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5.21|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个多星期没碰过女人,更正,是没碰心爱的女人,尤里安内心的小宇宙都快挤爆了。太多的思念、太多的依恋,积攒在心底,一旦释放,火力惊人。压着她倒在床上抵死缠绵,无法启齿的爱情,一一用行动完美地演绎了出来。

    性,并不丑陋,若它不只是发泄*的工具,也许它能比言语更精准地传达出爱意。

    一阵折腾后,床没散架,顾娅却快散了,疲力尽地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尤里安仍然精力充沛,看见她近在咫尺的脸,便将嘴凑过来,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

    “娅娅,一共23天,我没有一天不在思念你。”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天花板,一下子集中不了精神,心不在焉地敷衍了声,“是吗?”

    见她没什么反应,以为她还在生气,尤里安侧起半边身体,右手穿过她的后背,搂住她的肩膀,道,“千真万确。我可以发誓。”

    顾娅眼珠子转了转,重新将目光的焦距对准他,道,“我相信。”

    这三个字,从她口中说了出来,淡淡的,却让他莫名感动。握住她的手,尤里安低头吻了吻她的鼻尖,道,“谢谢你,给了我三个星期的时间。”

    近一个月,两人没有联系。不管是他不想,还是不能,她都没有抛弃他,甚至连原因都没有追问,就这样无条件地等了。她给了他空间,这是尊重,是爱的表现,比她亲口说爱他更震撼。

    顾娅幽幽地道,“这已是我的极限了。”

    “嘘,嘘,我知道。所以我来了。”尤里安低头吻住她,抱着她的翻了个身,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

    幸福的感觉充盈在周身,顾娅闭起眼睛,耳边听到他的心跳声,明明就在咫尺,却像天涯相隔。

    她不禁暗自叹息,如果她像大学里任何一个中国留学生那样,该多好?大学三年,有足够的时间和他相伴、与他磨合,可现在,每过一秒钟都是在倒计时。也许等不到两人感情成鸡肋的那一天,就不得不分手了,真残酷。

    心中千万感叹都化作一声不舍得,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真爱、好不容易才画出未来的蓝图、好不容易梦想要成真,结果,一步错,步步错。到头来都成了泡沫,一戳就碎。

    很害怕很悲伤,害怕失去,悲伤自己狭隘的能力。她移近身躯,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用力的环住他的腰,让彼此更加贴近。赤.裸的肌肤相触,他用体温温暖了她,只有他沉稳的心跳声,才能让抚她无法平静的心。

    尤里安感受到她的颤抖,以为她冷,便伸出双手,将她圈入怀抱中。他仰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发,牢牢抓住她的手臂,这一刻的拥有,让他感到心满意足。

    “如果,时间可以停止在这一刻,多好。”

    听她这么说,尤里安笑了,“时间虽然不会停止,但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这一句话,差点让她眼泪决堤,眼睛又湿润了,顾娅低下头,缩了下身子,往他胸口蹭了下,咬着嘴唇硬将泪水憋了回去。

    没有时间,我们没有时间了!最多还有9个月的时间,也许就要分道扬镳。

    心里难受,满满的都是那种想爱不能爱的无奈感,她深呼吸,硬是把盘踞在心底的不愉快给压了下去。沉默半晌,这才慢慢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顾娅换了个话题,问,

    “你还走吗?去意大利?”

    他点头,“这个星期天走。”

    “什么时候回德国?”

    “也许10月份。”

    顾娅一听,顿时炸毛了,抬头叫道,“那么久?为什么要在意大利呆那么久?不就是训练吗?”

    “不光是训练,我现在暂时为米兰踢球。”

    她有点晕眩,“你不是法兰克福的球员吗?”

    “因为法兰克福把我借给了米兰。”

    还是不明白,“借?他们自己没有球员吗?”

    “有。”

    “那为什么还要借外援?”而且,他又不是大神,人家都来抢。

    “他们有两个前锋受伤了,暂时找不到合适的替补。”

    “就算这样,也用不着借德国的外援啊!”

    “一般是不用。不过,马德奥向他们教练推荐了我,我通过测验,将被暂时留下来了。”

    “马德奥?”哪根葱啊,名字还挺熟的。

    见她迷茫,他提了个醒,“他来过法兰克福,我们还一起去踏过青,你忘了吗?”

    这么一说,她立马就想起来了,原来那个不靠谱的猪队友!

    顾娅皱了皱眉头,一脸戒备地道,“他为什么推荐你?他想干嘛?”

    “不是他想干嘛,而是我觉得机会难求,请他帮个忙。米兰这球队声名远播,而且,关键是经常参加国际赛事。现在有机会交换去他们那里,我的教练又首肯放人,简直天作之合。”

    “那你要去多久?”

    “最长不超过一年。我的编制还是在法兰克福,这里需要我出场的时候,我就必须回来。”

    “那他们什么时候需要你出场?德甲不是下个月就开始了吗?”

    “他们一般不会让新球员这么快上场,要坐足了冷板凳,就算上场,也是教练觉得稳操胜券了的最后一两分钟。”

    “那米兰就会?”

    “这方面,意大利人比较放的开,没德国那么保守。而且,也是凑巧,目前他们的主前锋正好受伤,后续无人,所以我觉得这是一次百年不遇的机遇。”

    顾娅可怜巴巴地问,“就不能不去吗?”

    他带着愧疚,却也信念坚定地摇了下头,“不能。也许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见她目中露出失望和悲伤,他忙在她额头亲了下,安慰道,“别担心,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怎么不会。天涯相隔了啊。”虽说,她知道自己该支持他的事业,可,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一回事,毕竟两人时间本来就不多了。

    她很忧伤,他却不以为然,“至少还在欧洲大陆。只要想你了,我随时都能来,你也随时能去,飞机不过就一个小时的事……就是烧钱了点。”

    顾娅推开他,压着声音道,“我既没钱,也没时间。”

    尤里安笑了,“从现在起,我决定不乱花钱,把钱攒了就投资在德国航空业上,当一名称职的航天敢死队。”

    “那时间呢?你不是说,每天训练,都累成狗?”

    “累成狗,也是一条想见你的忠犬。”说着,他伸手在她胸部光洁的皮肤上摸了一把,道,“是谁和我说的呀,时间如乳.沟,挤一挤,总会有的。你看,像你这样的飞机跑道,都能挤出个折来,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靠!顾娅本就不太开心,再听他这么落井下石地一说,更是咬牙切齿,用力掐了一把他的手臂。

    他嗷嗷地叫着躲避,“我开玩笑呢,你还动真格的!说真的,你的胸不小,意大利比你胸小的多得去。”

    听他这么说,顾娅顿时又不淡定了,酸溜溜地道,“意大利美女如云吧。”

    “嗯,是的。”他举起胳膊,枕在自己的头下,“比德国女人娇小细致多了,不过……”

    目光一转,又回到她脸上,见她闷闷不乐,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贼兮兮地咬着她的耳朵坏笑,“都不如你的万分之一。天下女人再多再美,我的眼里也只有你。”

    醉了。

    听了这话,还能心平气和的,那她顾娅就真能立地成佛了。

    扑哧一声,被他逗得笑了出来,阴霾的心情总算消散了点,她伸手点了下他的嘴唇,“这嘴真甜,也不知道你在那边哄了多少个意大利姑娘。”

    他顺势凑过去,一口含住她的手指,轻轻地啃噬,每一下吮吸都是挑逗,弄的她春心荡漾。

    尤里安口齿不清地道,“一个也没有。我向上帝发誓。”

    这么频繁地去叨唠上帝阿爸,真的好吗?顾娅抽出手指,堵住他的嘴巴,道,“发誓的话你以后就别随便说了,我相信你。”

    他心一动,凑低了脸,吻住她的嘴唇。和她唇齿相依地缠绵了一会儿,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道,“谢谢你的信任,作为回报的礼物,我不会让你失望。”

    顾娅想了想,决定还是将发生的悲剧告诉他,便道,“我今天去移民局续签。”

    “怎么样,还顺利吗?”

    她摇头,“很不顺利。”

    德国人去大部分国家,都不需要签证,尤里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并不理解拒签这两个字意味什么。

    “那换个地方签呢?”

    她摇头,“换签就要换城市,我不想搬家。”

    闻言,他双手紧紧地抱了她一下,道,“我也不让。你是我的心肝宝贝。”

    不想扫他的兴,可她还是没忍住,问,“如果我在德国呆不下去了怎么办?”

    “为什么呆不下去?你不喜欢德国了?”显然他误解了她的意思。从没遇上过签证困难,所以在他的意识里只有想和不想两种可能。

    她摇头。对她而言,这话题有些敏感,斟酌半天,才道,“是签证到期了。”

    “那就再续。”

    他说得轻松,顾娅只有苦笑,“如果不让签呢?”

    “为什么不让,你不是有找到学校,已经注册了吗?”

    顾娅想解释,可是一瞬间的转念,把到嘴的话又吞了下去。如果他知道自己签证有问题,马上就要回国了,还会不会继续和她在一起?

    虽然他现在在米兰,但毕竟在欧洲大陆上,花点钱,还能隔三差五地见上一面。如果回了中国,12个小时的飞机,那还怎么见面?半年一次?还是一年一次?如果去了新西兰,那就更不用提……时间一长,再深的感情都成浮云了。

    这个,她是切身经历。托马斯!当初他们相恋的时候,也是尤里安这年纪,不顾一切,轰轰烈烈,羡煞旁人。因为年轻,所以无畏,可是当年龄上去,托马斯最终还是理智地选择了快刀斩乱麻。

    而尤里安也是德国人,就算个性再怎么不同,思维方式还是会大同小异。现在他才18岁,也许会一时冲动,追着爱情跑天涯,可等将来呢?当他厌倦了异地恋后,是不是,就成了第二个托马斯?

    她突然有种矛盾的心理,怕告诉他前因后果,他会先自己一步做出决定,把这份原本就不深的感情给咔嚓了。可是,两人正小别胜新婚,这样腻歪着粘在一起,分手的话她又着实说不出口。

    该怎么办?

    不告而别吗?和他处到自己临走前的那一秒,然后默默无声地离开,断绝所有的联系……就像当初托马斯所做的那样?突然之间,她似乎能理解,托马斯当初做这个决定时候的心情了。伤害喜欢的人,对自己来说,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见她望着某处发呆,尤里安伸手推了下她道,“你在想什么?”

    “你会和我结婚吗?”

    见她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他失笑,“你在说什么啊?”

    “结婚。”

    “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她抿了抿嘴,“你只要回答,会不会。”

    “现在不会。将来不知道。”他给出诚实的回答。

    “为什么不会?”她不死心,固执地追问。

    “我才18岁,你才21岁!那你告诉我,你想和我结婚吗?”

    “我……”顾娅一下子哑了声音。如果没有签证困难,她根本不会想结婚这事。青春才开了个头,两个人也刚相识相爱,今后各自在人生路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彼此的脾气性格、生活方式、思想意识是否能磨合,将来他他们是会越走越近,还是这短暂的交汇后,又各奔东西?谁知道呢?为了一张签证,把未来强行捆绑在一起,这未免也太可笑可悲了一点。

    见她不说,尤里安不由有些担忧起来,轻轻地推了她一把,道,“娅娅,你怎么了?为什么说这么奇怪的话?是因为签证不顺利这事吗?你放心,一定会有办法的,别给自己太多压力。”

    道理都懂,可还是难掩心里的失望,顾娅转个身,背对着他道,“好累,睡了。”

    他哦了一声,贴了过来,从背后抱住她,吻了吻她的耳垂,道,“晚安,亲爱的。”

    被他这样抱着很安心,可是顾娅还是睡不着,心里藏着事,沉甸甸。望着窗外的月亮,眼睛一眨,一颗眼泪掉了下来。

    前路困难重重,不管是她的爱情,还是她的学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