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德国恋人 > 第4章 .06发|表

第4章 .06发|表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来的时候,正好遇上尤里安出来倒垃圾。

    听见汽车声音,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就瞧见顾娅坐在车里,和一个陌生男人谈笑风生。

    看见两人聊得眉飞色舞的样子,心有点塞,他啪的一声摔上垃圾桶的盖子,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现身,车门就开了,顾娅一步踏了下来。她正对着车,不知道背后有人,下车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直到尼尔斯的车绝尘而去,她这才转身,打算回家。

    没走几步路,冷不防,头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人是谁啊?”

    她吓一跳,抬起头,终于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尤里安。只见他双手抱胸站在那里,整个人一半沐浴在灯光下,另一半隐藏在阴影里,眯着一双闪着蓝光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目光……等等,怎么有种被抓奸的即视感?

    顾娅按着胸口砰砰乱跳的心脏,没好气地道,“你怎么躲在黑暗里,吓鬼啊!”

    “我在倒垃圾,是你自己做贼心虚。”

    “切,谁做贼了。”顾娅绕过他,往屋里走。

    尤里安大步追上去,八卦地问,“刚才那个是谁啊。你新男朋友吗?”

    “不是。只是和我交流语言的伙伴。”

    听她这么一说,心塞似乎得到了局部缓解,他锲而不舍地继续问,“你语言交流为什么不找我?我也是德国人。”

    “你不行。”

    他不解,“为什么?”

    “高中都没毕业,我怕你看不懂歌德。”

    “谁说我没毕业?”

    这下轮到顾娅惊讶,“你毕业了?你上次不还告诉我,18岁前都忙着踢球?”

    靠,词穷!所以说,以后对妹纸不能太诚实,否则说过的话分分钟成为砸自己脚的石头。

    他不服气地问,“那他呢?高中毕业了?”

    “岂止高中啊,人家是数学专业的硕士!”

    尤里安似乎也被小小地震惊了下,随即问,“数学专业?干嘛的?”

    具体干嘛的,顾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耸了耸肩,总结道,“反正很牛逼。”

    “可是,我看着他觉得好像很老的样子,几岁啊?”

    “不知道,大概比我大。”必须比她大,比她小还硕士毕业,那她也可以去屎一屎了。

    顾娅一路走回去,他就在一边试图说服她,“不就是教你德语吗?一个数学系硕士,那也太大材小用了,我这高中没毕业的……咳咳,也能教你。”

    她走到自己门口,见他想跟进来,忙双手抵在他的胸口将他推出去,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学了一天,我身心皆疲劳,弟弟,现在我要睡觉了。”

    他一撩头发,“别叫我弟弟啊。”

    “那就大哥,拜托你,有事明天再说吧!”

    碰的一声,将他关在了外头。尤里安一脸受伤,长那么帅还被驱赶,没天理啊!他懊恼地敲了下墙壁,暗忖,数学系硕士,什么鬼?很牛逼吗?

    ***

    本来将希望寄托在莱比锡大学的教授身上,可怜现在连这一条线也被无情碾断了,前途变得更加渺茫了,顾娅坐在书桌前发呆。接下来她还能做些什么呢?德国十六个联邦州,公立私立大小高校无数,总不能一个个地把材料寄过去尝试?

    双手插在口袋里,不停地揉着衣角,突然手指头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刮了一下,拿出来一看,原来是托马斯给她的那张名片。

    正中间的地方印着几个烫金的大字:巴特洪堡私立高校,创立人……滕洲。下面是一连串的联系方式。

    拿到名片也有好几个星期了,但顾娅一直没把它当回事。虽说这学校有工商局的注册号,但毕竟成立时间不久,学生都没招来几届,顾娅始终觉得不靠谱啊。如果有其他的选择,她肯定不会考虑它,可问题是,现在她已经山穷水尽了。

    也罢,反正都已经走投无路,那就去碰碰运气好了,情况不会更差。

    顾娅抱着这个想法,拿着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没响几下就接通了,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说着标准德语,非常流利。

    “您好,我叫贝亚特,这里是洪堡经济学院招生办,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闻言,顾娅赶忙也将自己的名号报上,并且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意图。

    贝亚特在电话那头耐心地听着,等她说完后,提议,“今天下午五点,你要有空的话,可以带着你的申请资料一起过来。抱歉,在具体了解你的情况前,我无法给你更多答复。”

    听她这么说,顾娅反倒是松了口气。没有天马行空的拍胸脯说大话,而是先摸清底细,再看情况下定论。这是典型的德国人做法,很好很踏实。

    不管怎么说,这都可能是个逆转的机会。顾娅速度将自己打理妥当,换了件衣服背上包包,出门了。法兰克福离巴特洪堡才十几公里而已,坐个城际列车也不过是二十分钟的事,眨眼功夫就到了。

    虽然紧挨着法兰克福,但以前从没来过,对顾娅而言,这是座完全陌生的城市。说来也奇怪,没出国的时候,她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盲,刚走过的路再走第二遍,都能迷路。可是,自从开始了在异国他乡的流浪生涯,不知不觉中就get到了这个新技能。开个谷歌地图,跟着导航摸索,一路连猜带蒙,居然也能给她找对方向。

    这一片是商务中心,周围只有办公楼,没有住宅。放眼望去,所有的楼房都是一个模式,明显是一个房产商建造开发的,其中一栋,便是她要找的洪堡经济学院。

    站在建筑物前,核对了下地址,确认无误后,顾娅被自己感动哭了。真牛逼,来回绕了几个圈子都没能把她绕晕,以后谁还敢说她是路痴?

    推门走进大堂后右拐,两扇巨大的玻璃移门挡住了她的去路,环视四周一圈,发现这里的装备简直吊炸天啊。

    门旁边装着可视电话外加红外线探头,头顶还有报警系统和自动灭火装置,门上的锁不是钥匙孔,而是磁卡感应……顾娅几乎要怀疑,她到底是来了学校,还是误入军事基地。

    进去前,先让她膜拜一下。在这种地方上课,是不是会产生一种自己是世界精英的错觉?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也可以理解。进驻在这个商业区里的都是超级大财团,刚才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basf、拜尔制药、escada、西门子这样的神级公司。学校安置在此地,果真是实力雄厚啊。

    不管怎样,希望今天能得到一个好消息。她伸手按响了门铃,一分钟后,对讲机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哈罗,谁在哪里?”

    可能是闯关被拒太多次,顾娅练就了一身铜墙铁壁,居然一点也不紧张,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淡定道,“您好,我叫顾娅,和您约了下午五点见面,我想来咨询一下入学事宜。”

    “好的,稍等。”

    随着话音落下,嘀的一声,两边的玻璃移门就自动打开了。顾娅整了整挎包,一步走了进去。进去后才发现,自己走的是后门,这里一般情况下不开,怪不得会有这么多的警报系统。

    楼层里的格局很大,比想象的大,让人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往前走几步,便是前台,安置着一张很大的办公桌,上头堆放着各种办公用品,四周一圈都是柜橱,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档案文件。前身是商务楼,现在被改建成了学校,所以行政管理部门干脆就成了开放式的,直接设在前台的位置。

    桌子后头坐了个棕发棕眼的德国女人,约莫四十来岁。见顾娅来了,便起身迎了过去,主动和她握了一下,道,“你好,我是贝亚特,你就是顾娅吧?”

    “是的,我……”

    顾娅正想自我介绍,不巧,贝亚特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于是,她露出了个抱歉的表情,接电话去了。

    等了五分钟,贝亚特还没有要挂断的意思。她不经意地一抬头,发现顾娅站在一边候着,便歉然地笑笑,捂着话筒压低声音道,“对不起,我手头上正好有事处理,你能等我一会儿吗?”

    顾娅只能说好,本来就是自己早到了。

    枯等着未免无聊,出于对这个私立学校的好奇,她忍不住到处瞧了瞧。墙壁上挂着学校的经营许可、不莱梅高校的授课许可、教育局的认证,以及从外校请来的教授排名,看起来……似乎挺规范。

    顾娅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又仔细地瞧了一眼,这个创立人滕洲,到底是何方神圣?在德国创建一个私立大学,可不是开个公司建个厂那么简单,先不说投资下去的财力,光是申请教育局权限审批,一道道的程序就够呛,德国人可是出了名的官僚主义啊。难不成,他是国内哪个风云人物,马云他表弟?

    马云有表弟么?没有吧。

    等等,歪楼了。这名片是托马斯给她的,也是托马斯建议她去找滕洲,他俩人该不会认识吧?嗯,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顾娅这么一想,顿时有点后悔,那天托马斯来找自己,不应该这么鲁莽地将他赶走,至少应该先听他把话说完的。

    现在已近五点,教室里早没人了,不管这个学校怎么样,但它的硬件设施绝对没话说。投影、空调、就连窗户,也都是全自动智能化的,绝壁对得起高端大气上档次这几个字。

    不敢走远,顾娅就在一楼绕了圈子,逛回来后,见贝亚特还没忙完,便就近找个位置坐下来。旁边房间的大门开着,她忍不住好奇心,伸出头往里面瞧了一眼。

    这是一间图书室,靠近大门挨着墙壁的地方放着一行电脑,后头是好几排的书架。当然,就这规模肯定没法和法兰克福大学的图书馆相提并论。但,顾娅还是瞪大了眼睛,小小地吃惊了一把。

    只不过,让顾娅觉得惊讶的不是这间图书室,而是坐在电脑前正在写邮件的这个人。