些很可能是前一支科考队留下的东西或者说遗骸!”

    “更何况,第二个视频中,那些战士和科考队当时是驻扎在野外,并没有进山洞。”

    “而写日记的这个战士,却跟着科考队往山洞里走了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