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三十三章 井伊贞子

第三十三章 井伊贞子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眨眼之间,敞亮的客厅之中只留有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噗!乍然间,罗剑锋的头顶上冒出了一股墨黑色青烟,烟雾消散之后,他双眼一睁,闪过一道精光。

    无所顾忌的倒了一杯茶,斜望着窗户的位置,道:看了这么久了,本公子又不收你学费,难道你还不打算出现吗?”

    等了一刻钟之后,并没有看到理想中的那个人影,罗剑锋眼珠子滴溜一转计上心来,暗道:嘿嘿!是c罩杯呢?还是b罩杯呢?”

    他也不点破人影的藏身位置双手成爪,迈着似猫又非猫的步伐,贼头贼脑的走向了窗户的位置。

    目测观看罗剑锋的手竟然与那个人影的胸器形成了一条直线,似乎两个异性相吸的磁石,一点一点的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这样的举动是必然还是偶然就不得而知了。

    唰!身影一晃,井伊贞子一脸漠然的站在沙发的不远处,不知为什么见到罗剑锋的那一刻,脸颊上浮现了一抹红晕。

    瞅了一眼罗剑锋悬在虚空的爪手,又瞄了一眼自己挺翘的胸器,目光中有些躲闪的道:公子,不知您是否满意这样的答卷呢?”

    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的一双纤细的玉手,放也不是落也不是,一时尴尬的停留在了胸器的位置,只要稍稍的用力向上一托,那么后果不言而喻了。

    “答卷?”罗剑锋反问一句,一举一动的表情再加上无辜的节奏堪比那什么斯卡影帝,皱着眉头道:什么答卷?公子我这人可是很忙的,每天需要忙的事儿太多太多了,莫不成你诓骗我。”

    说完,即一本正经的凝视着井伊贞子,前倾的身躯似乎只要一言不合就会出手攻击的趋势。

    哼!井伊贞子冷喝一声,直视着罗剑锋的双眼,道:瞎说,我看你每天只是忙着泡妞,一点正事儿都不做,都有好几个女朋友了,也不知道收敛一些。”

    随后又自顾的掰着手指列举了一大堆罗剑锋流连风花雪月场所的艳史,但随着列举的艳史越来越多,井伊贞子俏脸一改之前的冷酷,登时挂上了愤怒中带有一丝的娇羞。

    而此时的井伊贞子在罗剑锋看来几乎是一个深闺小怨妇,假若再穿上古代的衣装,与貂蝉都有过之而不及。

    咦!罗剑锋上下打量了一眼井伊贞子,惊呼道:好大的一股醋味儿,莫非有人吃醋了不成。”

    而后又故作姿态的贴近井伊贞子的娇躯,闭着眼睛‘狠狠’的吸了一口,好似贪杯的醉酒之人嗅到了一股梦寐以求的香气。

    “你...”井伊贞子气急的抽出腰间的佩刀指着罗剑锋,不知为什么散发着杀气的佩刀竟然有着轻微的颤抖,索性随手一抛,陪伴她多年的刀‘没入’了沙发中。

    转眼间,目光之中浮现了一抹雾气,撒娇似的道:骗人,就知道骗人,我再也不理你了。”说着,就此转身奔向了门口之处。

    “站住!”罗剑锋一把拉住井伊贞子的手腕回到客厅,一边为她擦拭着眼泪,一边笑道:怎么?这就要打算放弃了,一夜之间杀死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那个井伊贞子消失了吗?你就是这么服侍主子的?”

    呸!井伊贞子娇吐一声,挥手甩开罗剑锋的趁机占便宜的咸猪手闪到一边,凶巴巴的道:公子,外界的传言果然没错,你不仅善解人意(衣),而且满嘴的花言巧语,稍不留神儿就会陷入你的糖衣炮弹之中对吧。”

    询问的语气之声,没来得及消散,就见井伊贞子骤然的后退一步闪在了一旁,一脸紧张的盯着不远处的罗剑锋,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会落入‘特制’的圈套。

    “哦!是吗?”罗剑锋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尖,虽说事情的本质并非谣言传的那么邪乎,但又无法解释其中的疑点,至此才酿成了今天的‘名声’。

    铮!坐在沙发上,二指一弹手中的佩刀发出了一声清脆之音,且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杀气。

    咔嚓!虚空一挥,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出现了一条细微的裂缝,剩余的茶水缓慢的流了出来。

    “不错,好刀,可惜...”罗剑锋话锋一转,直勾勾的盯着井伊贞子,道:可惜配不上你这位佳人,你觉得呢?”

    “我...”井伊贞子侧身躲开了一步,羞涩中带着一丝欣喜,不轻易的动作似乎躲开那一道炽热的目光一般,低着头一时语塞。

    罗剑锋一看这情况,心中暗道:哈哈!有戏,幸运女神我实在是太爱你了,等日后一定封一个大大的红包给你。”

    殊不知这一次的无心之举,某一天的征战竟然真的遇见了幸运女神,而且更加无语的是又抱得了美人归。

    镜头拉回现实,罗剑锋趁机抱住那放佛包含了无尽委屈的娇躯,俯在井伊贞子的耳边,道:做我的女人吧,让我终生保护你,好吗?”

    井伊贞子娇躯一颤,慌乱的挣开罗剑锋的怀抱,一想到仇人神出鬼没的身影,仅存的一丝喜悦,瞬间犹如摔在地上的玻璃镜,顷刻间四分五裂,颤音道: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罗剑锋一声大喝,利剑一般的目光直视井伊贞子,道:只要你愿意,没有人可以阻止,即使苍天也不行。”

    “难道...难道你不怕与**为敌吗?”井伊贞子坚定的目光中带有一抹的欣喜以及一丝说不出的担忧。

    哈!罗剑锋张狂的大笑一声,道:怕,我当然怕了。”

    井伊贞子一听脑海之中顿时犹若五雷轰顶,苍白的俏脸毫无血色,几乎下一瞬间就要窒息,推开那带有既熟悉又陌生味道的怀抱。

    空洞的眼神看向罗剑锋,紧咬着下唇,只是倔强的她仍拼命的控制着将要拖眶而出的泪水,浑浑噩噩的迈着凌乱的步伐,就在转身的一刹那间,却听到了让她一眨眼之间从地狱迈入天堂的话语。

    “我怕...我怕失去你,我怕失去这个独一无二的你。”罗剑锋望着那个孱弱的身躯道。

    井伊贞子脸色微愣,闪着精光的眼泪,霎时间流露了出来,不顾一切的扑向了罗剑锋的怀抱。

    这一刻,令她感到暗无天日的生活充满了温暖的阳光。

    这一刻,令她感到之前的一切阴霾全都一扫而光。

    这一刻,令她感到爱原来是这么的简单。

    一刻钟之后,井伊贞子抬起挂满泪痕的脸颊,不确定的道:公子,这是真的吗?”

    罗剑锋没有回答她的话,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不是幻觉,双手捧着井伊贞子的脸颊,就这么在后者似娇羞又似喜悦的眼神中亲吻在了一起。

    就在她呼吸急促之时,罗剑锋方才松开那略微冰凉的丹唇,情深意切的道:这世界上能够让我罗剑锋害怕的人都已经下地狱了,而我便是这一切的主宰。”

    恩!井伊贞子鼻哼一声,侧躺在了罗剑锋的胸膛,听着那砰砰直跳的心脏,脸上洋溢上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灯,不知何时已经灭了。

    衣服,不知何时只剩下了内衣裤。

    房间,不知何时披上了一层粉红色的薄纱。

    星罗密布的繁星似乎不忍直视一般,悄然的躲在了云朵之中,不时的偷偷探出脑袋瞄一眼。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许很久吧。

    树叶上的露珠,顺着花纹落在了窗台上,溅起一朵水花,伴随着一缕折射的金光映在了佳人的脸颊上,令人有一种遐想。

    嘤咛!井伊贞子睁开朦胧的睡眼,霎时间感到一阵刺眼,玉臂微弯半遮晨光看向了一旁,映入眼帘的却是空荡荡的床被,脑海之中瞬间浮上了一丝失落。

    嘶!软弱的一面好似不想让人看到一样,侧身一翻转,**顿时传来了一阵巨疼,羞红的脸色出现了一抹苍白,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也顺着脸颊落在了枕头上。

    咯吱!这时,背对着的房门被人推开了,紧接着一声”小懒猪,起床了。”

    井伊贞子娇躯一顿,顾不上娇躯传来的疼痛,迅速的搂住罗剑锋的脖子,哭泣的道: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瓜,怎么会呢?”罗剑锋拉起掉落在一旁的被子,披在井伊贞子的娇躯上,道:我只是有事需要处理,不忍心打扰你睡眠,知道吗?”

    哦!井伊贞子轻点了一下脑袋,娇羞的躲在被子里,道:公子您...您先出去,我...我要穿衣服了。”

    “好,等会儿下来吃饭,然后给你介绍几个姐妹认识。”罗剑锋道。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井伊贞子抓住罗剑锋的手腕,欣喜的同时有一丝的哀求,道:公子我...我只想做你的*人。”

    罗剑锋一听,眉头略皱的道:怎么?难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只是现在的我还背着仇恨,不希望因为我而为各位姐妹带来伤害,答应我好吗?”井伊贞子祈求的望着罗剑锋道。

    “那就委屈你了。”说着,罗剑锋走出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