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三十六章 苏涵住院

第三十六章 苏涵住院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咕噜噜!这时,肚子又发出了不甘心的抗命,不经意间目光聚集在了野兔的小pipi之处,咕咚的一声,又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

    憋了一眼野兔,又看了一眼支起帐篷的**,心一狠,牙一咬,接着出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

    一刻钟之后,吕茂松开奄奄一息的野兔,转身走向了池塘,扑通一声,潜入了水底。

    之后,仰头仰望天空陷入了沉思当中,一些不堪回首的画面犹如电影一般呈现在了脑海之中,不知不觉他的眼角之处流出了泪水,凄惨的一笑,冲着天空大吼发泄心中的愤怒、不满、不甘以及无奈。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天地之间的戒子!

    不过,始终无法改变的是有些失去是偶然亦是必然,他失去了自由,同时得到了冠绝一时的武艺;他失去了天真幼稚,同时得到了成熟老练;他失去了······也许他恨,恨苍天不仁,恨大地不义。

    但终归揭底的还是他胆小、懦弱,苍天是公平的也是不公平的,它冷酷无情的关闭了眼前的大门,同时也留有了一扇窗户,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答案是因为你本身的实力不够强大,倘若你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拥有着强大的背景,拥有着...事情只会按照你的剧本来演。

    否则,你只能宛若一具行尸走肉一般默默的接受别无选择,只因这就是现实。

    嘭!乍然间,吕茂衣不遮体的站在了池塘的边缘。

    杀杀杀杀杀杀!

    嗖嗖嗖嗖嗖嗖!

    砰砰砰砰砰碰!

    似乎着魔了一般,迈着凌乱而不是分寸的身法穿梭在了树林中。

    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在空气中只剩下了一道道银色的残影,一枪快过一枪,枪枪毙命!

    树叶、石子放佛也不甘落后如同天女散花一般,一招快过一招,招招命中!

    眨眼之间,整个半空中全部飘散着一些被支离破碎的树枝树叶。

    远处的高阳看着吕茂疯狂的发泄,心中有些不忍,但又无可奈何,同时不知为什么心中又闪现出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担忧。

    “够了。”一声怒喝让吕茂停止了他手中的动作,低着头来到高阳的身边,面无表情的道:师傅。”

    哎!高阳叹息一声,右手成爪摸着吕茂的脑袋,出奇的没有多于的动作,欣喜中带着一丝担忧,道:徒儿,为师已经把修炼的诀窍交给你了,但这山中却无法让你走向巅峰,所以你要下山。

    下山之后,或许没有人可以阻挡你的步伐了,临走前为师再教你一套功法,但一定记住不到不得已不要用,否则必将引来杀身之祸,明白吗?”

    “是,师傅!”吕茂答应一声,低头的一瞬间,反手一转,一根尖锐的木枪出现了手中,挥手一刺,木枪与高阳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噗!而后木枪回拔,一道血箭飞溅在了空中,在阳光下,好似一位成*子妖艳而勾魂。

    高阳低头呆视着肚皮上的血洞,之后木讷的看向了吕茂,颤抖的道:为...为什么?”

    哼!吕茂冷笑一声,鄙视的看了一眼高阳,狠毒的道:你说为什么?哈哈!你竟然问我为什么?畜生你有资格说这一句话吗?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多久了吗?

    我等这一天等了三个月!三个月!整整三个月!!!

    你知道这三个月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生不如死!”直至最后吕茂的脸颊成为了一种狰狞。

    也不知道是激昂,还是其他的原因,吕茂捂着手中的木枪,再次一刺,枪头直接从高阳的*直通gang门,残忍的道:师傅,怎么样舒服吗?是否徒儿再加大力气呢?”

    “你..."高阳刚说出一个字,也不知道是伤势过重,还是其他的原因双眼一翻,脑袋就此耷拉了下来。

    吕茂一看这情况,有些不确定的晃荡了一下木枪,见高阳没反应之后,双腿一弯跪坐在了地上,不知不觉流出了两行热泪。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jc市,某医院!

    敞亮的大厅之中,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阴冷的风,浓重的阴暗感似乎笼罩着一层幽灵之网侵蚀着来往急匆匆的人。

    但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从他们的眼神之中看到的不是‘重获新生’的希望,而是彷徨、绝望、悲伤以及无奈。

    走廊的一角,好似赶庙会一般人满人寰,但出奇的非常安静,没有一丁儿点的噪音,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之声。

    滴答!挂在墙壁上的钟表,仿若地狱的索命鬼,每敲响一次,人的心就颤抖一次。

    而紧抓着的衣袖也因此添了一层湿气,一个个面色紧张的偷望着人群中的罗剑锋,但见后者徘徊不定的步伐走来走去,不时的抬头望一眼紧闭的手术室之后,脸上的冷色就增加几分。

    院长沈柏挺着肥胖的身躯上前一步,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其他的原因,锃亮的脑门儿清晰的冒着一层细小水珠儿,看向罗剑锋的目光有些忐忑的道:罗少,要不先去休息一会儿,等手术成功之后马上通知您,行不?”

    罗剑锋身形一顿,停在了原地,而眼神的深处,却攀爬上了一抹凌厉的杀气,脸色一沉,一把抓住沈柏的衣领,紧握的拳头眼看就要砸下去。

    徒然间,被一双柔弱的小手紧紧的‘包裹’住了,罗剑锋扭头一看,只见梁玉俏生生的站在一旁,且一脸紧张的注视着他,眼中满是祈求之色。

    呵!罗剑锋冷笑一声,一转眼间恢复了平静,放佛一个没事儿人一样,漠然的道:不要有下一次,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是...罗少放心,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沈柏苦笑的答应了一声,又向着梁玉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退回了远处。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或许很久吧。

    恰逢此刻,走廊的拐角之处,响起了一声有人欢喜、有人忧的声音。

    “你是谁啊?挡在这儿干嘛,快给我让开,我要去你们找院长。”不知是男是女的声音叫嚣道。

    “不行,公子交代不许任何人进去。”一位貌似青年的小伙子目不斜视的扫视着来往的过路人,不屑的回答道。

    “小子,我没有听错吧,如果他是公子,那我就是公子他爹,哈哈!”那人刚笑到一半,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只听啪的一声,那人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红的疤痕,而且可以清晰的看到浸血的迹象。

    似乎还不解气一般,青年小伙又补上了一脚,俯视着那人,道:侮辱公子着,死!”

    随后,单手化爪,掐着那人的脖子,抵在了墙壁上,而那人脚也随之一点点的离地。

    咳...那人短小而无力的双手,一边掰着青年小伙犹若老虎钳的右手,一边求救的道:快...快放开你的狗爪,我...我爸是张伦,你...你最好快放了我。”

    “是吗?”此时的青年小伙放佛一位绝色女子勾引着张伦,调笑道:这么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官了?”

    “对,整...整个个jc市都...都是我爸一人说...说了算,”张超也就是那人阴狠的道。

    不远处的罗剑锋等人,听到张超二人的对话,脸上出现了不同的表情,尤其是沈柏的脸色,豆大的水珠儿,唰唰的往下流。

    扑通!沈柏双腿一弯跪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的仰望着罗剑锋,颤音道:罗少我...我不认识他,您...您要相信我,这...”

    罗剑锋眉头略皱,二话不说就是一飞脚,紧接着一声闷哼,只见沈柏膝盖摩擦着地板滑向了张超二人所在的方向,可见这一脚力量的强大。

    “公子!”突然的一声惊呼,不仅阻止了罗剑锋前进的步伐,而且间接的救了沈柏的一条命。

    梁玉一脸担忧挡在了罗剑锋的面前,目光之中虽透漏着一丝的害怕,但还是很坚定的道:公子那个手术室的灯...”

    话刚说一半,却见罗剑锋侧身一转奔向了微开的手术室,眨眼之间罗剑锋已经抓住了苏涵的玉手,一脸柔情的道:好些了吗?”

    苏涵躺在病床上微微一笑,苍白的脸色浮现了一丝娇羞,象征似的挣扎了一下,道:公子不必担心,只是一些小伤而已,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罗剑锋闻言,脸色一变,轻捏了一下苏涵的脸颊,佯装成恼怒的样子,道:小伤吗?你确定是小伤?”

    “我..."苏涵目光闪向一旁,有些心虚的道:确...确定吧。”

    “好,既然你如此确定,那么待会儿不要怪公子我不懂得怜香惜玉。”说着,罗剑锋挥手一摆,一双手伸向了苏涵的胸器。

    “不要。”千钧一发之际,苏涵一声喝,媚眼含春的怒瞪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