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天机之神局 > 第151章你们全家都奇葩

第151章你们全家都奇葩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十分钟后,广播通知我们登机了。

    再次走进飞机时,我心情却是更加沉重了。

    等走到自己的位子时,现和我同排的另外两个人已经在座位上了。

    我没在意,对二人道:“借个光!谢谢!”因为我是最里面靠窗的那个位子。

    最外面的是个中年人,此时已经站起身,挪到了过道上。我没动,也没看,就站在那里准备等中间的那个人也走出来。

    “大哥,我想和你换个位子可以吗?”一个声音传来,声音很小,也有点细,是女声。

    闻言,我这才往中间那个人望了过去。

    中间位子的这个人是个年轻的女孩,看年纪不大,顶多二十一二岁,一头短,鹅蛋形的脸庞,五官非常精致,非常清秀。身穿一整套的淡蓝色休闲装,看打扮很像个学生。她已经站起来了,正一脸期盼地望着我。

    “哦,没关系,你就里面吧!”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她。

    那女孩很是感激地道了声谢,接着就挪到我的位子上去了。我也对站在一旁的那个中年人道了声谢,自己就坐到了中间的位置。这时,还有很多人仍没就坐,机舱内一片嘈杂。

    “大哥,太谢谢您了!我坐在中间有点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所以才......!”那女孩又道。

    “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打断了她,淡淡地道,也不去看她。

    “我叫风芸,风雨的风,草头芸!”那女孩继续道,“你贵姓呀,大哥?”同时还伸出了手。

    出于礼貌,我只好象征性地和她握了一下,只觉得她的手实在是有点小,而且还很软。

    “哦,我叫祁宇!”我有些敷衍,仍然没有看她,自顾自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mp3,准备在后半程继续听我的歌来打无聊的时光。

    “哟,好漂亮的mp3!还是粉色的!”风芸看到了我手上的mp3。

    我有些不堪其扰,只好勉强微笑着看了她一眼,回道:“是朋友送的!”

    “女朋友?”风芸含笑道。

    我点点头,却并未回答。

    “是索尼的吧,这种不用耳机也可以听的款式可不多!国内好像还没有卖,可不便宜了!”风芸丝毫没有感到我的不快,一脸真诚地笑着对我道。

    我本来就不善和陌生人打交道,忽然碰到这种情况就显得非常尴尬。别人这么热忱地和你交流,你如果总是不冷不热地,肯定不是什么妥当的处理方式。

    无奈之下,也只好笑道:“怎么,你知道这些?”

    “当然,因为我也是很喜欢听mp3的,可惜这次出来忘记带了!”风芸先是高兴了一下,接着马上又叹了口气。

    “你还在读书吧!”既然已经说上话了,我只有硬着头皮继续道。

    “是呀,我到吉林去看个同学!在家闲得无聊!”风芸答道。又反问了一句:“那祁大哥,您呢,您是去长春吗?”

    “哦,我是去白城,去谈笔生意!”我淡淡地答了一句。

    “这么巧,我同学就在白城!”风芸忽然高兴了起来。

    看着她的样子,我觉得非常的无语。

    看看对话已经快完了,我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于是就拿出了耳机,准备戴上。

    谁知风芸又来一句:“祁大哥,看来你对你女朋友很不错嘛!”

    我简直有点抓狂了,但一时又找不出别的话来搪塞,只好接道:“将来你也会一样的!”

    “别骗我啦,我在候机大厅里都听到了!”风芸居然捂着嘴笑了。

    令我更为抓狂的是,她居然还学了一句:“是!亲爱的丫头老婆大人!”

    我一听,几乎晕过去,这他妈都是什么鸟人啊?!

    见我神色有异,风芸又立即补了一句:“祁大哥,我可没笑你的意思,是羡慕你啊,可千万别误会!”

    我干笑了一声,道:“谈恋爱嘛,不都这样?”

    “别多心,当时,我正好经过那里,听到了你说的,不过,我誓,我只听到了这一句!”风芸见我还是没怎么笑,就继续向我解释。

    看着风芸有些慌乱的神色,我也觉得自己的表情不是很好看,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这个风芸看起来有些缺心眼,但从她的眼神来看,对人还是比较真诚的,也许是她还在上学的原因吧。想到这里,就笑道:“这都没什么的,别放心上,我不会介意的!”

    为了表示我真的已经释怀了,于是就举起了手里的mp3,道:“这里面的歌非常好听,你要不要试试?”

    顿了顿,我又补了一句:“不过,只有一!”

    “一歌?太浪费了吧!”风芸显得很吃惊。

    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笑着道:“你这么说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你从深圳上飞机就开始听,听了这么久,就只有一歌?”

    “有必要骗你吗?”我没在意他的话。

    “看你出个差都带着这东西,想必它一定是你女朋友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了!”风芸笑得有点神秘,“我没猜错吧?”

    我微微一笑,未置可否。

    “这样吧,你直接把耳机给我就成了,我可不敢随便碰人家的定情信物!”风芸笑得有些怪异。

    我心道,这他妈是算什么逻辑?mp3是,耳机就不是吗?

    想归想,我还是把耳机递了过去,并打开了。

    五分钟过去,风芸就取下了耳机递给我,道:“这是什么歌?我怎么从来就没听到过,非常唯美,也非常婉约,而且极具画面感,难怪你会百听不厌!”

    “这是一部游戏的主题曲,至于名字嘛,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女朋友专门挑出来放到这里面的,她的说法和你一样!”我答道。

    “什么?游戏的主题曲?难怪我从来没听到过!”风芸有些讶异,继续道:“你女朋友喜欢玩游戏?”

    我摇摇头:“不是,她也偶然听到,当时觉很好听,所以就下载了,并将它放到这个mp3里面。”

    “你的意思,你女朋友是下载了这歌以后,连同这mp3送给你的?”风芸的表情忽然有些异样,但稍纵即逝。“也就是说,你不但没有往里面加过,也没有将它删掉,而且还总是随身带着?”

    我没注意风芸神色的变化,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忽然,风芸盯着我看了一眼,眼色有些怪异,但随即她又摇了摇头,却什么也没说。

    我看着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心道,这孩子不但是个缺心眼,而且还有些神经质。正想问她,却听到乘务员说飞机快了起飞了,请大家坐好并系好安全带关手机之类的话。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噪音非常之大,我朝舷窗外望了望,却现风芸好几次都想说话。

    我指了指耳朵,又指了指飞机,示意不要说话,我听不见。

    她见我怪模怪样地和她比划,忽然就笑了,是十分舒心的那种笑。

    飞机到了平流层之后,耳朵总算舒服了点,转头对风芸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是朵奇葩!”说完还抿着嘴笑了同时却将脸转向了窗外。

    当时我就有点不爽了,心里暗骂道:你他妈才是奇葩!你们全家都奇葩!!

    但转念一想,好像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于是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懒得说,免得打击你!”风芸虽然脸还是朝外,但我还是看得见,她分明还在抿着嘴笑着。当时我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这语气倒像极了温菁!

    我呸,咱家的温菁可是位美女,而眼前这位整个就是个缺心眼!没有任何可比性!想到这里,我就不打算再理会风芸,正想戴上耳机,抬头时,却现风芸已经转过了头,正微笑着盯着我看。

    如果放着旁边一个大活人不管,我要真戴上耳机的话,就显得有失大体了。只好停止了动作,干笑道:“你笑得那么开心,是不是也想起自己的男朋友了?”

    “我还没男朋友!”风芸忽然变得淡然了不少,“对了,祁大哥,你以前去过白城吗?”

    “没有,但我觉得到哪里都一样!”我随口道,“经常出差,所以到哪里都没什么感觉!”

    “我也是第一去白城。”风芸道,“但到长春后还要换乘大巴,我不太熟。”

    “哦,打个的,或者四周问问就成了!”我还是没在意。

    “祁大哥,反正咱俩走的是一条路,不如一起吧,多个伴也会安全些!你说对吧!”风芸将满脸的真诚抛了过来。“说实话,我还没出过远门,所以心里有些没底。你常年在外出差,应该比我要老到得多吧!”

    我一听就觉得她这要求既荒唐又无理,心道,你他妈和我很熟吗?而且,在外地,我很不习惯和陌生人打交道,因为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安全感。

    又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心里不由就多了一些防备。我从来不喜欢以貌取人,眼前这女孩虽然年轻,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性,但多一个心眼总好过临阵磨枪。

    但回头又想了想,我他妈是不是太多心了。眼前不过是个学生而已,有必要这么防着人家吗?再看人家那细胳膊细腿,要真是什么坏人,就算动起手来,肯定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这人如此缺心眼,要不就是天真无邪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要不就是奸猾耍诈得上天入地古今第一的级骗子。看看她的年纪,就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多虑了。

    “好啊,大家一起正好也可以聊聊天解解闷!”我并未表现出来自己的犹豫,随口答了句。

    “祁大哥,你是做什么生意的?”接下来,风芸的话题就开始层出不穷了。

    看她的表现我就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大错误!

    “卖设备的,工业设备!”为了避免麻烦,我故意淡然地道。

    “那你是做业务的吗?”风芸又问。“你们一般都卖到哪里呀?”

    “哦,我原本是做设计的,至于产品嘛,全国各地都卖。”艹,没完没了了,我心里暗骂了一句。但苦于无法摆脱,我只好又笑着看了她一眼,“但百分之八十还是出口的!”

    “难怪!原来你是设计师啊!我说你身上怎么没有一般销售人员那种令人讨厌的味道呢!”风芸显得有些意外,顿了顿,又叹道。“都卖到国外去了。厉害!!”

    “哦?那你觉得我原本是干什么的?”我笑道。

    “一开始我还觉得你是个教师或者作家一类的人呢。”风芸翘起了嘴角,然后又嘻嘻笑道:“因为你身上有种比较儒雅的气质,连说话都有点文绉绉的!”

    我哈哈大笑。

    “你在深大吗?”我反问了一句,“什么专业?”

    风芸点点,说是生命科学学院的生物科学专业,已经大三了。我对这些东西通常都不怎么在意,所以她当时具体说了什么都没往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