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十一章 失望所归

第十一章 失望所归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机讥笑道:不为什么,只是看你不顺眼而已。”

    讽刺!*裸的讽刺!

    且夹杂着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蔓延在了周围,似乎阴冷的寒风,使之温度下降了几分“我...”不等邢奇志的反驳,扑通一声,像是抛弃垃圾一样被天机扔在了身后,缓慢的步伐放佛黑无常一样震撼着他的心灵。

    他故作惊恐之状,胆怯的挪着身体一步一步的向后退,一边暗自思量着对策,一边急声道:天机你我皆是同门,为...为何互相残杀?难道你...你不顾帮规所在了吗?

    “帮规?”天机惊愣的反问了一句,微愣脸颊增添了一抹似乎嘲讽的笑容,一把抓住邢奇志的衣领,道:你在威胁我吗?”

    “威胁?不...只是事实就是而已。”邢奇志得意的反击了一句,趁机抓住了藏在身后的手枪,随时准备着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举。

    “哼,是不是实事求是对我来说一点不重要,但...”

    天机的话刚说一半,却被罗剑锋挥手打断了,快如奔雷的一脚踢向了邢奇志,咔嚓一声,手腕应声而断,攒心的疼痛瞬间席卷心头,爆汗如雨的他,颤巍巍的转身怒视着罗剑锋,低吼道:为什么?”

    接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刚要去抓苏涵的小腿,却没想到再一次迎来重重的一击,错愣、疑惑、惊骇充斥了眼帘。

    仰望着面色讥笑的罗剑锋三人,紧握的拳头,因用力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插入了掌心之中,带着一阵阵似乎麻木的疼痛,鲜艳的血液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的狰狞可怕,不甘的道:苏...”

    嘭!又一声闷哼,邢奇志弓缩着身体,使愤怒冲昏头脑的他猛然站起身体,呼吸急促的道:我...我要杀了你。”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罗剑锋掐住他的右手腕,飞脚再一次的踢在了邢奇志的肚子上,扑通一声,承受不住压力的他跪在了罗剑锋的面前,随即嘴中吐出来一些不知名的液体,混合着一丝恶臭,使人不忍直视。

    “今天下午跟踪的那辆车去什么地方了?”

    邢奇志闻言,心中一惊,飞快的思索着此话的含义,突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残忍的反问道:哈哈!难道这就是你求人应有的礼貌吗?

    “你...”罗剑锋气急的凝视着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方的男子,扬起的右手刚要落下,却被苏涵拦截住了,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那浑身因疼痛而颤抖的身躯,不知道是同情还是怜悯,低声道:如果你不想你的家人,因你而遭受劫难,知道的说出来吧。”

    “家人?哈哈!家人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认为我会在乎他们吗?嘲笑的眼神斜视了一眼苏涵,扭头对着面无表情的罗剑锋,恶毒的道:跪下来...跪下来求我,要不然休想知道你的女人在什么地方?

    “大言不惭!”天机怒喝一声,踩在了邢奇志的小腿上,紧接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传进了几人的耳朵里,显然是邢奇志的话激怒了他。

    要知道在他的心目中罗剑锋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他的再生父母,绝不会让任何人侮辱,哪怕一句无怪紧要的话都不行。

    好在这样的举动并没有持续太久,幸运的捡回了一条命,却为之付出了一条腿的代价。

    女人是世界上最佳的辩论对手,也是最不讲道理的人之一。

    此时的苏涵犹如暴怒的狮子,处在愤怒的边缘,本以为一番好意,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无知的咒骂,忽然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扑哧一声,锋利的高跟鞋,扎在了邢奇志的右手上,噗!犹如月下的喷泉,飞溅出梦幻般的血雨,显得异常神秘诡异。

    邢奇志感受着右手上传来的疼痛,出奇的没有大喊大叫,清澈的眼神没有丝毫的不满,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却隐藏着一丝莫名其妙的担忧,沙哑的道:杀了我吧,杀了我!”

    罗剑锋似乎失去了耐心,对着天机一摆手,不悦的道:交给你了。”说着,走向了阴暗之处,似乎与天地之间融为了一体,如影似幻。

    “遵命!”天机像是拎小鸡一样抓着邢奇志的衣领,挂在了一旁的树枝上,放佛一件人形衣。

    滴答...滴答!鲜艳的血液顺着他的裤脚落在了地上,但让人意外的是那些鲜血化作了一团如烟似雾的气体消失在了原地,隐约的只见一双闪着绿色光芒的眼睛,贪婪的注视着邢奇志的伤口,如不是罗剑锋身上散发着一股足以致命的气息,此时的邢奇志或许已经成为了一具干尸,但也相距不远了。

    天机注视着眼前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邢奇志,像是低声自语一样,坐在一旁的车顶上,嘀咕道:听说你有一个十八岁的妹妹,她的学习成绩非常棒,每年都的奖学金,并且还是一个美人,如果让她去**台,或许会有很多人愿意为之花钱吧。”

    果然不出所料,邢奇志抬头惊恐的望着悠哉自在的天机,放佛后者所说的已经发生了一样,急促的呼吸加剧了血液的流逝,随即又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黯然的低下了高昂的头颅,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

    但天机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的粉碎了他心目中仅存的一点希望,使之全线崩溃。

    “江菲,3000年9月18日出生,从小被亲生父母寄养一个远方亲戚家中,直至三年前父女相认,却有一个非常疼爱他的哥哥,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虽然以兄妹想称,反而同居在了一起过上了情侣的生活。

    一年前神秘失踪,返回之时学会了一身武艺,半月前再次失踪,改头换面且摇身一变重新出现在了jc市,充当起了一名司机。”

    至此,天机停顿了下来,忽然语气一变,怒喝道:是不是江伟先生?”

    “我...”邢奇志,不,应该是江伟精神恍惚的扫了一眼冷面寒光的天机,道:我...我说,求...求求你们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

    天机闻言,心中狂喜,急忙的道:快说,只要你说出来不但没有过错,反而是大功劳一件,有可能会保护你的女友不受伤害,并且...”

    “不...不需要。”江伟连忙打断天机的话语,有气无力的道:只要你们不去打扰她的生活,我就心满意足了,当时...”

    忽然间,从远处传来一声破空的响声,扑哧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插入了江伟的心脏,说话的声音哑然而止,带着一丝遗憾踏上了黄泉路。

    突然而来的情况,使罗剑锋三人一时呆立在了原地,任谁也无法预料到,竟然有人在老虎的嘴下拔毛,并且是这么的悄无声息,最先反应过来的天机二话不说翻身而起,冲着声音的来源之处直奔而去。

    片刻之后,怅然若失的天机站在了罗剑锋的面前,捧着一把匕首,单膝跪地的道:公子,请惩罚。”

    “你没有错,起来吧。”说着,罗剑锋刚要伸手扶起天机,却被后者打断了。

    “不,公子,这是我的失职,如...如果刚才的拿一把匕首是...”

    天机不敢、也不能再说下去了,回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心中的悔恨犹如畜势待发的火山一样油然而生,执拗的道:公子如若不惩罚,天机就此长跪不起。”

    这时,苏涵对着左右为难的罗剑锋道:公子,刚才传来消息,杨梦小姐回家了。”

    “什么?”罗剑锋先是一愣,然后惊喜的抓着苏涵的手臂,因兴奋而颤抖的道:此话当真?”

    不等苏涵的回答,直接拉着她上车、打火、转弯的动作一气呵成,中间不带一点的拖泥带水,就此扬长而去。

    飞奔的路途中,罗剑锋随意的扫视了一眼,只见苏涵眉宇间流露着一丝担忧,徒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

    嗡!他放缓了疾奔的速度,脑海之中瞬间混乱成了一团,思索着近日所发生的一切,似乎恍如隔世的笑脸,盘绕在了心中久久不散。

    时光飞逝,转眼间三天已过,杨梦的失踪放佛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信。

    阴沉、压抑的天空好似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阴云密布,似乎酝酿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时,心情沮丧的罗剑锋回到居住的别墅,没想到却再一次迎来当头一棒,一怒之下,下达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命令,丝毫不亚于一场震惊世外的“大地震”。

    至此,向来低调的“轮回阁”映入了有些人的眼帘之中,尤其是他掌控的六星煞、十二地支、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等154人堪称世界之最,不仅仅令人闻风丧胆,而且使人感到恐慌,并且是发自内心的恐慌。

    那些地下的势力,不得已纷纷投鼠忌器,要么就此灭帮,要么就此融合整顿,要么隐姓埋名远走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