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蝉动 > 第八百八十一节庙堂(2)

第八百八十一节庙堂(2)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戴春峰看着惊恐万状的汪某人和笑吟吟的光头,心中兴奋不已,马上向与会者公布了甄秀的身份。

    “诸位,此人就是花钱收买吴孝义发表破坏两国关系文章的嫌疑人,特工总部情报科长甄秀。

    根据我们的推测,他的背后藏着真正的幕后黑手,对方为了死无对证和给国府制造麻烦,一定会除掉这个唯一的隐患。

    幸好老天有眼,让特务处行动人员在凶手之前找到了甄秀,还发现有人在他车上安装了爆~炸装置。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决定将计就计,在隐蔽处控制甄秀,用一个死~刑犯将他顶替,来了出李代桃僵。

    目的是让幕后黑手以为已经安全,为接下来的侦查与审讯工作争取更长的时间,创造更加安全的环境。”

    若有所指的说了两句,老戴调门勐的抬高:“在审讯人员的辛勤工作之下,现在我们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都是日本人和德国人的阴谋。

    据甄秀表示,有人向他保证只要文章能够登报,引发国府跟红俄的矛盾,对方就给他个好前程,果然事后他就当上了特工总部情报科科长。

    虽然幕后黑手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没有亲~自出面,而是由手下代劳,但是不难追查,我可以负责的告诉大家,那人现在就在这个房间之内!”

    “轰~”

    听到最后,屋里的军政大员们一片哗然,能出现在此地的人没有傻~子,结合某人的表现,谁是幕后黑手不言自明。

    现场一下子变得安静,众人或正大光明,或偷偷观察,都将目光投向了汪某人,眼神充满了鄙夷和愤怒。

    如果汪某人只是想跟光头争权,那没问题,因为这属于规则内的权力斗争,且符合绝大部分人的利益。

    双方斗的越狠,就越需要拉拢盟友,他们的位置就越稳,权力的恐怖坪衡下所有人都有好处,国府的结构就稳定了。

    但是他们不能接受有人借日本人的手实现上位的目的,那是在砸锅,让大家都没饭吃。

    在场的人都是一方大老,上升空间有限,就算日本人占领了民国,又能给出什么位置?

    总不能设几十个韦员长,轮流主持政务,你方唱罢我登台吧,权力被稀释也就不值钱了。

    一面是已经到手,看得见摸的着的荣华富贵,一面是虚无缥缈的好处,如何选择根本不用多想,毕竟国府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会议室里的气氛渐渐凝固,一个负责端茶倒水的服~务人员站在角落处瑟瑟发抖,手上托盘里的茶杯和杯盖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彭!”

    这时一个部长终于忍不住用力拍向茶几,大声询问:“戴局长,你说,那个王巴蛋究竟是谁,此事必须严肃处理,不然党国纪律何在。”

    现在到下~注的时候了,姓汪的败局已定,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他们当然要站在胜利者的一方。

    此言一出,现场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一脸正气的官员们一个个站出来怒斥幕后黑手,要求严加处置。

    看着这些仿佛与罪恶不共戴天的“正义使者”,想到自己竟然跟这种人共事,原本有些惊慌的汪某人忽然就不怕了,甚至还有点想笑。

    “姓汪的,你笑什么。”

    “我看你居心不良!”

    “说,是不是你勾结日本人。”

    似乎被他的笑容刺~激到了,首先发难的部长跳了起来,指着汪某人厉声痛斥,彻底撕破了脸皮。

    左重在人群中冷眼旁观,要是情报没错的话,就在几小时前,这位还在汪某人面前点头哈腰,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倒汪先锋。

    这就是冰冷的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权力斗争比想象的还要残酷,稍有行差踏错,便会陷入万劫不复。

    “咳。”

    国民政府负责人林老目睹这一切,知道不能再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了,那样人心就散了,果断握拳放在嘴前咳嗽了一声。

    会议室再次恢复安静,说得口干舌燥的众人乖乖坐下喝起了水,光头笑眯眯的瞄了旁边一眼,脸上没有任何不满之色。

    这位老先生的面子,衮衮诸公还是要给的,对方在前朝兴中会时期就加入了隔命,参加过辛亥首义,与国父相交莫逆。

    历任参议~院议长,外交~部部长,孙先生逝去后,果党内一时群龙无首,各方一致推举他担任国民政府的最高负责人。

    重要的是对方为人俭朴,一直独居,衣着朴素,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党国,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前辈,没有人敢放肆。

    “还请诸位稍安勿躁,听老朽一言,不知可否?”

    等议论停止之后,林老左右看了看微笑着问了一句,见众人没有反对,心中一松开口缓缓说道。

    “孙先生在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我们党内同志不团结,不能和衷共济,携手并进,葬送了大好的局面。

    就连日本人也曾说,中国最大之问题在于人人皆有私心,形似一盘散沙,故而从古至今内部纷争不断。”

    听到这话,刚刚挑头的官员有的脸色一红,有的不以为意,人在世上脱不开一个“争”字,不争,干脆回家抱孩子去算了。

    林老装作没看到他们的反应,顿了顿对戴春峰和左重夸奖道:“特务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特别是这位叫左重的年轻人。

    】

    他的名字我听过,抓过不少日本人的奸细,这次处理红俄桉件也很妥当,有这样的后来人,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放心喽。”

    搞不清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被点名的左重不敢大意,深深鞠了一躬做出诚惶诚恐状。

    “林老您谬赞了,卑职所做的都是出于职责,归根到底,还是韦员长和您领导有方,特务处的工作才能如此顺利。

    而且作为一个中国人和军人,保家卫国义不容辞,当不得如此夸赞,卑职一定以您的话作为目标严格要求自己。”

    小狐狸!

    脸上挂笑的林老暗暗腹诽,表面上点点头顺着左重的话继续道:“好一个出于职责,如果人人都如此,日本人有何惧之。

    你们有职责,我也不例外,我的职责便是遵从国父遗志,居中调和党国内部矛盾,确保果党不会分~裂,让旁人占了便宜。

    任何人都难免犯错,只要知错能改,只要翻然悔悟,我们还是要给对方一个机会的,党国培养一个高级~官员不容易啊。”

    他一句为汪某人求情的话也没说,但又像是什么都说了,执行孙先生遗志和破坏团结这两顶大帽子扣下,哪个敢再针对姓汪的。

    汪某人此时热泪盈眶,不禁后悔坪时太过轻慢老先生,谁能想到在关键时候,竟然只有对方出面为自己求情。

    不过他还没完全脱离危险,与会者看向光头,能够决定汪某人命运以及今后国府政~治走向的,只能是对方。

    按他们想来,这次委座肯定不会放过最大的政~治对手,结果光头浅笑着说出了一段让所有人震惊不已的话。

    “你们看我做什么,林老刚刚讲的非常好嘛,日本人说我们中国人一团散沙,那我们就偏偏团结给他们看一看。

    此桉到此为止吧,春峰,涉桉的所有人员尽快处决,口供和记录全部封存,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调阅。”

    “是,校长。”

    戴春峰微微前倾,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情报服务于政~治,这句话是永恒的真理,既然高层有了共识,他们执行命令便好。

    左重对此也不意外,汪某人看上去逃过一劫,可也仅仅是逃过一劫而已,被属下当众诘责的果党副总裁,还有威信可言吗。

    光头若是对这种丧家之犬穷追勐打,一来显得气量小,二来脏了手,还不如将他钉在耻辱柱上,让他在彻底的社会性死亡。

    而那些攻击汪某人的官员,要是不想未来被报复,必然要团结在光头周围,倾尽全力阻止汪某人东山再起,除此别无选择。

    再说了,果党副总裁勾结日本人陷害盟友,你让百姓怎么看,地~下党知道会不会趁虚而入,所以放过汪某人是最佳选择。

    总之此番最大的受益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光头,既剪除了心头之患,又塑造了豁达大度的形象,简直是秦始皇摸电线嬴(赢)麻了啊。

    “韦员长您真是宽怀为大啊。”

    “是滴,是滴,是卑职等欠考虑了。”

    “就按韦员长的意见办!”

    处理方案定了,会议室重新变得一团和气,捧跟演员们立刻开始了表演,争先恐后的拍起了马屁,光头听得眉开眼笑。

    他好好地享受了一会精神马杀(分隔)鸡,在发觉时间不早后和蔼的宣布散会,坐在沙发上目送与会者一个接一个离开。

    又羞又气的汪某人则在林老的招呼下低着脑袋走出会议室,跳上汽车匆匆而去,显然今天晚上汪府的锅碗瓢盆要倒霉了。

    见大局已定,邬春阳和归有光也拽着一脸轻松的甄秀告退,不难想象,在连续几天的严刑拷打后,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

    就是特工总部情报科科长这个职务,以后估计没人敢干了,没看甄秀还没上任就被处决了么,前途再重要也没小命重要。

    没过多长时间,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两个人,光头疑惑的看着戴春峰和左重,随口问了一句。

    “春峰,慎终,这次你们的做的很好,是不是还有事情要汇报,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快些讲吧。”

    戴春峰跟左重对视了一眼,最终咬咬牙做了个决定,上前几步靠在光头的耳边,张嘴轻轻说了三个字——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