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二十章 杜家的抉择

第二十章 杜家的抉择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刀非刀,似见非剑的匕首,照着虚空猛的一划拉,却见漫天的怒火呼啸着一阵阵寒风,紧接着脚尖点地,整个身子就消失在了原地。

    jc市,某郊区,杜家。

    杜城杜老爷子正襟危坐在主位之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宛若两把尖刀,凝视着低声哀嚎的杜凡,手中的龙头拐杖猛然一登,怒其不争的喝道: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能有半点隐瞒。”

    “爷爷,我...”杜凡一五一十的道出了之前的一切,余光偷瞄了眼杜城,只觉得的后背阴森森的,浑浊的眼神居然清澈了几分。

    杜家儿女们听完杜凡的诉说,一个个好似吃了苍蝇屎一般,憋得满脸通红,尤其是杜凡的父亲杜驰,如不是他老婆拉着他,只怕手中的拳头早就照着杜凡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罗家,可以说是整个华夏国的禁忌,不要说是有可能成为那位的孙媳妇,就算他家的一只蚂蚁被踩死了,也是天大的事。

    微妙的关系,是很多人如履浮冰,稍有不慎便会坠入深渊,永不得翻身。

    现如今竟然在他最宠爱的孙子面前,欺负他的孙媳妇,实在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哎!”杜老爷子仿若饱经风霜的枯手,因用力而颤抖的紧握着,也不知道是疼惜家族的未来,还是惋惜杜凡的伤口,老态龙钟的脸颊流出了两行热泪,闭着眼睛挥了挥手。

    沉闷的气氛压抑的使人喘不过气,犹如一把尖刀悬在了脑袋的上空,随时给人致命的一击。

    杜家儿女们一看,一个个举手无措的站在原地,到嘴边的话语,却只是蠕动了几下。

    尽管心中有再多的安慰之语,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恰在此刻,杜家保姆适时的出声,化解了杜家儿女们的尴尬,对着似乎闭目养神的杜老爷子道:老爷,晚膳的时间到了。”

    “恩,你们都走吧,去各忙各的吧,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杜老爷子回答了一句,显然后半句是对着杜家儿女们说的。

    罗家相比杜家来说却是热闹非凡,只不过热闹的气氛之中透漏着一股无形的杀气。

    杨梦坐在沙发一旁挽着罗剑锋的胳膊,一言一语之中都夹杂着浓郁的火药味儿,面色不善的斜视着梁玉,夹枪带炮的道:梁小姐,听说你今天被一流氓羞辱了,如不是峰哥及时出现,也许就会发生不可预料的后果,对吗?”

    “是的。”梁玉也不甘落后的挽着罗剑锋的胳膊,不复之前的胆怯,娇挺着饱满的胸器,针尖对麦芒的注视着杨梦,一脸幸福的道:感谢苍天能够让我在有生之年遇见公子,就算是公子的仇家,只要公子需要我都会义不容辞。”

    “你...”杨梦一时语塞的一边掐着罗剑锋的腰间,一边气哼哼的道:昨天峰哥帮我买了一套全世界最漂亮的裙子,还有一双限量版的高跟鞋,很多同学羡慕的不得了,我真是太爱你了峰哥。”

    “哼!瞎说,昨天公子与我同住一个房间,根本就没有离开一步,这不今天起床之后带着我狂商场买的裙子,鞋子,漂亮吧。”梁玉毫不留情面的揭穿杨梦的谎言,且炫耀着身上的裙子,与穿在脚上的鞋子。

    而夹在两人中间的罗剑锋,此时却是有苦楚不说,且还要强颜欢笑的陪着她们瞎胡闹,几乎是痛苦着并快乐着。

    二楼的拐角处,姚彤暗自窃喜的望着眼前的一幕,感叹的同时也有点小得意。

    三天前,罗剑锋神秘失踪,急的她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没想到再次回来之时,又带回了一个美貌不输于明星的女子,使她心中的怒火瞬间化作了一股冷气,顺着盲肠之处,排在了体外。

    正要说话之时,又听到了一声怒喝,“不要吵了,都给我回房间,乖乖的躺床睡觉。”

    接着,不理会杨梦二人的目光,回到了房间,只听嘭的一声,似乎不满的宣泄。

    杨梦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又是一声冷哼,彼此分道扬镳的回答了自己的房间,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进入了睡梦之中。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五天已过,杨梦以及梁玉放佛约好了一般,除了吃饭之外,二人从外有过一次的碰面。

    而罗剑锋一是寻求突破,二是为了避免见面时的尴尬,一连续的五天时间都在闭关修炼。

    今天,若不是为了解决梁玉的族中大事,只怕独自一人已经悄悄的离开了。

    端坐在沙发上,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最终无奈的开口道:梦儿,今天我有急事,需要出一趟远门,你好好在家呆着,不要乱跑。

    倘若无聊了,打电话给苏涵,让她陪着你逛逛街之类,明白吗?”

    “哦!”杨梦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刚要准备说些什么,又发现了梁玉眼中闪过的一抹狡猾中带有着一丝得意。

    熄灭不久的怒火,貌似被人专门泼了一桶燃油,燃起了熊熊大火。

    颤抖的指着梁玉,对着罗剑锋问道:你是不是要带着她走?”

    罗剑锋一听,眉头略微皱了皱,一改之前的和颜悦色,道:是的,今天我明白的告诉你杨梦,还有你梁玉,我不管你们二人之前发生什么样的不愉快,从今天开始都给我,和睦的相处,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听到了吗?”

    目似剑光的扫视了眼二人的表情之后,拉着梁玉踏上了行程。

    杨梦闻声,刹时间感到头晕炫目,面如土灰的远望着那个日思夜想的背影,心中竟然是那么的依依不舍。

    低沉的跪坐在地上,回想着之前的快乐时光,居然只因她(是指梁玉)的到来,使彼此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悔恨、自责、难过错综复杂的一一闪过消沉的眼神,疼苦的煎熬犹若万蚁蚀心。

    而杜家的煎熬相比杨梦来说,更为有过而不及,一连续的五天都是胆战心惊的生活在原有的岗位上。

    不知不觉之中竟然瘦了五斤,细嫩的肌肤也增添了几分瑕疵,束手无策之下,再一次的聚集在了杜老爷子家中,一个个争的面红耳赤,互不相退让。

    这令杜家本能的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嘭!杜老爷子手中的拐杖一登,扫视了一眼近乎陌生的亲人儿女,喝道:不要吵了,你看看你们,你看看像什么样子,为什么了手中的那么一点权力,长辈没有长辈的样子,小辈没有小辈的样子,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老头子的存在吗?”

    “爸(爷爷)...”杜家儿女羞愧的低声喊了一句。

    杜老爷子挥手打断他们的话,道:这件事儿你们不用管了,该干嘛去干嘛把。”

    站在窗边,仰望着漆黑的夜空,再三思量之下,拨通了那个最不想拨的号码,只听对面传来了一声沧桑中带有一丝威严的询问。

    “喂,老杜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儿吗?”

    “罗老哥,大事儿没有小事儿倒是有一件,一时拿不定主意,还请罗老哥指点一二。”杜城略带询问的道。

    “哦,老杜啊,这可不是你的作风,都是入土为安的人了,有必要这么拐外抹角吗,有什么直说,要不然我可就生气了。”罗雷也就是罗剑锋的爷爷,故作威严且半开玩笑的批评了一句。

    挂完电话,杜城回想着那句回荡在耳边的话语,“小孩子们打架,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不要放在心上,下次注意就行了。”

    仔细一琢磨,瞬间明白了些一二三四五六,愣了半刻钟之后,拨通了儿女们的电话吩咐了一番。

    因此,jc市泛起了滔天大浪,原有的格局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不仅其他家族出乎意料,就连上面那位爷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罗家以及罗剑锋的危险程度,再一次的增加了几分,那些针对性的计划也随之搁浅了起来。

    寂静的深夜,吹着冷飕飕的寒风,即使是炎热的夏天,也避免不了不寒而栗。

    走在路上,匆匆擦肩而过的树林,放佛一条盘缠的蟒蛇,黝黑中带有绿色的肌肤,闪亮着淡淡的幽光,梁玉紧张的抓着罗剑锋的衣服。

    突然间,路的前方形似一道人影飘忽而过,猛然一回头,不知何时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肩膀上。

    啊!一声惊呼,发抖的躲在罗剑锋的怀中,略带哭音的道:前方...前方有鬼。”

    低头思索对策的罗剑锋,听到梁玉的惊呼,顺着她所说的方向,扭头望了过去,却是一位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孤魂野鬼,冷笑一声,张嘴一吸,魂魄转变了自身的魔元。

    三下五除二的收拾了那些飘荡在了夜空中的孤鬼之后,轻拍了一下梁玉的肩膀,道:那不是鬼,只不过一些破烂的衣服而已,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在此地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赶路行吗?”

    “恩。”梁玉余光憋了眼乌漆墨黑的树林之后,与罗剑锋的距离拉近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