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四十五章 忘乎所以

第四十五章 忘乎所以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

    青年冷眼看了一眼金山,语气冰冷的一声令下!

    唰!唰!唰!

    数十人穿着相同,且年龄不相上下的青年,一个个手持冲锋枪站在了金山等人的周围,黑洞洞的枪口瞬间喷出了一条长长的火舌。

    噗!

    泥土的清香中夹杂了一股烤肉的烧焦之味。

    满怀希望的少年,难以置信的看着鲜血横流的伤口,望向穿着怪异的青年眼神中充满了不甘、愤怒以及一丝不解。

    “邓艾!”

    刹那间响起了一声痛不欲生的嘶喊。

    一位面色清秀的少女奋不顾身的扑向躺在血泊中的少年,一手抱着他的身体,一手捂着他的伤口,哭泣的道:邓艾...邓艾你快醒醒...快醒醒。”

    咳...少年邓艾的额头骤然一侧,吐出了一口艳红的血液,颤抖的右手抚摸着少女的脸颊,有气无力的道:你...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的活...活下去,不要...不要报仇知...”话还没有说完,右手一落,掉在了血泊中溅起了一层血花。

    不...犹若撕心裂肺呐喊,眨眼之间传遍了整个上空,飘落下了一片枯叶。

    杀声,还在继续!

    呐喊,从未停歇!

    呻吟,彷徨无助!

    惆怅而无奈,疼苦而害怕,一声又一声的交织在了一起,压抑着心中怒火。

    束手无策的少女,轻缓的放下少年的身体,娇弱的小手捂住了他的佩剑,似自语,又似承诺的道:艾哥,等着我,雨儿马上就会去陪你的。”

    而后,转身一步一步的来到了青年的身前,悬在半空中的剑刃没来得及落下,不知何时一柄七星菱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凄惨的一笑,道:谢谢你。”

    倒地的一瞬间身体突然一转,伸出的左手停留在了邓艾的不远处,最终只能带着一丝遗憾闭上了眼眸。

    这时,金山侧身一挡,躲开凌厉的一击,龇目欲裂的眼睛放佛被人滴入了辣椒水一般涨红。

    手持剑柄的单膝跪地,斜视了一眼一个一个倒在血泊中的弟子以及亲人,企图做最后的挣扎,于心不忍的道:朋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如你我握手言和如何?”

    白痴!

    孟凡冷笑一声,七星菱一挥。

    人未至,杀气先临!

    咔嚓!

    金山手中的佩剑应声而断,在他瞳缩的双眼之中,七星菱顺着脸颊直至心脏,只留下了一道微不可见的血痕。

    爷爷!

    金雅一声惊呼,立即挣脱了中年男子的怀抱,跪在金山的侧身,莲藕般的玉臂抱起他的身体,疼苦道:爷爷,雅儿...雅儿不要你离开,爷爷...”

    孟凡眼神微变,七星菱回手一拉,鲜血涌出,顺势一扫,眼看就要莫入金雅的玉茎。

    噹!

    风驰电掣间,突现一柄长剑,阻止了七星菱前进的趋势,接着趁势一挑,剑身一斜,暂时救下了金雅。

    段意冷眼看了一眼孟凡,拉起跪坐在地上的金雅,道:雅儿,逝者已逝,切勿悲哀,眼下需要做的就是保住性命,将来为你爷爷报仇雪恨。”

    然后,不等金雅的回答,纵身后退,拉开了敌对双方的距离。

    孟凡一愣,瞟了一眼手握长剑的主人,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恼怒,奔跑的步伐腾空一跃,同时手中的枪击,一枪快过一枪,枪枪命中要害!

    扑哧!

    七星菱一尺长的菱身,莫入了百会穴中。

    原来是之前应接不暇的段意,为了救金雅来不及躲闪,恰好的中了孟凡的声东击西之计,这才赔上一条老命。

    半刻中的时间,仅仅半刻中数十人中的三分之一倒在了血泊中。

    又一位中年男子单手化掌,嘭的一声闷哼,敲击在了金雅的后颈,拦腰一抱消失在了一旁的丛林。

    追!

    孟凡一声大喝!

    镜头拉回现实!

    目光呆滞的金雅,似乎听到不是惨叫,而是悦耳的歌谣,不为所动的紧抱着金山的遗物,凝视着燃烧的火焰,噼里啪啦的声响好似嘲笑她的无能一般讥讽。

    不知不觉眼泪又一次的流出了眼眶,模糊的眼神放佛看到了金山的召唤,疾奔向了声音的来源之处。

    而其余几人却出奇的没有人上去阻拦,仿若眼前飘过的不是人影,而是一缕青烟,听着惨叫声不断的森林深处,心中的胆寒不言而喻。

    眼巴巴的看着唯一活着的长辈,不但没有看到希望,反而有的只是绝望。

    其中一人鼓起勇气,瞟了一眼将要消失的金雅,又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胡铁,道:胡...胡师叔,师妹...师妹她...”

    胡铁一向以火爆脾气而闻名的他,在这一刻变的有些寡言,紧抓着剑柄,连续几次都没有抽出藏在剑鞘中的剑刃,听到少年的轻呼,右手一哆嗦,哧的一声,居然划伤了左手的虎口。

    渐渐滴落的血液,在橙黄se的火焰照耀下,显的越发的狰狞了几分。

    侧身一望,怒瞪了一眼那名少年,心烦意乱的喝了一口水,站起来,道:嫌命长的可以去,想要活命的就跟我走。”

    随机一马当先的奔向了来时的相反方向。

    可惜,事与愿违!

    离开的步伐刚数十步,就发现犹若噩梦一样存在的孟凡挡在了前方。

    胡铁心中一惊,吓的瘫坐在了地上,一脸惊恐的道:爷爷、祖宗求...求您大...大发慈悲放...放过我吧,小的...小的日后定当效犬马之劳,求...”

    但孟凡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七星菱一晃,扑的一声闷哼,锋利的菱尖莫入了胡铁的侧肩,也不知道是力气过度,还是其他的原因,胡铁来不及呼叫,就此倒地毙命。

    扑通!

    余下的几位少年,双腿好似不受控制似的跪坐在了地上,哆嗦的身下流有了一滩黄水,瞬间导致臭气熏天。

    孟凡厌恶的憋了一眼那几位少年,随意的一摆手,只听哒哒的几声,灰黑色的夜空飘荡了一股火药味,且夹杂着一丝血腥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jc市,某郊区,破厂房!

    轻轻一抬脚,便会荡起了一层灰白色的粉尘。

    站在厂房的中央,莫名的笼罩上了一股不明的荒凉。

    咯吱!

    忽然间,*的铁门发出了一声不该有的孤寂袭上了心头。

    万籁俱静的厂房为之增添了几分恐惧。

    嘭!

    一束耀眼的白炽光,射在了一位被捆绑四肢的男子上,只见后者浑身鲜血横流,衣衫破烂不堪,相比一个乞丐都有过之而不及。

    噗!

    他只头一扬,紧闭着双眼,脸色淡然的吐出一口血痰,道:罗剑锋,你他么的给老子滚出来,你这个卑鄙的小人,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滚出来。”

    啪!

    话音未散,脸上就迎来一个响亮的耳光,眨眼间一道浸血的巴掌印,浮现在了脸上。

    哈!

    男子冷笑一声,双眼微眯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阿福,身体登时一激灵,眼底的深处闪过一丝恐惧,而且是前所未有的的恐惧,讨好似的道:福爷,福祖宗只要你老人家放过我,小的一定把您当成先祖供起来,您看如何?”

    阿福眼皮子一抬,双手依然交叉藏在衣袖中,像是没睡醒一样,淡淡的道:孩子,你该吃药了。”

    噗!

    坐在一边的罗剑锋,刚喝到嘴中的茶,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又喷了出来。

    侧身一转,扬着下巴,道:菲儿,帮公子擦了。”

    隐藏在暗处的罗菲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这个不知羞耻的公子,脸色微红的手帕一丢,扔在了罗剑锋的怀中,道:公子自己来,菲儿不帮你了。”

    “什么?”罗剑锋眉毛一挑,表情严肃的道:菲儿,你确定这么做吗?”

    “我...我确定。”罗菲眼神有些躲闪的道,但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足。

    “好,本公子知道了。”罗剑锋拿着手帕随意的擦拭了一下留在嘴角的茶水,只身来到男子的身边,手中的茶水一倒,混合着血液流入了脖子中。

    男子身体一颤,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面目凶恶的吼道:罗剑锋你他么的不要欺人太甚,你不就是想知道那人的计划吗?老子偏不让你得逞,即使死也要咬你一块肉。”

    你有种!

    罗剑锋五指抓着茶杯的上口,狠狠的按压在了男子的伤口上。

    嘭!

    手中的茶杯一摔,大喝一声,道:来人,准备好的‘大餐’拿上来。”

    不一会儿,数十位身着一袭黑背心、灰军裤、黑军靴的青年男子,一人拎着一头母猪,而且其中一人还拿着一架摄影机,齐声道:公子。”

    罗剑锋转身一看,霎时心中大喜,冷眼扫视了一眼面漏恐慌之色的男子,道:你们不要愣着了,我们的卢大少已经等不及了,赶快上吧。”

    好嘞!

    为首的一位上前一步,恭敬的道:公子,不知这药量如何添加?”

    额!

    罗剑锋一声诧异,猛然一拍额头,惊呼道:你这小子,平时看你挺机灵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这段时间是不是过得太轻松,有点忘乎所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