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内奸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内奸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好了!

    等待命令的方兴,听到罗剑锋的话,不由的暗赞了一声以至于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尤其最近几天的提心吊胆如不是利益的诱惑,说不定就被逼疯了。

    又似做贼一般偷瞄了一下四周,谨小慎微的低声道:公子,假若明天完成任务之后到哪集合?”

    “集合人员是吧!”罗剑锋低着脑袋在原地走了几步,悠忽的向上一看,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俯身到方兴的耳边,低声自语了一番,随后又不是很放心的道:方长老,无须担心!只要弟兄们完成了任务,马上顺着小路离开北电阁,而相距此处的百里之外有一个凹谷,千万记住不要留下尾巴,否则兄弟们的性命就不保了。”

    “明白!公子放心,在下一定交代清楚,绝不会耽误大事。”方兴说完,迷恋般的看了一眼俏生生站立于旁边的灵狐少女,一言不发的走向了小院外。

    罗剑锋望着消失在眼前的背影,眼中多出了一抹嬉戏,暗道:方长老,千万不要怪本公子心狠手辣,只因你不杀人反而会被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时,借助阵法逃脱的江岚,心有余悸的看向身后逃离的方向,犹若挥之不去的噩梦毁人心魂,待悬着的一颗心稍微的平缓了些许之后,直视着旁边的恨天生,愤恨的道: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事先是怎么答应本长老的,如今又是怎么做的,难不成想要找死?”

    “不!”恨天生单膝跪在地上,心中却有着另一番的计较,现在如不是翻脸的时机,决不会对一个女人低声下气,何况还是一个老女子,可又想到临走之前罗剑锋的交代,即使天大的委屈也只能咽进肚子,不然天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样的后果。

    底下脑袋的一瞬间,脸上浮上了一抹残忍的笑容,慎重的道:长老,绝非属下无能,如不是北电阁的一位老家伙适时的抢占先机,青龙剑肯定完璧归赵,可惜属下实力有限,不但没有完成任务,反而又受了内伤,请长老责罚。”

    内伤?

    该不会骗鬼的吧!

    有些不敢苟同的江岚,美目一转闪过了一丝淡淡的不屑,本欲将恨天生一怒杀之,又想到如此己方士气必定低落毫无斗志,况且眼下又是用人之际,无奈强压制下心中的怒意,厉声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长老宣布暂且革除队长之职,若有下次直接提脑袋来见。”

    “遵命!”恨天生答应一声,心中却不以为然,站到一旁望着依稀可见的翻滚狼烟,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多了些许焦急之色,否则无法传递出消息不说,耽误了一年之后的鸿蒙之战,哪怕以死谢罪都是不可饶恕。

    略带忧虑的眼神,徒然看到了一个隐藏在花丛中的石头,佯装疲惫的坐到上面,捡起一块不起眼的碎石,猛然向后一抛,喝道:谁?快滚出来。”

    然脚下的动作也不慢,来到碎石掉落的地方,只见上面沾了一些鲜红的血液,对着尾随而来的江岚道:长老,我等的行踪被人发现了,赶快离开吧!要不然一会儿,就被人包围了。”

    江岚没有说话,眺望着正在急剧消失的人影,美目轻皱了一下,对着垂头丧气的己方人,怒声道:一个个都tmd像什么样子不能精神点嘛?”

    随后,侧身望向一路追查敌人行踪的恨天生,高声道:回来,不要追了!”打开手中的地图,指着已标红的位置,继续说:一年之后的鸿蒙之战是在这个位置举行,而我们则是先遣部队,一方面打探消息,一方面散布谣言,懂了吗?”

    “长老,何必如此耗费时光呢?不远处就是天火城,借助城中的传送阵,只要毁灭掉几个参加过青年才俊会的门派,无须我等散布谣言,剩余的门派就会帮助我们免费宣传。”魔大阴险的道,同时也不忘记挑衅神情平静的恨天生。

    “什么?天火城?”魔三疑惑的反问了一句,精亮的小眼睛一眯,紧盯着摊开的地图,足足过了半刻钟,凝重的道:长老,传说此地的不远处有一个凹谷,有可能是上古的宗门遗址,其中不乏什么阵法图、灵丹妙药、极品灵石(装备)之类的,若运气好或许能找到有关飞升境界的记载,不如...”

    “消息从何而来,可否属实?”听到魔三的话,江岚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镇定,双手紧抓着他的手臂,厉声道:胆敢妄言,小心本长老不顾族人之情。”

    “属下不敢!”魔三不慌不忙的从空间戒指当中掏出一本似年代久远的蜡黄色书籍,抵到江岚的面前,轻声道:长老,这是上古宗门的相关记载。”

    半信半疑的江岚接过略薄的书籍翻开一看,映入眼帘之中好似梦幻般的感觉,令人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恍惚,突然神情猛然一怔,眼中闪过了一丝清明,极力的隐瞒下心中的悸动,轻声道:好!事不宜迟,立刻出发。”

    一马当先的走向了前方,疾奔的速度与巅峰的飞兽都有过之而不及,唯恐一个不注意担心走漏了风声。

    事与愿违,就在江岚等人离开之后,之前受伤的男子又显现了身形,望着快速倒向一旁的杂草,嘀咕道:想不到公子实力强大不说,又可以料事如神,正好能够看一次狗咬狗的戏,哈哈!”

    爽朗的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不屑之色,从腰间解下一个类似烟花的竹筒,嗖!左手一拉,由下而上飞出了一朵花蕾,且肉眼的速度急剧的扩散,令即将黑暗的天空多了一些别样的色彩。

    正在飞奔的江岚等人,见到天空的烟花信号,登时感到一阵不妙,来不及细想其中的原因,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停下来了步伐,看向围在中间的江岚神情之间流漏着许多的不安之色。

    或许别人不了解事实,其本人却非常的清楚,此时不要说是对抗未知的神秘势力,哪怕巅峰时期也不敢妄下言论,低沉的表情使之有一种失措不安。

    其中一位年龄稍微大一些的中年人,尽管极力掩饰心中的慌乱,但身体却像是不受控制似的浑身颤抖,鬓角冒冷汗,脸色郑重的道:长老,队伍当中可能隐藏了内奸,否则绝不会我们前脚刚走,马上就会有烟花信号传递,眼下当务之急不是赶路,不然如没有穿衣服的傻x行走在人前。”

    江岚没有答话,侧身下意识的望向了神色平静的恨天生,只见他仿若没有看到天上的烟花信号一般,站立于原地看似无欲无求,实则脑海中却飞速的运转,思考如何能够获取最大的利益,毕竟乱世将要到来,谁也无法保证能活到最后,只怕稍有不慎就会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嗝屁了!

    不过,他没思考过长时间,有人看不下去了,余光瞥了一眼脸色愈加难看的江岚,眼中突显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他明白若想上位必须踩着别人的尸骨,这...从古至今没有例外的可能性,即使圣尊也逃过此劫,上前一步走,痛心疾首的道:恨天生,目前正是性命攸关的时刻,其他人都为了能够击退来敌而苦思冥想对策,偏偏唯独你面露坦然之色,莫非是隐藏在众人中的奸细?”

    哗!

    此话一出,顷刻间引起了轩然大波,虽说刚才的话虚假成分居多,但事关自家性命,谁也不愿意让周围布满了潜在威胁,紧盯着恨天生唯恐一个不稍不留神儿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哼!

    望着想要拍马屁的人,恨天生冷笑了一声,直视着此人的目光,缓慢的步伐好似震人心魂的噬心针,如无孔不入一般扎着他的灵魂,压抑的使之喘不过气。

    咔嚓!

    手中的佩剑腰间一挎,站立于一步之遥的距离,轻声道:说话之前要想经过大脑考虑一番,否则...河边走多了也会湿鞋的。”

    “你...”此人一句话被噎的脸色涨红的看向江岚,如无家可归的游子遇见了亲人,泪光闪闪的继续道:长老,见识到了吗?恨天生他妖言惑众,竟然光明正大的威胁属下,您可要为小的做主啊!”

    可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呵斥,江岚眼神淡漠的瞅了一眼此人,又瞟了一下恨天生,略有肥胖的左手一挥,看不出喜还是怒的道:此事以后再议,至于是否有内奸一说,本长老自有定义,现在最主要的是传说中的宗门遗址泄露消息也无所谓,况且它也不是我们能够‘吃’下去的,与其独自寻找炮灰,不如借花献佛,刚好一举两得。”

    “这...”此人不甘心的迟疑了一下,掩饰好眼中的贪婪之色,嘴唇微张不过看到江岚的神情,也只好闭嘴不言,但瞄向恨天生的目光却极为不悦,可又找不到什么下手的理由,暗道:小子,宗门的遗址就是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