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德国恋人 > 132| 7.16|家

132| 7.16|家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上就要期末,上完课后,三个女孩留在教室里复习迎考。

    乐婷婷将练习题向前一推,问,“顾娅,这个k-means的公式你看懂了没?”

    “大概懂了。”

    乐婷婷叫道,“靠,这种天书你也能懂,跪了!”

    郑璇不像婷婷那么浮躁,但也挺惊讶,问,“这个中心点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于是,顾娅把自己理解的,在纸上演算了一遍,步骤都对,就是结果和教授给的不一样。翻来覆去地算,怎么也算不出正确答案,她快疯了。

    乐婷婷抱着一线侥幸,问,“这题目考么?”

    “必考!”郑璇斩钉截铁。

    乐婷婷顿时和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靠,考不出来。完全不懂啊。”

    郑璇,“教授下个星期再来,要不留到下星期去问他?”

    乐婷婷松了口气,“就这样吧。晚上我还要打工,先撤了。”

    顾娅咬着笔杆,随手挥挥,“你们先滚吧。让我再想会儿。”

    “你是我们仨的学霸,就靠你了。”

    告别学友后,教室里就只剩下顾娅一个人,她咬着笔杆挠头皮。

    靠,明明代入的公式没错,为什么会算不对?网上也查不到信息,真是叫人崩溃!脑筋一转,突然想到了尼尔斯。

    对呀,可以去请教他,人家不是数学系天才么。

    心动不如行动,于是她飞快地打了个电话过去。

    “尼尔斯,是我,顾娅。”

    “什么事?”

    “我有道数学题做不来,能帮我瞅一眼么?”

    “现在?”

    “嗯。”

    “发过来吧。”

    “谢谢。”

    挂了电话后,将题目和她的计算步骤一同拍照下来,在whatsapp里传给他。

    不一会儿,他的回复就来了,“是统计聚类?”

    “是的。”果然是数学专家,一语中的啊!她忙问,“你看了我的计算过程吗?到底哪里做错了,为什么答案总是不对。”

    “你没算错。只不过答案上的是数值解,而你自己算出来的是解析解,当中肯定有偏差。”

    “那咋办?”

    “我看他给的间隔在(0.1:5),在开始聚类之前,要用牛顿法求出函数值。”

    “用哪个公式?”

    “我一会把公式发给你。”

    “那求出函数值之后呢?”

    “如果你想计算数值解的话,最好通过编程。”

    顾娅一听,顿时暴走了,“我不会编程啊。而且,教授也没说要编程。”

    “不是非得编程,只不过间隔在(0.1:5)之间,也就是说有50个计算步骤。一个个算也不是不可能,就是很费时费力。”

    “……”无语了。

    见她沉默,尼尔斯问,“你现在在哪里?”

    “在学校啊。”

    “这么晚了,还在用功?”

    顾娅听他这么说,下意识地瞅了眼手表,才发现已经晚上7点多了。

    尼尔斯道,“有空找时间见个面吧。这题目太复杂,手机里说不明白。”

    也只好这么办了。

    挂了电话后,顾娅收拾起课本,打道回府。

    已入深秋,天空黑透了,商业区里的上班族早退散,商务楼里偶然还能看到一两点的星星之火,估计是保洁公司的工人在清场。

    顾娅脑中全是那个公式,一边走,一边捉摸,一开始倒也没什么。可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总觉得后面有人尾随着。可回头瞧瞧,除了树影又什么也没有。

    空荡荡的大街上路灯昏黄,再加上秋风一吹,枯枝摇摆,落叶飘零,还真有那么点阴森恐怖。本来就胆小,再这么一疑神疑鬼,心里更害怕,她赶紧跨大了步伐向前走。

    就这么一口气跑走到火车站,站台上正好有一辆城间列车来,她看也没看,就上了车。已经过了八点,早就不是高峰,车厢里三三两两地坐着几个人。

    顾娅找了个人多的地方坐下,刚想松口气,就看见有个穿黑衣服戴帽子的男人也跟了过来,似乎和她同一站上的车。那人扫了她一眼,在不远处坐了下来,她顿时又紧张了。

    靠,该不会是哪个变态吧?

    不会不会,又不是小说电影,哪有那么多变态!

    到站后,顾娅见对面正好也有一辆车开来,便一个健步冲下车,跳上了那班列车。

    可没想到,那个男人也跟着过来了,顾娅看见他上车,小心肝立马就扑通直跳起来。隐隐觉得,这事肯定不是自己想太多,对方就是在跟踪自己。

    电视剧上演过那么多连环变态杀人事件,真要换自己遇上了,肯定得疯。顾娅脸都吓绿了,想报警却担心警察会不会管,毕竟她还没受到任何攻击。想拨给尤里安,转念一想,打给他也没用,人在一百公里开外,赶过来最快也要一个小时。而且,万一只是一场虚惊呢?

    无意间抬头,瞥见列车提示屏幕上显示着这趟列车终点站是达姆城,心一动,突然想到了尼尔斯。

    救星啊!

    顾娅二话不说,立即拨了个电话给他,听到他接起电话,劈头就问,“你能不能来火车站接我?”

    尼尔斯怔了怔,“顾娅?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没有。车子还有十分钟进站,你能过来接我一趟吗?拜托了!”

    尼尔斯还是有些惊讶,“你来达姆了?”

    “是的。有人跟踪我,你一定要来接我,不然我死定了。”一口气说完后,她掐断了电话,心还在狂跳。

    每一分每一秒都跟坐在针毡上似的,过了十来分钟,达姆城的总火车站总算到了。看着火车缓缓进站,她发了个短信给尼尔斯:你到了吗?

    石沉大海,没有回复。

    心又被吊了起来。

    她望着车窗外面黑压压的天色,心中彷徨又无助,忍不住暗忖,要是尼尔斯不来接她,该怎么办?再坐火车回去吗?都这么晚了,到了法兰克福之后呢?

    随大流下了车,她拿起电话正想拨,这时,背后有人拽住了她。

    顾娅吓一大跳,差点摔了手机,不由失声叫了起来,引起四周的路人频频回首。

    “别怕别怕,是我。”尼尔斯双臂一张,给了她一个安抚的拥抱,拍了拍她的背脊,带着一丝愧疚地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熟悉的人,熟悉的声音让她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她挣脱开他的怀抱,拽住他的手臂,气急败坏地道,“有人跟踪我。”

    尼尔斯觉得这事有些匪夷所思,便皱起了眉头,“你确定?”

    她点头,“确定。我换了两辆车,而且都是临时起意换的,那人也跟着换。”

    “是谁在跟踪你?”

    顾娅转头四下看看,站台上的人早就走光了,空荡荡的就只剩下他们俩。

    “不在这里,已经走了。”

    “他长什么样?你能大概形容下吗?”

    “我没看清他的脸,只知道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带着顶灰色的帽子。”

    “你报警了没?”

    顾娅摇头,“没有。我不知道警察受不受理。”

    “受理。不过,没什么用倒是真的。毕竟对方什么也没做。”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他为什么跟踪我啊?是不是变态?”越想越害怕,顾娅觉得自己快崩溃了。

    “我先送你回家。”

    “别。”她使劲摇头,“我不敢回去。”

    “那先去我家。”

    她点点头。照理说,发生这事,第一个求助的是男友,不过尤里安明天要比赛,总不能让他为这事分心。比赛场上就像是战场,精神必须高度集中,否则一不小心发生意外,轻则受伤重则残废,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尼尔斯将车停在地下车库,顾娅还是心有余悸,拽着他的衣服不放,竖着耳朵观察四周,稍有风吹草动就全身绷紧,警惕的就跟一只兔子似的。

    见她那么紧张,他笑笑,伸手勾住她的肩膀向自己这边带了下,安慰,“别怕,有我在,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我会保护你。”

    这话说得她感动万分,真是患难见真情啊,好朋友一生推。

    地下车库虽然空荡荡,却什么也没发生,直到坐上他的车子,顾娅才真正松了口气。

    见他将车子开出去,她厚着脸皮要求,“要不你绕着城市兜一圈,我们再回去。你家离火车站是在太近了。”

    闻言,尼尔斯噗嗤一声,笑了,“你胆真小。”

    顾娅委屈地撇撇嘴,她又不会功夫,一个弱女子怎么单挑人高马大的变态?

    见她神色紧张,尼尔斯也就不取笑她了,问,“你打电话告诉尤里安了吗?”

    “还没有。他明天比赛,不想让他分心。而且告诉他也没用,他赶不过来,只能空着急。”

    “没想到你还挺贤惠。”

    她笑笑,表示接受他的赞扬。

    两人没话说了,尼尔斯话锋一转,问,“我们说说跟踪这件事,你觉得你是从哪里开始被瞄上的?”

    “学校。”

    他扬眉,“这么说,他知道你在哪里学习?”

    “不一定。也许他也正巧在那里工作。”

    “那个商业区人来人往的,为什么跟踪你?他的动机是什么?”

    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随口假设,“也许就是个变态,无聊之下,刚好瞄上我。”

    尼尔斯问,“你在这学校上了几学期?”

    “三个学期。”

    “也就是说有一年半的时间。”见她点头后,尼尔斯又问,“之前你看到过他吗?”

    “没有。”

    “你有没有一个人晚回家过?”

    “有啊。每次考试前,我和同学都会讨论到很晚才走。”

    “那你之前有注意到这么一个人吗?”

    顾娅摇头。

    尼尔斯沉思了一会儿,又问,“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没有。除了上课,就是下课,我忙着应付考试,连球赛都没去看。”

    尼尔斯一挑眉,“怎么,你还看球赛?”

    “是啊。最近尤里安很火,作为女友,我当然要身体力行地去支持他。”

    尼尔斯道,“我也是法兰克福的粉丝,偶然也去现场看德甲,但没见到他上场。”

    顾娅道,“你还不知道吧。他转会了。”

    他有些惊讶,“转去哪里?”

    “霍芬海姆。”

    “那里。”他挑了挑眉,“为什么?”

    “不想再坐冷板凳了吧。”

    “那球迷呢?没有反对声?”

    “怎么可能没有。像上次霍芬海姆vs法兰克福那场,球迷都冲下球场想去揍他了。”

    “事后,还有过冲突么?”

    “好像没有了。他都回海德堡了,还怎么找他?”

    “你在媒体面前曝光过吗?”

    听他这么说,她吓一跳,问,“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尤里安有没有正式得把你介绍给大众,你是他的女朋友?”

    顾娅哈哈一笑,“开玩笑。他又不是c罗那样的球坛巨星,谁会关注。”

    尼尔斯也跟着微笑,“有心人自然会关注。”

    “没有。他从来没有和媒体提起过我。”她想了想,又道,“等等,就是那天客场法兰克福,比赛结束后,我在接待室里等他的时候,有媒体采访过他。当时,我在旁边,不过应该没露脸。”

    见他不说话,顾娅忍不住问,“你觉得这两件事有关联吗?难道是法兰克福队的粉丝跟踪了我?”

    尼尔斯将车停妥后,拔出钥匙,转头对着她莞尔,“我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