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神棍医生 > 第89章 华侨看病

第89章 华侨看病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天早上,萧鹰收到了歌星龙清泉发来的传呼信息:“我老爸今天上午回国探亲兼看病,晚上设家宴接风洗尘,奶奶说让你参加,要把你介绍给我老爸、老妈。”

    萧鹰听龙清泉说过,他的父母在美国做生意,开了家饭馆,生意还不错,是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所以他从小是奶奶养大的。

    萧鹰给龙清泉回了电话,同意晚上参加他们的家宴。

    下午的时候,张金祥开车来接萧鹰。在路上,张金祥对萧鹰说:“老爷子这次回来,一半是探望老太太和飞龙哥,另外一半的原因是回来看病的。两位老人家的病在美国治不好,想回来看看中医有没有办法。中午的时候,老太太跟老爷子说起了你,说你医术很好,连中医院的院长董柜柜都很称赞,老爷子很好奇,估计待会儿吃饭之前说不定要让你给看看。飞龙哥让我先告诉你一声,让你有个准备。”

    萧鹰一听不由傻了,因为龙清泉的老爸在美国看病,不在中国留下病历的话,那自己脑海的病例库中就没有他的资料,如果没有他资料,那自己只有抓瞎,单论医术自己又哪能比得上美国医生高明呢,更何况人家看的是中医,如果没有他爸爸的病历资料,靠自己的中医皮毛,开口就要弄错,只怕连怎么写处方都不知道了。

    萧鹰赶紧说:“中医我真的不怎么在行,还是叫董院长给他看吧。”

    “董院长当然要看,他今天也要参加家宴。不过,老爷子听老太太说你是中医后起之秀,非常厉害,连飞龙哥都夸你的简直不在董院长之下,还说了上次演唱会的事,你用针灸治好他嗓子突然失声的事情,所以老爷子很有兴趣,想见识见识,倒也不一定要你给看,或者吃你的药,毕竟还有董柜柜,但还是做好准备的好。”

    萧鹰听了之后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该答应参加他的家宴,躲开去就好了,这下要丢人了。

    这可怎么办呢?昨晚上睡觉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梦到什么针灸之类的,如果他老爷子非要让自己给他扎针灸的话那就完蛋了。

    不过,他很快又高兴起来了,因为他想到,自己是重生回来的,真实历史中老爷子飞回国看病,而且是看中医,那在中国中医院肯定有他的病案资料。

    他赶紧问了龙清泉父亲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得知他父亲名叫龙辉。萧鹰立刻用名字和出生年月日进行了搜索,他惊喜地发现龙辉前后有多次在大陆的中医病历资料,之前的有之后的也有,而且大多数都是中医给看的。

    他先快速把所有病案浏览了一遍,有个大致的印象,然后集中翻阅这段时间的病案记载。

    张金祥见萧鹰突然不说话了,还以为他精神紧张,于是放了音乐,想让他轻松一下。他不说话正好给萧鹰集中精力翻阅脑海中的病历的时间。

    达到龙清泉别墅之前,萧鹰已经把主要病案都看了一遍,当然走马观花似的,因为他只需要先了解个大概,到时候还可以找时间再详细看,。

    到了龙清泉家,进到客厅,便看见一个中年人,穿着西装,正跟龙奶奶和龙清泉说话,见他进来,龙清泉赶紧让座,做了介绍。得知这中年人就是龙清泉的父亲龙辉。

    在另一侧单人椅子上坐着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女人,脸色白净,低着头。这女人是龙清泉的母亲。

    龙辉微笑打量了一下一身唐装的萧鹰,赞许道:“还是唐装看着入眼,在国外唐人街,穿唐装的还比较常见,但是在国内几乎是见不到了。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喜欢穿唐装、布鞋,这是标准的中国装束,很好啊!”

    萧鹰说:“唐装穿着舒心、自在。”

    “对对,我在美国的时候也经常穿唐装的,老外看见你穿唐装,他会更高兴,你穿西装他反而有时候不怎么瞧得起似的。”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没错,说的很好。”龙辉笑呵呵道,“我这次回来,除了探亲之外,还想看看病。我跟飞龙妈都有病,在美国怎么都治不好,就想回来看看中医。还是我们的祖国医学博大精深,我估计我们这毛病西医是没有办法了,只有中医才能想到办法。我上午的时候听飞龙和他奶奶都夸你中医很好,连董大夫都赞不绝口,尤其是针灸方面。还曾经用针灸帮过飞龙很大的忙。要不,现在你给我和飞龙的妈妈都看看病,怎么样啊?”

    龙奶奶笑呵呵说:“小萧,你就给他们两看看,让他们瞧瞧你的本事。”

    先前张金祥只说是龙清泉的父亲要看病,却没说他母亲,萧鹰根本没有搜索过他母亲的相关资料。正要询问他母亲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又觉得有些不妥,正在这时,门房跑进来说司徒雷大师到了。

    龙辉赶紧搀扶着龙奶奶前去迎接,龙辉本人也相信算命。这位司徒雷的父亲跟龙辉的父亲是发小,所以两人关系也不错。

    趁这空档,萧鹰悄悄问龙清泉说:“对了,你妈妈名字叫什么?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称呼?”

    “呵呵,抱歉,我妈妈姓阮,阮桂花。”

    萧鹰赶紧在脑海中进行搜索。果然搜索到了她在中医院看病的病历档案,主治医师也是董柜柜。萧鹰立刻快速的翻阅了一遍她的病历资料。

    司徒雷进来之后,龙辉正要做介绍,司徒雷却抢先一步,抱拳拱手对萧鹰说:“萧老弟动作快呀,先到了。”

    龙辉有些诧异,忙问:“你们两位认识?”

    司徒雷点点头说:“是啊,在上次贵府与萧先生一见投缘,很是敬佩萧先生才学。”

    他所说的才学其实是指萧鹰的算命本事,但是听在龙辉等人耳中,却以为是指他的医学。龙奶奶赶紧说道说:“对了,司徒先生你来之前,龙辉他们正要让小萧给看看病呢,继续吧。”

    龙辉忙说道:“对对,看病,小萧你给我看看我究竟是什么病?”说罢伸出了手腕要让萧鹰把脉。

    龙奶奶没好气地白了儿子一眼说:“中医望闻问切,要问病历的,你不把你的病的情况告诉医生,让医生猜谜语呀?”

    “好中医单凭把脉望舌就知道你是什么病。”龙辉说。

    “小萧还年轻,哪能跟董老头那样的老怪物比啊!”

    “呵呵说的也是,好,我先说说我的病症吧……”

    萧鹰摆摆手,说:“龙叔叔,要不还是让我先把脉,然后说说您的病症,看说的对不对?”

    龙辉有些惊讶:“这么有自信啊?那好,那你就试试。”

    萧鹰摸了脉,又看了看他的舌象,然后故作沉吟,片刻后说:“龙叔叔应该是患有耳鸣。耳朵就像蝉在嗡嗡叫一样。有时候声音大,有时候声音小。时间应该有差不多三年了。”

    龙辉有些惊讶,望向儿子龙清泉。

    龙清泉赶紧摆手说:“我可没跟他说,我发誓。”

    龙辉又望向龙奶奶。

    龙奶奶笑呵呵说:“看我做什么?我也没说,这是人家小萧的本事,你别以为人家看得准是因为作弊。”

    龙辉点点头说:“对对,我这不是对人家小萧不信任吗?小萧,你接着看,我这个在中医上有个什么讲究?”

    萧鹰说:“龙叔叔苔薄黄而腻,脉弦数兼滑,是痰火内扰。应该用温胆汤加减来治疗。”

    龙辉听了之后,微微摇了摇头,说:“我对中医多少也了解一点,因为我在美国经常看中医,回国之前我也曾看过一个当地有名的老中医。他说我舌质红,苔薄白欠津,脉弦细。辨证属于肾阴亏虚,水不函木,虚火上逆,内扰清窍。药方用的是耳聋左慈丸加味。好像跟小萧你说的不大一样哟。”

    龙奶奶一听顿时紧张起来,瞧着萧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