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三十九章 不欢而散

第三十九章 不欢而散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哈!

    夏侯尧轻笑两声,眼底的深处射出了一道精光,只是很短暂,一闪即逝。

    先是深深的注视了夏侯雪一眼,然后目光转向罗剑锋,似耐人寻味,又似一语双关的道:罗少大名如雷贯耳,想必不用我多说,也知道此次前来的原因吧。”

    哦!罗剑锋一声诧异的轻呼,瞟了一眼夏侯尧,在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异样的闪光,搂着夏侯雪的手臂不由的加重了几分力度。

    突然间,脑海之中灵光乍现,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一想到最亲爱的女人是一个叛徒或者是安插在身边的卧底,后果...登时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脸上的笑容就此又增加了几分。

    仰天大笑一声,道:念你是长辈,尊称一声‘夏侯叔叔’,但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也不能乱说,要不然我会告你诽谤的呦。”

    扑哧!夏侯雪一听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随后又一脸娇羞的‘埋’在了罗剑锋的胸前,不时的用余光瞄一眼。

    但相比之前,苏涵心中的担忧反而又增加了几分,看向夏侯尧的眼神不由的也多了几分怜悯。

    要知道公子一向不予外人开玩笑的,即使家人、甚至他的女人也不例外,而这次的谈话二句不到却说出了一个冷笑话,可见他心中的愤怒。

    坦然自若的娇躯前倾,右脚上前一步,看似随意却别有洞天,只要有心人留意就会发现,苏涵的小动作不但守住了外人的攻击,而且随时反手置敌人于死地。

    不过,夏侯尧侧神秘的一笑,心中感叹的同时也有一丝的羡慕,甚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yin欲,遥想当年如有这般的红颜知己也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他单手一挥随意的抖动了一下腰间的衣服,抬起的目光对着苏涵投去了一个善意的眼神,放佛再说我没有恶意。

    之后,扶了下一滑落鼻梁上的眼镜,笑容不减的道:罗少,此言差矣!不如我们找一个地方坐下来详谈如何?”

    “也好!”罗剑锋答应一声,伸手一招,一辆xx(车的品牌)轿车开了过来,随后两手不老实的一拍,打在了苏涵以及夏侯雪的翘臀上,后者心领神会的登上了车。

    眺望着扬长而去的车辆,心中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就此登上了夏侯尧的车,他也想看一看这位面慈心不善的中年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是敌还是友。

    恬静的夜,似乎披上一层遮天蔽日的黑幕覆盖在了整个上空,微风袭来的芬香似一股迷人的*药,交织而混合。

    jc市,某区,茶楼!

    袅袅轻烟,四壁图画,优雅而祥瑞,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茶香。

    罗剑锋以及夏侯尧二人相视而坐,注视着茶艺美女洗杯、煮杯、泡茶、闻茶、品茶,一道道不紧不慢的动作,宛若轻盈的舞者一般,楚楚动人。

    待茶艺美女走后,夏侯尧方才开口,道:罗少,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次找你来两个原因,一是接雪儿回家,二是与罗少合作。”

    “是吗?”罗剑锋浅浅的饮了一口清茶,放下茶杯,低头憋了一眼飘在水中的茶叶,不可置否的道:夏侯族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

    夏侯尧闻言脸上的笑容一僵,低头的一刹那眼底的深处惊显了一抹杀机,端在手中的茶杯又放了下来,直视着罗剑锋,一字一句的道:罗少,不用藏着掖着了吧,实话告诉你夏侯雪是我的女儿,而我今天就是来接她回去的,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必须带她走。”

    “你行吗?”罗剑锋不屑的抬头看了一眼夏侯尧,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顿,溅起了一层层水纹,放佛一朵盛开的莲花。

    他身体前倾,单手伏在桌子上,讥讽的道:夏侯族长,据说所知这十八年以来你从未照顾过雪儿一天,即使钱都没有给过一分,而如今冒然前来认亲,是不是看中了她是我罗剑锋的女人,是不是看中了她能为你以及你的家族带来了利益,是不是?”

    “瞎...瞎说”夏侯尧底气不足的反驳一声,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慌乱,厉声道:不要血口喷人,当年事出有因,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自欺欺人!罗剑锋大喝一声,腾然站起来,俯视着夏侯尧,道:趁我没有发火之前,你以及你的家人最好不好去接触她,否则夏侯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而后走出房门之时,忽然转身补充道: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去怀疑我的势力,那样的后果,你们承担不起也无法承担。”

    “等一下!”夏侯尧吼道。

    罗剑锋仰头一望,脸颊上涌出了一抹怒气,冷眼喝道:怎么?难道还不死心吗?”

    夏侯尧闻声心中一喜,不急不躁的喝了一口茶,才缓缓的道:难道罗少就不想知道武林大会为什么提前举行吗?”

    哦!罗剑锋身躯一顿,迈出的脚步停留在了半空中,饶有兴趣的望着岿然不动的夏侯尧,心中泛起了嘀咕,暗道:莫非另有隐情?”随即又否定了这样的想法。

    再次回到刚在坐的位置上,道:说吧,假若能够引起我的兴趣,那么我们可以详谈,但是千万不要骗我,否则后果你是知道你。”

    “哎呀!贤侄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气大伤身,火大伤神...”话刚说一半,似乎察觉到了罗剑锋脸色开始不好看,连忙哈哈一笑,话锋一转,道:武林大会的举行,其实是一个影子,而它真是的目的是为了选择选拔优秀人才进入上界,那里才是众人梦寐以求的天堂,什么资源、宝物数不胜数。

    据听说上界爆发了一次百族大战,各门派死伤无数,为了补充新血液,所以他们迫不得已下来招人。

    而你正是他们各大门派的争夺人才,至此才会任由你这么嚣张,却无人制止的原因。”

    罗剑锋眉头一皱,目光如剑的盯着夏侯尧,一把抓住后者的衣领,低声道: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

    夏侯尧坚定的道。

    哼!罗剑锋冷笑一声,推开夏侯尧坐在了凳子上,一手敲打着桌面,一手搓着没胡子的下巴,心中顿时疑惑了。

    余光瞄了一眼非常淡定的夏侯尧,只见他的额头浮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而且右手有着轻微的颤抖,霎时一目了然。

    冷哼道:念在你是长辈,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

    夏侯尧听着回荡在空气中的话语,脸颊上一改之前的慈祥,浮现了一抹狰狞,望着窗外远去的背影,心中又升起了一种无力之感。

    传闻罗剑锋此子不仅嚣张跋扈,而且有些妖孽般的智谋,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担忧的同时夹杂一丝淡淡的悔意。

    回过神的一瞬间,对面却坐着一位不速之客,佯装的喝了一口茶,漫不经心的道:徐贤侄不知此次前来是有何见解?如果只是看笑话那么你可以请回了。”

    仿若空气中散发着无色无味的毒药一般,徐天轻掩着口鼻,眼角之上挂起了一抹笑意,放下一只空杯,倒了一杯茶之后,端在手中不饮反而闭着眼睛吸那一缕淡淡的云雾。

    就在夏侯尧再次出声之时,徐天才放下茶杯,轻声道:夏侯叔叔,古人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如今恰好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不如一拍而合共同伐之如何?”

    做梦!夏侯尧冷哼一声,一脸鄙视的道:徐天不要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假若五天前你说这句话还有点可信度,但现在只是一个很臭很臭的屁。”说着,拉开皮包甩出了几张红色人头。

    若无其事的徐天,注视着那几张红的有些刺眼的人头,几秒钟之后,目光转向了窗外,眺望着车水马如龙的道路,心中思绪万千,悲哀中带着一丝狠毒。

    十分钟过后,掏出揣在兜中的手机,拨通了那个最不想拨的号码,道:合作吧。”

    某郊区,夏侯家!

    坐在首位上的夏侯谷,夏侯家的实际掌门人,听完夏侯尧的诉说,不由的多看了他一眼,只是那一眼就让夏侯尧有一种坠入冰窖的错觉。

    夏侯老爷子扫视了一眼夏侯家的其他成员,语气平淡的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这不是你们敝帚自珍的时候,今后的夏侯家何去何从都发表一下意见,否则就要落后,落后就要挨打,挨打就要做出让步,那样夏侯家族离灭门也就不远了。”

    话音一落,夏侯家次子夏侯寅先是左右张望了一圈,而后在夏侯老爷子眼神的示意下,沉声道:父亲,依照我个人意见,夏侯家的未来只能与罗家绑在一块别无他选,而且最关键的人恰恰就是罗剑锋此人,只要他点头同意一切的问题都会迎难而解。”

    “不妥。”夏侯家的小女儿(是指夏侯谷的女儿)夏侯筱一声娇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