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神棍 > 第八章 莫名其妙

第八章 莫名其妙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了柳敏的家里,神经病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他常用的小匕首,我是真不知道他带着一把刀是怎么过的安检。又让我和胖子一人尿了一瓶尿,说是以备不时之需。

    神经病带着我在大马路上走了好几圈,告诉我前面应该有个灵异店,我们去买点东西。当我问到他是怎么知道的时候,神经病只对我说了两个字,风水。本来我还觉得他在吹牛,但是走了不到一条街就被他说中了,真的有一家灵异店,叫百汇堂,要不是仔细看了看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卖珠宝的地方呢。

    进了店里,迎面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的,文文静静的一股书生气息。经过交谈我让我很惊讶,这种店面居然是他自己开的,在我的印象里,这种人就应该坐在办公室才对。

    神经病也没有啰嗦,买了一捆烧的纸、一瓶他之前总用的“眼药水”就离开了。带着我转身又来到杂货店买了一根麻绳,又去买了几瓶白酒和一大堆的东西。一直忙和到中午,不仅我的肚子在抗议,我的腿也不干了,陪姑娘逛街也没这么累啊!

    还好他在我崩溃的边缘,带我去吃了点饭,也就此结束了我们的采购大作战。

    回到了柳敏的家里,我也算是可以彻底的歇一会了,不过神经病就没我这么清闲,到了地方他就开始整理他的背包,把他买回来的东西又全都看了看。死胖子在家待了一上午根本没累着,而神经病回来了之后,胖子就一直在观看着神经病,就像看电影一样。

    柳敏的妈妈看我无所事事,就过来塞了几百块钱给我,说我们买了这么多东西也是为了他们家,不可能让我们掏钱。但是被我义正言辞的给拒绝了,不是我不贪财,只是他现在把钱给我了,我在事情彻底结束了之后怎么好意思向他要劳务费了啊。

    无聊的一天就是这么无聊,无聊到我都统计出来了一下的数据:

    胖子今天上了两次厕所;神经病去了三次;我去了两次。

    别问我柳敏的呢?我可不是变态,还去观察小姑娘上没上厕所,就算她去了五次我也不能说啊。

    转眼就到了晚上的十一点多,神经病带着我们几个就前往了工地,原本没有打算带柳敏母子的,但是在她俩的一再央求下也没辙,毕竟我们是去处理他们家的事情。

    神经病把他手里的纸在棺材上正反绕了三圈就给烧了,一边烧还一边还念念有词。

    出来吧,把魂魄放了我就送你去投胎,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的破棺材烧了让你没地方躲。

    我以为他会和对方谈判,再怎么说我们的“人质”还在对方的手上,怎么想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强硬。

    过了很久也没见有反应,神经病的耐心也耗光了,直接从背包里把酒拿了出来,又把棺材完全挖了出来,把所有的酒都倒在了棺材上。“3!2!1!”神经病的语气变得不太像他,不过在他数到一之后对方也现身了,当然,我们都提前有抹神经病的“眼药水”,不然我们是看不见的。

    “不要,你不是想要这个人魂吗,你要是敢动手,我就敢让他彻底消失。”对方是一个老者,说起话来也挺硬气,也没有上来就服软。如果我是神经病的话,我就会用棺材作为条码和对方进行交换,可惜我不是严恕,我也不是神经病。

    神经病就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向着他走了过去。走了没几步,突然把打火机一扔,扔向了棺材的位置,棺材上面有很多高度数的白酒,一下就点燃了。神经病也没有停下,在扔出去的瞬间向对方扑了过去,对方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也是吓到了,被神经病一下压倒在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神经病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之前买的麻绳拿来了手里,并且压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事后神经病告诉我,以前有人上吊的话一般都是采用麻绳,久而久之麻绳也就对鬼产生了压制性的作用,不过具体是为什么,神经病也不知道。

    言归正传,神经病把对方压在了身底下占据了上风,一边对着对方吐着吐沫,一边让我们从他的包里拿出一条红绳系在柳敏爸爸的手上,起到一个稳定魂魄的作用,省的在被对方勾走。

    对方见到自己没有在反胜的余地,也不在反抗,趴在地上开始了求饶。

    神经病告诉他只要他肯投胎,就不再找他麻烦。对方却看了看神经病开始了无奈的讲解,他叫王建国,他其实也想去投胎,但是由于他是被人害死的,心里的怨念很大,投胎的时候无法通过鬼门关,根本没有办法投胎。

    关于无法投胎这一说,我已经听到了两回了,地府难道就失职到这种程度?屁大点的事就不让投胎,那以后不还得全是鬼啊。神经病听到这里也有点无奈,笑着对我们说地府里确实有这么个规矩,就是怕怨气太大,过了鬼门关,进入了地府在地府里面捣乱才这么规定的。

    我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泛起了嘀咕,难道就让这些有怨气的鬼留在人间作乱?因此对地府产生了非常浓的厌恶。

    “饶了我吧,我也不是故意扣下他魂魄的,那天他的魂魄丢了出来就有一道人魂掉进了我的棺材里,今天这还是我把他带出来的呢。”对方见我们可能不信他所说的,急的都要哭了,本来就已经死了,要是在闹个魂飞魄散就有点太惨了。

    不过神经病根本没动心,拿出他包里的匕首就要刺向对方,他匕首的威力我可是见识过的,对于污秽来说就是秒杀。

    “住手!杀人灭口吗?”就在神经病的匕首快要刺到对方的时候,从后方传来一句响亮的声音,莫名奇妙的一个人坐在了我们身后的一块大石头上,说完这句话就一直静静的看着我们。这个人我见过,就在白天,他就是那个百汇堂的老板。

    神经病看着他也有些发愣,不知道他来这里是为什么。我的脑洞逐渐也开始扩大,扩大到一发不可收拾,难道这件事和他有关?或者这个老头是他爷爷?

    就在我还在乱想的时候,被神经病压在身下的老王一声怒吼,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满血复活!看起来实力也是倍增。

    “他妈的,柳敏,你今天上了五次厕所是不来生理期了!”原来神经病是变态!居然去观察女生上厕所情况!咳咳,我没有,我没有,我真没观察,我说刚才是瞎编的你们信吗?柳敏被神经病弄得满脸通红,但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又听到神经病在那自言自语的说赶上十二点月圆,还有生理期的女生真倒霉。

    用神经病的话说,生理期的女生是阴气最重的,又赶上月圆和十二点,阴气全被那个老王给吸收了,导致实力大爆发。

    老王被神经病一直压着,心里的怒气又高了一层,一用力把神经病甩到了一边,就要对神经病出手。

    “谢必安,范无赦,把他带走强行投胎!”神经病对着虚空大喊了一句,之后老王就不见了,神经病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就带着我们往柳敏的家里走,当然还有柳敏爸爸的人魂。

    没走出去几步,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很简洁就三个字----跟我来。我四处看了看,发现百汇堂的那个人拿着手机对我晃了晃,表示短信是他发的,我很好奇他的出现是为了什么,就找了个理由和神经病他们分开了。

    等神经病他们走远了,百汇堂那小子把我带到了马路上。

    “抱歉,这么晚没有什么地方开门了,只能在这里和你谈了。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完,用匕首的那个小子不是人!我有个习惯,每个来我店里的顾客我都会简单的算上一卦,而他我没有算出来任何东西。在这个世界上算不出任何东西的除了植物,就是死人。这么说你懂了吗?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我叫李嘉藤,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要走了,再见。”

    从头到尾我没有说一句话,全是由李嘉藤一直在说,他和我见面就是为了说这些?他才是神经病吧。不过我却一直忘不掉他的一句话,神经病不是人……他不是人。

    是啊,哪有人这么无聊,还无趣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