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审判之轮回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以德服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以德服人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急切之中伴随着些许妩媚,似恼怒又似撒娇话语,听到罗剑锋的耳中,若不是时机不当,估计会冲动的又一次把她抱到床上疼爱一番,以此享受一下美妙的娇躯。

    但见花凤从一旁的空房走来,一颦一笑之间都流漏着似妖艳般的风情,令人一眼望去心中不由的蠢蠢欲动,下意识的吞咽一口吐沫,极力压制下眼中的惊艳,不为所动的道:阁主,识时务者为俊杰,本公子不喜欢强人所难,而是以德服人,千万不要逼我发飙,不然后果你承担不起!”

    “我...”犹楚的话刚吐出一个字,却被花凤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来到罗剑锋的对立面,娇声道:呸!无耻的小子,老娘绝不会让你得逞!”

    然而此话一落,众人哗然!

    尤其是暗恋花凤的一些长老,呆滞的眼神望着咫尺之遥,却又望尘莫及的背影,不知为什么心中仿若被人刺了一柄尖刀,致使脸上浮起了一抹黯然。

    最终!只能暗自落泪,侧身看向了远处,尽力掩饰下将要托眶而出的泪水。

    半刻钟没过,花凤立刻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沙哑而又生涩的声音似若给人一种道侣之间的打情骂俏,余光偷瞄了一眼犹楚等人异样的光芒,嘤咛!脸上为之多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颠怪的白了一眼眉头轻皱的罗剑锋,厉声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何必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名额为难我等,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收手吧!”

    “对啊!小友修真界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命丧黄泉,以至于尸体都无法保全,赶快放弃吧!”白袍老者语重心长的道,心中却有些恼火,凑热闹不成反被劫持,不得不说也是一种奇葩。

    见到事情稍有转机的张哲心神一动,脑海中突显了一条诡计,轻咳一声越过人群来到罗剑锋的面前,道:公子,张默不才是北电阁的副阁主,至于你所说的鸿蒙之战的名额入场卷并非我等不交,事关重大不得已而为之,哪怕现在给你了,一年之后也无法参加鸿蒙之战,除非...”话说一半,张哲看了一眼暗自沉思的罗剑锋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回过神儿的罗剑锋猜疑的反问了一句,尽管心中早有预料不会轻而易举的得到鸿蒙之战的名额入场卷,但没想到其中竟有着附加条件,暗道:该不会...”

    心中如实的想,不过表面上却非常的平静,淡然的道:张副阁主,有什么话就明说,本公子说了要以德服人,假若你的回答能够令本公子满意,可以考虑送一颗解药给你。”

    “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张哲眼中闪过一抹欣喜之色,直视着罗剑锋郑重的道:好!既然公子如此慷慨,张某也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鸿蒙之战也绝非公子想象的一般美好,四大势力之所以每隔一百年参加,是因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这一切都是从万年之前的一次大战开始说,当初人、魔二族分庭抗礼、势均力敌,可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人像是凭空出现似的自封‘长生’,依次挑战各个门派的顶尖强者,直到有一天他登上缥缈峰遇见了一位不出世的老怪物,没想到一战之下,不仅融化了常年不见天日的缥缈峰,也淹没了方圆万里的郊区、森林等一片汪洋大海。

    不过,就在人们以为长生男子死了之时,偏偏又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飓风骤变,占据上风的老怪物因灵元不足而失手被一巴掌拍死,同样长生此人也身受重伤,一些屑小的人以为可以得到他身上的仙器,但聪明反被聪明误。

    况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长生极力运转体内仅余的二分之一灵元蓦然的一吸,寻宝的人居然以肉眼的速度逐渐的干瘪。

    于是,长生因祸得福大肆的猎杀冒险者,无奈的是最终察觉天赋妖孽的人与一些天赋平庸的人相比效果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儿,为了能够让人心甘情愿的献出门下弟子的鲜血,他又耗费恢复了三分之一的灵元抹杀了人的记忆。

    从这一刻开始,鸿蒙之战诞生,自此修真界有了明显的势力划分,同样危险与机遇并存,而能够活着回来的人无一不成了一方巨擎。

    初尝甜果的先辈之人,丝毫没有意识到长生的狼子野心,不顾一切的掠夺天赋异禀的少年,致使整个修真界暗流涌动。

    可就在这时,被驱赶而走的妖族趁机卷土重来,半年的时间,仅仅半年人、魔二族且杀且退,末了决战于紫巅山,万般无奈之下形成了三国鼎立之势。

    然就在又一次的参加鸿蒙之战时,妖族之人仿若凭空消失了,若不是空气残留着妖族独有的气息,只怕...不敢想象的后果。

    至此,人、魔二族防御妖族逆袭的同时,也紧张的准备着鸿蒙之战,因而参赛之人必须率领一对修为不低于大乘境界的人,如有可能也需要飞升境界的人,否则此前一去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张哲略含担忧的神情看向罗剑锋,沉重的道:公子,想必您也是大家族子弟,根本无须为了一些近乎于缥缈的仙器、神器而断送了性命,不值得啊!”

    哈哈!

    听完半真半假的话,罗剑锋轻蔑的瞥了一眼张哲,不屑的道:张副阁主,大老爷们说话何必绕一些弯弯道道直说不就得了,但本公子对你的回答非常不满意,解药没有了。”

    随之,又转身看向脸色不悦的犹楚,淡漠的道:阁主,考虑清楚了吗?本公子的忍耐是有底线的,不然...”说着,左手又摊出散发着清香的丹药,继续道:它就是你接下来‘解渴’的良药。”

    “住手!”不待犹楚回答,盘坐一旁的白袍老者终于忍受不住了,本以为一时贪玩儿的恶作剧,没想到心狠手辣不说,又心如磐石,怒目而视着罗剑锋,道:小友,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老夫告诉你,至于信与不信尽在一念之间,前提必须答应给我解药。”

    “哼!老家伙你认为有商量的余地吗?现在的主动权掌握在本公子的手中,只要轻轻的一送,五分钟,不!一分钟都不过,哪怕是正气凛然的君子,也会成为x荡的x夫,除非最原始的动作解毒,否则先是皮肤瘙痒,接着下体膨胀充血,其次神志不清,最后...嘿嘿!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明白吧!”

    “x兽!”听到罗剑锋漏骨的话,白袍老者再也不复之前儒雅的形象,犹若暴怒之中的雄狮,紧盯着神情悠闲的前者道:小友,难道真的要这么绝情吗?要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对吧!”

    “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理会白袍老者的话语,来到躲到一角的青年人身边二指一掐,捏住青年的下巴,右手轻轻的一弹,合欢散的丹药送入他的口中,咕咚!没来的反应,丹药即可入口即化,顺着喉咙残留着一抹淡淡的香味,就此进入了肚子中。

    青年的神情一愣,随之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弯腰张嘴就吐,可惜除了一些口水之外再无任何东西,惊恐的目光看向罗剑锋,求助的道:公子,你我二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为何要陷害于我?”

    “是吗?”罗剑锋嗤笑一声,略带同情之色的凝视着青年停留了几秒钟,方才道:骚年,从你踏入修真界的那一刻开始,生命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的阶段,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今本公子大发慈悲为了让你安乐的死才会赏你一颗丹药,不巧的是又来问本公子为什么,莫非小时候脑袋被驴踢了?”

    “找死!”恼羞成怒的青年,当即飞身一跃,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软剑,由上而下对着罗剑锋的脑袋劈了下去。

    恰逢此刻,软剑离脑袋一步之遥时,青年的脸色像是偷喝了酒的猕猴一般绯红,咣当!左手一松软剑掉在了地上,浑身下上如蚂蚁攀爬似的奇痒。

    尚存着一丝理智,青年眼睛通红的盯着不远处的罗剑锋,嘶哑的道:公子...公子求...求您救...救...”

    一句话没说完,只见他如罗剑锋刚才所说先前弱小的下体,宛若擎天柱一般破开了身上的衣服,刺啦!挥手一撕仅存的衣服便化作了无数碎片,飘荡之下缓落到了地上。

    嘶!

    白袍老者等人见到这一幕,皆倒吸了一口冷气,想到接下来就要...又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期盼的眼神看向犹楚、张哲以及白袍老者,不确定的道:赶快...赶快告诉公子吧!不然...不然...”

    “够了!”心不在焉的犹楚怒斥一声,巡视了一眼其他人,见到眼中的担忧之色,心中有了一番决定,目光定格到罗剑锋的身上,轻声道:公子,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如之前又冲撞之处请见谅,至于鸿蒙之战的名额可以给你,但必须以北电阁的名义参加,否则哪怕忍受非人类的折磨,本阁主也绝不放手。”

    “好!没问题。”见到犹楚答应,罗剑锋暗中松了一口气,若不然他可就要提前走人了,随后又从空间戒指当中掏出另外一个药瓶,摘掉瓶塞倒出数颗丹药,道:此乃噬魂丹,毒发之时就是魂消之日,各位都服下吧!”

    犹楚等人脸色一沉,面露不悦之色,望着正襟危坐在首位上的罗剑锋,辈分不上不下的郭章开口了,道:公子,这是何意?”

    “哦?”罗剑锋似焕然醒悟一般,不可置否的轻笑道:各位不必多心,况且本公子也是无奈之举,毕竟江湖险恶,人心叵测,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吞的骨头渣都不剩,为了以后合作愉快,只能暂时侮辱各位道友了,请吧!”

    “公子做事果然滴水不漏,怪不得如此年纪就能成就非凡,我等佩服!”犹楚低头的一刹那间眼底的深处惊显了一抹寒光,暗道:小子,今日之辱老x来日一定百倍还之!”

    其余人见到犹楚吞咽下噬魂丹,一个个像是上刑场似的,外加一副xx的表情,咕咚!来不及品尝丹药的味道便进入了腹中,立刻感觉到腹中一股暖流游走到了四肢百骸,将一些不易察觉的灵魂锁定了某一个地方。

    “恩!不错!”罗剑锋又顺势从空间戒指当中掏出一个似神识牌的灵石,看到游走在上面的亮点,这才满意的点了一下脑袋,看向犹楚等人急切的目光,笑道:各位噬魂丹的解药,每隔三个月本公子派人送上北电阁,直到一年之后的鸿蒙之战,方可解除体内的毒,不过奉劝各位一句,千万不要想着要自个解毒,否则后果是立即死亡,再见了!”

    不待犹楚等人回答,迈着潇洒的步伐走向了大殿内外,可就在他左脚刚踏出去之时,又传来了郭章等人的呼喊之声,道:公子,先前之毒的解药没有给呢?”

    “各位佛家有云:施主你着想了!”罗剑锋扬起右手一摆,消失在了略微明亮的星空下。

    “我艹!什么玩意儿?”又一位脾气不怎么好的中年男子,似蓄势而发的火山,爆了一句粗口。

    “阁主,您看...”郭章下意识的道,尽管此话中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但与生命相比面子不过挂在脸上的一张面具而已,可有可无。

    “哼!本阁主怎么知道,老x又不是神仙,赶快通知炼丹长老前来大殿议事,若有怠慢交友刑法堂处治。”犹楚冷声道,心中却泛起了嘀咕,他可不想一个人明目张胆的只是为了一个看似莫须有的名额入场卷,若没有阴谋,恐怕打死他都不相信,猛然一运转体内的灵元,看到捏碎的茶杯,脸上微微一怔,随之狂喜,道:哈哈!小伎俩终究上不得台面。”

    依次而坐在大殿上的张哲等人,见到犹楚的异样,不经意间的一憋,接着虎躯一震,心中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