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综武侠]一朝成名 > 第11章 无名岛上

第11章 无名岛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口头上是这么说,但是顾响在宫九黑了的脸色下,还是好心的拉了他一把,免得对方手没抓稳就掉进海里喂鱼了。

    其他船员没这待遇,好在宫九找到了绳索,一拉一勾就把开船必不可少的那些人给打捞上来。若是平时,宫九自然轻松能够完成这一举动,然而狂风暴雨下的压力太大,他又不想在顾响面前丢脸,果断一口气完成,眼前阵阵晕眩。

    顾响见这边没危险了,高冷的离开了这边。

    不就是提前问一下无名岛的方向吗,宫九这家伙也太小气了。

    被抛下的宫九暗自咬牙,眼睁睁的注视着这道干净整洁的背影返回房间。天灾能让普通人陷入绝望,却不会让一位大宗师露出任何恐慌,他们的差距就是如此的遥远,让他都不敢停歇习武的时间。

    破碎虚空吗……

    宫九的眼中闪过异色,随即若无其事的返回了房间。

    狂风过去,海面回归风平浪静的夜晚,天晴没多久,这艘摇摇欲坠的大船总算抵达了海上无名岛。顾响还没走出房间,灵敏的耳朵就扑捉到了外面的一声清脆呼喊,“九哥!”他一边琢磨着那个人是叫猪肉汤还是牛肉汤,一边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只见一个腰肢纤细,但胸脯挺拔的女孩扑倒在宫九身上,满眼的欣喜。

    好艳福。

    顾响瞅了瞅这位姑娘的面容,放在现代满是整容科技的情况下也是一等一,可是宫九不解风情的推开了她,随口说道:“我给你带了礼物。”

    牛肉汤是无名岛岛主的女儿,也是宫九当妹妹一样看着长大的人,然而在‘妹妹’这重关系之外,两人心知肚明的维持过一段诡异的关系。

    想到牛肉汤的鞭子,宫九的身体还是反射性的有些微颤,兴奋的,隐忍的,尤其是牛肉汤的腰间就缠着一道柔软贴身的鞭子,当他伸手触碰到的时候,简直是无上的折磨和痛苦。

    但是顾响在旁边……

    宫九快要扭曲的脸色陡然恢复正常,一举一动划出界限,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哥哥对待妹妹的态度。牛肉汤心中恼怒,被推开后下巴一扬,矜持得像一位骄傲的公主。

    她斜眼望向从房间里走出的顾响,隐隐敌视,“这位就是大宗师?”

    顾响没理会她。

    别说是牛肉汤这种姿色,就连阴癸派里的绝色美女,顾响都觉得意兴阑珊,外貌再重要也比不过武功重要,没了武功,那些美女再美都是禁不起风雨的菟丝花。而牛肉汤弱得完全可以忽视,他实在不明白牛肉汤为何能够挑衅宫九。

    顾响双眼注视着一身白衣的宫九,问道:“可以上岸了吗?”

    得到可以的答复,顾响就直接飞跃了大船,海面在足下宛如平底,鞋履并未沾湿,几息之间飘飘然的落在了岸边的沙地上。

    宫九的兴致被挑起,做不到踏水而行,但两丈的距离还是能够用轻功跨越。顾响走了,宫九也离开了,船上的牛肉汤脸色忽青忽白,想要学着他们跳下去又失去了勇气。

    浪涛拍打在船壁上,几米深的水流下暗藏礁石。

    轻功一般的人过不去。

    牛肉汤泄气的在船上跺了跺脚,老老实实的从船板上再返回岸边。只是上了岸,想要看见的人和不想看见的人统统不见了。

    牛肉汤:“……”

    走到了自己的地盘,宫九当了一回好客的主人,带着顾响来到了自己经常住的地方。宫九的住所是整个无名岛最好的地方,一打开门,王公贵族也未必有的珍稀摆件皆可看到,偏偏顾响认不出这些东西的价值,所以淡定的无视了它们。

    他坐到了一个椅子上,“我饿了。”

    宫九那点微妙的心思立刻消失,诧异道:“你饿了?”

    顾响一听这话觉得不对味,难不倒宫九把他看成外星人了?宫九干咳一声,拍掌让附近服侍自己的人出来,挑了几个清淡口味的菜色,他才让她们下去。

    周围又安静了下来,顾响和宫九相对无言。

    不是宫九不想挑话题来聊一聊,而是顾响知道的事情太少,对古代感兴趣的东西也不多。为了防止自己路出马脚,他在和宫九来无名岛的一路上都寡言少语,让宫九碰了好几次壁,碍于面子就没再说下去。

    顾响的目光扫到宫九随身携带的剑上,剑身修长,杀气内敛,又是一柄不逊于西门吹雪的宝剑。他记得以前的宫九傲慢得连剑都不带,完全不像一个剑客的剑客,“短短半年不见,你身上的剑气变浓了。”

    宫九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要看我的剑法吗?”

    顾响正觉得无聊,便同意了宫九的提议。两人走到宫九平时的练武场里,宫九拔剑的一刹那,顾响就眉心突突,明白这家伙练得也是杀人的剑法。

    这样的剑法永远不是观赏性的舞剑,果然在凌厉变幻几招作为展示之后,宫九的剑锋一转,白芒闪过,雷霆般的刺向了在旁边观看的顾响!

    是挑衅也是挑战!

    杀气流露,鸟群惊飞,无名岛的人还是个忙个的,平时号称每个人都有着一流水准,实际上他们根本感应不到练武场的情况。唯独吴明眯起眼睛,在能够俯视练武场的高处观看起来。一会儿之后,吴明咂了砸嘴,遗憾的叹道:“小九心急了。”

    说完,他如同知道结局的离开了这里。

    当侍女端着盘子打算把菜肴布置到练武场附近的亭子里时,忍不住发出尖叫。

    “啊啊啊——”

    宫九身上都是血。

    剑捅出来的地方是那么触目惊心,更可怕的是他的恢复力,对普通人来说接近致命的伤势,他在短短几刻间就止住血,还有空发出令人牙齿打抖的扭曲笑声。

    顾响呆愣在原地,缓缓的低下头。

    这是……

    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夺来了一柄长剑,剑柄被汗水浸湿,雪亮的剑尖那一头没入宫九的肩头,依稀能感觉到卡住骨头里的触感。只要稍稍用内力一震,剑上的阻力就能消失,哪怕宫九的恢复力再快也无法奏效。

    但是刚才反击的招式,如果没有看错……

    是剑法。

    宫九用一种病态的眼神注视着他,喘息的说道:“原来你用剑啊。”来自于顾响给予的疼痛非但没有让他冷静,反而令他接近剑锋的心扉狂热起来。

    顾响看了他半响,握剑的左手一震,震碎的不是宫九的肩胛骨,而是剑。当这柄价值连/城的宝剑从宫九的伤口处抽出,下一刻便断裂成蝴蝶羽翼般的碎片。宫九在这份莫名的危险下奇异的宁静了起来,口中溢出鲜血,映衬着雪白的面色越发妖邪起来。

    “为什么毁了它。”

    “误伤之剑,不该存。”

    顾响绷着脸说出这番又在盗版独孤求败的话。无奈之前被杀气激发了本能,失手误伤了宫九,当然他也知道宫九的杀气是实打实的不含水分,若他没有这份折服对方的实力,下场不外乎成为抛尸大海的一份子。

    由于不会点穴,他干脆抱起宫九往回处走去。

    宫九的身体一僵,看见顾响难得露出忧色,他心中的介怀莫名的消失,心道面子什么的早就没了,还在乎这么一点虚的东西吗。

    他安心理得的享受着顾响在愧疚下的帮助,大宗师级的强大内力护住心脉,暖洋洋的极为舒服,和剑伤造成的刺痛混合出让他想要呻/吟的快/感。

    顾响提前一步发现他又要发作,冷声道:“你再多动一下,我就放开手。”

    宫九委屈的收回了邪念。

    顾响用起轻功的往宫九的住所赶去,很快消失在练武场。

    刚才在附近尖叫的侍女这回连叫都没了,惊恐戛然而止。不仅是她,其他无名岛的侍女和仆从的表情都抽搐了一下,若说九公子的癖好发作,受伤也说得过去,可是九公子这么乖顺的躺在这个人的怀里,未免太惊悚了吧!

    听到兄长受伤,牛肉汤闻风赶来。

    “九哥!是谁伤了你!”

    话虽如此,她的眼睛却盯着坐在旁边的顾响身上,恨不得戳出一个洞。

    顾响心虚的撇开脸。

    谁让宫九的衣服一脱,里面触目惊心的伤口就暴露出来,纵然现在缠上了绷带,还是渗出了红色。本来看见宫九能那么轻松的笑着,他还以为是小伤,结果……

    果然宫九的脸色最不可信。

    想到目前关键的事情,他看向匆匆跑来的大夫,等对方严肃的检查完宫九的伤势后,顾响心中一紧,问道:“他的伤势如何?”

    “幸好避开了心口。”大夫擦了擦冷汗,知道宫九在岛上是何等地位,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对房间里等待回答的人说道:“只是剑气太过凌厉,伤及心肺,九公子这段时间切不可动用真气,以免留下病根,静养数月既可。”

    宫九的眼神阴冷起来,大夫看了半天,这才恍然收到暗示。他连忙补充道:“若是有极强的真气帮忙护住心脉,能够减少养伤的时间。”

    宫九满意的笑了。

    顾响:“……”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们两个眉来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