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八十四章 神秘之感

第八十四章 神秘之感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凄凉而*!

    风,凛冽而刺骨!

    月,皎洁而残缺!

    孤独的背影,在飘洒而落的星光交映下,似披上了一层洁白的薄纱,不仅没惊醒树荫下的人,反而又为之增添了一抹莫名的神秘之感。

    远望而去,又仿若与天地之间融为了一体,逐渐的消失在了原地,令人看不清虚实。

    不一会儿,叶城眉宇间挂着几分焦急之态走了进来,尽管心中暗自告诫保持镇定,可脚下凌乱的步伐又出卖了此刻的心情。

    咚!咚!咚!

    站在门外的叶城,对着罗剑锋所在的房间敲了三下,但令人意外的是房间中并没有传来他想象中的‘进来’二字。

    噗通!

    紧张的一颗心登时如同一位不会游戏的少女,稍不留神儿之下竟落在了水里,望着逐渐离他远去的陆地,深不见底的湖水,压抑的令他以至于求救的机会都没有,惊恐而不安。

    可就在他心情沉入谷底的之时,不曾想声音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使之又惊又怒。

    “叶掌门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望着满脸失望之色的叶城,罗剑锋适时的走了出来。

    叶城焦急的脸色微微一怔,随之一改之前的失落,看向罗剑锋的眼神如同一位脱光衣服的美女站在了身前,且非常妩媚的问一句‘大爷,奴家可是准备好了呦!’

    罗剑锋惊愕的目光斜视了一眼愣神之际的叶城,察觉着他非正常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心中闪显了一阵恶寒,一想到两个大男人之间xx,肚子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为了缓解心中的不适。

    不得已之下,罗剑锋再次出声道:叶掌门,这么晚了是因准备好了膳食,还是有其它的重事相商?”

    “哦...啊...哈哈!罗兄弟不要介意,刚才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不知兄弟现在可否入宴?”

    之后,不待罗剑锋拒绝,上前一步,拉着他的手腕率先走向了来之时的方向。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半路中的罗剑锋听到这爽朗的笑声,脑海之中浑然不觉的竟浮现了人的模样,不由的嘴角挂上了一抹苦笑,自语道:莫非...”

    正在思考之时,徒然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冷哼,道:小子,不会吓傻了吧,怎么不说话?”

    “恩?”

    罗剑锋回过神,冷眼瞄了一眼黄辉,又看了一眼坐在首位上的张修维,眼中惊显了一抹玩味儿,笑道:本公子怎么感觉有狗叫呢?这...难道不是吃饭的地方吗?实在是令本公子有些汗颜呢。”

    说话之时,挑衅般的眼神又似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本就气血攻心的黄辉,侧身对着叶城道:叶掌门,希望你下次邀请朋友时,千万不要让狗进来,不然狗会乱咬人的,即便是咬不到人,也会咬到花花草草,为了修真界的和谐希望叶掌门好自为之。”

    放肆!

    叶城没回答,黄辉立即跳了出来,青红相兼的脸色阴沉的都快能拧出一桶水,气急败坏的怒视着罗剑锋,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就让老子教训一下怎么说话。”

    咦!

    罗剑锋侧身一闪,躲在了一边对着险些摔倒在地的黄辉,道:人老了,莫非眼睛也不好使了吗?要不本公子帮你。”

    啊!

    一击不中的黄辉侧身一转,扬起的右手祭出了一股黑色的火焰,残忍的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老夫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看招!

    一眨眼间的功夫儿,疾奔的火焰就已来到了罗剑锋的面前,然它所过之处竟冒出了一股类似于焦油的味道,令人忍不住眉头略皱。

    黄辉得意的望着近在咫尺的一幕,居然发现罗剑锋放佛吓傻了一般不为所动。

    此刻,不只是叶城心中泛起嘀咕,即使张修维也瞪着铜铃般的牛眼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罗剑锋,或许别人不知道此火焰的温度,但他可了解的非常清楚,有时候以至于他都不能不重视。

    不过事与愿违,罗剑锋波澜不惊的眼眸闪过一抹嬉笑,且看向黄辉的目光充满了鼓励之色,道:可惜...可惜还差点火候,不然这火焰说不定...”说着停顿了下来,左手向上一翻转,呈现了一股不输于黄辉的火焰,以至于相比他的火焰多着几分灵性。

    然不待后者的反问,只见罗剑锋手中的火焰,就在后者不屑的注释下,犹若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逐渐的形成了一种威压,突兀的张嘴一吸,嗖!渐渐的黑色火焰由一股化成了一条细小的黑蛇进入了火凤凰的嘴里。

    原本胜券在握的黄辉猛然一激灵,挣扎的面孔仿若被人正在爆xx似享受又似疼苦,怒视着罗剑锋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噗!张嘴吐出了一滩红中带黑的血液。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张修维瞳孔一缩,只感觉后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阴风,尤其是刚才出言挑衅的人,双腿好像不受控制似的僵硬在了原地。

    “师兄,莫非我眼睛出现了幻觉,要不你扇我一巴掌。”守候在门外的其中一位弟子说道。

    “好!师弟如此凌然大义,师兄如若阻拦乃是不忠。”望着他眼中急切的神情,又一位弟子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啪!眨眼间一个血红的巴掌印出现了先前那位弟子的脸上。

    “哎呦!师兄你来真的太无耻了吧,不过这梦想与现实还是有差别的。”

    “恩!不如你我二人去研究一下最新发明的‘招式’吧。”

    待叶城回过神,眉毛一挑略显担忧的眼神惊显了一抹精光,瞥了一眼虚弱的黄辉,又看一眼罗剑锋,低头之际余光瞄了一眼坐在首位上的张修维,这才呵呵一笑,来到了罗剑锋的身边,道:兄弟好手段,快...快来坐下。”

    一旁的侍女立即上前倒了一杯酒,临离开之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饱满的胸器竟碰了一下罗剑锋的胳膊,待她回望之时妩媚的眼中居然有着一丝渴望。

    罗剑锋眉头略皱,徒然脑海中灵光乍现,嘴角了的邪笑又变成了苦笑,但流水有意落花不能无情,况且下午的大战,不仅没有感到疲惫,相反修为增了差不过进了一级。

    临来之时,原本想着勾引,不!应该是xx一些少女,眼前之人虽不能说是闭月羞花之貌,但也算是入了‘法眼’,且老话说的好,那啥关了灯什么都一样。

    因而,想到这里罗剑锋鸡冻了,悄然的的眼神瞟了瞟侍女的身材,等目光定格在她的翘臀上,轻微的一点头,传音道:晚上来我房间,本公子与你谈谈人生,畅畅理想,不见不散呦!”

    离去的侍女一听,失望的神情顿时犹若即将熄灭的煤油灯,突然添加了一些燃油闪亮了起来,要知道修真是逆天之举,即使平庸之人也会长命百岁,何况一个修真门派的奴婢,寿命虽算不上举世无双,但最起码活一两百不成问题,可漫漫长夜,孤枕难眠无法入睡,因此...

    但终究天不遂人愿,要命遇到的是武痴,要么床上的‘功夫’不行,如今...尤其下午的一幕令她原本‘死’去的心又活跃了起来,因而不可察觉的眨了一下眼睛,传音道:夜半子时,奴家必到。”

    罗剑锋佯装视而不见,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小口,似乎刹那间,体内放佛千万飘逸的精灵,依次顺着喉咙奔向了五脏六腑进入了肚里,登时一阵神清气爽的愉悦之感袭上了脑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张修维等的不耐烦了,如之前对于未见其面,而先听其人的他来说心中存在着一丝傲气,以及淡淡的不屑之色,但经过刚才的一幕后,不仅抹去了心中的傲气,反而又有了收徒弟的心思。

    一想到三个月后的弟子大会以及青年才俊会罗剑锋大放异彩,顿时忍不住的就是一阵激昂,而看向罗剑锋的目光也因此变愈加的晶亮了一些。

    可这样的目光在别有用心的人眼中引起了注意,尤其黄辉最为激动,想到一位十多岁的少年与一位入土为安的老头xx,霎时间感到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变的不自然了,但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罗剑锋,阴阳怪气的道:听说罗公子之前是穿着一套乞丐衣服进了紫华山,可否告知是和原因吗?”

    纳尼?原因?恐怕不是你这狗东西应该知道的,如不是本公子实力不济,否则还轮不到你这老东西放肆。

    突兀的眼睛一转,尽管心中这么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当即看向黄辉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嬉戏,道:古人云有志不在年高,而英雄更加是莫问出路,然据说紫华山先祖创立山门也只不过一‘恶霸’,甚至银月楼的的现任楼主之前也不过‘店小二’而已,如只因这样,岂不是说紫华山先祖‘没水平’了。”

    “你...”

    黄辉的刚要破开大骂,不曾想被人拉了一下衣袖,燃烧着怒火的目光转身一看,却见他的好友兼基友冯亮使眼色,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凝神一瞧,唰!登时感觉后背的一股像是被人专门泼了一瓢凉水冷飕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