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天机之神局 > 第146章盆栽里藏了东西

第146章盆栽里藏了东西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我先去公司处理了一些事务,然后就驱车赶往南区。

    等我到的时候,现洪开元和乔一凡早就等在楼下了。

    二人见我到了,就引着我上了八楼。

    到了门口,就看到三个警员正在忙活,乔一凡告诉我说,这警戒线今天就该撤了,局里今天安排人做最后一次现场勘察,房东也受不了老是将房子空在这儿,所以已经提出申诉了,而且很多人认为这很可能是房客不想交房租,偷偷地溜了,因为这类事件在深圳也不是什么少见多怪的事。

    这次这些警员前来再次进行现场勘察还是乔一凡特别要求来的。我知道他这么做在帮我们打预防针,以免将来又有什么事让警察再次找上我们。

    我们先在房间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那三个警员就已经开始收拾设备准备离开了,出门的时候还对乔一凡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现,然后就自行去了。

    随后,我和洪开元就跟着乔一凡进入了房间。

    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大约五十多平,门口还放了一个鞋柜,客厅也不大,大约二十平左右,卧室在门的左侧,右侧正对阳台,有一个小厨房及洗手间。

    我们三个又开始仔细地搜索这个小小的空间,半个小时过去了,三人依旧一无所获。

    正在这时,房东上来了,一看到乔一凡就叫开了:“乔警官,您这边应该都弄完了吧,这巴掌大的地方,你们都来看了好几次了,难道还有什么问题?那孙子八成是不想交房租,偷偷溜了!”

    又回头对洪开元道,这个月房租你这担保人得给补上!

    洪开元有些没好气,道:“我说老板,我朋友这个月都没住你这儿,你还想要房租啊?再说了,他不是还有三个月的押金嘛!你是不是再退给我俩月?”

    乔一凡见状,赶紧过来打圆场,又安抚了房东几句,总算平息了他俩的争吵。刚刚安抚完房东,乔一凡的手机就响了,看情形应该是乔一凡的领导打来的,我心里随即一喜。

    挂了电话,乔一凡一脸歉意地对我道:“老祁,不好意思,这里的事情局里没法立案,说是很可能是房客自行离开了,局里认为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里是生了意外状况,也不是什么刑事案件,再加上于友光的家人也没报案,所以只能暂时放一放了。局里通知马上回去处理另一案件,所以我要先走了!”

    我巴不得他快点走,他不走,我还真放不开,尽管这里暂时没有什么现,但直觉告诉我,这里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加上之前的那些事,如果让警察了解得太清楚,那所有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我还搞个毛线。

    因此,我内心其实并不希望和他一起去现一些东西,毕竟,乔一凡是公职人员,我能来这里就已经越了他的职权范围,做得太过了反而不好,更何况他正处在上升的阶段。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我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还装出一副并不意外的表情,朝他笑笑,表示理解。

    一边的洪开元不干了:“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不见了,你们居然不立案?!算什么人民公仆?哪门子的为人民服务?”

    乔一凡苦笑着望向我,一脸的尴尬!

    “人家是有制度的,你穷叫唤个啥劲儿?”我给洪开元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收敛一些。回头对乔一凡道:“一凡,既然公务在身,先去忙吧,我们再看看,如果没什么现,我们会自行回去,如果有现,我会告诉你的!”

    乔一凡感激地点点头,转身指着我对那房东道:“这位也是我同事,他看完了你就可以重新出租了!”说罢又表示了一下歉意,转身走了。

    房东生怕我们会破坏他的家具,我们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不管洪开元如何拿眼瞪他,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来来回回在房间检查了很久,依旧没有任何现,我就开始有点灰心了。心烦意乱之下,我的烟瘾却又犯了,于是就走到了阳台上去。

    洪开元跟了过来,二人各点了一支,站在那儿开始吞云吐雾。

    房东见我们没现什么,也跟了过来,朝我道:“您看完了吗?”

    我点点头,同时举了举手里的烟,表示抽完这支烟就走。那房东见状,脸上马上露出了喜色!

    我和洪开元就那么站在那里抽烟,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却见房东已经走到阳台的边上了,正在看摆放阳台上的几盆花草,嘴里还在念叨:“咦,怎么多了一盆?”

    闻言,我心里一动,除了这阳台上的几盆花草,我们将所有的地方和东西就检查过好几遍了。

    于是就连忙回头,问道:“多了什么?”

    “多了一盆芦荟!”房东指着其中一盆道。

    我心下电转,立时道:“房东大哥,这应该是洪先生朋友的东西,反正也不值什么钱,还是让他给带回去吧。”

    “带回去也好,我本就打算扔掉它的,天知道这东西是不是吉利的?”房东随口就接了一句,丝毫也没在意,说完又转身径自进屋去了。

    我掐灭了烟头,回头对洪开元道:“地瓜,找根铁丝过来!”

    “找什么找?这里现成的大把!”洪开元说罢,就指了指阳台上的衣架。我赶紧取下一个,掰直了,做成了一根细长的铁签,然后就在那几个花盆挨个捅了几下,没现什么异样。

    最后又在那盆栽着芦荟的盆子里也捅了几下,我马上就现了不对。

    这里所有的花盆都是塑胶的,我直接用铁签插到盆底,底部都是绵软的感觉,但那个栽着芦荟的花盆的盆底的质地明显和其他的有点不一样,硬了许多,好像底部垫了个什么东西。

    心里一动,稍一思索,就觉得这盆栽里肯定藏了东西,而且,绝对是于有光干的。

    但我并没立刻表态,就给洪开元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那盆芦荟带走,然后转身走进了客厅。那房东正在查看家里的配电盒,见我们回来,就问道:“看完了?”

    “看完了,谢谢您的配合!”我微笑着伸出手和他握了一握。然后,就当先走向了门口。洪开元抱着那盆芦荟,紧跟着我走出了房间。

    到了楼下,我才将自己的现告诉了洪开元,说于友光的带来的东西很可能就在这盆栽里面,并让他开车跟我回公司去。他一脸诧异,但没有再多的表示。

    二人赶到公司,洪开元又匆忙将那盆栽抱进了我的办公室。

    在门口,我吩咐助理说我有事要办,没事就不要来打扰我。

    等我关好门一转身,却见洪开元正盯着那盆放在茶几上盆栽呆。

    “什么呆啊,赶紧找些报纸垫在桌上,我要把里面的东西给弄出来!”我白了他一眼。

    洪开元这才回过神来,“哦”了一下,赶紧帮我找报纸。

    不一会,我们就在茶几上垫了好几层报纸,等做好一切准备后,我示意洪开元抱起了花盆,又用报纸将芦荟包起来,那玩意上面刺还是有点杀伤力的。然后双手掐紧了,稍一用力,那芦荟就被我连根拔了出来!

    洪开元又将那花盆底朝上在茶几上用力磕了几下,花盆的土几乎就全部被倒了出来,同时倒出来的还有一块巴掌大小的圆形物。洪开元一刻不停,立时将那物取了出来,并他用手抹去了表面的泥土。

    待那圆形物的真容完全显现在我俩的视线之下时,几乎是同时,我们二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