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德国恋人 > 53|4.17发|表

53|4.17发|表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正有说有笑,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人走了过来,挡住了她前方的阳光。顾娅抬头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掉了。

    居然是尤里安。

    他拎着一只手提包,头颈里挂了一块毛巾,一身运动装,看起来像是准备去训练。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逢,面对那两团火热热的目光,顾娅心脏一窒,下意识地转过头不去瞧他。自从那天说了那些话之后,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尴尬,她下意识地躲着他。

    不过,尤里安这人吧,天生少根筋,心里完全没疙瘩,仍然该干嘛干嘛。见她过来,便微笑着主动迎上去,和她打了声招呼,顺带用他特有的风骚小眼神向尼尔斯瞟去一眼,问,

    “有朋友来?”

    顾娅点头,“是啊,我请客吃饭。”

    “去哪里吃?”

    “在我家。”

    他将手提包扔在地上,双手抱胸看着她,饶有兴趣地继续追问,“就你们俩。”

    见鬼了,她心虚什么?他又不是她男朋友,怎么会有种被活捉奸夫的即视感?

    这目光、这语气、这态度统统让她不爽,这家伙未免也管太宽了吧?她哼了声,没好气地道,“对啊,就我们俩。吃完饭,我们还要追美剧。”

    临末了,再加了一句,“在我的沙发上……”

    尤里安的眼神闪烁了下,还以为他会做什么,谁知这家伙只是扬了扬眉头,紧接着又恢复了那嘻嘻哈哈的样子,没心没肺地道,“那你们玩的开心点。”

    说完后,便越过他们,走了。态度略吊。

    哼,这家伙!

    顾娅满头黑线地瞪着他,用力地跺了跺脚。

    尼尔斯在一边看着她,不动声色地问,“你住几层楼?”

    她这才记起自己还有客人,忙收回视线整了整神色,掏出钥匙去开门,顺便解释,“就在底楼,右边第三间。”

    带着尼尔斯进屋,才发现屋子乱得叫人不忍直视。请他在沙发上坐下,谁知他皱着眉伸手一摸,居然从屁股下拎出一条极尽妖娆的丁字小内内,颜色还是火红火红的,简直烧人眼球啊。

    尼尔斯一扬手,将小丁裤举到了她面前,挑起眉头看着她,道,“颜色很绚丽么。”

    顾娅脸红的都跟这内裤的颜色差不多了,哎哎哎,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今年我本命年啊。

    赶紧抢过小内裤,跑进厕所,随手一抛,扔进洗衣服的篓子里。她慌慌张张地解释道,“不好意思,房间这么乱,我前几天住院,实在没空收拾。”

    说话期间,又分别从床上、写字台上、地上找到了咪咪罩和臭袜子。看见他微笑着的脸,她觉得自己面子里子全掉光了。都是严欢这混蛋,叫她把替换下的脏衣服带回家,谁知,她就这么随便一扔,连扔进洗衣机这个动作都懒得做,真是输给她。

    花了五分钟时间,将屋子里火速清扫干净,顾娅道,“你别相信眼睛,有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相啦,其实我还是很爱干净的。”

    说着,连自己也觉得难以信服,便掩饰地干笑了几声,转移开话题,问,“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用。我想知道,你准备请我吃什么?”

    听他这么问,顾娅忙跑去厨房,拉开冰箱瞅了一眼,却悲剧地发现,冰箱里空空如也。都弹尽粮绝了,还请人吃个毛线饭!

    见他走过来,她忙关上电冰箱大门,推着他的背脊不让他靠近。

    “怎么?没存货了么?”谁知,还是被他发现了端倪。

    顾娅捞起包包,赔笑,“走走走,我们去买菜。反正超市就在下面,你喜欢吃什么自己挑,只要你说,我就给你做。”

    尼尔斯笑着点头。

    附近的小超市东西不多,顾娅总嫌弃他们家的盒装猪肉有骚味,所以从来不买,只是扫了一些蔬菜。尼尔斯这人吧,啥都好,就是吃不得海鲜,一碰鱼和虾,脸就肿,过敏给过的。顾娅对此表示深度遗憾,不能吃鱼虾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幸亏有车,去大卖场溜达了一圈。

    平时,她买菜都是捡便宜的买,不像尤里安这货,讲究得很。买的都是有机食品,贵个几欧,根本不以为然。

    顾娅想,既然请人吃饭,总不能太寒酸,怎么也要摆一下阔气,便跑去专柜买传说中的绿色有机食品。不但蔬菜有机,连猪肉牛肉羊肉也是有机的。听营业员介绍,他们给家禽喂的饲料是不含农药的、喝的水是天然水,所以拉出来的屎就是有机粪便。拿着有机粪便去灌溉粮田,种出来的就是有机食物,然后再拿这些有机粮食去喂家禽……如此循环,就成了有机食物链。缺少一个循环步骤,都不能算有机,就盖不上欧盟那个明晃晃的有机戳。

    牛,真是给这些德国人跪了。偶然官僚不稀奇,但吃喝住行样样都官僚,也是醉了。

    尤里安是专挑有机的买,但尼尔斯呢,却完全无所谓。

    他耸了耸肩,道,“吃有机产品会更健康,这种事情也是人云亦云,并没有科学依据可以证明,我对此持有保留意见。”

    顾娅糗他,“对哦,你是数学家,所以样样要求证。”

    “我只是过了什么都相信的年龄。”

    她看着他啧啧地摇了摇头,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真相。他和尤里安真的很不一样,至少比他成熟。

    走到超市门口,顾娅掏出皮夹子准备结账,谁知,被他按住了手。

    尼尔斯笑笑,“你出劳动力,我出钱,我们五五分账,很公平。”

    两人买了好多菜,一大半都是肉。没办法,谁让德国人是个无肉不欢的民族呢?

    将蔬菜一股脑儿倒进水池,尼尔斯凑过脸问,“需要我帮忙么?”

    顾娅忙得不可开交,听他这么问,也就不客气了,指了指水池里,道,“帮我洗菜行吗?”

    他点头,卷起衬衫袖子后,打开了水龙头开始干活。

    顾娅站在一边悄悄地关注他。

    想她把睫毛又涂又烫的,最终也没能改变它们稀短的命运。而他们外国人呢,什么都不用干,睫毛照样浓密,还卷翘得像两把打开的扇子。他眨一下眼,睫毛就微微扇动一下,跟蝴蝶翅膀似的,看得她是无限妒忌羡慕。

    尼尔斯做事特别认真,而且井条有序,不疾不徐,被他清洗过的蔬菜基本没有半点沙土残留下来。

    他正干着活,不经意地一瞥,眼睛的余光瞧见她在看自己,便转过头扬了下眉头无声地问她干嘛?

    偷窥被发现,顾娅有些不好意思,忙掩饰性地问,“你洗好了吗?”

    “洗好了。”他连筛子带蔬菜一起递给她。

    “谢谢。”她道了一声谢,刚将蔬菜接过来准备切丝,谁知,另一边水又烧开了。

    今晚准备做的菜有点多,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顾娅未免有些手忙脚乱。见状,尼尔斯自告奋勇地拿起菜刀,指着筛子里的青椒,问,

    “你想怎么切?”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随便你自由发挥。”

    于是,他就埋头切了。

    过了一会儿,她忙完手头的事,抽空瞥了一眼过去。发现他把青椒给切成了等边三角形,整整齐齐,每一块都差不多大小,她不免好奇,问,“为什么切成这样?”

    “因为这样容易熟。”

    “为什么?”她不解。

    他拎起一块青椒,给她看,“这是一个三维立体的向量空间,从物理角度来看,由无数向量组成。当每个角都是60°时,每个向量的离心率会降到最低,根据自由落体定律,它们将围着一个中心轴滚动,做匀速运动,由此导致受热程度达到最佳。这也就是说,你的一次翻炒,等于十次不规则物体的翻炒效率,可以最大程度的节省能量,加快烹饪食物的速度。”

    顾娅都听傻了,这是啥跟啥,不就是炒个青椒肉丝么?怎么就扯上了物理学?这两者间有一毛线的关系啊?

    见她一脸迷茫,尼尔斯笑笑,道,“抱歉,这是职业病。”

    对,是病,必须得治!

    “我以为你是学数学的,没想到物理也这么牛逼。”

    他笑着解释,“物理和数学本来就是俩兄弟。数学专业的,物理也必须过硬。”

    闻言,她啧啧地摇头,“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这两门科目。”

    “为什么?”

    “因为打从初中起,他俩就没及格过。”

    尼尔斯摇头,“你说得太夸张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比如,你会几门语言,我就做不到。前几天,我在亚马逊上定了一本普通话自学入门,发现真的不行,太难了。尤其是那四声部,对我来说简直是致命伤。”

    顾娅被他逗乐了,有些幸灾乐祸地道,“那是因为你的脑细胞都投奔了理工科。”

    他忙替自己辩解,“其实不然,我的德语还是不错的。”

    “哈,那是因为它是你母语。”

    他没反驳。

    两人说说笑笑,气氛融洽,眨眼时间,菜就都上齐了。

    顾娅本来就很会烧菜,今天心情不错,更是发挥超常。青椒肉丝、红烧肉、啤酒鸡翅、青菜炒肉圆、牛肉炖粉条,外加一锅子枸杞山药炖小排骨汤,简直不能更丰盛。飘了一屋子的香味,那色香味俱全的样子,勾得人口水直流。

    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红烧肉,顾娅取出筷子,替他夹了一块凑到他面前,“这可是我的拿手绝活,尝尝?”

    尼尔斯摇头,“我去把桌子收拾下,等菜上桌,一起吃。”

    顾娅一把拽住他的手臂,抢着道,“内啥,从心理学角度来说,饭前偷吃的总比饭时正常吃,要来得香。”

    他哈哈一笑,总算没再拒绝,弯下腰凑低脸,把肉一口吞。

    “怎么样?好吃吗?”顾娅期待地望向他。

    尼尔斯点头,“好吃……就是有点烫。”

    顾娅又夹了一块起来,道,“好吃那就再吃一块。”

    他正想说什么,这时,外头传来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