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神棍 > 第二章 神经病啊你!

第二章 神经病啊你!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收拾好了就出发吧,到了那别给我丢脸奥!”马大师在临出发的时候又交代了我两句,生怕我会把这事情搞砸了一样。出门便打了个车直奔死者家里去,我们这里很少有火化的,一般都是土葬,虽说土葬违法但是山高皇帝远的也没有人管。

    隔天来到雇主的家里,他家里并不算富裕,用的都是一些很老的家具,甚至沙发都是木头的。家里走了人,来拜访的人就多了,平常不联系的亲戚也都来随个礼金,把原本就不大的屋子挤得满满的。人一多烟也就多了起来,即使窗户开着也散不尽烟雾。马大仙和他们讨论着一些步骤和安排根本用不到我,我闲的无聊也就开始四处大量了起来。与其说这是为死者进行一个丧事,却不如说这是一个聚会。每个人都聊着自己的话题,仿佛根本没有死者这么一回事。

    死者是个男子,在十四岁左右,有一个儿子,几天前死在夜里,于是他的爱人就找来了一个阴阳先生,当然并不是我和马大仙。这个阴阳先生帮处理完头七之后就走了,这才找来了马大仙,也并没有去找风水去提前做一个准备。

    八点多的时候,我们从他家里出来了,来到了那个山上。现在是夏天,山上一片绿色,树多了起来天气也没那么炎热了。“马大仙,您看看哪里的风水比较好,您说个地。”说话的正是死者的妻子,长得有些微胖,属于一个正中的乡下妇女。“你看那个地方。”马大仙站在一个山坡上指着前方不远的地方“那个地方旁边是水,水气却又不经过那里,就埋在那吧。”

    在马大仙的“点拨”后,众人便开始朝着那个方向前进,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走到目的地。距离地点不到二十米便是一条河,周围都是一些年久的柳树,即使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也没有太炎热的感觉。

    一行人也是说干就干,一米多深的一个坑说抛出来也就是一会的事。“女人和小孩全部离开,家属还有你和你都留下,其他人离开二十米远。”马大仙也就这会像是有点本事的一个人,留下了两个人,一个长得黑黑高高的,一个特别的壮带着一身的彪悍气息。

    如果说第一个人是一个军人的话,那么第二个就是个屠夫。两个人又是推又是搬得把棺材放了进去,入土、填土都没有出任何的问题,接下来就是亲属每个人上前来上一炷香。

    事情一步一步的向前发展,富态的女子也就是他的妻子上前又是哭,有事闹得,翻来覆去不过就是你怎么走的这么早,留下我可怎么办啊。看着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给我的感觉是挺揪心的。

    接下来就是他的儿子,按理来说老子死了,做儿子的怎么也得哭两声,但是他的眼里甚至有些不屑。最后就是他的儿媳妇,这是哭的最凶的,也是在我看来感情最深的。

    在最后的时候,开始起风了,风带动沙子吹的眼睛有些睁不开。由于天气的原因,法事也简短了许多,走了个大概的流程就回去了。

    到了马大仙的家里马大仙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又重重的吐了出来。“你早点回家睡觉吧!”按照平时的习惯我有的时候是会在马大仙家里睡的,他家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有个人陪着他还是挺不错的,但是今天他说的这句话明显是在撵我。

    事出反常比有妖!不过既然下了逐客令,我也不好继续呆在这里。简单的告了别就推开了房门走到楼下的一家饭店坐了下去,忙活了一整天也没吃什么东西,肚子已经在进行抗议了。

    每个人在自己单独吃饭的时候都会感觉的很无聊,不自觉的我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了,接着就开始幻想我以后的生活,想到了这里就又想到了马大仙今晚的反常,不过思来想去的也没有想到什么有价值的事情。

    抬头看看窗外的天空,又看看人来人往的街角,突然发现每个人都像一个机器一样重复着每天的生活,或许他们心已经死了。

    每当把思绪放空的时候时间就过得非常的快,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如果这就是爱气势如虹。”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嘴里把歌词到处乱按的唱着,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小兄弟,你知道和平大街怎么走么?”本来唱着歌被人打断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但是我家就在那里,带着他一起走就当行善积德了。我目测了一下这个人也不大,年纪和我相仿,没有我长得爷们,看起来就像一个小白脸。

    一路上这个小伙子一句话也没说,我也不好意思问东问西的,只好一路上继续唱着我洪亮的歌声。

    “嘿,和平大街到了,你具体是什么位置啊?”他接着又说了一个地方,居然和我还是同路,而且他说的地方就在我家楼下,把他送到了地方我也就往家走了。“跑!”正拖着疲惫的身体爬楼梯的时候那个小伙子居然也跑了上来,说完一个字之后就拽着我的手开始往上跑。顿时我心里就慌了神!这是怎么回事,绑架也没有这么绑的啊,又或许我带回来一个神经病?

    越想越觉得可怕,我想要挣开他的手,却发现他的手力气极大我根本挣不开,就这么遍挣遍跑我家这个七层的小楼我居然跑到了八楼还没有停下。那个小伙子看了看周围随即向后吐了一口吐沫,就又带我跑了一层,这回才看到通往楼顶的那个门。

    到了楼顶之后,小伙子从衣服兜里拿出一袋红色的液体洒在了门前,继续双眼死盯着门。他洒的那带东西开始我还没有看出来是什么。等闻到了味道我才确认那是血!我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啊!还是他就是一个神经病啊!心里虽然已经绝望了,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他,找个机会我好逃跑或者报警,就算死我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神经病对着门口说了一句来了!在我这。接着他把手伸进里怀兜,在门开的一瞬间他也冲了上去。伸进里怀里的手在拿出来的时候多了一个匕首,对着空气就是一刺,时不时的还向后进行一个大跳。

    就冲他这个大跳,我也得给他个满分,一般人真做不出来。神经病的行为我真的是理解不了,他还拿着匕首,我是真的不好跑了。就在我愣神的时候,神经病对着我扔过来了一个瓶子,并且对我大喊着抹在眼皮上。精神病的话我怎么敢不听,我要是不听,他砍我怎么办。

    摸完之后我想我在别人眼里也成了神经病,眼前突兀的多出来了很多人,或者说是脏东西。别看我接触的就是这个行业,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鬼,主动见到鬼,还是这么多。看到了鬼之后,我也理解了为什么神经病会向后大跳了,这都是被打飞的,他的周围一群鬼在围攻他!

    神经病渐渐的有些体力跟不上了,有几个脏东西奔着我飘了过来。“跑啊!绕圈跑,别傻站着!”哎呀,你个精神病,你还敢骂我,不是因为你能这样?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却是很诚实,开始围绕着楼顶转圈跑。我敢保证我上一次速度这么快的时候就是我和别人争着出生的时候了。

    我以为我已经把他们落了很远,一回头才发现他们离我越来越近,回头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放慢速度,这时候已经有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

    就在他接触到我的一瞬间,我的护身符闪了一下,那只手也就此变成了粉末。妈妈的,还好老子又把护身符戴上了,经过这么一折腾我速度又加快了不少,直到我实在没有力气蹲在了护墙的墙角。一大波鬼正在向我靠近,我本能的想喊神经病救我,看向他的时候我就把嘴闭上了,他比我还惨。如果说我这里的鬼还能数得过来的话,他那里已经数不清了。

    慌乱之际,一个有里的打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而这双手的主人却在对我说:“儿子,别怕!站起来。”

    妈妈的事情这么乱套居然还有人占我的便宜!不对?居然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