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三十五章 吕茂

第三十五章 吕茂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合作!

    金顺义低声咀嚼这两个字,望向远处景色的眼珠子一转,愣了片刻,不但没有急于答应,心中反而增添了几分疑虑。

    右手搭在膝盖上,摇晃着瓶中的美酒,嗅到的不是酒香,而是危险的气息。

    一时脑海之中环绕了一些陷阱、诡策以及阴谋等之类的顾虑,不确定性的看向徐天,道:这不会隐藏着杀机的吧。”

    啪!话音刚落,金顺义接着又扇了自己一巴掌,心中暗道:蠢货!”

    但徐天好似没有听到一般抓起酒瓶,打开瓶盖只一仰头,酒水就被他饮尽,登时感到高浓度的酒精,放佛一团炽热的火焰,燃烧着体内的五脏六腑。

    咳!突然间,徐天的脸颊微胀,猛然的一吐,刺鼻的酒精夹杂着一丝血腥的血块,落在了不远处,溅起一片粉尘。

    苍白的脸颊为之增加了一丝映红,自顾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隐约的只见脸颊上的笑痕深陷了几分,再一次的询问道:合作与否?”

    金顺义闻言,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只因这一系列的计划不会因他这么一个小人物而改变。

    虽说是一个大佐,但背后的艰辛是无法诉说的,所以他没有选择,只能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冲!冲!

    然而就在徐天转身离开的一刹那,金顺义面目略显狰狞的道:徐公子,我需要井伊贞子的消息,如有可能抓住她交给我。”

    徐天身躯一顿,脑海之中浮现了一道朦胧的身影,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痴迷、爱恋以及还有一丝愤怒,似一种承诺,又似一种决心一般,道:我会的。”

    此刻深山老林之中,古木参天,遮天翳日,如同苍天的诅咒,潜伏在夜色中的野兽犹若地狱的催命鬼,厮杀着眼前的猎物,暴躁而狂妄。

    “哈~哈~哈~”

    一位约莫二十左右的青年,一边又一遍的挥动着自己的手臂,出拳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每一次出拳空气中都会带着一丝波动。

    徒然间,一个人影从他的后背偷袭而来,青年立刻转身以掌化拳,嘭的一声二人各自倒退一步,偷袭之人俯视着半跪在地上的青年道:不错!的确出乎我的意料,短短半年的时间能成长到如此地步,我深感欣慰。”

    “全凭师傅悉心指导,如果没有师傅的教导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青年低着头恐惧的道,同时身体竟然有着轻微的颤抖。

    “不!”偷袭之人反驳一声,看向青年的眼神之中窃喜带有着一丝yin欲,也不知道是亢奋,还是其他的原因,某个部位支起了小帐篷。

    上前一步,左手成爪掐住青年的头顶,喉音有些轻颤的道:不要妄自菲薄,天赋与努力是密不可分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不想做的事情,。

    假若有天赋而不去努力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所以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能成功。”

    忽然间,偷袭之人的左手一按,青年的额头一低,整个脑袋埋在了偷袭之人的两腿之间。

    啊!不一会儿,高阳也就是那位偷袭之人,闭着双眼低吼了一声,呼吸有些急促的道:徒儿,辛苦了。”

    青年一脸木然的擦拭了一下残留在嘴角的白色液体,眺望着高阳远去的背影眼中全是阴毒之色,而后走向了那间陪伴他半年之久的茅屋。

    轻车熟路的翻出藏在暗格之中的照片,随后挥手一撕,身上的衣服犹若纸屑一般散落在了地上,他一丝不挂的站在水池边缘,望着照片笑容灿烂的少女,手在某个部位...之后低吼一声,双手张扬就这么躺进了水池中。

    而飘落在水中的照片一角,竟然略微模糊的显示着‘叶舞’二字,另一角则显示着‘吕茂’二字,名字中间画着一个不规则的心形,连接着彼此。

    不错!他就是消失半年之久的吕茂。

    半年前,吕茂与黑衣人达成协议之后,当天出发次日来到了这一处森林,但令他不敢苟同的是此人居然是一个变态,不仅皮肤黝黑、身材瘦小,而且脸上有一块明显的胎记。

    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双小眼睛散发着一种绿色的幽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屋中竟然圈养着一条全身黝黑的母蛇。

    每到半夜之时,屋中就会不时的传出一些不一样的呻*吟。

    开始之时,吕茂并没有觉得不妥,而高阳也对着吕茂抱着一种不屑以及怀疑的心态,所以每天传授一些简单的训练方法之后,人就消失了。

    可是这一切的沉寂却在某一天月黑风高的晚上打破了,吕茂正在熟睡之时,突然感到身上传来了一些异样的感觉,迷糊的双眼睁开一看,顿时看到了那个让他终身难忘的丑恶嘴脸。

    余光中见高阳一手掐着自己的手腕,一手游走在屁股之上,登时一股羞辱之感袭上了心头,没来得及咬牙自尽,口中却被塞了一块臭布。

    啊!突然一声低喝,火辣辣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紧接着眼眶中流出了两行热泪。

    就这样,吕茂告别了不一样的处男之身,随着时间的推移,高阳不但没有停止这种行为,反而变本加厉的羞辱吕茂,至此萌生了一颗扭曲的心。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渐渐的吕茂似乎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之后一直默默的承受着高阳的变态之举。

    镜头回到现实,不远处山峰上的高阳,一脸欣慰的注视着翻躺在池水中的吕茂,心中燃起了一股自豪之感。

    始料未及的是短短半年的时间,他(是指吕茂)居然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一想到他(是指吕茂)日后的成就,心中更加坚定把自己毕生所学传授给于他(是指吕茂),翻身一跃,站在了水池边缘。

    “徒儿,现如今的你与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变,从今天开始为师传授你真正的修炼功法,希望将来有一天你可以问鼎天下,那么为师也可以笑傲九泉了,哈哈!”高阳大笑两声道。

    但吕茂则一脸漠然的瞅了一眼欢喜中的高阳,心中的怒火讶然一触即发,呼吸急促的在水中打了一枪之后,方才缓缓的穿上衣服,看了眼那个木板上的字体之后,便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静等着高阳的讲解。

    棍,百兵之祖!

    枪,百兵之王!

    剑,百兵之君!

    刀,百兵之帅!

    戟,百兵之魁!

    “虽说如今社会的武器重心转移到了热武器之上,但冷兵器的重要性却不可忽略,一名合格的杀手就是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物体杀死自己的敌人,没有枪用刀,没有刀用剑,没有剑用木棒,没有木棒用用拳头···总之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物体。”高阳严肃的道。

    而吕茂听到高阳的讲解,表面上不为所动,心中却有了全新的认识,仔细的观看着高阳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环节。

    而后,高阳弯腰从地上随便捡起一片树叶,两根手指夹住其中三分之一,嗖的一声,转眼间见树叶已经插入50米之外的树身当中,如不是余下的部分树片在晃动,吕茂不敢相信一个小小的树叶就能带来这么大的杀伤力。

    “徒儿你看清楚了吗?枪法很重要但自身的修炼也很重要,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这不是传说现实中也存在,但为师要告诉你的是不要过于注重外物,那样只会让你自己停滞不前,明白吗?”高阳语气有所轻缓的道。

    “徒儿谨记师傅教诲。”吕茂身躯略弯答应了一声。

    “好!”高阳从怀中掏出一本破旧的书,上面隐约的还能看到一些干枯的血迹,有些不舍的抵到罗剑锋的面前道:这是机缘巧合之下偶然的到的一部身法,只是我资质愚钝只能领悟到一点皮毛,但我也凭这一点皮毛让我好几次让我重获新生,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领悟的更好。”

    吕茂略显激动的接过高阳递过来的书,《移山缩地法》五个黝黑的大字映入了眼帘,即刻坐在原地一手拿书一手翻书,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如饥似渴的饿汉子一般,忽然遇见了一桌满汉全席摆,立刻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对于吕茂的动作虽有些无语,但也并没有什么不过之处。

    弹指一挥间,光阴如似水,吕茂来到一个简易的茅屋之中,随意的一脚踢开挡在眼前的骨骸,一屁股坐在了锅旁边,瞅着冒泡的热水,拿起有些生锈的刀就要对兔子来一个破膛开肚的屠杀。

    可是,接下来发现了让他这辈子做梦都预料不到的事情,野兔居然流泪了。

    吕茂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吓得他爆了一句粗口:我cao!什么情况。”

    为了确认是不是真实的情况,低头仔细认真的查看了一下,没想到确实是流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