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舌尖上的大宋 > 第1793章:紧闭的宫门

第1793章:紧闭的宫门

作者:呼啦圈大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武卫越是靠近宫城,便越是把宫城的禁卫吓得够呛。

    有那么一刹那里,那些宫廷禁卫也觉得不知是谁起兵造反了,可百姓们的欢呼声又显得不合常理。

    等他们弄清楚这么一支大军是护送皇子进宫的队伍之时,还是没敢放松警惕,出于保险起见,值守的袛侯还是下令关闭了宫门。

    城墙上的八牛弩也齐刷刷的瞄了过来,一旦这批人马中有什么异动,便要立即发射。

    引路的禁卫先到宫门前,被紧张的气氛吓得够呛,带头的虞候又一次差点从马背上跌下来。

    他大声叫喊着请当值的将军出来印证他的身份,可即便那将军一眼便认出了他这个同僚,却也担心他已经变节,此次前来也是想用什么奸计赚开宫门罢了。

    虞候很尴尬,脸色很难看,被自己人误会也就罢了,可杨怀仁的马蹄声渐渐靠近,他更担心杨怀仁会怪罪他连宫门都叫不开。

    杨怀仁其实还真没有怪他,或许从一开始就保持了一种没看的上他的姿态。

    他策马缓缓从队伍里奔出来,来到宫门之前,瞅了瞅宫门城楼上的禁军,还有那几具巨大的八牛弩。

    这种巨型攻城弩的弩箭十分巨大,弩杆就比一个成年男子的胳膊还粗,箭头却非常锋利,平常用于攻城,能把弩箭直接射入坚固的城墙之内,形成帮助攻城士兵攀爬的阶梯。

    如果用八牛弩来射人的话,可以把人直接钉在墙上,威力十分强劲。

    杨怀仁望着那巨大的寒芒并没有畏惧,而是依旧保持一种轻松和淡然,走到宫门下才仰头大喊一声,“左卫大将军奉旨护送皇子入宫,请袛侯速速打开城门!”

    今日值守的宫门将军有点慌张,看到了杨怀仁,他也搞不清楚该如何是好了。

    按照他今天接到的通报和杨怀仁的说法,杨怀仁一行人是护送皇子进宫的,应该立即给他打开城门才对。

    可望着不远处成千上万的兵将,他又觉得好像又来者不善,万一他打开了城门,这批兵马发了疯似的冲进来,不光他将尸骨无存,恐怕还要成为历史的罪人。

    他急忙去问身边的一位副将,眼下的局面,该如何是好?

    副将也有点懵,他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大批的兵马进入东京城内,更别说眼下就杀气腾腾的站在宫门外了。

    好在他比那位将军要清醒一些,答道,“将军,当下的局面,要辨明杨大帅的目的并不难,我们请皇子殿下和去迎接皇子殿下的苏阁领出来叫门,便没有什么可作假的了。”

    那将军想了想,觉得这办法可行,起码苏公公这样的笔下身边最亲近之人,应该不会作假。

    于是他冲下边大喊一声,“请杨大帅请皇子殿下和苏公公出来见面,末将自然会打开宫门迎接皇子殿下!”

    杨怀仁知道这位禁卫将军是为了安全起见,可他同样有这样的想法,他也不敢保证今日值守的宫廷禁卫是不是受到了赵佖或者其他人的收买呢?

    万一他把大壮和苏公公叫上前来,他们便立即发射八牛弩刺杀了大壮,那又该如何面对?

    他轻笑一声,立即反问道,“尔等把八牛弩瞄向本帅,本帅可以不在乎,可若是本帅请了皇子出来,八牛弩还是瞄过来,难道是你们预谋要刺杀皇子不成?!”

    禁卫将军大吃一惊,没想到杨怀仁就这么给他扣了一顶刺杀皇子的大帽子。

    如今谁不知道官家病入膏肓无药可治,皇子不久之后便将继位?如果今天他便得罪了杨怀仁,得罪了未来的官家,那他还混个屁啊。

    他仔细想想,杨怀仁的要求也是不无道理,于是立即下令,让操弩手把八牛弩转向了一侧。

    这样一来,既可以排除自己的嫌疑,也可以在事有突变的情况下,把八牛弩重新转回来。

    杨怀仁也没法有更多的要求了,继续僵持,那就显得他别有用心了,于是这才吩咐亲兵去喊队伍中的苏公公过来。

    至于大壮,那就没的商量了,他是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冒任何风险的。

    ……

    与此同时,紫宸殿里,赵煦请来了许多人来做个见证,同时也是帮助他来印证杨怀仁带来的皇子,究竟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这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所以赵煦非常谨慎,除了两位皇太后和宗正寺的大宗正之外,还有十几位朝中最紧要位置的老臣,以及太医院的几位太医。

    当然还有妙静仙师,这种时候孩子的母亲必须在场才行,赵煦虽然心里不那么待见孟皇后,但刘清菁的事情败露之后,他还是觉得他当初废除孟婉儿的皇后之位,是做错了的。

    在他这种时候,也难免心怀愧疚,人也更清醒了,起码他觉得孟婉儿是不可能和杨怀仁沆瀣一气来欺骗他的。

    妙静仙师作为出家之人,被藏在殿内角落里的一张幕帘之后,但却因为她的身份特殊,却成了殿内的焦点所在。

    脸色苍白的赵煦等的最是焦急,按耐不住紧张的心情问道,“不是说皇子今天早上抵达东大仓码头吗?

    算上进宫这一路的路程,眼下也应该进宫了才对,如何现在还不见人影?难道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

    众人同样一大早就来到了自称殿内,如何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章惇也是很着急,甚至他比赵煦还想看看杨怀仁说的这个还在世的皇子是个什么样子。

    他主动站出来道,“陛下,按时辰算的话,车驾应该就要到宫门之外了,不如老臣移步宫门去迎接一下。”

    赵煦也早看出来章惇的焦虑,既然他自己提出来了,让他去宫门迎接一下也好,便点了点头。

    章惇拜了一拜,便快步走出紫宸殿,带着几位内侍往宫门走。

    这一路距离其实也不算远,可章惇的心情却十分复杂,内心里纠结事情未来可能的走向,以及他将如何自处。

    事情有点复杂了,连他也想不清楚,所以这段路在他的感觉里,忽然变得好长好长,好似走了一整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