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九十章 野心初露

第九十章 野心初露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

    顷刻间,一声充满了无尽的不甘之音,像是被人专门爆了菊花似的充斥整个房间,导致一切看似的地动山摇。

    不一会儿,机关算尽的叶城没想到最终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偏偏梦寐以求的‘利益’又为他人当做了嫁衣,以至于到死都不知道持枪男子口中的主人是谁,这不得不说死的有点窝囊了。

    当然,最为吃惊而又最为惊恐的只怕非高远莫属了,一颗躁动的心如若热锅上的蚂蚁,惶恐不安的同时又夹杂着一股说不清的恐惧,甚至北电阁主都与之无法相比。

    忐忑的高远悄然的瞟了一眼身体干瘪的叶城,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持枪男子,心里像是吃了一粒定心丸不怎么‘害怕’,献媚似的道:请问阁下贵姓?”

    呵!

    持枪男子没有答话,只是轻飘飘的一声冷哼,不过听到高远耳中仿若惊天的雷劫,震的他头晕目眩以及心神都受了很严重的伤害。

    有着自知之明的高远尴尬的笑了笑,随之仿若旁人似的盘坐在地上,就此开始了疗伤的生涯,可好景不长体内的灵器没来的运转一个小周天,又被持枪男子的动作惊呆了。

    但见后者崇拜的眼神好像看到了整个修真界最大的神灵,单膝跪向了罗剑锋的藏身之处,道:主人,霸天终于等到您了。”

    纳尼?这...这什么情况是修真界太疯狂了,还是本公子霸气侧漏,或者本公子的帅气已经到达了无人能挡的地步。

    不过,事出反常必有妖,本公子先静观其变,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太不值了。

    嘿嘿!

    考虑到事情的前因后果,不由的嘴角挂起了一抹迷人的奸笑,如了解他的人看到这样的笑容,肯定二话不说有多远跑多远,那样不仅仅是殃及鱼池的简单小事了,而是...

    “主人,请出来一见,霸天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主人。”见到隐藏着的罗剑锋不为所动,不得已的加重了一些语气,且不善的光芒憋了一眼高远,警告的意味就此不言而喻。

    嗯?

    罗剑锋眉头略皱,怀疑的目光打量了一眼四周,接着又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放’过神识,见并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正眼瞧着跪着地上的霸天,暗道:莫非他说的是我,可一出现被人格杀了怎么办?花花世界的美女可是都等着本公子的临幸,万一...”

    哎呀!

    他不敢想下去了,也不能这么想了,不为所动的收敛气息,如同一座蜡人像一动不动。

    可霸天不仅势力牛逼,脾气也非常的火爆,站起来挥枪一刺,轰隆!紧靠着窗户位置的墙壁惊显了一个大窟窿,看到灰头土脸的罗剑锋,霸天嘿嘿一笑,道:主人你怎...”

    ‘么’字没来得及从嘴里‘嘣’出来,憨笑的神情立刻转变成了冲天的怒火,如先前的霸天是一只夜幕下的孤狼,那么此时的他就像森林中的猛虎,并且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虎。

    “主人您...您怎么变成这样了?”望着正在拍打身上灰尘的罗剑锋,霸天的眼中充满了急躁以及惊恐,颤抖的身体一摇三晃的来到罗剑锋的身边,哆嗦着的嘴唇发现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激动亦是愤怒!

    单手抓住罗剑锋的衣服,哽咽道:主人...主人我...”

    扑通!

    霸天毫无征兆的跪了下来。

    这一刻,望着霸天孤傲的背影竟然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好似漂泊在海洋中的孤独小船找到了回家的指路灯。

    “你...”

    罗剑锋俯视着跪在地上的霸天,感受着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忽然冰冷的心仿若有一丝的悸动令之难以割舍,疑惑的道:你是本公子的亲人吗?”

    “不...小的只是主人身边的一近卫长,不敢妄称主人的亲人,况且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与主人相提并论,哪怕那些所谓的‘神灵’。”

    什么叫霸气,这就叫霸气!

    什么叫嚣张,这就叫嚣张!

    什么叫狂妄,这就叫狂妄!

    *裸的打击着高远的幼小心灵,原本以为之前霸天已经够目空一切了,没想到...这不仅出乎了他的意料,而且隐约的感受不久的未来整个修真界将要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然身为修真界的一员,不仅仅需要旁人所不能拥有的后台,最主要的自身的脸皮厚,否则...嘿嘿!其中的含义就不得而语了。

    谨小慎微的高远瞄了一眼陷入沉思中的罗剑锋二人,眼中潜意识的闪显了一抹嘲讽,不动声色的转身抬起的脚步没来得及放下,不知何时霸天手中的长枪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尴尬的嘿嘿一笑,道:公子您这是何意呢?”

    “死或者成为主人的奴隶。”

    “公子这这一点都不好笑,在下北电阁的长老,今天的事情如能当做没有发生,来日一定亲自登门拜访以答谢相救之恩。”

    “哼!不知好歹,那么你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霸天手中的长枪凌然一转,宛若一只生灵的苍鹰,犀利的眼神盯着高远放佛训斥阿猫阿狗一般喝道。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接...”

    一个‘招’字没说出来,声音就此哑然而止,不可置信的目光呆望着刺在胸膛的半截枪刃,蠕动的嘴唇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而流漏在嘴角的血痕似若最后的狰狞怒吼。

    缓缓而流的血液,啪的一声,清脆而又讽刺的声响掉落到了地板上,令之寂静的大厅多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彩色’。

    然不待罗剑锋有所反应,霸天又一次的使用出了之前的功法,只见他貌似对着虚空一吸,像是异性磁石似的高远的身体,看似缓慢却又出奇的快落入到了霸天的五指山。

    紧接着不见他怎么运行体内的功法,高远,不!确切的应该是一具死尸,原本应该等上十天半月才干瘪的尸体,没想到在霸天的手中一眨眼间的功夫儿,居然被流动的风轻轻一吹消散到了空气中,使之神秘而诡异。

    站在一旁的罗剑锋扫视了屋内的情况之后,似笑非笑的目光定格在了霸天的身上,不仅没有责怪他的无理行为,相反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好似自己天生就为王者似的,掌控者他人的生命。

    就在后者以为要被惩罚之时,罗剑锋开口了,道:好一个霸天的名字,果然上档次,可你的势力相对于整个修真界来说充其量不过一个二流高手,如遇到真正的高手恐怕你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况且如今正道与魔道的关系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对吗?”

    “小的知道,但主人误会了,而小的就如主人刚才所说只不过修真界的一小人物,可如果这样的小人物足够组成一个强大的军团,并且这个军团中他们的修为只高不低,那么主人以为能否称霸修真界?”

    “此话当真?”望着霸天眼中充满着强大的自信,这一刻罗剑锋坚定不移的心不由的有些动摇了,这样的牛逼人物不要说是足足一个军团那么多,即便是一个连都能让他高兴的睡不着觉,如今机会就在眼前,错过了它不但脑袋被驴踢了,同时被门挤扁了。

    丝毫不掩饰眼中流露出的欣喜,注视着霸天怎么看怎么顺眼,恨不得赶紧送一个女人好‘拴住’他的心,道:现在快带我去见这么兄弟们。”

    “这...这...”霸天听到这急切的话语,尤其是‘兄弟’二字咬的特别重的罗剑锋,一时竟像是一个娘们似的变的扭捏起来了,支吾的道:主...主人并不是小的不愿意带您去,而是这些兄弟们被分布在修真界的不同角落,且需要主人亲自前去才能唤醒他们,要不然...要不然他们只能相当于一个摆设,一点用处都没有。”

    说着,霸天不好意思的对着罗剑锋低头了高贵的头颅,也是唯一一个能够令他心甘情愿低头的人。

    “什么?”

    罗剑锋一声怒吼,凸出的血红眼珠好似托眶而出,龇目欲裂的怒视着霸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责罚这个刚认识的小弟。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此刻的这句形容罗剑锋的心情最合适不过了,但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略微血腥而又潮湿的空气。

    紧闭的双眼徒然一睁,犹若凶残的恶虎舔了一下略微干裂的嘴唇,轻声道:立刻去寻找兄弟们的‘藏’身位置,然后留下记号,之后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或偷或抢或骗,总之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方法打造一支精兵,记住是精兵,当然前提条件是他们足够的忠心,若不然你就不用来见我了,你走吧!”

    “可是...”

    “说!”

    “嘿嘿!小的询问主人将来如何联系您?”霸天腆着脸笑问着道。

    “哼!这就不是你应该操心的问题了,时机成熟之后我会联系你,你只需要记住此令出现之时,便是集合之日,懂了吗?”说话之时,罗剑锋手心中祭出了一块水晶形状的令牌,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条飞龙,尽管它被被包裹在一股魔灵相兼的真气之中,但还是掩盖不了冲天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