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4.25|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学习是非常枯燥的事,晚上没睡好,早上一清早又被爸爸吵醒,所以顾娅频频打哈欠。见她累了,尼尔斯体贴地放下书本,建议,“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我正好去外面打个电话。”

    这可真是个好提议,她挥了挥手,请他自便。

    还以为他马上就会回来的,谁知这家伙一去不复返,她出去逛了一圈也没瞧见他的踪影。打个电话打去天边了?他的东西都在,不会一个人不告而别,肯定还会回来的,所以只能等。

    等来等去都等不到他,顾娅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干脆趴在桌子上休息。图书馆里开着暖气,金灿灿的阳光照在脸上,让她整个人暖洋洋的。外面的小麻雀组团唱歌,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本想闭目养神,谁知,这么一闭上眼睛,居然睡着了。睡得还真沉,连什么时候,对面多了个人都没察觉。

    尼尔斯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就瞧见她趴在书本上呼呼大睡。浓浓的眉毛、白白的皮肤、红红的嘴唇……阳光底下,她的睡颜还挺招人疼惜的。他心一动,伸手摸了下她的脸蛋,那皮肤上细致滑腻的触感,毫不夸张的说,就像丝绸一般,和欧洲女人不一样。

    要是顾娅醒着听见他这么说,一定会傲娇地把头发一甩,道,那是必然的,也不想想姐我十八岁开始,就把钱砸在保养品上,一罐罐的资生堂下去,难道是白花的么!

    尼尔斯没叫醒她,轻手轻脚地拎起椅子放在她身边,然后坐下,目光还是逗留在她脸上没离开。阳光落到脸上有些刺眼,她调整了下姿势,一撮头发从耳边滑落了下来,遮住了她大半张脸。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出手,撩开了她脸上的头发。

    这么一动,她突然惊醒了,一睁眼,就瞧见尼尔斯的一双莹莹绿眼,和鬼火似的,在眼前闪烁。顾娅吓一跳,脑袋向后挪去,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嘴里叫道,

    “你干嘛?”

    尼尔斯一脸淡定地坐回身体,道,“你流口水了,替你擦擦。”

    啊???

    听他这么一说,她吓一跳,赶紧伸手去擦嘴角,干干的,没有口水啊。

    尼尔斯在翻书,听她这么说,便道,“已经被暖气烘干了。”

    啥?

    顾娅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听他在那里道,“还有,刚才你打呼了,管理员过来让你小声点,你昨天没睡好吗?”

    哎呦,打呼流口水!我的淑女形象啊……全完了。

    顾娅脸红得不成样子,拿起书本遮在脸上四处看看,带着点埋怨地道,“你怎么不及时叫醒我啊!太丢脸了。”

    “我就想看看不叫醒你的话,你能睡多久,是不是能睡到太阳下山。”

    靠,这都是什么居心呐。

    两人说了一会儿笑,尼尔斯问,“上次给你的杀毒软件你用了么?”

    她点头,“用了。所以电脑它又活过来了。谢谢你!”

    “不用客气。”

    “我正想问你,你这是什么软件,为什么外面买不到呢?我朋友也想安装。”

    “嗯,是买不到的。”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们部队里的科研人员自己编写的程序。”

    牛逼!

    顾娅始终觉得他的工作很梦幻,想了想忍不住又问,“你说你的工作是黑客和反黑客?”

    “对。”

    “那你能不能帮我入侵一下移民局的系统,给我一张有效期为十年的长期居留?”

    “……”

    这下轮到尼尔斯无语了。

    ***

    周末过去后,洪堡经济学院的语言课程开始了,来上课的一共才七个人,加上顾娅是四个中国学生,另外两个女孩没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泰国人,一个越南人,还有一个津巴布韦的。

    教授是特地从海德堡大学的日耳曼文学系请来的,德高望重,教学经验丰富。虽然一天只上半天课,但一个星期上下来,顾娅还是觉得受益匪浅。

    可能是顾娅的语言环境比较好,周围接触的德国人居多,所以口语说得也比较流利。再加上她自己也很用功,翻读名著,遇上不懂的就直接去问。师长们都喜欢勤快的孩子,这样一来一去,教授对她印象自然就比较深刻,有时候下了课也会聊上几句。

    每次其他伙伴见了,就会调侃她几句,“顾娅,你让教授给你走个后门,免试入学吧。”

    顾娅知道他们并无恶意,所以一笑而过,并不上心。

    这一天上学,还没走进教室,就在走廊上碰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这里的中国人就这几个,除了滕洲以外,基本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个他从没见过,难道是新生?顾娅有些好奇,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人正靠在的前台和贝亚特谈笑风生,看样子两人蛮熟悉的,猜不出是谁,也就懒得伤脑细胞,直接走进教室。

    其他几个中国同学早就到了,见她进来,便问,“顾娅,郭曼回来了,你知道吗?”

    “郭曼是……谁?”

    “就是滕洲的助理,现在这所学校全权由他负责。”

    经邢宇这么一提醒,她突然想起来是有这么个人,前几天滕洲帮她登记入学,借用的不就是他的办公室么?脑筋再转一圈,顾娅瞬间想明白了,刚才在走廊上的那个人,多半是郭曼。

    顾娅哦了一声,却提不起兴趣,对她而言,郭曼和贝亚特一样,只是一个不太相干的陌生人而已。

    见她不接话,邢宇又道,“滕洲你知道吧?”

    她点头,“这个学校的创立人。”

    “对,是个牛逼哄哄的大人物。前几天华商报和人民日报采访他了,有他的专栏不说,在网上也能找到采访视频。”

    “是啊,他确实很厉害。”她跟着赞叹一句。

    “他这么牛逼的人,居然到现在还没结婚。”

    听他这么一说,他的两个死党刘澄和王哲就忍不住笑了,揶揄地道,“怎么,难道你准备把自己掰弯了送他?”

    邢宇白了两人一眼,道,“神经病。我又不是同性恋!但是可以给他介绍女朋友啊,你们忘了么,我堂妹也在德国留学,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听他说得夸张,顾娅也忍不住笑了,这家伙小算盘打得还挺响亮。

    “得了吧,来这里上了一个星期的课,连滕洲的人影都没见到。估计等你毕业了,也巴结不到他。”刘澄不给面子地打散他的美梦。

    “所以说,退而求其次,可以先和郭曼搞好关系……”邢宇顺水推舟,提议道,“要不然我们合起来请郭曼吃一顿饭吧。”

    “为什么?”

    “他也算是这里说得上话的二把手了,以后要是有实习岗位、毕业工作什么的,关系牢靠点,没准能让我们近水楼台先得月。”

    见大家都不接嘴,他继续说服,“学校和这里的公司有挂钩,他又跟着滕洲做事,手头上肯定有一些项目。花了这么多学费,难道你们以后不想找个好工作?”

    几个男生听了都有些心动,但顾娅还是无动于衷,也许是她出国比较早,对于国内那套走后门托关系的事一点也不感冒。与其把心思花在怎么讨好别人的身上,还不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来的实在。

    王哲问,“那你打算怎么请他?”

    邢宇小心眼比较多,眼睛转了几圈,就有主意了,道,“现在不是圣诞节么,正好借这个借口,喊他出去逛一下圣诞节市场。完了后,再去吃饭,这样一点也不做作,顺其自然。”

    “嗯,也行。”

    “不过上哪里吃呢。”

    “肯定去法兰克福吃中餐。”

    几个男生以前都在汉诺威混,对这一片一点也不熟悉,听他这么说,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顾娅,“你在这里时间长,你说哪家好吃?而且,不能太便宜,最好有吃大龙虾什么的。”

    顾娅自己会烧,平时也不太上馆子,最多也就是快餐店喊个外卖图方便,于是就摇头,“我不知道哪里有吃龙虾。”

    “那就不要龙虾,只要不是那种廉价自助餐就行。”

    听他这么说,顾娅突然想起上次滕洲带她去的那家,装修格局都很雅致,菜质精细,味道可口,应该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吧。

    于是,她就报了个名字。

    “王朝酒楼?好吃吗?”

    顾娅点头,“我觉得可以。”

    “那价格怎么样?”

    “有点小贵。”上次只是粗略地瞥了一眼,她没有仔细研究过。

    “没关系,我们aa制,每人出一份,200块的话,四个人平摊下来也就50欧。”

    顾娅咬了下嘴唇,道,“我不去。”

    “为什么?”

    “我晚上约了人学习。”当然这只是借口,关键是觉得他们这样拉关系不太好。她不喜欢阿谀拍马,目的太明显,她做不来。

    “不能推掉吗?”邢宇有些不高兴,虽然脸上没表现出来,但说话的口气却让人听了不舒服,“你来,我们四个人平摊只要50;你不来,我们三个人就要70,每个人要多出20块钱呢。”

    “那你就别请那么贵的,法兰克福也有吃火锅自助,价廉物美。”

    “这怎么行,要请就请最好的,不能丢了面子!”

    顾娅耸耸肩,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

    邢宇还想说些什么,这时,教授进来了,关于请客的事只能暂时打住。

    ……

    眨眼功夫,一个上午过去了。下课的时候,郭曼进来通知大家,明年三月前一定要考完dsh,不然入学通知就作废了!

    郭曼这人比较随便,不像滕洲那样摆出一副高冷范儿,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且,他和邢宇他们相差不了几岁,年纪相仿、爱好类似、习惯雷同,开个玩笑就能说到一起。在国内,社交范围广,所以公是公、私是私,也许两个圈子永远不会相交。但是在德国就不行,这里本来华人就少,在外国人面前你赚再多人家也不一定会鸟你。没有优越感,人的心态就随和,能和大家打成一片也不奇怪。

    乘着大家一起说笑几句的时候,邢宇抓准机会将这事提了,本来也就是郭曼的一个回答,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谁知,他眼睛一转,突然把视线落到了顾娅身上,问,

    “你去么?”

    顾娅摇头,“我还有事不去了。”

    “什么事?”

    “学习。”

    说实话,他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追问自己,顾娅也是有点措手不及,反应不够快,临时想的借口未免有点烂。

    闻言,郭曼笑道,“马上就圣诞节了,别这么用功了,一起去。”

    见她不说话,他敲了敲桌子,坚持道,“说好了一起去哈。”

    顾娅兴致缺缺,不肯妥协,摇头道,“不,我不去了。”

    郭曼哈哈地笑了声,半真半假地道,“你不去我也不去。”

    这下几个男生就炸锅了,本来说得好好的,总不能因为顾娅给搞砸吧。

    邢宇想打个圆场,谁知郭曼根本不买账,对他们道,“你们别和我说,先去说服她。”

    见几人的目光纷纷转向自己,顾娅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本来只是她不去,这样一来就演变成大家想去、却因为而去不了。虽然不喜欢这种人为施加的压力,强迫她去做不愿意做的事,可确实也没办法,毕竟大家以后在一个学校读书上学,总不能为了吃顿饭的事情把关系搞砸。所以,只好让步。

    见她同意,邢宇松了口气,用开玩笑的口吻道,“你可真是我们的小公主,千呼百唤始出来。”

    顾娅敷衍地一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偷瞧郭曼。答是答应了,但心里还是很不明白,为什么这人非要拉着自己?说到底,两人今天也才第一次见面而已……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滕洲。

    滕洲在他面前提起过自己,一定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