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撼天狂尊 > 第十四章:离她远点

第十四章:离她远点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祖家山,百阁林。

    走到一处熟悉的阁楼前,越无双却是再也迈不开脚步,神情也渐渐凝重起来。

    “怎么了?”

    越灵韵转身看着神情复杂的越无双,好奇道。

    今天是越灵韵约好带越无双来见冷姨的日子,只是真相近在眼前,越无双却犹豫了。

    夕阳西下,落下血芒笼罩千瓦飞檐,残阳余辉把越无双的影子拉的老长,他迟疑了片刻,突然迈动步子跟了上去。

    越灵韵仿佛看出了越无双心中的忧虑,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冷姨虽然性格孤僻,但也不是冷血之人,她若真的是冷妈妈,一定会把真相告诉你的。”

    走上阁楼,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了之前来过的一间卧房门外,越灵韵伸手敲了敲门,柔声道:“冷姨,在么?我是韵儿。”

    “进来吧。”

    隔着门的卧房里传出一个女子冷淡的声音。

    越灵韵朝着越无双微微一笑,推门而入,进了卧房,一个白衣胜雪,容貌美艳的丰韵女子站在床边,对越灵韵微微欠身道:“韵儿小姐,今日来此,不知有何吩咐?”

    语毕冷姨看了一眼韵儿身后的越无双,眼中毫无波澜,问道:“这位是?”

    越无双双眼聚精会神的看着冷姨,这个女人的身姿,脸型,声音都像极了冷妈妈,然而在越无双的凝视下,冷姨却如同第一次见到他一般,神态冷漠,语词略带诧异,仿佛问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冷妈妈,是你吗?”

    越无双努力克制心中的波澜,开口问道。

    白衣女子微微看了一眼韵儿,又冷撇了越无双一眼,面无表情道:“这位公子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冷姨,你不认识无双哥吗?”

    韵儿有些失落道,在白衣女子再三否定之后,她不由担忧的看了越无双一眼。

    得到这个答案,越无双顿觉手脚一阵冰凉,从恍惚中醒悟过来,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原本他几乎已经肯定冷姨就是冷妈妈无误,所以他在进来的时候犹豫了片刻,冷妈妈不见他自然有不见他的道理,他害怕触碰到冷妈妈的逆鳞。然而这次正面询问过后,越无双动摇了,他不相信冷妈妈能在他的凝视下不露出丝毫的破绽,十几年的感情是不容易隐藏的,而眼前的冷姨,她的目光无情且冷漠,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无双哥,都怪韵儿自作主张,带你来见冷姨……”

    “韵儿,我没事,这件事和你毫无关系,你肯帮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辞别冷姨后,韵儿十分自责的说道,越无双对韵儿抱以感激之色道。

    悄然中,夜色也渐渐浓了起来,越无双想起他还约了越轻霜在铁心林碰面,立刻与韵儿道别,匆匆朝铁心林赶去。

    走出百阁林,到了南山处,前方一片黑压压的树林。

    铁心林是木系弟子潜修的地方,初秋虫蚁多,到了晚上人并不多。

    咻!

    一道锐响在越无双耳边擦过,越无双迅手一抓,抓到了一个纸团。

    他转身四下看了看,黑夜静悄悄没有一个人影,纸团丢出的力道并不大,丢出之人不像是暗中偷袭,越无双打开纸团,里面包着一粒普通的小石头,而纸团上赫然写着四个字:离她远点。

    她?

    越无双刚刚只见过冷姨和韵儿,这个‘她’想必指的就是她们二人其中一个,到底是谁给自己传递了这个隐晦的信息?他到底想说什么?

    越无双站在黑夜里愣愣出神,越想越觉得心寒,这个人会不会一直躲在黑暗中窥视着自己?它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

    “喂!想什么呢?”

    铁心林里走出一个婀娜的身影,在月影下皮肤散发着诱人的色泽,是一身简练劲装的越轻霜。

    越无双回过神来,看了越轻霜一眼,脸色有点阴沉道:“没什么,我们快开始吧。”

    两人走到啊铁心林深处,在确认身后没有人跟来之后,越无双盘腿坐下,对越轻霜说道:“这次我想让你传一股寒霜星力进我的星府,在时机成熟之后,再把我的身体完全冻结,记住,是完全冻结,包括我的各大血脉。”

    “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越轻霜听罢两眼一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怒道:“你想死别拉上我好吗?强行灌注寒霜星力进你的星府已经算是极为冒险的事情了,一个不小心你就会寒毒攻心!更何况冻结你的肉体和各大血脉,除了会引起噬魂削骨难以忍受的疼痛,而且你必死无疑!”

    越无双毫无表情的面孔闪出一抹狰狞,嘴角浮起一抹冷笑道:“这你别管,照做就是,我会事先堵塞我的心脉,用所有的星力护住穴关,一会儿我含住一根竹筒,你听见竹筒传出响动,有东西掉进去的时候立刻拔出来,用塞子堵住竹筒,记住!千万不要让里面的东西有机会跑出来!之后你就可以开始为我解冻肉身,只要你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没有失误,我有很大可能活下来。”

    “疯了,疯了!你就是个疯子!我不会陪你疯的,你死了可以一死了之,杀死同族弟子的罪名你知道有多大吗?就算我爹是龙象堂的堂主,就算我是最接近祖脉的分支,也绝对承受不了这严重的后果!”

    越轻霜抓了抓头发,异常惊恐道。

    越无双从怀里拿出一张兽皮纸,上面赫然写着一封亲笔遗书,足以让越轻霜洗脱所有罪名。

    “你帮我,除了火焰提纯图解,我还可以免费给你一个龙象堂绝对没有的寒冰攻击符纹图解。”

    越无双早就料到越轻霜会临阵动摇,所以他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策略。

    越轻霜听罢双目圆睁,惊道:“真的?”

    龙象堂式微百年,典藏符纹十分稀少,仅有寥寥十几种,全是最基础的一级符纹,攻击符纹一种也没有,更何况是与越轻霜属性天赋对应的符纹!越无双给出的条件让她不由心动起来。

    “我再说一遍,第一步输送寒冰星力进我的星府,第二步冰封我的肉身,第三步拿出我嘴里的竹筒,第四步,解冻我的身体,只要有一步没做好,我必死无疑,希望大师姐不要手抖出错。”

    看越无双一脸平静,语词井井有条,越轻霜不由对其改观不少,面对生死能做到无动于衷,毫不惊慌,就算是几百岁的年迈高手也难以做到,他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却能对死亡这么的有恃无恐。

    越轻霜突然觉得越无双就像个谜团,虽是出身卑微的关山村落,却能拿出两种珍贵的符纹,现在又要做出这么多奇怪的举动,令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你管不着,来吧!”

    越无双脱掉上衣,露出肌肉虬结的肉体,背对着越轻霜盘腿而坐,闭目进入意海。

    意海中,窃魂魔灯在黑暗中幽光摇曳,传出赵司舞暴怒的声音,厉道:“越无双!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是在铤而走险?你的命不止属于你一个人,万一你行差踏错,我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铤而走险?你第一天认识我吗?当日要不是我在断斧崖铤而走险,我一辈子都会被困在武者境界,而你也注定一辈子都将长眠在窃魂灯里!噬魂蛊嫁生在我的星府十七年,已经让我无法在修行上展开手脚,今天我好不容易想到一个值得一试的办法把它逼出来,我必须要试一试!你可以等你的师尊来救你,我能等谁来救我?我越无双绝不会认命,也决不会对任何事物低头,不论是噬魂蛊还是你!我的命只属于我自己,想要阻挠我的,不管他是牛鬼蛇神,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越无双在意海怒声厉道,这让窃魂魔灯里的记忆种子突然激动起来,像是沸腾爆开的米粒,剧烈抖动着,饶是赵司舞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当日,越无双从越巨力嘴里听出契机,随后立刻打定了主意,越志勇因为害怕燥热所以承受不了泻药的药性,换句话来说就是每个人或者蛊虫都会有一个弱点,这个弱点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但关键时刻却是能决定生死的关键!

    那晚,越无双想了整整一晚,到底噬魂蛊会惧怕什么?如果要分析这个,就一定要从噬魂蛊的习性来判断,噬魂蛊常年隐藏在越无双的星府之中,星府是什么?是藏灵纳气,灵之百汇处,也是人体最温暖的地方。

    类似于一种动物,在一种习惯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后,就会形成习性,如果说喜欢温热是噬魂蛊的习性,那寒冷就一定是它惧怕的软肋!

    把它逼出星府很简单,只要找一个修行寒冰功法的水系弟子将星力强行灌注进他的星府,噬魂蛊就会逃出来,但是人体是温热的,它很有可能会躲进越无双的血肉甚至血脉之中,所以必须在逼它出星府的同时彻底冰封自己的肉体,让它无处可逃,只有从肉身逃出体外,落入越无双嘴里含着的木筒之中。

    越无双不敢担保一定能成功,但至少有五成以上的可能,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以他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情就必然要去做。

    来了!

    越无双感觉到了后背传出一阵透骨的寒意,紧接着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仿佛体内被刺进了一个冰锥子,在撕开他的血肉,撑进他的星府。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