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真相大白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真相大白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哈!花长老该不会春心荡漾想要老牛吃嫩草吧!”似有些‘吃味’的孙田,眼中闪过了一抹贪婪之色,特别是看向她丰满的翘臀,恨不得找一个无人的角落,狠狠的蹂x躏一番,如今听到花凤话语,尽管知道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但对他来说无意是被人横刀夺爱抢走了最难以割舍的‘礼物’。

    “咦!孙长老此话何意,莫非吃醋了?要不兄弟我劳累一下帮你赶走小情敌怎么样?又一位不顾脸面的中年人,丝毫不顾孙田喷火的目光,大声的嚷了一句,也许北电阁的弟子不清楚事实,但每一个身兼要职的长老却明白的差点都可以数清牛身上的毛。

    百年之前初入北电阁的孙田,从见到花凤的一刹那间爱慕、爱恋、表白,短短数十年的努力,只因一句‘你我不合适’顷刻烟消云散,恼羞成怒的他感觉被人当猴戏耍了,最终!因爱成恨双重打击之下毅然的加入了张哲的队伍中以求寻找良机,即使不能据为己有,也要为之毁去。

    “陆一守,放你x的狗x!老娘自个的事情关你毛事儿,瞎掺合什么呀!有事儿赶紧说,没事儿赶紧滚蛋,本来已经够烦的了,没想到看见你更烦。”听到挑逗的话语,花凤的脸上破天荒的浮上来一抹红晕,只是停留的时间很短暂,稍微的一闪而逝,怒骂一声道:老娘最近手有点痒了,要不用你来练一练手如何?”

    “不!千万不要!姐...姑奶奶...祖宗我说错话了行不?”陆一守的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摸向了恢复原状的左手,似若死了亲人一般,哭丧着脸拱手作揖求饶道:花姐,我错了!”

    “好...”

    话音没落下,站立于一旁的白袍老者似乎等不及了,笑道:小女娃,老夫今日前来可不是为了看你们打情骂俏的,如有需要不远处就是一个空房间关上门,即不用担心被人打扰,又可以享受一下神仙般的乐趣。”

    咳...不待花凤回答,陆一守似被鱼刺掐住了喉咙,干咳了一声有些腼腆的道:老前辈,话可不要乱说,小心禀报尊上告你诽谤。”

    哼!

    孙田面色阴沉的一声冷哼,紧盯着眼中多出了一抹挑衅之色的陆一守,若不是被人拉着腰部,恐怕此时已经正在上演一次老剧情而又不感到烦闷的美少妇争夺之战。

    见到并不想因此善罢甘休的孙田,张哲不由的暗自苦笑了一声,想到当初顺利归入的理由,随之也就释然了,暗自传音道:孙长老,请稍安勿躁,不久之后陆一守就是一个死人,而花凤也会投入你的怀抱之中,以享受神仙都为之过犹不及的快乐。”

    愤怒的孙田神情一楞,停下了挣扎,若有所思的余光瞄了一眼,貌似胸有成竹的张哲,挥手道:郭长老,麻烦请放开,在下懂得分寸不会乱惹麻烦。”

    紧接着不等郭章的回应,左手扒开了他的手臂,可惜出乎了意料,郭章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又加重了几分力,显然是对于孙田的话有些嗤之以鼻,隐晦的目光看似巡视四周,实则询问张哲,见到他点头同意,这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低声道:孙长老,请谅解在下的无理行为,否则某些后果不是你我二人可以承担的。”

    “嘎嘎!理解!”孙田怪笑一声,眼眶中的贪婪之色又为之增添了些许,转移目光凝视着自始至终从未有过发言权利的少年,轻声道:小子,不要磨叽了,快...快点掏东西吧!本大爷我可等不及了。”

    “我...”少年见到众人的眼神看向他,心中担忧的同时也泛起了一丝莫名的振奋,刚要开口说话,不曾想被人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新入门的弟子不要害怕,终有一日你也会站立于这样的高位,前提你有一颗必胜的心,坚持不懈的信念,再加上名师的指导,除非是资质愚钝的傻x,不然一定会名扬整个修真界。”一位年龄大概三十左右的青年冷声道,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向少年的眼神充满了嫉妒之色,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而又很纳闷。

    “哎呦!小哥何必为难一个小孩子呢?古人常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亏你还是一个大老爷们,我都替你臊得慌。”花凤不屑的嘲讽道,一点儿都不积口德说的先前之人,险些吐出一口血液。

    这时,终于等不及的白袍老者,脸色不善的怒斥一声道:够了!有完没完了,tmd都是一百多岁的人了,装纯之前看一下场合行不?”

    “你...”

    “好了!不要说了,非常时期就要非常对待一切按照前辈的吩咐。”张哲上前一步,挥手制止了小哥的话,明则不留情面,暗则是保护他的性命,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毕竟谁都不知道白袍老者脾性如何,不死人皆大欢喜,否则无意中又为北电阁招来了一个不知名的势力代表。

    少年略带感激之色的对着白袍老者点了一下脑袋,然后无数只眼睛的注释下,从空间戒指当中掏出了第一件物品,见到手中的上品宝器,张哲等人感觉有一种上当受骗的错觉。

    意味深长的眼神瞄了一眼暗自欣喜的犹楚,有心揭穿他的小伎俩,但又不想落人口实,无奈之下只能暗自着急,紧接着又看到少年掏出第二件...第五件...第十件...第五十件...第一百零七见...然就在他将要掏出最后一件之时,张哲原本坚定的信心,此刻也有些动摇了,心想:莫非苍天都要抛弃我吗?不!绝不!不甘心,也决不能就此放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经地义!”

    想到此处,张哲的眼中多了几分狠毒,紧盯着最后的一件物品,瞬间风云突变,令他失落到底的心,又如加上压制的弹簧,噌的一下又回归了原来的地方。

    但是,犹楚却没有这么兴奋了,不可置信的凝视着少年手中物品,似乎怎么也想不到会有如此巧合的一幕。

    不!绝不可能!

    犹楚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坚定的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些涣散。

    奸细?

    贼赃陷害?

    对!就是栽赃!

    不顾张哲等人诧异的目光,犹楚残忍的一笑,对着也察觉到异样的少年,喝道:快...快说是谁派你来的,究竟有什么企图?”

    什么鬼玩意儿?

    tmd不会要耍无赖了吧!

    或许心里的抗击打能力比较弱!

    除了白袍老者之外,北电阁的高层议论不一,尤其是站立于背后支持犹楚的长老团,眼中尽是失望之色,原本以为手中所掌握的势力更上一层楼,而今发现能否保住原有的位置都显的够呛,以至于有着降低的风险。

    见到此情况,张哲开心的笑了,不过他的笑只能极力的忍着,原因无它计划只成功了一半,阁主的令牌也没有拿到手中,因此笑到最后的人待定,佯装沉重的道:阁主,这又如何解释?”

    “解释?”犹楚反问了一句,血红的扫视了一眼四周,最终定格到张哲的身上,道:副阁主,好阴谋、好诡计,本阁主不得不佩服你的忍耐力,哈哈!可你还是小瞧了天下人,并非所有人都是傻x,也没有人能够对不忠心的听之任之,宛若套上了枷锁的马,假若没有新鲜的幼草引诱,恐怕你永远也看不到它的极限,于是今天这一句局暂且算你赢了。”

    “不!”张哲竖起一指微微一摆动,郑重的道:或许之前此事无关紧要,哪怕你杀了无数人也无所谓,北电阁也不会因此贸然的替换阁主,然则现在不同,加上昨天白天、以及晚上的事情,即使你主动退位,也不见得能够安全的离开。”

    “张哲,你什么意思?”听到他的话,犹楚横眉怒目的盯着神情依然的张哲,愤恨的道:痴心妄想,老x能够坐上阁主的位置,也绝非偶然,若是没有人支持你以为这么多年可以相安无事?”

    “对!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古以来恒定不变的规律,没有可以例外,也不能例外,但是之前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往的历史,没有人愿意活在过去的生活中,况且只要有着足够的利益,纵然是敌人也会变成盟友,特别是背后支持你那些老怪物,晓得不?”张哲冷嘲道,看向犹楚的眼神之中多了一抹如猫戏老鼠的嬉戏,任谁也无法预料到事情居然转变的这么快,令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痴人说梦!”犹楚闻言,仿若喝醉酒的赖汉摇晃着身躯,左手指向了站在他身后长老团,狂笑道:这些人...这些都是本阁主的忠实粉丝,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于是无需抱有太大的希望,省的到最后脸面上有些挂不住。”

    “错了!金钱只不过粪土而已,怎么可能配得上众位长老的身份。”说着,从空间戒指上掏出了一柄下品宝器接近上品灵器的连锁甲,轻声道:各位长老,不需要张某人介绍,只怕很多人都认得下品宝器的模样,尤其是对于不注重肉体的修真者,好的防御性铠甲相比于一条命都有过之而不及,高声道:哪位长老可以离开?

    沉默了片刻的张哲,心中隐约的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见到犹豫不定的长老团,又牟然的加了一剂猛然,轻声道:只要忠心没有问题,外加一件防御性的法宝。”

    哗!

    此刻的大殿上好似正在进行着一次真人表演,致使呼吸急促,贪婪的瞟了一眼张哲手中的下品宝器,又相互的皆对视一眼,似下定了某种决心,其中一位年长的人道:副阁主,此话当着?”

    “君无戏言!”张哲认真的道,看向了躲在柱子身后的脑袋,又建议性的道:除非是一些不遵守规矩,或者逼人家不愿做的事,宝器什么东西不出数日就可以拿在各位的手中,不然我也就没有机会了。”

    正在关键时刻门外飘来了一股浓重的白烟,悴不及防的张哲,没想到有人跳出来虎口夺食,暗道:某人,千万不要让老x抓住你,不然一定碎尸万段。”心中如实的想,但没过多久大殿中的人,皆陷入了昏睡当中,哪怕趁机来一个搞基都不会醒来。

    待云雾消失之后,只见罗剑锋抱着灵狐走了进来,巡视了一眼四周见到暂时性的没有睁眼人,嘀咕道:小妖精,果然没有骗我,嘿嘿!”

    当即,二话不说窃取掉了人手上的空间戒指,可不知道什么原因每捡一个戒指罗剑锋脸上的笑容就多了一些冷厉,直到拿起最后一个戒指,异军突起躺在地上的白袍老者,双眼徒然一睁,玩味儿的盯着猛然后退的罗剑锋,冷笑道:小伙子,下三滥的手段,乃正道所不能容忍的,只要你交出解药,老夫可以当做此事没有发生如何?”

    何为正道?

    何为邪道?

    罗剑锋不屑一顾的冷哼道:老家伙,该不会中毒太深傻了吧!”

    “胡说!”白袍老者脸色一红,看向罗剑锋的目光之中充满憎恨之色,极力保持平静的道:年轻人,老夫看你也不像是穷人,为什么偏要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若有什么不能说的难处只要你开口,肯定手到病除,或者人到祸事了。”

    艹!

    白痴!

    该不会脑袋有问题吧!

    狐疑的眼神又看了一眼印堂有些发黑的白袍老者,心中大概的猜出了一些什么,罗剑锋挥手道:老家伙,本公子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入土为安的人可以帮忙的,奉劝你赶紧省点力气,否则时间一长吃亏就是你自个。”说完,不等白袍老者的回答,又从来哪里来,回到了哪里。

    不久,悠悠转醒的张哲等人,似察觉到身上并没有传来任何的异样,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可令人意外的是白袍老者仿若能看透他们的心神似的,不由的为之泼了一盆冷水,道:不要高兴了,快看一下手上是否少什么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